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9章 清理尾巴   
  
第69章 清理尾巴

腳步虛浮,單手撐起,眼前一片黑暗,偶爾還冒會出金星.雙眼閉閉合合嘗試了很多下,輕狂這才集中了精神,看著旁邊的幾人.

除了輕狂精神力耗盡以外,其他人的情況也不是很好,卻都是不管自己的身體,焦急的跑到她面前.

"輕狂,輕狂,怎麼樣?"

"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快,下去休息一下."幾個人相對來說,只有東方麒的臉色能好點,因此他一小心的將輕狂攙扶起來,讓她借助自己的身體站立起來.

"快,快,走,你這臉色都快比得上閻王爺身邊的白無常了."西門霖霜本想說些逗趣的話,可是顯然大家現在沒有那個心情,從另一邊護著輕狂下台,心中懊惱極了,又是因為他們讓輕狂受傷了.

"娘親~娘親~"小人兒急沖沖的跑過來,擔憂的看著她.

"熠兒乖,娘親沒事."腦中還在一跳一跳的疼,輕狂硬是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摸著玄熠的小腦袋笑著安慰他.

"怎麼會沒事?"北堂馨兒不贊同的看著她,瞧瞧那手,還在發抖呢!

"就是啊,輕狂,我們還是先送你回去."還是先送她回去休息休息,再請連城導師給她看看比較好.

自己的身體怎麼樣,輕狂最清楚不過了,知道現在也不是她逞強的時候,也就不反對大家的提議,被簇擁著往他們的院子走去,一路上經過身邊的百姓們都熱切的看著她,崇拜,尊敬,好奇,激動……

"看哪,是天才少女啊!"

"對啊對啊,她是雙系的,就在我旁邊過去的,你看到沒有,看到沒有……"

"我看到她對我笑了啊……"

"胡說!她現在肯定是受傷了,都被人攙扶著呢,怎麼可能對你笑!"

"就是就是……"

從人群中擠過去,等回到院子中的時候,連城早就等在門口了.

"導師,導師,你快給看看……"

"是啊,導師,瞧瞧她現在怎麼樣了……"

西門霖霜一把將連城扯了過來,急不可耐的說著,此時他真覺得當初怎麼就沒想到當個煉藥師呢?

連城看著眼前這個臉色蒼白的少女,仔細檢查了一番才說道:"身體沒問題,精神力耗盡,需要靜養."

"導師,你給弄點什麼藥才吃吃,這樣也能好的快些啊!"

"只能靠她自己恢複."

"別啊別啊,導師,你給想想辦法啊……"西門霖霜抓緊連城的袖子就不放了,絲毫沒注意到連城眼里的溫度瞬間下降了.

"好了西門,你放開他吧!我自己心里有數."確實如他所說,精神力本來就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而且還是靠她自己一點點積累的,哪怕她喝再多泉水也沒有用.

"這些丹藥給你,強身健體."說著連城還是拿出一個碧綠色的小瓶子,交代完之後,人就走了,再多說一句話也沒有.

"輕狂,快吃,先不管有沒有用,吃了再說,不管怎樣這連城的東西應該也不會太差."倒出兩粒,就要喂到她嘴里.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輕狂也不好拒絕,吃完之後,雖然精神力的貧瘠絲毫沒有得到緩解,可是身上的酸痛疲乏還是得到了很大改善的.

或許是休息了一陣的原因,也許真是連城的丹藥取得效果了,輕狂的氣息不再像之前那麼喘,和剛才那副"病入膏肓"的樣子差距甚遠.

剛才的一番苦戰,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如今休息調息一番,總算不那麼狼狽了.

"啊~輕狂,輕狂,我才想起來,你你你……"一拍腦門,西門霖霜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嗯哼~"

"我之前不是眼花吧,你你你是雙系修靈者?"嘴張的能裝下一顆雞蛋,驚愕的表情硬是毀了那張俊美的臉.

其他人也都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看到是一回事,聽她親口承認就是另一回事了.

"對啊,有什麼問題?"

"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問題……問題大了,你知不知道這片大陸多少年沒出過雙系修靈者了?本來我以為你的晉級速度就夠逆天了,沒想到你這還有個更大的驚喜等著我呢!你讓我說你什麼好,是不是朋友?怎麼這麼不夠意思呢,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噼里啪啦的一頓嘴上討伐,連氣都不帶喘一下的.

"是啊,輕狂,真沒想到你竟然會是雙系的,我也只是小時候聽我父親說過,百年前靈隱大陸才出過那麼一兩個,他們無一不成為強者,只是現在卻不知所蹤了."東方麒那張冰冷的臉說到強者,也是神色充滿了向往.

"是啊是啊,輕狂,你都不知道剛才看見你使出木系靈力的時候,我都驚呆了!"北堂馨兒圍在她身邊,仔細的打量她,絲毫不遮掩她對輕狂的崇拜."你再給我看看好不好,就一下,一下下."

"馨兒,別鬧,輕狂現在都已經很累了,你還添亂."被兄長那麼一訓,北堂馨兒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輕狂不禁莞爾,她只是精神力有些損傷,靈力倒沒什麼問題,是他們太小題大做了.想到她說的話,右手燃起一個火球,左手幻化出無數的淡綠樹枝,就這樣展露在他們面前.

"天哪!真的是雙系啊!火系和木系共存的修靈者啊!"著迷的看著她手上不同屬性的靈力,西門霖霜癡語.

"輕狂,你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啊!"北堂馨兒羨慕極了,同時也問到大家心里去了.

怎麼做到的?當然是契約魔獸得到的,不過不是她不想說,而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要是被人知道她現在身邊有神獸,再被挖出來消息說還是兩只,到時候肯定是麻煩不斷,危險不停.人心的貪婪是無窮無盡的,她不得不防.

于是,輕狂只好隱瞞下來,"就那麼練的,我的靈基上有兩顆珠子,一個是火系的,一個是木系的."

"那麼練是怎麼練?"西門霖霜湊到她面前,那雙迷人的眼睛眨啊眨的.

將面前的臉掰走,輕狂接著忽悠:"就是突然有一天狂風大作,天昏地暗,雷電滾滾,腦中一個閃光,我就感應到自然中的木系靈力了,然後就變成雙系了."

"天昏地暗?狂風大作?你們說,我要不要也趕上個雷雨天去試試."一只手撐在下巴上,西門霖霜開始幻想他也變成雙系,大殺四方,人人膜拜的樣子,越想就嘿嘿嘿傻樂起來,北堂馨兒最看不慣他那傻樣,又是一巴掌扇在他後腦勺上,將他的神智給打了回來.

嗷嗚一聲,西門霖霜捂住腦袋蹲下身,揉了半天,氣得直跳腳:"北堂馨兒,你干嘛打我?"

"我打傻子呢!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這天還沒黑呢!就開始做白日夢了!還雷雨天!怎麼不一個大雷劈死你算了!"

"你說誰傻子?"

"說誰誰心里清楚."雙手環胸,北堂馨兒看他那傻樣,傲嬌的扭頭,不理他了.

"你說誰,你給轉過來,把話說清楚!"

"好了西門,別鬧了,北堂小姐說的也沒錯,那種機遇不是誰都能有的,你也就別瞎想了.現在我們還是說說正事吧!輕狂現在的身體不易再參加比賽,所以我們可能會和其他人重新組成一個團體了."皇甫明博阻止了西門霖霜的咆哮,將眾人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我沒有問題,只要不用精神力就好."就算她的精神力耗盡,可是她還有靈力,再不濟還有武技呢!她沒有問題的!

"得了吧!輕狂,就你現在這樣,還是不要了,不然我們還得擔心你."

"是啊輕狂,我們會連著你那份一起努力的,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也覺得你養好身體更重要,不要忘了團體賽後邊的就是進死亡山谷了,我們還等著和你並肩作戰呢!"北堂柒墨拍拍她的肩膀,也贊同大家的決定.

"對啊對啊,輕狂,你就當是陪陪我,我也會好好照顧你的."北堂馨兒竄到她面前,討好的看著她.

"可是誰來替補我?"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學院會有安排的,你的重任就是好好休息."

既然他們都這麼說,她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那麼就趁著現在還有幾天的時間多煉些丹藥給他們防身吧!

"好."

見她答應了,眾人這才松了一口氣.明明是他們年紀里邊最小的一個,卻每次一出現什麼危險,都是她將責任扛在自己身上,所有的苦難都是她為大家抵擋.雖然會讓他們這些男人的面子有些掛不住,可是這樣的輕狂,卻也讓他們更加心疼她,柔弱的身體從不喊苦說累,受了傷也是獨自品嘗,行事穩重的輕狂總是讓他們忽略了她的年紀,現在他們也想將她身上的擔子分攤一下.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好好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你了."招呼眾人起身,他們也要去洗洗這一身的狼狽,更加努力的作戰.

等到眾人都走了,玄熠才靠近輕狂的懷里:"娘親~真的沒事?"

"真的沒事,娘親是最厲害的,對不對?"用臉蛋摩挲他柔順的頭發,想了想又將小人兒抱起來.

摟住她的脖子,聞著娘親身上的氣息,見玄熠依戀的樣子,看的輕狂心中軟軟的.

"熠兒乖,娘親先去洗洗,一會兒再抱你,還是你和娘親一起洗?"托起寶貝兒子的小屁股,輕狂起身將他抱進屋里.

"一起~"

等到母子洗漱好,正想好好說會話,就又聽見了敲門聲.

眼前的人到是讓輕狂倍感意外,她不過就是顯露出雙系靈力而已,怎麼會把帝國學院的院長都給招來了?

"戰輕狂?"沈君雙手背在身後,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我是戰輕狂,院長不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見他來了,既不吃驚也沒有欣喜,就像是在對待平常人.倒是有著和年紀不符的大氣沉穩,處而不驚,而且無論實力還是天賦都是很驚人的,真沒想到他帝國學院還有這樣一個人物!

"沒什麼,只是想來看看學院的雙系天才罷了.還有最近幾天的團體賽我會找人補上你的位置."

"我知道了,還有什麼事嗎?"

"你現在已經引起各方的注意了,所以一旦進入死亡山谷就要千萬小心,我可不想看到一個新的天才剛剛誕生,又馬上隕落."

"我心里有數,還有事嗎?我現在不是很方便."的確,輕狂此時只披了一件外衣,頭發還沒來得及擦呢!

沈君心中詫異,他怎麼也是一院之長啊,就這麼不招人待見?可是該說的都說完了,他的確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了.

"既然沒有什麼事,那麼院長慢走,我就不送了."說著也沒看男人是什麼臉色,就把門關上了.

這孩子的性格……想想他還從來沒有吃過閉門羹呢!真是有趣的小家伙,雙系天才啊!他曾經也有一個得意門生,那個孩子也是雙系啊!只是他做了那樣的事,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鎖了,不然那孩子也早就揚名立萬,成為這片大陸頂級的存在了啊……

唉,搖搖頭,沈君渾身又蒙上一層淡淡的憂傷,應該是想起什麼傷心往事了.背著手,神色落寞的離開了.

于是接下來的幾天里,西門霖霜他們都很少的出現在輕狂面前,而她也樂得自在,每天給寶貝兒子照顧好了,剩下的時間就都用來煉丹了,想想打聽來的情況,死亡山谷里危險叢生,那里有大量的魔獸,瘴氣,毒物毒草,還有很多從來沒有人探尋過的地方,一個不小心就會把命留在那里了,所以她煉制的丹藥大多數都是解毒的,治療外傷的,每一種都多准備一些好了,萬一有人失散了,人手一份,也是保障.

這天晚上,輕狂正准備休息了,連著煉了好幾天的丹,揉揉酸痛的胳膊,突然門就被撞開了.

"哈哈哈哈,輕狂你有沒有想我啊……"輕狂順手拿起一個枕頭,直接就撇到西門霖霜的臉上.一點規矩都沒有!

"你活該!"

"西門,這次是你的不對,怎麼說這也是女孩子家的房間,你怎麼能就這麼橫沖直撞呢?"

"我這不是太興奮了嘛……真是的,好了好了,你們別瞪我,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嘛……"被大家不贊同的目光一掃,西門霖霜囁嚅著,盡量把自己變得渺小.

"這麼晚了,有事?"將衣服穿好,把眾人領進來.

"嘿嘿,輕狂,我和你說啊,團體賽結束了,你猜我們學院第幾名?嘿嘿,快猜,快猜……"西門霖霜沒個正行的擠過來,嘿嘿直笑.

"第一!"看他這樣子,傻子才猜不出來呢!

"哇!輕狂,你好厲害,簡直就是太聰明了,不愧是雙系的,一下就猜到了."天知道這和雙系有什麼關系.

"結束了?說說結果."

"這次團體……"

"哎呀,北堂,我來說,我來說,你怎麼能搶我的話呢!"一把捂住他的嘴,西門霖霜將話搶了回來.

"輕狂,我告訴你哦!我們學院還是穩坐第一的寶座,總共是八百一十五分,有沒有很開心?很激動?"看他那副快表揚我,表揚我的急切樣子,輕狂還偏偏就不理他.

"其他學院的情況如何?"

"我說,我說,讓我說,說到這個,簡直就是氣死我了,那個樓宇學院也不知道都是從哪找來的怪人,所有學院就屬他們贏得次數多,而且比分緊跟在我們後邊,七百九十分,排在第二,剩下的其他學院也都有贏有輸,排名倒是沒有什麼太大變化."回想起這幾天和樓宇學院交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有一次竟然還使毒,真是太卑鄙了!

"輕狂,明天就要去死亡山谷了,你的身體可以嗎?"北堂柒墨擔心的問.

"怎麼會這麼快?"剛參加完團體賽,肯定會有很多人受傷的,正常的話,應該是讓這些人都休息一下才對啊!

"誰知道他們樓南怎麼回事?畢竟是他們主辦的,人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唄!"

"其實我們還好,只是輕狂你怎麼樣?"想到前幾天她小臉煞白的樣子,皇甫明博也擔憂的問.

"我沒什麼大礙,明天一定會參加."

"那就太好了,輕狂,你都不知道,要是少了你,我們會增加多少遺憾啊!"西門霖霜頓時喜笑顏開,一掃之前的不快.

"娘親~困困~"就在這時,小人兒揉揉困頓的雙眼,伸手要抱抱.這些人類真是的,娘親為了他們天天煉那麼多的丹藥,現在好不容易要休息了,又跑來打擾,哼!

"真是不好意思,輕狂,你先休息吧!我們明早再來找你."北堂柒墨不好意思的笑笑,怎麼就陪著西門胡鬧了呢!還來打擾輕狂.

"是啊!我們就先走了,你看你兒子都困了."東方麒也瞪了西門霖霜一眼,不好意思的說道.

西門霖霜頓感無辜,他又怎麼了?一個一個的都瞪他,他什麼也沒做啊!

"是啊,你早點休息,我們先走了."話音剛落,北堂馨兒就把西門霖霜連拉帶拽的拖了出去,其他人也跟著走了,最後的北堂柒墨還好心的幫她把門關上了.

總算是靜下來了,將小肉團抱回床榻上,蓋好被子,輕狂笑著囑咐道:"熠兒乖乖哦,娘親去把那些丹藥整理一下,一會兒就來陪你."

"要快~"

"好,一會兒就來."說完還親親那雙大眼睛.

走到桌前,從空間戒指里把這幾天煉制好的丹藥拿出來,分門別類的寫好名字,用途,分出好幾份,都整理好放回去,才走回床榻,把綿軟軟的小人兒摟進快里,"熠兒,快睡!"

"嗯."親了她一下,小人兒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穿戴整理,將一切都檢查好,輕狂就抱著她的寶貝兒子出發了.找到西門霖霜他們會合,一起來到集合的場地.

大部分都是參加比賽的人,百姓們較之前少了很多,還是那個冷冰冰的男人出場,咳嗽一聲,將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咳咳,今天開始你們將進入死亡山谷,采摘藥草,收集魔獸晶核,為期十天.現在我來宣布一下規則,由于傳送陣法有限,每個學院只能派出五十人,請參加試煉的人都將自己的空間器交出來,換取我們准備的空間戒指,以防作弊,一旦結束我們會將各位的物品歸還,請大家自動自覺.我相信,在場的每一位都擁有驕傲的人格,誰也不會做出作弊的事情來,可是為了試煉的公正,請大家配合!"

說白了就是怕誰的空間器里私藏了藥草,晶核,影響結果,擔心濫竽充數罷了.

東方麒他們很快就將自己的空間器摘下,大部分人都是空間戒指,只有少數的是手環,簪子什麼的.

還真別說,這空間戒指里邊藥草和晶核最多的恐怕就屬戰輕狂了.沒辦法,按照要求來吧!將空間戒指里的食物,丹藥什麼的都拿出來,一一展示在眾人面前.

"輕狂,你這是干嘛啊?"

"拿東西啊!他們只說不能用自己的,也沒說不能把東西放到他們准備的空間戒指里啊!"帶不帶上幾件衣服呢,還是拿吧!

聽到這話,大家一琢磨,也是這個理啊!而且死亡山谷里危險不斷,還是帶上點丹藥什麼比較好,嗯嗯,還是輕狂想的周全.

而旁邊離得近的也聽到這話,把自己的東西都放到了新的戒指里,漸漸的大家都學她這麼做了.畢竟誰都想留些保命的手段.

"喏,這個給你們."一模一樣的小瓶子,分成六份遞給他們.

"輕狂,你給我們丹藥干什麼啊?"

"是啊,輕狂,你自己留著吧,我們也有."雖然比不上她的,可是他們出門在外怎麼會沒有丹藥呢?

"給你們准備的,我還有.上邊寫好了名稱,效用了,給你們防身用,現在不要打開."將東西都歸攏完,戰輕狂站起身,也去換取新的空間戒指了.

"謝謝!"就是這不經意之間的感動才最能打動人心,之前就見過她的丹藥不是凡品,想必花了她很多的晶幣吧!現在又這麼出手大方的送給他們,心中頓時劃過暖流.

動作加快,幾人將這感動藏在心底,也跟上了她的腳步.

整整四百人好一會兒才領取完畢.輕狂將新的空間戒指戴在手上,都是同樣的樣式,沒什麼新奇的,感受一下大小,也沒大到哪去,和她原來的差不多大,二十平米左右.

"感謝大家的配合,下面請大家來到傳送法陣上,我要說的是,這次試煉你們只有十天的時間,現在死亡山谷那邊有人接應你們,可是如果十天後,有誰沒能准時回來,我們見取消其參賽資格,所有尋得的藥草晶核全部作廢.怎麼能在規定的時間拿到最多,最好的東西,畢竟你們的成績將關系著後邊人的比賽,希望大家心里有數,死亡山谷到處都充滿危機,大家小心為上.現在,開啟法陣!"

這次的傳送法陣是用無數的晶核為代價的,那三個神職人員各占一角,手中同時結印,每人的靈力都傳輸到晶石上,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細小的石塊都紛紛滾落,百姓們好奇的看著這一幕,光芒大放,眨眼之間,四百人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身處陣法中的輕狂只覺得頭昏腦漲,看不清東西,然後等她有知覺的時候,面前已經出現一大片的森林了.

"大家好,我是這次傳送法陣的負責人,眼前在你們面前的就是死亡山谷,試煉現在就已經開始了,我想說的是,從這一刻起,我只會等待十天,過期不候,希望大家能夠掌握好時間,取得優異的成績."一個容貌端正的男人說道,身邊還跟著一群同樣衣著的侍從們.

聽到這話,大家都沿著不同的方向陸續的出發了.看著眼前望不到頂端的樹木,幾人相視一眼,同時出發.

死亡山谷倒不是像它名字那樣可怕,參天大樹,遮天蔽日,偶爾還會有陽光穿透枝葉射入林間,也許是前兩天剛下過雨,每走幾步,就有一處水窪,很是泥濘.剛開始還能看到在林間穿梭的小松鼠,傻丟丟的抱著松果看著他們.越往里走,小型的動物的蹤影就越少,周圍的植物顏色也越加豔麗,五彩斑斕的妖豔花朵,好像美人的臉,正含羞帶怯的看著你;還有一種花形狀好像是蝴蝶的翅膀,整整兩米高,從內到外,由紅變紫顏色越來越深,最外邊的一圈甚至變成了黑色;水窪的附近還有很多落葉,微微泛黃,有的則是腐爛不堪,整個林間充溢著各種各樣的味道,樹木的清新味兒,果子*的酸味,還有魔獸排泄物的臭味……

高大的樹枝上掛著很多藤蔓,若是不仔細看都看不出那是活物,正一點一點的晚宴前進著;還有剛才他們遇到的植物,一米多高的長得很像香菇的東西,一大簇一大簇的,綠油油的傘狀"香菇頭",墨綠色的枝干,看上去倒是可愛不已,正當他們好奇的時候,一只珍珠雞不小心踏入它的地盤,頓時那傘狀的下邊釋放出一團綠色的霧氣,將那只珍珠雞給迷暈,"香菇"後邊伸出無數紅色的好像觸手的紙條,將那只昏迷不醒的珍珠雞給拖走了,整個動作快的出奇,北堂馨兒被嚇得一下子躲到哥哥的懷里,緊緊抓著他不放.

果然越是美麗的事物越是危險,在這死亡山谷里一切都要小心,再小心!

突然,戰輕狂的身體緊繃起來,常年的警覺讓她本能的反應過來,看著前邊幾個人還在緊張的看著周圍,她不動聲色的將耳朵上的小花扔在地上,收緊了抱著兒子的手.

"這里怎麼靜悄悄的啊!"北堂馨兒小聲的問著,動作輕的好像怕吵醒林中的巨獸.

"廢話,當然是靜悄悄的,不然你還想讓他們夾道歡迎你不成?"

"你!"

"我怎麼?"不甚在意的撇撇嘴,西門霖霜雙手抱在腦後,樣子倒很是怡然自得,只是那手為什麼收得那麼緊,關節都泛白了.

"啊~"輕狂突然的一聲將前邊幾人嚇了一跳.

"怎麼了,怎麼了,輕狂,有什麼事嗎?"西門霖霜跑到她身邊,緊張的看著看著四周,生怕有什麼猛獸出現.

"輕狂,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我耳朵上的那朵小花不見了,我得回去找找."

眾人這才看到,的確右邊耳朵上少了一朵,可是都已經走這麼遠了,就為了一朵花還回去找?

"哎呀,我還以為是多大的事呢!不就是一朵花嘛,回去我買上個千八百朵送給你,不就行了?"

"不行,那是我很喜歡的,這樣吧,你們先走,我回去找找,一會就來追你們."

"那怎麼行,你一個人在這里多危險啊,要去我們大家就一起去."西門霖霜這麼一說,大家也都贊同的點點頭.

"不行,我們只有十天的時間,到現在我們一點收獲都沒有,所以絕對不能浪費時間,我自己去找,你們接著走."

"可是你……"

"放心吧,我可是雙系,有什麼好擔心的?"擺擺手,阻止了西門霖霜還要說的話.

"就算你是雙系,我們也不放心啊,不如……"

"就這麼說定了,不要浪費時間了."這次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他們,輕狂抱著玄熠扭頭就走了.

直到走的遠了,輕狂才和妖兒說話,按著原路返回,路過剛才的大樹時,那細微的聲音還是難逃她的耳朵.

不一會兒,走到剛才遺失小紅花的地方,將她撿起,心中問著話.

"妖兒,剛才在我們身後過去幾個人."

"主人,有五個."

"實力如何?"

"不堪一擊."

聽到這樣的情報,戰輕狂心中就數了,不管在哪個世界,怎麼會有所謂的公平?為了自己的私心,陰謀暗算無處不在,她倒要看看是誰要對他們下手!

將小花戴回耳朵上,眼中冰冷一片.

現在她倒要慶幸也許是剛下過雨的關系,泥濘的路上都是他們留下的腳印,顯然有些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只能在樹上穿梭.

腳步停在那里,右手的火球直接就像周圍的樹干打去,瞬間從樹上跌落五個人,正陰險的看著她.

"說說你們是什麼人,什麼目的?"將熠兒調轉到左邊胳膊,戰輕狂漫不經心的問.

"少廢話,當然是殺你的人!"五人都是生面孔,氣勢洶洶的向她沖了過來.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到底說不說!"

"留著你和閻王爺說去吧!上!"

"呵呵,想殺我?妖兒,有人說要殺你主人,主人把他們給你做食物好不好?"現在想想妖兒好長時間都沒有"吃人"了,說到吃,她養的那個吃貨是不是也應該放出來玩玩?

"嘻嘻嘻,主人最好了,妖兒都餓了好久了呢!"

對面的五人睜大眼睛,警惕的看著四周,有人說話,這里還有其他人嗎?

"妖兒,要一個一個來,既然有的人不見棺材不落淚,我們就好好懲罰他好了."

"嘻嘻,妖兒知道."

一眨眼,兩朵花的根莖全部釋放出來,龐大的一團,直嚇得對面五人愣在當場,絲毫沒有反應,直到他們其中的一個人被瞬間吸的渣都不剩,才驚叫出聲.

"啊啊……啊啊……那是什麼,是什麼……"

"剛才說話的是她,是是是她?"

"會說話的,說話的魔獸,那不,不就是……神神神神獸,是神獸!"

"天哪,天哪……"

齊齊咽了一下口水,剩下的四人轉身就跑,可是他們再快能快的過妖兒嗎?四道根莖甩的啪啪作響,直接就將幾人給舒服在那了,頓時,又被吸干一個.

戰輕狂責怪的說了一句:"妖兒,你太心急了."

"嘻嘻主人,妖兒錯了……"

"又,又,又說話了……"

"是神獸,神獸啊,放開我,快放開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被吸成人干……救命,救命……"

人們在遇到生命的威脅時,總是本能的想要尋求幫助,卻從不自救,這時被嚇得痛哭流涕的三人早就忘了他們還是修靈者,應該用靈力反抗的.

"娘親~好吵~"

"熠兒不喜歡吵,娘親知道了."拍拍他的小腦袋,小人兒乖順的趴在了她的肩膀上."你們的聲音太難聽,吵到我兒子了,現在還不閉嘴?"

"救命……救命……"

"不要吃我,放開我……"那她的話當放屁嗎?

"妖兒,現在開始,誰叫的最歡,主人批准你先把誰吸干."

"真的嗎?主人,你太好了,妖兒還沒有吃飽呢!"

一下子,剩下的三人話都不敢說了,呼吸都快停止了.

"既然安靜下來,就好好回答我的話,你們是什麼人,什麼目的?"

……

"妖兒,既然有人不想說,那他就這輩子都別想說了,你現在可以再吸一個."

"是,主人."蜿蜒的根莖好似波浪,將一個男人搖來搖去,玩夠了才大口大口的吸起來,真是解饞啊!

"啊……啊……別吸我,別別,我說,我說……我是樓南的,派來……派來殺你們的……不要吸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一股尿騷味傳來,輕狂嫌惡的退後幾步.

"誰派你們來的?"

"不知道……不知道……上邊的人說的……我們只管做……真的不知……"

樓南的人?那個被她打殘的皇子還不死心,還想找她麻煩嗎?不對,他說的是你們,那個皇子應該不會也想殺東方麒他們的,那麼樓南太子的派人來的機會就更大,不管是誰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朋友身上都不行!

"說,這次試煉你們樓南五皇子來了嗎?"來了的話,那就一切都是冤有頭,債有主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

"妖兒~"

"啊啊啊……"

"現在可是只剩下你一個了呢,你是想跟他們一個下場呢?還是想跟他們一個下場呢?"

"求求你,饒了我……饒了我吧……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饒命啊……"一個大老爺們哭的滿臉鼻涕口水,真是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

"還是剛才的問題,你給說說."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咳咳……沒騙你……剛才那麼,那麼多人,皇子又是上邊的人,我們,我們哪里會知曉……大人饒命……饒命啊……"

"饒命?當你們將主意打到我們的身上時,就已經注定了你們的死期了,我的命就在這擺著,我倒要看看,誰能有那個能耐取走我的命!哼!"

"啊……啊……"

不用戰輕狂多說,妖兒就將僅剩的這個人吸了個乾淨,所有的根莖收回,搖搖晃晃的回到她主人面前.

"主人,才五個人~"要是這兩朵花有嘴的話,一定能看到那因為不滿而撅起的紅唇.

"放心,要是還有不長眼的人或者魔獸,主人一定讓你吸個飽."

"嘻嘻,主人真好."兩朵小花白嫩嫩的根莖順著輕狂的腿開始往上爬,卻很好的避開了玄熠的位置,主人的兒子她可不敢惹.

吼吼吼吼~

顧不得打趣,戰輕狂嚴肅的看著傳來吼叫的地方,西門霖霜他們也在那邊.抱緊兒子,飛快的向那邊沖去.

到了剛才分手的地方一看,到處都是打斗的痕跡,樹木盡斷,一片廢墟.沿著雜亂的腳步來到河邊,有很多的血跡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的,看腳印人數起碼超過十人,雙方打斗的痕跡,還有兩只魔獸的腳印,巨大的蹄印也不知道是什麼魔獸,像牛還像鹿.西門霖霜他們幾個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順著水源往下游走,若是真的遇到了危險,被沖到水中,希望他們都能夠平安無事.

上篇:第68章 獨占鼇頭    下篇:第70章 五頭烈焱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