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70章 五頭烈焱獸   
  
第70章 五頭烈焱獸

恭喜您獲得一張月票

越往下走,血跡也就越少,直到所有的痕跡都消失了,戰輕狂也沒能找到西門霖霜他們.但願他們都能沒事,既然他們分散了,那她就自己去搜集藥草和晶核吧!

看看天色,輕狂決定還是明早再出發.這里還是死亡山谷的外圍,相對來說也沒有那麼危險,今天晚上還是就在這里休息一下吧!

"娘親~不走了嗎?"小人兒看著她.

"今晚先不走,熠兒餓不餓?"寶貝兒子天天跟著她東奔西走的,從來也不抱怨,這樣的乖巧的兒子她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東西都給他.

"餓~"

"等一下,娘親給你找東西吃."她帶夠了這十天的吃食,等這些東西一點點消耗完,空間里也能騰出些地方放更多的藥草.

正當她和兒子想美餐一頓時,腦海中突然傳來饕餮的聲音:"主人,主人,放我出去……"

手中的動作一頓,這才想起來她還養了個吃貨呢!

這次從魔獸領域中出來的饕餮看上去大了一圈,之前肥嘟嘟的樣子隨著身體的抽長都不見了.看來想要養回來,還得些日子.

"主人,主人,你好壞,有好東西吃都不給我~"哼!上次被那個男人嚇得絲毫不敢動彈,真是太丟他神獸的臉了,于是他下定決心,堅決抵制美食的誘惑,一心苦練,這才重出江湖的.

"咦?饕餮,你會說話了?"這次可不是和她在腦海里交流了.

"那當然,饕餮也要進步!很早之前饕餮就說過自己很厲害的~"小爪子揮了揮,證明他說的沒錯.

瞧他那驕傲的小樣子,輕狂伸手一把掐在他的臉上,直把那張小臉揉的變形,這才放手.

饕餮的小鼻子嗅了嗅,眼睛放光的看著她拿出來的食物,好長時間沒有吃到好吃的了!光看看,口水都留下來了.

"主人,你給我吃一點,好不好?"邁著小短腿蹭到她身邊,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麼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她只帶了兩人份的,要是有饕餮在的話,就是十份,一百份也不夠他吃的啊!

"主人這次沒帶那麼多,只能分你一點點,你去抓回來幾只魔獸好不好?等回去了,你想吃多少都行."分他一點解解饞還行,主食還是得靠魔獸啊!

"那好吧~"有口吃的就行,他不挑食.

一道黑影瞬間消失,輕狂和玄熠就一邊吃一邊等.漸漸的不遠處有打斗的聲音傳來,戰輕狂迅速的站起身,渾身緊繃,小心的將寶貝兒子護在身後.

"你們這幫卑鄙小人,我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能把魔獸殺死,得到這顆火系晶核的,憑什麼你們一上來就搶過去,你們這幫土匪!強盜!"幾個受傷嚴重的人緊追著前邊全力逃跑的六人.

逃跑的六人向前飛掠,突然刹住腳,警惕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就在輕狂和這六人對峙的時候,那受傷的幾人也氣喘籲籲的追了上來,一看到眼前的少女都愣住了.是那個雙系天才!

"好狗不擋路,你也是為了晶核而來的?"這個少女之前可是大放異彩,實力高強,他不得不防!

聽到這話,輕狂的眼刀凌厲的射向他,一條木系靈力化成的鞭子直接就甩向了他的臉.

"啪!"剛才還叫囂的男人臉上頓時多了一道傷疤,血珠崩裂.

"你找死!"擦擦臉上的血跡,男人暴虐的氣息直接就將戰輕狂包圍,手中一個揮手,直接就招呼手下的人一起上,顯然是動怒了.

"熠兒乖乖,保護好自己."看著沖過來的人,輕狂也不客氣,敢說她是狗?等她把這幾個人打成喪家之犬的樣子以後,看誰是狗!

總共六個人,將她包圍在里邊,招招出手狠辣,分明是想將她置于死地.右手的火系靈力毫不留情的向著他們狂掃,左手的木系靈力幻化出一個錐形的長矛,倒是很像中世紀歐洲騎士用的兵器,只是表面沒有那麼光滑,一個一個尖銳的倒刺都覆蓋在上邊,要是被傷了一下,就算不是千瘡百孔,也得變成個人肉篩子了.

而看著他們戰在一起,之前受傷的那幾個人則是選擇按兵不動.

"老大,我們……"邊說邊用手比劃一個"殺"的手勢.

"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就等著他們鷸蚌相爭好了,呵呵."正所謂會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因為它會在暗中時刻觀察你,趁人不備,突然出擊,只要出手就是非死即傷.現在看來,他們被人傷成這樣也是罪有應得.

"老大說的有理,嘿嘿."幾人相視一笑,都陰險的看著打斗在一起的人.

一把刀擦過她的耳畔,輕狂後仰下腰,迅速的躲過一擊,火球直接就砸向了面前之人的胸膛,將他震飛好幾米.

對戰的幾人用眼神交流,點了一下頭,就像目光對准了那個小娃娃,他們可是一起的,要是將這個小孩子抓到手里,那就可以用來威脅她了.殊不知這愚蠢的舉動直接就讓他們喪了命,玄熠這塊鐵板哪是那麼好踢的?

哼!卑微渺小的人類,也配和他動手?眼中紅光一閃,向玄熠沖去的三個人直接愣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神識,手中的殺招全部招呼到同伴身上,一下一下,根本不知道疼為何物,噗的一聲,那是一個男人以手為刃,直接將旁邊男人的心髒抓了出來,一把捏碎,滿臉滿眼的血腥.這一幕看在那些看熱鬧的人眼里,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小心的往後退了幾步.

拿著那個木系長矛,輕狂專門挑人類最脆弱的地方下手,只剩兩個人,她還不放在眼里.

"啊……"

"噗"

男人捂住小腹,向後退到樹上,才防止自己跌倒在地,鮮血染紅了衣衫,沾滿手指,偏偏怎麼也止不住,漸漸的,他開始覺得發冷.

"哦,對了,剛才你說誰是狗來著?"輕狂單手背在身後,霸氣逼問.

"是我們的錯,咳咳……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呼呼,放了,放了我……"牙齒不停地打顫,男人總算是把話說清楚了.

"放過你啊……你說我一沒招你,二沒惹你,你就想要我的命,真不好意思!我這人哪,記仇!"玩味的話一說出口,就宣判了男人的死刑,一下子,男人面如死灰,猙獰的看著她.

"老子拼死也要拉你當墊背的!"說著那把金色的刀直接豎劈下來,顯然是要同歸于盡.

"呵呵,我等著!"連眉頭都沒皺一下,戰輕狂就站在那里等著男人砍過來.

"啊~"顯然劇烈的運動加劇了男人腹部流血的速度,可是現在他什麼都顧不上了.

真不是她戰輕狂瞧不起人,就這個狼狽樣子,犯不上為了他浪費靈力,直接閃身躲過那把迎面襲來的刀,抓住男人的手那麼一掰,咔嚓一聲傳來,伴隨著男人的痛呼聲,這胳膊是廢了!

像丟垃圾一樣松開手,男人瞬間跌落在地,因為疼痛抽搐不止.既然因為是一顆晶核給她惹來麻煩,那麼這顆晶核她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晶核拿來!"

"呼呼……呼呼……是不是,不是晶核,給給你,咳咳,你就會,會放過……我……"

"晶核先拿來!"

男人顯然以為會有一線生機,顫顫巍巍的從空間戒指里拿出那顆火系晶核,交到輕狂手上.

嘖嘖,她還以為是多高級的呢!只是個低級魔獸晶核,連王級魔獸都不是,也值得這兩撥人馬搶成這樣?

"放過,放過我……"

"喂,那個晶核是我們的!"在這緊要關頭,偏偏總會有那麼一個兩個愣頭青分不清場合,說些不該說的話.

"呵呵,你們的?這晶核也沒寫你們的名字,而且在我手上的東西就是我的.讓你們白白看著這麼半天的熱鬧,就算是便宜你們了,現在還不快滾!"將晶核收好,強大的氣勢直接就壓向那幾個鼠輩.

而玄熠在輕狂解決掉麻煩的同時,也解除了對那三人的禁止,瞬間三具尸體倒地,一個一個血肉模糊.

大地震動,樹葉飄落,沙石翻滾,受傷的幾人驚恐的看著前方,受土地震動的影響都站不穩腳跟,那滾滾黃煙到底是什麼?

"救命……主人……救命……有獸要吃我……"

一道黑影嗖的鑽到她懷里,嘴上還沾著血.輕狂順著他來的方向定睛一看,嗬,好大的一群紅眼狂魔牛!這種魔獸平時只要不惹它們,也不會主動去攻擊人或魔獸,可是要是它們的眼睛都變成紅色了,那就是已經失去理智了,真正的發了狂,這饕餮到底都干了什麼啊!

顧不得責罵,一把將不遠處的寶貝兒子摟進懷里,利用周圍的大樹,直接上演了一場人猿女泰山,以求能躲過這些紅眼狂魔牛的攻擊,硬碰硬?她還不想變成人肉餡餅呢!

看著那個雙系少女飛快的跳躍逃走,受傷的幾人還沒回過味來,就被眼前的這一大群魔獸給嚇傻了,怪不得跑的那麼快,他們也想跑啊!可是腳根本就不聽他們的使喚啊,怎麼辦?怎麼辦?

聽到身後的咆哮聲,驚呼聲,求救聲,輕狂手中的動作更快了,身邊的饕餮也緊緊跟隨著.本就是無關緊要的人,而且還是想打她主意,對她不利的人,她戰輕狂可沒那麼好心,都自顧不暇了,哪還有那個時間去救他們?

"熠兒,抓好了."一棵大樹接著一棵大樹的蕩漾,小肉團緊緊摟住她的脖子,腿也盤上她的腰.

直到身後的聲音消失不見,輕狂這才從樹上跳了下來,一把抓過旁邊的饕餮,大聲逼問,"饕餮,你給我好好解釋,你到底都干什麼了,引來這麼一大群魔獸!"

饕餮頓時委屈了,主人凶他!

"不許哭,給我憋回去!說,怎麼回事!"

"饕餮肚子餓,看到小牛了,想吃烤肉,香噴噴……"

聽完解釋,輕狂立刻就明白了.這貨想吃烤肉了,偏偏眼光高,嘴還刁,小牛的肉當然鮮嫩可口啊!于是這貨就下口了,也不知道他究竟咬死了幾只,死了那麼多小牛犢,怪不得那群魔牛急紅了眼,不管不顧的追殺他.可是瞧他那委屈的樣子,心中一軟,也是自己不好,好長時間都管他這個大胃王.

"好了,好了,主人知道了,饕餮別難過了,你可是堂堂神獸啊,可不能哭鼻子."戳戳他的小腦袋,輕狂取笑他.

"嗚嗚,主人,就算是神獸也架不住'獸多欺負獸少啊’!"也是這個理,蟻多還能咬死象呢!

"好好好,饕餮現在餓不餓?"

一聽到餓字,饕餮頓時更委屈了,他餓了好久剛出來,就出師不利,小牛沒抓回來,還瘋狂的逃命,主人還罵他,淚珠順著大眼睛噼里啪啦的掉,喏喏的說,"餓~"

瞧他那小可憐兒的樣,輕狂也心疼了,怎麼也是自己養的,這麼長時間都有感情了,剛才她太急,把話說重了."不哭不哭,饕餮餓了不是嗎?主人給你好吃的."

吸吸小鼻子,饕餮抬頭傻乎乎的看著她,"只能吃一點點?"

"都給你吃,不夠的話,主人再想辦法."果然聽到這話,小家伙的眼里頓時放光了.

"真噠?主人,你真好."委屈什麼的頓時化作云煙,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小尾巴搖啊搖的.

無奈的看著他撒嬌賣萌,輕狂將吃的都貢獻出來,某吃貨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口水都留下來了.玄熠蔑視的看了他一眼,扭頭去玩輕狂的頭發了.

饕餮將吃了都劃拉到自己面前,傻呵呵的笑,往嘴里放東西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眼睛都笑彎了.突然,嘴里的咀嚼的動作停下,動動他的小耳朵.

"怎麼了?"輕狂注意到他的不尋常,問道.

聽了一會兒,把嘴里的東西都咽下,這才說:"有魔獸過來了,聖級的."小爪子一手拿起一個肉餅啊嗚吞到嘴里,不是很在意那兩只魔獸.

不愧是死亡山谷啊!她這是剛出龍潭,又進虎穴,看來今晚是不得安甯了.

"主人,兩只,饕餮給你解決,咳咳……"小家伙吃急了,一下子嗆到了.

"你吃你的,主人自己解決."她腳下的路要自己走,不能每次遇到危險就靠她的契約獸保護她,這樣她只會永遠在原地踏步,絲毫不會有進步.而且她的自尊不允許,她的驕傲也不允許.兩只聖獸嗎?就算是有難度,她也要靠自己的實力解決一切麻煩!

"熠兒,你呆在這里,不要亂跑知道嗎?"

"娘親,小心~"只要是娘親想做的,他都會支持!

樹葉沙沙作響,魔獸低吼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兩只高大的魔獸造成的震動絲毫不小于那一群牛,當月亮露出時,戰輕狂仔細的看著這兩只魔獸,是五頭烈焱獸!

她曾經在書上看到過,五頭烈焱獸是火系魔獸,全身火紅,膚質似龍,有五個頭,長相狀似蜥蜴;成年烈焱獸三米高,母烈焱獸個頭稍微矮小,頸部以下與麒麟相像,卻更加細長,脾氣暴躁易怒,一般獨居;發情期時,尤為暴躁,殺傷力極強;發情期後,烈焱獸都會分開,母獸獨自撫養幼獸.

看到這兩只,輕狂頓感不妙,不會這麼倒黴吧!

看見這個渺小的人類,矮一點的烈焱獸朝天嘶吼一聲,五個大頭,十只眼睛均不善的看著她,暴躁的開始刨土,舌頭還發出嘶嘶的聲音,讓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這是它的地盤,怎麼能容許小小的人類踏入?這是在挑戰它的權威嗎?

吼~

聽到聲音,兩只烈焱獸向著那邊望去,謹慎的退後幾步,是神獸!

"饕餮,說好了,主人自己來的,你吃你的就好."這兩只家伙對她很不友善哪!仰頭看著那龐大的身軀,覺得太費力了,輕狂跳到樹上和它們對峙.

那只神獸是什麼意思?不干涉它們,隨便它們怎麼做?可是,那神獸好像很聽這個人類的話啊!難道是這個人類的契約獸?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它們都不會向人類屈服,神獸的尊嚴就更不會了!

先不管神獸怎麼樣,這個人類是在向它們挑釁嗎?居然敢用這樣的眼神迎視它們,真是不可饒恕!

矮一點的那只烈焱獸五個頭齊齊向她咆哮,那氣息中夾雜著臭哄哄的血腥氣,聞著令人作嘔.龐大的身體沖過來,五個頭好像蛇一樣迅速的攻擊她,瞄准的竟是她的喉嚨.

一個後空翻躲過那五個大頭,雙腳踹在樹上,借力使力,似離弦的箭一樣瞄准了母獸的一顆頭,燃起火系靈力,一個巨大的火球直接砸向了它.

"嘎嘎嘎嘎……"母獸躲閃不及,最左邊的頭被燒傷,眼睛也被燒毀一只,憤怒的嘶吼,剩余的九只眼睛像淬了毒一樣的盯著她.而這時,旁邊的公獸也動了,五個大頭靈活的運用,招招狠辣,所謂"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兩只魔獸十個頭,同時向她攻擊,頓時戰輕狂被打的捉襟見肘,很是狼狽.

"噗~"

十張嘴同時噴火,想將這個渺小的人類燒成灰燼,輕狂運起火系靈力為自己築造一個屏障,決定就用火系跟它們來個硬碰硬,看誰強過誰!

在這樣的夜晚,整個死亡山谷注定不會平靜,危險隨時都會發生,而在這山谷一隅,一個少女正頑強的和兩只烈焱獸拼搏著.

"漫天火雨!"

"入木三分!"

火系和木系靈力同時爆發,無數的火球砸到它們的身體上,想必這也是兩只火系魔獸第一次嘗試被火燒的滋味吧!緊跟在後邊的就是木系靈力幻化的粗壯樹枝,一頭尖尖,要是被紮上那麼一下,肯定是個血窟窿.

"嘎嘎嘎嘎……"

頓時兩只烈焱獸的皮膚被燒去好幾塊皮,燙的它們嗷嗷亂叫,因為受傷而露出的嫩肉正疼的不停顫抖,就又被好多根粗壯的木刺深深紮了進去.鮮血順著腹部直流,兩只魔獸都被她激怒了,火光霎時點亮了這一片天,無數的火柱從它們的嘴里噴出,戰輕狂不斷跳躍,躲閃,不時的那幾顆頭還狠狠的想要咬上她一口,尖銳的牙齒上都泛著白光,看上去滲人不已.

前邊剛躲過一個腦袋,後邊又追來一個.戰輕狂一個左閃,剛想拿出匕首攻擊,卻突然想到匕首已經被她給扔了,就在這晃神的一刹那,右後方的一顆大頭瞄准了她的喉嚨狠狠咬下,正想退避,又是五顆頭齊齊堵住了她的退路,沒有辦法,只能盡量避免傷害,一個閃身,躲開了要害,卻還是被咬傷了肩膀.

"嗯……"疼痛傳來,半邊胳膊都抬不起來了,狼狽的退後,捂住右邊受傷的肩膀,鮮血頓時染紅了她的白衫.

"娘親~"

"主人~"

"我沒事,不要過來!"大喊一聲制止他們,敢傷她?都活膩歪是吧!頭多是吧!

腳下一個用力,戰輕狂躍身而起,又和它們戰斗在一起,咔嚓咔嚓牙齒咬空的聲音,聽著都讓人心中發寒,還有充滿鼻翼之間的臭味,連呼吸都受阻了.

繞到母獸的背後,輕狂靈敏的躲閃著,你追我趕之間,看的公獸很是不耐煩,一下一下的啄向她,看著來勢洶洶的五顆大頭,輕狂詭異的一笑,從母獸最右邊的腦袋下邊躲過,又回到原來的位置,接著騷擾它們,一次一次的躲避,十個大頭亂飛,毫無章法可言,兩只魔獸不勝其煩,刺耳的吼叫聲震天.

就在這時,戰輕狂再次運用起木系靈力:"入木三分!"

比之前強大三倍有余的尖銳木樁狠狠刺向它們,看著馬上就要到眼前的利器,兩只烈焱獸慌了,爭相躲避,想要縮回自己的腦袋,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它們的腦袋都纏到一起還打上結了,腳下不停往後退,想擺脫困境,可是越忙越亂,腳下的土地被那爪子撓出一道道痕跡,也沒見它們打開那個結.

一陣驚慌的聲音傳來,輕狂抓准時機,對准它們的八只腳,挨個下了狠勁,全部踹斷,兩只三米多高的烈焱獸轟然倒塌,尖銳的嘶鳴聲能刺穿耳膜,受驚的兩只魔獸沒有方向的四處噴火,只希望能夠緩沖一下那利器來襲的時間,可是輕狂又豈會讓它們得逞?

又是十個木樁飛射,速度快似流星,噗噗幾聲,全部刺穿它們的喉嚨,將剛才還在亂舞的腦袋全部釘在地上,烈焱獸悲鳴兩聲,睜著十雙不甘的眼睛,最終氣絕了.

見它們是真的死了,輕狂這才喘出一口氣,右肩上的疼痛加劇,痛的她牙齒都在打顫.

"娘親~"

"主人~"

玄熠早在她受傷的時候就擔心不已了,吃貨饕餮也不知什麼時候停了嘴,同樣擔憂的看著她.用左手將寶貝兒子摟緊懷里,輕狂不停的安慰他:"熠兒,娘親沒事,此地不宜久留,血腥氣會引來其他魔獸的,我們快走."

"好,快離開,娘親上藥~"

"嗯,我們走."

回頭看看那兩只尸體,想想還是別浪費了,招呼妖兒將它們吸個乾淨,牽著兒子的手就離開這片戰場了.若不是在月光的照射下,那觸目驚心的幾攤血跡,這里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上篇:第69章 清理尾巴    下篇:第71章 銀背巨猩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