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7章 打擊報複   
  
第67章 打擊報複

聽到說熠兒不見了,輕狂抬頭往那邊一看,頓時慌了.她的熠兒,她的寶貝……

看見她那張發寒的臉,通紅的雙眸,西門霖霜就知道事情不妙了,這一路走來,親親抱抱,細聲細語,輕狂有多寶貝她家兒子,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現在孩子不見了,那還了得?

"輕狂,你先別急,等一下,就等一下,等我們打完這場,無論輸贏大家都陪你去找."感覺到她的情緒不穩,東方麒連聲安慰.

此時的輕狂哪里還能聽得進去他的話,她要去找她的孩子,她的熠兒要是出事了怎麼辦?被壞人抓走怎麼辦?找不到娘親怎麼辦?他會不會害怕?會不會驚慌失措……

所謂關心則亂,此時的戰輕狂完全忘記了他兒子在斬殺鑽地龍時是怎樣的狠絕,毫不留情,而且畢竟是魔玖幽的兒子,怎能小看這堂堂魔子呢?

卻說玄熠這邊,輕狂剛上台不久,北堂馨兒和皇甫明佳就發生了狀況.

在每次的學院盛會中,都有很多的侍從幫忙打打下手,跑跑腿.現在就有兩個侍從打扮的人走了過來:"請問是不是北堂馨兒和皇甫明佳?"

兩人疑惑的看了對方一眼,北堂馨兒問道,"是我們,你們是誰,有什麼事?"

"我們是這次盛會的侍從,你們之前的成績有些錯誤,所以現在評判要找你們去核實一下."高個子的人嚴肅的說.

"有錯誤?成績都公布了,能有什麼錯誤?"北堂馨兒疑惑的看著眼前之人.

"成績是不能更改,可是畢竟出了這樣的事情,會對你們的名聲或者學院的名譽造成不好的影響,所以還是希望兩位能過去一下."

"這樣啊,那好吧!"考慮了一下,北堂馨兒點點頭,可別真因為她給學院惹了什麼麻煩."咳,那個玄熠是吧,你跟我們一起過去,好不好?只要一會兒就回來,然後我們一起等你娘親,可以嗎?"

"兩位,這麼重要的事情帶著一個小孩子過去,不是那麼鄭重吧,所以你看……"高個子的男人提醒她.

可是輕狂把孩子交給她照顧,她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啊!看看皇甫明佳,見她也是眉頭緊蹙,這下可難辦了.

"兩位,還請快點吧,那邊已經有人在看著這邊了,兩位快去快回,我們也能快點交差."

果然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真的有人在焦躁的等待著.

"要不這樣,兩位先跟我過去,留他在這里看孩子,等你們回來,再把孩子交接給你們."說著,高個子男人指了指旁邊矮胖身材的人.

猶豫了一下,北堂馨兒一時拿不定注意.

"呵呵,兩位只管過去,我給你們看著孩子,肯定等你們回來."一直沒有說話的矮胖男人憨憨一笑,見兩個女孩子看向他,還臉紅的撓撓頭,很是不好意思.

"就是啊,這里這麼多人,我們能將孩子帶到哪兒去?這孩子到時候可別哭鬧不止,他一個大老爺們肯定管不過來,所以,你們得快著點."

"那……也好,玄熠,你等著我們哦,我們一會就回來."想著到那里就解釋清楚,馬上可以回來,北堂馨兒做了決定.

兩人跟隨高個子男人往那邊走去,邊走邊回頭,見矮胖男人還在"憨厚"的笑著,並且向她揮了揮手,才催著身邊的男人加快了腳步.

等到他們走遠了,矮胖男人那張憨厚的臉一下子就變成陰險狡詐了,目帶寒光的看著這個小娃娃.

不過是低賤人類玩的調虎離山之計,那兩個笨女人可真好騙,玄熠心中鄙視.還有眼前的這個人,他這麼個小孩子自然不會樹敵,那麼就是針對他娘親來的?他倒要看看幕後主使究竟是誰!

見這人面色猙獰的看著他,還想要伸手抱他,玄熠眼中紅光閃爍,魔族的威壓一下子將他壓得動彈不得,而就在這時,台上的三個神職人員一下子就嚴肅起來,相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里得到了肯定,有魔族!

矮胖的男人被掃了那麼一眼,心中顫抖不止,再抬眼一看,還是那個"無害"的小娃娃啊!正用那單純的目光看著自己,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可是那靈魂深處的驚恐和忌憚是怎麼回事呢?

"小娃娃,走,叔叔帶你去找好玩兒的去啊!還有好多吃的,很多小娃娃都在哪里喲!"想想這麼一個小娃娃,柔弱的他一只手都能把他捏死,拿下他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隨便哄上那麼一哄,肯定會乖乖的跟他走了.

和這種卑微的人類說話,他玄熠是不屑一顧的,不過,他也有他的目的,那就是揪出一切想傷害娘親的人,想到這里,又是一道紅光閃過.看著台上打斗的人,娘親恐怕還得等一會,他快去快回就行了.

想到這里,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掃了這個男人一眼.矮胖男人心想,哼,真是個小孩子,聽到有好玩的,就受不住誘惑了.

給北堂馨兒帶路的高個子男人,見那個小孩乖乖的跟著同伙走了,頓時想辦法逃遁了.

"哎呀,肚子疼,肚子疼,我這是吃了什麼啊……哎喲喲…肚子…"一張臉憋得通紅,窘迫的捂住肚子,還釋放出某些難聞的氣體.

北堂馨兒和皇甫明佳一下子和他離開些距離,秀手捂鼻,再聽到那肚子咕嚕嚕的聲音,臉上就變得有些厭惡了,她們倆一個皇族公主,一個大家小姐,誰人敢在他們面前這樣粗俗過?

"哎喲喲,不行……了,肚子,肚子,疼得厲害……"男人五官都聚在一起了,真是窘迫的可以.

"你快去吧!真是的……"沒好氣的說了他一句,北堂馨兒不耐煩的揮手.

"哎喲,真是的,瞧我,真是懶人上磨屎尿多,兩位等等,我去去就回,去去就回……"一邊說一邊邁著內八步的後退,然後這個高個男人一溜煙就跑了.

"真是的,粗俗……"

"什麼樣的人都有,你就別計較太多了."看她神色不滿,皇甫明佳上前安慰.

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見那人還不回來,兩人也越來越不耐煩,仔細回想一下,這要是真有差錯,怎麼不通過學院告訴她們,而是直接就來找她們呢?這不對啊,看著對方眼中的疑問,皇甫明佳拉著她就往回走.

"快回去,我這心里總覺得不對勁兒."

"是呢!可別出了什麼事啊……"北堂馨兒心里就像揣了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的.

等到兩人匆匆回到休息場地,哪里還有那個矮胖男人?連輕狂的兒子也不見了,這下,兩人可算是傻眼了,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北堂馨兒連同皇甫明佳慌張的四處尋找,哪里都不見人,一下子就急哭了:"怎麼辦,怎麼辦,我答應輕狂好好的,說會幫她照顧兒子的,這下,可怎麼辦啊……嗚嗚……"

皇甫明佳一時間也是方寸大亂,本來年紀就小,沒經過什麼大事,並且他們的家人都過度的將她們保護著,心中頓時沒有了主意.

看著台上正在努力的戰輕狂,北堂馨兒再也忍不住,向著輕狂大喊:"輕狂,輕狂,怎麼辦,玄熠不見了……嗚嗚……"

而此時正在台上的輕狂已經是焦躁不堪了,她要去找兒子,去找她的熠兒,這些人,這些人都在阻攔她,不可饒恕,不可饒恕!

渾身的靈力飆升到一個極點,無數的生命元素甚至來不及轉化成火系靈力,直接就爆發了,那火紅的靈力中夾雜著點點白金色,閃閃亮亮的絢麗非常,伴隨著輕狂的爆發,其余四人也配合著她,將自己的靈力都附加在她的靈力上,紅豔豔的火紅色,耀眼的金色,濃郁的紫色,渾厚的土黃色,還有無色卻強勁的風刃,彙聚在一起,一時間風云變色,幾米粗的強大靈力柱向著下邊的五人砸下,伴隨著噼里啪啦的雷電,風刃卷雜著怒火,吹起風沙,頓時給南靈的五人造成巨大的壓力.

南靈學院的五人臉色越來越難看,拼命地咬牙堅持著,哪怕是雙手不自覺的顫抖都顧不上了,誰都想贏得這場勝利."轟"的一下,強大靈力柱再次和五人的靈力圈碰撞,那勁道使得台下的百姓們們紛紛躲避,等到了安全的位置,卻又舍不得眨一下眼睛,仔細的觀看著.

漸漸的,南靈學院的五人靈力越來越不穩,一個人不慎跪倒在地,頓時他們的靈力圈就缺了一角,被輕狂他們的靈力柱給擊破,怪圈消失,勢不可擋的靈力柱將腳下的高台打得紛紛龜裂開來,沿著巨大的深坑一寸寸的蔓延,那五人被齊齊震開,狼狽的跌到幾米開外.而一直維持著五人怪圈的法寶也在這時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骨碌骨碌的滾了幾下,最後靜止在中間.

一個手掌大小,圓盤型的幻器,上邊鑲嵌著五顆不同顏色的晶核,中間還被畫出了陣法,應該就是這件幻器讓他們的靈力達成平衡,化為一體的.

他們少了寶貝,論起單打獨斗,那麼肯定不是輕狂他們的對手.而此時的輕狂心中焦急,自然是下手更不留情,出手快,狠,准,那凌厲的招式,強大的靈力,常人自是難以招架,很快不敵,敗下陣來.

隨著輕狂收手,其余四人也相繼將對方打下高台.

"帝國學院一組勝!"

現在誰還顧得上輸贏,見輕狂神色都有些魔怔了,趕緊拉住她,不停地勸慰.

甩開拉住她的手,輕狂一下子沖到北堂馨兒面前:"我兒子呢?到底什麼事,說!"

"嗚嗚……輕狂,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

"我兒子呢?"大吼一聲,將北堂馨兒嚇得一個激靈,眼淚硬是憋了回去,一抽一抽的.現在的輕狂好可怕,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樣,這麼一想,又往後邊縮縮.

"輕狂,你先別生氣,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們不對,我和你道歉.剛才你們剛一上台,就來了一高一矮兩個男人,說我們之前的成績出了問題,讓我們去看看,本來我們也不放心,想帶著玄熠一起去的,可是高個子的人說帶孩子去不是那麼回事……"

"所以你們就將我兒子扔下了?"打斷皇甫明佳的話,輕狂臉色很是不善.

想到她們思慮不周,皇甫明佳慚愧的低下頭.

"輕狂,這事是她們不對,可是我們還是先聽完,然後看看有什麼蛛絲馬跡沒有?"畢竟是自己妹妹的過失,皇甫明博也只得盡力挽回."明佳,你接著說."

"嗯嗯,然後矮個子的人就說他幫著看顧,我們想著快去快回,就跟著高個子的男人去了,沒想到走到半路,那個男人就消失不見了,我們這才覺得不對勁,急忙回來,誰知道一回來,玄熠就不見了,那兩個男人也不見了,輕狂,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輕狂,對不起……"躲到後邊的北堂馨兒小聲的囁嚅著.

兩個男人,什麼高個子,矮個子,茫茫人海,這樣的人多了去了,去哪里找?

見她小臉一片冰冷,西門霖霜也只得安慰:"輕狂,你先冷靜,想想現在他們消失的時間也不長,還帶著一個孩子,應該也走不遠,我們先……"

沒等他的話說,輕狂的人影就不見了,她要去找她的熠兒,要是熠兒有個三長兩短……血絲爬滿她的眼睛.

卻說玄熠這邊,跟著那個矮胖的男人走去一會兒,將那兩個笨女人引走的高個子男人也趕來會合了,顯然兩人以為不過三四歲的孩子,能懂什麼,竟一點也不避諱他.

"將那孩子拐來了?"

"那當然,不過是一個小娃,還能反了天去?"

"還是快走吧,殿下還等著呢!"說完兩人一左一右的將玄熠牽制著,正奇怪著小娃怎麼不吵不鬧,乖乖的跟著他們走呢?

走到一處破院子,兩人三長兩短的敲了幾下門,大門就被從里邊打開了.殘破的院子想必也是荒廢已久了,到處都是蜘蛛網和塵土,院中還站著幾個人,看到髒亂不堪的環境,玄熠厭惡的皺眉.

"啟稟殿下,人已經帶來了."兩人單膝跪地,抱拳說道.

這時,人群後邊現出一個人,仔細一看,真是樓南帝國五皇子樓若然!

看著中間的小娃娃,就是他的娘親一次一次的找他麻煩,搶她東西不說,還打傷他心愛的嫣兒,最不可原諒的就是他娘害的自己丟盡了臉面,這仇不得不報!現在將這個小孩子抓來,是殺了她,讓那個女人傷心而死呢?還是用他來威脅那個死女人呢?

弄了半天是這個人啊!無能自大不說,還搶他給娘親看好的玉簪,真是不可原諒.雙眼一瞬間的發紅,嗜血的看著中間的樓若然.

渾身一個哆嗦,樓若然打死也不承認他會害怕一個三四歲的毛孩子,還有這樣的目光他很不喜歡,非常不喜歡!

"給我上!"他想好了,直接殺了這小鬼,等著看那個女人在收到小鬼尸體時的肝腸寸斷,只要一想想,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這些螻蟻般的人類,他還不放在眼里,親自動手他還嫌髒了自己的手呢!雙眼頓時變得血紅,同樣的魔魅,直直看向沖上來的人,頓時,那些人手中的動作一頓,雙眼混沌不堪,思維中止,拿刀直接砍向了身邊的人,刀光閃過,血濺三尺,有的是直接乾淨利落的被抹了脖子,有的是被砍掉了胳膊,雙腿,偏偏砍人的和被砍的,都沒有知覺,除了刀子進出*的聲音,場面竟十分詭異,見到那些流出來的鮮血,玄熠更加興奮了,眼中紅光更勝.

樓若然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下的人,怎麼自己人殺自己人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見那小鬼笑的嗜血,一定是他搞的鬼,一定是!

"小鬼,是你對不對?你做了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樓若然的聲音都變得尖銳了,人類對于未知的,詭異的,都本能的懼怕著.

真吵!心中頓感不悅,一雙紅瞳的小娃皺緊了眉,給那些"人"下了指令,一下子,所有人的矛頭都指向了他們的主子,什麼都入不了那一雙雙死灰的眼,腦中只有砍他,砍他的聲音……

看到那些倒地的尸體又重新站起來,舉著一把把血淋淋的刀向著他砍過來,樓若然覺得他都快瘋了,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事情?明明那些人都死了,現在怎麼又重新站起來了?胳膊上的傳來的疼痛將他的神智喚回,捂住傷口退後一步,一道道金系的靈力掃向這些曾經的手下,可是,這些"傀儡"一個個倒下又重新站起,就算丟了腦袋還是不斷前進著,缺了腿的,就用手向前趴著,不將他砍死誓不罷休.

冷汗直流,樓若然已經被嚇破了膽,"啊……不要過來……不許過來,是你!是你!我知道是你……你不是人,你是妖怪……"

看著大呼小叫的人,玄熠滿不在乎,他本來就不是人,他是魔!不過這叫聲真是刺耳,要不要把他的舌頭割下來呢?歪著腦袋,玄熠陷入思考中.

對于這血腥的一幕,輕狂毫不知情,現在她正挨個人的詢問呢!

"有沒有看到兩個男人,一高一矮,帶著一個孩子……"

"一個三四歲的孩子,你有沒有看到……"

"你有沒有看到兩個男人帶著一個孩子往那邊走?"

"有沒有……"

抓住過往人群的胳膊,輕狂瘋子一樣的見人就問,身後跟著他的人都有些于心不忍.

"輕狂,輕狂……那個老伯說,看到一高一矮,呼呼,往這邊,這邊走了……"呼哧呼哧的跑過來,西門霖霜話音剛落,眼前一道殘影閃過,然後唰唰唰的又是幾道人影飛過,"哎哎,你們倒是等等我啊,讓我喘口氣先……"

聽到尖叫聲,戰輕狂一腳將破落的院門踹開,中間站著的可不就是她的寶貝嗎?

"熠兒!"

"娘親~"

飛身上前,輕狂一把將小人兒摟緊懷里,這時的她忘了,她兒子根本就不是尋常人家的孩子,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她畢竟只是個母親,在兒子不見了的時候,除了擔心還是擔心.

"給娘親看看,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哪里痛痛?"雙手顫抖的摸著他的頭,小臉,仔仔細細的檢查再檢查,看到他完好無所,又將小肉團摟緊懷里,緊緊的抱著.

"熠兒,熠兒,娘親的寶貝,嚇死娘親了,嚇死娘親了……"親親肉乎乎的小臉,感受到溫度,才安心下來.

"娘親~熠兒沒事~"好一會兒,才將眼中的紅光隱去,變回黑色.

緊隨其後的北堂柒墨等人也出現在院子中,看著滿地的殘肢,心中詫異,輕狂這速度也太快了吧!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將人全都撂倒了?要是讓他們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這個小娃娃做的,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呼呼,你們……太不夠意思,夠意思了……"扶著門框,西門霖霜大口喘氣,一個趔趄,摔了進來,原來是剛才被輕狂踹了一腳的大門散架了.

"熠兒,娘親不是說過有事要和娘親說的嗎?娘親找不到你會擔心,會害怕,不要突然就不見了,你知道嗎?"

"是熠兒不好,讓娘親擔心了."小胖手摸上她的臉,直看到她的眼睛里去.

"好了,好了,人找到就好.不過,你們誰能和我說說,這里是怎麼回事嗎?"瞧瞧這院中的血跡,這傷痕,下手那是真狠哪!

直到現在,大家才發現那邊還有一個喘氣的呢!

"他不是人……不是……有妖怪,他是妖怪……"癱倒在地的樓若然已經嚇得失禁了,神色癲狂的大吼大叫.

"咦?這不是樓南的嘛,是他干的?"

聽到這話,輕狂周身暴虐的氣息乍起,一把抓住樓若然的前襟,將他摔倒在地,不解恨的一拳接著一拳,只把他打得吐血不止,也沒有松手.

知道她是將剛才的擔憂發泄出來,可是這樣一下下的,不會將人給打死了吧!

這個人渣,敗類,卑鄙無恥的小人,針對她不說,還敢綁架她兒子,既然找死,她成全他!

"咳咳……不要打了……"

"你不是皮癢嗎,我給你松松啊!"一腳踹在他胸口上,直接將後邊的幾根柱子撞斷,跌倒在廢墟里.

"咳咳……咳咳……"不一會兒的功夫,樓若然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了.

"綁架我兒子,讓你綁架我兒子,你給我起來!"拽住他的胸口,輕狂又將他從廢墟中撈起,扔到院中.

"輕狂,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弄出人命."畢竟這里是別人的地盤,北堂柒墨上前拉住她.

跟在後邊的北堂馨兒往後躲躲,好可怕,太恐怖了.哥,你別攔著啊!讓她把氣出完,免得回去以後"折磨"我啊!

輕狂呼哧呼哧的喘口氣,看著手上沾染的汙跡,煩躁的擦擦.

就在輕狂停手的時候,院中有多了幾個人影,是樓南的太子樓擎然.

"幾位這是什麼意思,將我樓南的皇子給打成這樣?"一上來太子殿下就大聲詢問.

"什麼什麼意思?當然是你們樓南的皇子打輸了不服,伺機報複,還將小孩子給擄來,這就是你樓南的待客之道?"

"幾位,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鳳眼一眯,顯然某太子不悅了.

"誰亂說了,喏,就是這兩人把我們給引開了,將輕狂的孩子給擄來的."北堂馨兒討好的看著戰輕狂,出來指正.

"哦,這兩個可不是我樓南的人,所以擄人的事情真的和我們樓南沒有半點關系."

"你怎麼這樣啊,明明就是你們!"事情被推個干乾淨淨,北堂馨兒急紅了眼.

不承認?敢做不敢當,嗬,好威風的樓南太子啊!仗著他們都是外來的,就以為這說的算的真是他樓南了?

將腳邊的那攤爛泥拽起,一把巴掌扇到他臉上,"說,有沒有將我兒子擄來?"

"咳咳……咳咳……"

"再敢咳一下,我讓你一輩子都咳不出來!"

還有幾分神智的樓若然硬是將咳嗽咽回去,為此還險些岔氣.

"我再問你一邊,當著你們樓南太子的面說清楚,有沒有擄我兒子?"

"……呼呼……有……"

"為了什麼?"

"你……咳咳……奪簪之仇,嫣兒,嫣兒……為了面……面子……"斷斷續續的說完,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樓南太子,現在你可聽清楚了,你樓南的皇子小肚雞腸,挾怨報複,他親口承認了,你還有什麼話說?"一雙美目燃起熊熊怒火瞪著樓擎然.

"這個,這個,本殿為皇弟做下的錯事給你道歉,希望你賣我一個面子."暗罵了一聲蠢貨,人家一逼問,就什麼都招了.

"賣你面子?呵呵,你的面子直幾分錢?我憑什麼給你面子?"她戰輕狂要是犯起渾,看誰敢攔著!

"你!幾位不要忘了,這畢竟是在我樓南!"聽到這話,樓擎然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在你樓南怎麼了?在你樓南就你們說了算,就可以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今天我就教訓他了怎麼著?我就是看他不爽,教訓他怎麼著?就因為他姓樓,我就打他了,你—能—把—我—怎—麼—著?"問一句捶一下,樓若然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

"你!"這是當眾打他的臉,他樓南太子何時受過這樣的羞辱?

"我什麼我?我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了,你是太子,我們這還有皇子呢!還有四大世家的少主呢?今天我還就白打你樓南皇子了,你要是再敢報複,就等著兩國開戰吧!現在,這沒用的窩囊廢還你,以後見著我就繞著走,不然我見一次打一次,聽到沒有!"把樓若然的腦袋一下一下磕在地上,又一腳將他踹了回去,抱起她的兒子,輕狂頭也不回的走了.

聽她那一氣呵成的話,好半晌大家才緩過神來,神色莫辨的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被留下的樓擎然瞪了一眼那沒用的廢物,看著走遠的一眾人,眼中沒有一絲溫度.

"太子!"身後的一人上前.

"找機會,除掉他們!"所有不將他放在眼里的人,所有對他不敬的人全部都下地獄了!那個女人,哼!

"扶起他,我們走."鄙視的看著腳邊被人打得不成樣子的人,樓擎然帶著他的人又消失了.

跟在輕狂後邊,誰也不敢在她氣頭上嘗試摸虎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齊齊看向西門霖霜,那意思是,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于是,西門霖霜苦著一張臉,蹭到她身邊,故作輕松的說:"嗯,今天天氣很好啊!"

"云朵挺白的啊……"見她不理人,西門霖霜趕緊回頭求救,被大家的眼神鼓勵一下,再接再厲.

"花兒挺紅哈……這家的年糕很好吃啊……"不理他,"淚眼朦朧"的再次回頭,被他們的無數眼刀一掃,頓時打了個寒顫.

"這個,小孩子吧……"剛一開口,就被直盯著他看的戰輕狂嚇得一跳三尺遠."怎怎怎怎麼了?嘿嘿,嘿嘿嘿……"

今天是她沖動了,不管怎樣生氣,都不該將這些人牽扯進來."今天起,和我保持距離,你們不要單獨行動了."

一聽她這話,大家就明白過來了.

"輕狂,你是我們的朋友,你有什麼事,我們不可能不管你的."北堂柒墨笑著安慰她.

"是啊,輕狂,就算是兩國真的開戰,我伽聖帝國的鐵騎也會踏平樓南."不過是排在他伽聖屁股後邊的小國,有什麼了不起的.

"就是,就是,你不用怕他們,有我們給你撐腰,放開膽子只管做,惹急了,讓我老子把他樓南的經濟全斷了,看他們還怎麼狂!"拍拍她的肩膀,西門霖霜笑的沒心沒肺.

看著一張張真摯的小臉,戰輕狂發自內心的說了一聲:"多謝!"

"謝什麼啊,咱誰跟誰,不過你沒事吧,還有你兒子也沒事?那麼多尸體,沒被嚇著吧!"看看趴在她肩膀的小人兒,西門霖霜擔憂的問著.

"沒事."仔細回想那些人的傷口,根本就不是出自一個人的手,就是不知道熠兒是怎麼做到的,不過,只要熠兒平安就好.親親腮邊的小人兒,直到這一刻將他抱在懷里,才終于是放下心來.

"輕狂,真不愧是你的兒子,一樣的彪悍,也不知道是隨你,還是隨他爹."不經大腦的話一出口,西門霖霜就知道禍從口出了,這下也不敢看她的臉了.

腳步一頓,孩子他爹?那個男人……

"當然是隨我!"將心中的不悅揮散開去,輕狂大聲的說.

"隨你,隨你,當然隨你!"輕狂從來不提孩子父親的事情,可見這是她的傷心往事,他怎麼就這麼不知趣呢?都是這張破嘴惹的禍,懊惱的賞了自己一巴掌.

其他人也責怪的看著西門霖霜,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現在只要人平安就好,見她神色平靜下來,北堂馨兒和皇甫明佳也走到她身邊.

"輕狂,對不起."

"對不起."

"都是我們不小心,才讓你兒子發生這樣的事,真的很抱歉."北堂馨兒愧疚的看著她以及趴在她肩膀上,貌似"受驚"的小人兒.

"我也很抱歉."皇甫明佳同樣愧疚,作為皇族少有的公主,她真是被保護的太好了,以後要是再遇到什麼事,她一定得多想想.

"沒關系,不怪你們."以熠兒的能力,要是他不願意,是沒有誰能把他帶走的,剛才是她太急了,忘了兒子是與眾不同的.

聽她這麼云淡風輕的就說出原諒的話,兩人心中更難受了,想要再說點什麼,卻不知從何說起.畢竟人家都原諒你了,一再的解釋什麼,那就顯得矯情了.

北堂馨兒求救的看著自己大哥,怎麼辦啊?

"好了,馨兒,輕狂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嗎,她說原諒你了,就真的原諒你了,你心中不必介懷,只是,以後遇到什麼事情,要多動動腦子,知道了嗎?"戳戳她的額頭,北堂柒墨趁機教訓她.

"就是,也不知道多動動腦子……"

"西門霖霜!你說誰沒有腦子?"得到安慰,北堂馨兒頓時恢複活力,氣鼓鼓的一張臉,向著他開火.

"我可沒說你沒腦子,是你自己說的."

"你是沒說,可你是這麼想的."

"你怎麼知道我是怎麼想的,難不成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所以知道我在想什麼?"明明是調笑的話從他口中一說出來,怎麼就那麼欠扁呢?

"你說誰是蟲子,你才是蟲子,你全家都是蟲子,惡心又難看的臭蟲子."

夕陽的照射下,幾人又恢複成往日嬉笑打鬧的樣子,剛才那血腥的一幕仿佛都是過眼云煙.

吃過晚飯,和他們告了別.回到自己的房間,將自己清洗乾淨,又把兒子洗的粉嫩嫩的抱回床榻上,輕狂一邊給她擦拭頭發,一邊和他說話.

"熠兒,娘親想知道,你為什麼跟他們走?"

"想看看是什麼人要對娘親不利."

聽到這話,輕狂手中的動作一頓,然後擦拭的更加輕柔了,"熠兒今天是為了娘親?"

"嗯!熠兒想要保護娘親."手中的小腦袋點點頭,打了一個呵欠,水汪汪的看著她,看來育魔石里的魔力要想全部化為己用,還得些時日.

"熠兒困了?娘親摟著睡."原來寶貝兒子以身犯險,都是為了她嗎?小肉團子總是做出一件件令她感動的事,讓她恨不得揉進心窩子里去.手中的動作加快,給他鋪好床,擁著小人兒躺了進去,將燭火熄滅,母子一起進入夢鄉.

見這對母子睡著了,魔玖幽心中的大石也放了下來.自從制龍環有異動以來,他只要一有時間就"看著"她們,看到小東西不見了,他的小丫頭焦急的尋找,想想那小子怎麼也是他的種,能有什麼事?不過在看到那張焦急的臉時,他還是將手伸到影像上,恨不得將那緊皺的眉給撫平.當小丫頭找到以後勃然大怒,他差點控制不住自己,想將那個人類撕成碎片,他的小丫頭應該是開開心心的,所有讓她大動肝火的事情都應該交給他來擺平的.後來見她神色囂張的打人,更是喜歡的不得了,就是這股勁兒讓他怎麼也忘不了.

不過看到她身邊那個嬉皮笑臉的男人時,他怎麼也笑不出來了,又是他!為什麼陪在小丫頭身邊的不是他呢!為什麼那麼厭惡他呢?為什麼連碰一下都不給他碰呢?

之前相處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初見時的稚嫩和美好,第二次相見時的針鋒相對,對他出手招招不留情面,還有憎惡的眼神,無情的話語,只要想想,心中就是酸澀上湧,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他該問誰?他能問誰?究竟拿那個小丫頭如何是好?

將酸澀隱去,看著影像中那張睡熟的小臉,魔玖幽眷戀的撫摸上去,就這樣乖乖的在他身邊該多好,每次醒來對他展露笑顏該多好,小丫頭能再對他溫柔些該多好……

手指輕輕一動,眼前的影像就變了,陽光明媚,鳥語花香.整個世界只有他二人,小丫頭微笑的向著他懷里撲來,小貓似的蹭蹭他寬厚的胸膛,明媚的眼神看著他,笑的溫柔極了,水潤的大眼睛只倒映出他的影子,摟緊纖腰,將目光看向那飽滿的雙唇,一點一點的接近,鼻尖充滿小丫頭的氣息,終于,將那甜美的唇瓣含在嘴里,舔弄輕咬,糾纏著她的丁香小舌,而小丫頭也是熱情的回應著他,手中的力道逐漸加深,直聽到她嚶嚀一聲.小丫頭沒有掙紮反抗,沒有絲毫的厭惡,只乖順的靠著他懷里,欲與欲求……

從遐想中回過神來,魔玖幽不由得苦笑,一切都是水中月,鏡中花,真要是這般柔順的人兒就不是他的丫頭了,偌大的魔尊殿里傳來誰人的歎息,求之不能,求之不得啊……

上篇:第66章 齊心協力    下篇:第68章 獨占鼇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