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6章 齊心協力   
  
第66章 齊心協力

果然如輕狂所想的那樣,參加學院盛會的人太多了,每天就算比賽一百場,也得好幾天才能分出勝負,所以輪到她的時候,就按時參賽,沒有的話,就隨處逛逛,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給她的寶貝買下來,這樣時間也能過得快點.

本以為今天也能像之前那樣的輕輕松松的贏完就走,可是偏偏老天爺看不得她這麼悠閑,給她安排了一個很難纏的對手,饒是戰輕狂也不得不打起精神.

"帝國學院戰輕狂對戰樓宇學院無光!"

走到台上,和她對敵的男人全身都包裹在斗篷里,果然人如其名,無光無光,渾身充滿著地獄一樣腐朽的氣息.只見他那露出的一雙眼,灰黑色霧蒙蒙的,眼神好似毒蛇一樣陰險,只等獵物上門,便一口吞下,眼睛周圍的皮膚泛著淡淡的青色,隱約還能看到蜿蜒的青絲.隨著輕狂的一步一步靠近,那陰險頓時變成了嗜血.

之前從西門霖霜那里聽到的小道消息說,這個男人是少有的暗系二星靈聖,而且他渾身上下都含有劇毒,所有他的對手就算沒被他的靈力所傷,也都身中劇毒,昏迷不醒.因此,哪怕是輕狂也不敢掉以輕心.

等她剛站好,那破鑼嗓子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嘎嘎,你這細皮嫩肉的,你說我給你添上幾個毒瘡,毒疤,好不好?那一定很好看的,嘎嘎……"

"想讓我好看,那就試試吧!"

或許是她挑釁的目光激怒了這個陰險男人,無光二話不說的將靈力幻化成一把鬼叉,黑色的靈力中間還夾雜著詭異的青色,看著人心中壓抑不已.不敢和那把鬼叉硬碰硬,一個旋身躲過,站在了台上的一角.

"嘎嘎,不要跑啊,來來,來哥哥這里,哥哥給你好東西啊……這張臉蛋……嘖嘖……"獰笑幾聲,無光又向她沖了過來.

再次躲過,台上便上演了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看的周圍的人緊張焦躁.

"不要躲啊你,快來,哥哥疼你哦……"

小臉霎時變得冰冷,兩條火龍和那把黑色的鬼叉交鋒上,無聲無息,漸漸的,那紅色的火龍上也被染上了黑色,一點一點沿著她手中的方向蔓延,看到這里,無光更加得意了.他一身毒功,並且將這毒和靈力結為一體,誰敢和他爭鋒?

"萬鬼齊哭!"

"火之屏障!"

強大的暗系靈力爆發,整片天都跟著灰暗下來,一個一個的妖魔鬼怪仿佛都呈現在眾人眼前,那淒厲的哭喊聲不絕于耳,只把人的整個神經都攪到一起,思緒混亂不堪.

黑色的靈力撞在火紅的屏蔽上,帶著腐朽氣息的靈力炸開,火紅的屏障也是再三震了震,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這下,兩人變成了靈力的比拼,哪怕輕狂的靈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可是也敵不過對方的有毒靈力不斷蔓延,從兩者靈力相連的地方開始,黑色一點一點的擴大,而那個人眼睛也開始變成灰蒙一片,連瞳孔都看不見了,火紅的屏障從中間開始慢慢變黑,變弱.由靈力所化成的一張張臉不停的撕咬著,叫囂著,明明沒有眼睛,卻能感受到那強大的戾氣.

"輕狂,小心!"

"娘親~"

台下的人看到這里都齊齊為她捏了一把汗,生怕她有什麼意外.

"嘭"的一下,屏障碎裂,輕狂迅速的往旁邊一閃,才沒被那順勢而發的黑暗靈力所傷.

"漫天火雨!"

"驚神泣鬼!"

果然等級的差別一下子就體現出來了,靈帝對上靈聖,差得不是一點半點,黑色的風暴襲來,將所有的紅色吞噬殆盡.

"嘎嘎,還有什麼招,都使出來啊,嘿嘿嘿……"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像只蝙蝠一樣嗖的沖了過來,隨著來勢,雙手上各燃起一把青黑的火焰,准備送她最後一程.

狼狽的退後幾步,直到退到高台邊緣,腳下一個打滑,才險險停住,剛一回頭,男人就到了她面前,"去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本能的抬起手抵擋,就在這時,手上一直看不見的制龍環突然大放光彩,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王者的氣勢爆發開來,整個空間都被震得一蕩,將來人一下子撞飛出去,跌倒在地,不敢置信的看著她.而此時台上的那三個神職人員也很是震驚的看著,好大的威力啊!這個界面也會有這個強大的幻器嗎?也不知道是什麼等級啊!

遠在魔界的魔玖幽心中突然一動,是制龍環!難道是小丫頭出了什麼事了?下首的幾個人突然打了個哆嗦,王上這是怎麼了,臉色陰沉的可怕.

"王上……"

"你們都退下!"

"是!"

幾個人顫顫巍巍的退出魔尊殿,才喘口氣出來,相視一眼,王上剛才是怎麼了?臉上的表情怎麼那麼複雜,那個表情叫什麼來著,生氣?不對.憤怒?也不對.憤慨?還是不對.一拍腦門,胖乎乎的長老想起來了,是擔憂!對對,是擔憂!他們好長時間都沒有情緒了,猛然之間沒想起來.不過,王上在擔憂?難道是出了什麼天大的事情?有人攻打魔族?還是魔界將不複存在?要真是這樣,那事情可就嚴重了!幾個人陷入沉思中.

將礙眼的眼趕了出去,大手那麼一揮,戰輕狂現在的情況躍然于眼前,嗯?在打架?有人欺負她的丫頭了?眼中頓時風起云湧,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嗜血的念頭,仔細的看了下去.

輕狂不可思議的看著手中的這個環,就是它剛才幫自己擋了一擊嗎?那個男人留下的,想到那個男人,寒光一閃,便想將這個破環摘下來,卻怎麼也不能隨她心意的取下.

"咳咳,你那是什麼東西?"摔倒在地的無光用那沙啞的聲音質問,看到她手上的制龍環時,明顯很是忌憚,卻又有那麼一絲貪婪.

想想還有對手在台上呢,那就先不管了這破環的事了,反正也摘不下來,那就隨它去了.所謂趁你病要你病,這個無光剛才講她逼得那樣狼狽,現在該是她回報的時候了.倫靈力等級拼不過你,那她就用武技好了!反正有這個環在,他的靈力也傷不了她.

拿出匕首,飛身上前,專挑人體最脆弱的地方打,這下靈力不起作用,兩人便是勢均力敵了,不過,隨著戰輕狂的手下速度加快,無光漸漸感到吃力了,唰的一下,大腿內側又被割了一下,往後彈跳兩下,陰鷙的看著輕狂.

武技他是打不過,不過他還有毒呢!將那黑色的斗篷脫下,總算露出了他的真面目.瘦高瘦高的身材,臉上布滿詭異的青絲,紫黑色的嘴唇,雙手上也都是詭異的花紋,左手手背上還有一只大蠍子,活生生的就那麼鑲嵌在皮膚上,指甲又長又黑,獰笑一下,連牙齒都是黑的,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

"哈哈,這回我看你怎麼死!"大喊完一聲,出手招招狠辣,不置她于死地決不罷休.

哼!想讓她死,看誰先去找閻王爺喝茶!有毒是吧,不碰你行不行?將伸過來的爪子擋了回去,用匕首的刀柄給了他狠狠一擊,男人反手,以手為刃,指甲和匕首碰撞在一起,叮叮作響,從他的胳膊下閃過,動作快的只看到一道殘影,然後就聽見男人悶哼一聲,背後被劃出一道口子,流出的血液顏色紫紅紫紅的,真是一個怪異的人.

被傷到身體,男人凶狠的看著她,一抬手,無數的小黑影直接向她扔過去,卻被一把火燒個乾淨,于是男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不管不顧的沖了過去,只要將他身上的毒過給她,那麼他就贏定了.

輕狂豈會不知道他打的算盤,躲過攻擊,沿著他的喉嚨,心肺,腰椎,手肘,手腕,膝蓋,行如閃電,快步如風,男人身上的血肉眼可見的流了出來,咚的一聲,跪倒在地,仔細一看,原來是兩腿的膝蓋後邊都被她給重傷了.

"你輸了!"嫌惡的看著這把匕首,以後還能用嗎?

"我沒輸,我沒輸,我不會輸的……"破鑼嗓子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神色有些癲狂了.他為了成名,稱為真正的強者,吃過了多少苦,甚至將自己變成毒人,那樣的苦楚該和誰說?沒人理解他,沒人支持他.從此他一個人孤獨的活著,誰都不敢接觸他,看見他的人都被嚇跑了,甚至打他罵他,可是後來他們都被自己的手段嚇得不敢再造次,反抗,瞧!他成功了!他靠著自己成為人上人了,甚至進入樓宇學院,也沒有一個人敢反抗他.可是今天,卻有人跟他說他輸了,不會的,不會的,他怎麼會輸呢?

想到這,跌跌撞撞的起身,神色癲狂的整個人向輕狂撲去,他不會輸的,那就同歸于盡吧!

嘖嘖,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看著那個撲來的人,輕狂一腳就將他給踹飛出去,利落的把被他腐蝕的鞋子脫了下來,扔到一邊,不再看他一眼.

"帝國學院勝!"

滿場嘩然,本來大家都不看好她,一個三星靈帝和一個二星靈聖,誰贏誰輸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嗎?果然,如他們想到的,少女根本不敵,只能狼狽逃竄,沒想到她竟然也有寶貝,扭轉了局面,而且,讓人意外的是這少女竟然還是個修武者,瞧那乾淨利落的手法,局面反而更有利她了,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那個滿身是毒的男人輸了,真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一下子,大家看向戰輕狂的目光更加火熱了,畢竟這是個崇尚強者的世界,他們崇拜,敬仰一切的強者.

換了一雙新鞋下來,剛走到自己陣營那邊,西門霖霜他們就急急地沖過,仔細檢查她.

"輕狂,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受傷?有的話一定要告訴我啊,還有那人身上全是毒,你有沒有中毒,身體有沒有不舒服……"西門霖霜抓住她的肩膀,焦急的詢問.

"我沒事."

"真的沒事?你可別有什麼事不說啊,我剛才看你踢了他一腳,真的沒中毒嗎?之前那個毒人的對手可都是命懸一線了,你可不能像他們那樣啊!"說完還是不放心,將她轉了個圈,又看了一遍.

"我沒事."

"輕狂,西門也是擔心你,你要是真有什麼不舒服的,一定要和我們說啊!"東方麒和北堂柒墨他們也緊張的看著她.

"是真的沒事."

"娘親~"小人兒伸出手,等著她抱,看到她手上的制龍環,不屑的冷哼一聲.

"對了,輕狂,我剛才看見你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啊?"說著就要拿起她的手看,"咦?怎麼不見了?"

原來剛才在她打斗完之後,制龍環就又恢複成原來的樣子了,看不見摸不著.

"沒什麼."

"別啊!有什麼好東西,拿出來分享一下嘛!我又不管你要,只看看都不行……"

"好了,西門,想必是不太方便,而且,輕狂或許也累了,你就別纏著她,讓她先休息一下吧!"北堂柒墨搖搖頭,勸慰他.

"哼!不看就不看,有什麼了不起的……"一賭氣,西門霖霜扭頭做回自己的位置了.

而在魔尊殿的男人,此時氣得將桌上的東西都摔了,本來看到自己的小丫頭贏了,他心中還是很愉悅的,可是,誰想到她一下場,就被一幫男人圍住了,難怪不接受他,是不是那些男人里有她的心上人?是誰?是誰?那個嬉皮笑臉的,還是那個溫潤如水的,還是那個冷酷俊美的?不可原諒,不可原諒,都是一群低賤渺小的人類,小丫頭憑什麼喜歡他們?而且還笑的那樣甜美,那樣的笑容他從來沒有得到過,憑什麼?憑什麼?"轟"的一下,面前上萬年的紫壑石桌子瞬間碎成渣渣.

門外還沒走遠的幾個人渾身顫三顫,誰惹王上生氣了?能把王上給氣成這樣?眼神不停的交流,是不是你?還是你?幾人齊齊搖頭,一頭霧水.

且說生氣的不只是魔玖幽一個人,還有個正撅著嘴傲嬌的西門霖霜呢!

"不是不給你看,是我拿不下來."

"哼!你就是小氣……"

"以後有機會的,我會給你看的."

"真的?"

"真的."

"那好吧!本大少就原諒你好了."拍拍她的肩膀,西門霖霜一副我很寬容大度的樣子.

"下一場,帝國學院西門霖霜對戰尚武學院武熊!"

頓時西門霖霜剛喝的一口水噴了出來,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台上那只威風凜凜的"熊".

"啊哈,西門大少,你不是說要給我報仇的嗎?快去,快去,我等著看呢!"北堂馨兒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不停的攛掇西門霖霜.

擦了一把下巴上的水,西門霖霜苦哈哈的上台了,那背影怎麼看都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模樣.

"西門大少,我看好你喲~"將手呈喇叭狀圍在嘴邊,北堂馨兒給他"加油打氣".

只見正往上走的西門霖霜腳下一個踉蹌,狼狽的穩住了身體.

西門霖霜此時心里的苦逼能與和人說?仰頭看著這個身高兩米多的巨熊,頓時覺得一大片陰影壓了下來.就算不知道他實力強不強,可是這身高和體型在心理戰上已經是穩贏了啊!

"咳咳,那個,那個熊兄……"

"哼!"

咕嚕咽了一下口水,顧不上仰的發疼的脖子,西門霖霜和他打著商量:"那個,熊兄…我知道你是修武國的,那個,咱哥倆商量一下,能不能不打臉……"說完還笑笑.

"哼,要打便打,哪來這麼多的廢話!"說完就是一個大拳頭掄了過來,嚇得西門霖霜退後好幾步,沒辦法啊!在學院被那個老魔頭給嚇得習慣了.

于是台上就有了滑稽的一幕,那個武熊像個金剛一下,力拔山河的氣勢,又大又硬的拳頭生生往西門霖霜身上砸,而相對"小巧"的西門霖霜則是滿場逃竄,要不是還有些理智,知道顧著面子,怕是早就哇哇大叫了.

"西門霖霜,你真沒用!"北堂馨兒的一聲吼,將西門霖霜直接定在那了.

什麼玩意?說他沒用?他堂堂西門大少,五星的風系靈帝,竟然敢說他沒用,等著瞧,不就是這只熊嘛,看他怎麼把他拿下!這下子,西門霖霜也不跑了,一個回頭,"砰"的一下,就被那大拳頭給砸臉上了,眼睛立馬就多了一個又圓又大的黑眼圈,人也被打飛好幾米遠.

"喂!不是說好不打臉的嗎?"嗷嗚一聲,西門霖霜撲棱著跳起來.

"哼!膽小如鼠."要是他武熊最看不上的就是西門霖霜這樣的男人了,天天穿的花花綠綠的,只在乎自己的那張臉,一點兒老爺們的樣兒都沒有,就這樣的,也配當男人!男人應該是他這樣頂天立地的漢子,雙手能撐起一片天,體格健壯的,就這小雞崽子似的男人,他最是看不上眼,還男人呢!啊呸,竟給爺們丟臉的男人,他見一個打一個.

"你罵誰?"

"罵你怎麼了!不光罵你,還打你呢!"說完,那龐大身軀就又以泰山壓頂的姿勢砸向西門霖霜.

給你點顏色還開染房了!努力的將那只被打腫的眼睛睜開,看准飛撲來"熊姿",一個巨大的風暴球就拋向了他的肚子,等到武熊想反應的時候,已經晚了,狼狽的躲過,衣服上還是被弄出來一個大窟窿,想想這樣太難看,豪爽的一把將衣服撕開,扔到地上,赤膊上陣.古銅色的肌膚泛著油亮亮的光澤,還有幾道較長的疤痕更是為他添了幾分男兒魅力,西門霖霜一對比自己,臉色一緊,又安慰自己,沒事的,這種健壯如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女兒家是不會喜歡的,她們都喜歡他這樣玉樹臨風,瀟灑倜儻的,好一陣的心理安慰,西門大少又找回了自信.

正當他陶醉的時候,武熊又出手了,原來他也是五星靈帝,土系靈力幻化成一把巨大的錘子就向著西門霖霜的臉砸去,瞧這架勢,今天是一定要把那張臉給毀了.

反應極快的西門霖霜運用靈力給自己築起一道屏障,得意的看著身前的那只熊.

"皇天後土!"

"風卷殘云!"

渾厚的土系靈力遮擋了眾人的視線,連里邊是什麼情況都看不清楚,正當大家迷惑的時候,好似龍卷風襲來,兩者強強對決,究竟誰勝誰負?

待到眾人能看清時,那兩米多高的男人臉色難看的捂著胸前的傷口,狠狠瞪向西門霖霜.傷口被剛才的風系靈力刮的一道一道的,雖然表面平滑,可是此時正滴答滴答的流著血,這下身上的傷疤又得增多了,反觀西門霖霜則是一副輕松的樣子,笑的張揚,還能抽出時間,遞給北堂馨兒一個眼神.

或許是他這滿不在乎的樣子刺激了武熊,男人一躍而起,還是那把大錘,毫不退縮的沖過來,就算是身上有多了無數的傷口也不在乎.

這下,西門霖霜可打起十二分的注意了,這只熊不要命了嗎?

"風起云湧!"

"卷土重來!"

還真是卷土重來,那錘子大了不止一倍,要是真被砸那麼一下,不成肉醬,也得重傷.西門霖霜的靈力也向旋風一樣的席卷而去,武熊拿著那把大錘橫掃一切,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正當兩人的靈力相互抵消時,從那風暴中鑽出來一個人,正是武熊,來勢沖沖的一拳打在西門霖霜的肚子上,被打飛幾米遠,噗的吐了一口血,咳嗽不止,臉色也頓時煞白.

"起來!"站在他面前,武熊也沒有趁機出手,倒是個錚錚傲骨的漢子.

抹了一把嘴,站起身來,西門霖霜渾身的氣勢也變了,顧不得身上的傷,又和他對上,腳下的法陣,眼花繚亂的招式,強大的靈力,兩人打得難舍難分,真是精彩啊!台下的人津津有味的看著,不是還伴隨著掌聲和叫好聲.

"乘風破浪!"

"土龍芻狗!"

那風暴和土龍撞在一起,不相上下,其中還伴隨著叮叮當當的聲音,原來是兩人也拼上武技了,西門霖霜還是拿著那把扇子,武熊的是錘子.扇子一張一合時,耍出的無盡風流,轉身,踢腿,躲避,倒是較之前大有長進.

看來帝國學院要求學武技還是很有必要的,畢竟如果其他學院的學生身體素質更好,武技更加高強,那麼要是遇到這樣的對手,只有等著輸的下場.而且,看來不只是伽聖帝國的意識到這點,其他國家也不甘于人後,都在這方面培養起人才來,因此這次的學院盛會有很多人都是靈武雙修的,而這平時最是偷奸耍滑的西門大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苦練武技了,能堅持到現在也很是不錯.

相較武熊笨重的打法,西門霖霜則是輕便多了,之前就看過輕狂出手,他的天資也不賴,因此倒叫他學去了幾分,雖然沒有輕狂那麼流暢,卻是比他之前強太多了.

漸漸的武熊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最後一擊,被西門霖霜四兩撥千斤給撞倒在地,再也起不來了.

"我輸了!"

"承讓!"

"喂,小雞……咳咳,那個,你還不錯!"能將他打敗,他武熊心服口服.

"多謝,你也是."

剛一下台,帶著那只熊貓眼,西門霖霜就屁顛屁顛的顯擺來了.

"瞧瞧,北堂馨兒,我西門大少說話算話,給你報仇了吧,快謝謝我."擺弄一下衣袍,想恢複那風流的樣子,可是,那眼圈……

"行了行了,臭顯擺什麼,還是顧好你那眼睛吧!"說完還火上澆油的那麼一戳,頓時一陣狼嚎.

"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痛死我了,北堂馨兒,本少爺幫你報仇了,你還這麼對我……疼死了,疼死了……"捂住那只受傷的眼睛,西門霖霜疼的直跳腳,北堂馨兒鄙視的看著他,沒再說什麼.

"好了,西門,別鬧了,一會兒回去上點藥,不然美女看到你都要被嚇跑了."皇甫明博取笑他說.

"怎麼會?本少爺天生麗質,這點小傷,不足掛齒!"

"那你就挺著,有種別上!"

"那怎麼行,藥還是得上滴!"

不一會兒,東方麒也回來了,"西門,這是怎麼了?"

"被人打的唄!"

"嘖嘖,打的挺有特點呢!"

"東方,怎麼連你也這樣……"

"哈哈哈……"

"東方,結果如何?"止住笑,北堂柒墨問.

"當然是贏了."這一代的年輕少主們哪個不是天之驕子,自然有他們驕傲的資本.

"現在,也不知道學院的成績如何?"

"我知道,我知道."硬是擠入人群,西門霖霜一向對這些小道消息最靈通,"我們學院現在是三百八十五分,排在第一;緊跟著的是樓宇學院三百二十分,下邊的是星云學院,二百九十分,第四名的還是我們伽聖的,云舒學院二百六十分,其他的我就沒注意了."

果然不愧是四個帝國排名第一的伽聖帝國,兩個學院的成績都很不錯,並且帝國學院還在穩穩的保持者第一名.

"我看,這個人賽比了好多天,也差不多該結束了,大家還是商討一下團體賽的事情吧!"

"我覺得也是."

"咳咳,現在沒我們的事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好好商量一下."西門霖霜臉色難看的咳嗽了一下,又若無其事的說道.

"西門,你真的沒事?"北堂柒墨擔憂的看著他.

"當然了!本少爺能有什麼事,明兒個團體賽,我還等著大放異彩呢!"擺擺手,西門霖霜笑的沒心沒肺的.

"給你."挨那麼一下,怎麼可能會沒事.

"這是什麼啊,輕狂?"接過小瓶子,西門霖霜很是疑惑,若是他自己看,就會發現這和當初狂煞閣閣主拿出來的瓶子是一模一樣的.

"毒藥!毒啞你!"

"嘿嘿,你才不會呢!"傻笑了兩聲,將瓶塞打開,倒出兩顆丹藥,"咦?是五品活血丹啊!"啊嗚一下子就扔到了嘴里.

"你就不怕有毒?"

"我相信你啊!我又沒惹你,你干嘛下毒害我,你還別說,這丹藥不錯,入口即化,哪買的啊?"你當是糖豆哪!還入口即化.

"你惹我的還少嗎?"

被噎了一下,西門霖霜警惕的看著她,"你不會真給我毒啞了吧!"

"好了,輕狂是給你治傷的,逗你你還當真了."真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那五品丹也是很貴重的,雖然他們知道輕狂很富有,還有西門家的貴賓徽章,可是也沒有人真能這麼大方的就將五品丹送人的,所以說輕狂是真的將他當朋友的.

說完西門霖霜,北堂柒墨看著輕狂,"輕狂,我也知道你不是在乎這個的人,可是女孩子還是多有些晶幣,丹藥,寶貝什麼的,我相信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嗯."

"輕狂,多謝了!本少爺會報答你的,不如我以身相許如何?想我風流……"沒等他話說完,啪的就被北堂馨兒從後邊來了一巴掌.

"就你!得了吧,輕狂要是能看上你,我把腦袋擰下來給你當椅子坐."瞪了他一眼,北堂馨兒傲嬌的扭頭不看他了.

西門霖霜剛想反駁,東方麒趕緊趁機插到兩人中間,"好了,走吧,我們去商討一下,商討一下."

一行人回到住處,那對冤家互相冷哼一聲,各坐一邊,誰也不理誰了.大家也不管他倆,直接商討起來,"就像我前幾天說的那樣,我們五人組成一隊,東方是雷系的,西門是風系的,皇甫是金系的,輕狂你是火系的,我是土系的,除了輕狂是三星靈帝,我們都是五星靈帝,所以團體賽的時候,我們四個盡量多保護輕狂,照顧一下女孩子,大家有沒有意見?"

"就這麼辦吧,北塘,其實不用你說,我們也會保護輕狂的."當初在烏馬鎮可是這個少女為了救他們而身受重傷,現在也該是他們保護她的時候了.

"我沒關系,你們顧好自己就行."摸著兒子的小臉,輕狂只聽他們說.

"別啊!我可是說好要保護你的.咦?"摸摸自己的肚子,不疼了."輕狂,你那丹藥真好用,就現在這麼一會兒,我就好了."說完還走到中間,連著蹦了幾下,確定他真的沒事了.

廢話!她的丹藥是輕易就送人呢嗎?得了便宜就偷著樂吧!

看著他又是一副活蹦亂跳的樣子,大家也知道那丹藥肯定是不同凡響的,能將這麼貴重的丹藥拿出來,輕狂這個朋友真是沒話說.

果然第二天到場的時候,個人賽已經結束了,還是那個冷冰冰的男人上台說話:"咳咳,昨天的個人賽已經全部結束,現在我來公布一下每個學院的積分情況以及排名."聽完他宣布的結果,輕狂心里也算是有個數了.

第一名,帝國學院,四百二十五分;

第二名,樓宇學院,三百六十五分;

第三名,星云學院,三百三十五分;

第四名,云舒學院,三百一十分;

第五名,尚武學院,二百九十五分;

第六名,南靈學院,二百七十分;

第七名,星昇學院,二百四十五分;

第八名,武魂學院,二百三十分;

"個人賽結束,下面我宣布,今日開始團體賽!"

聲音剛落,人群中就爆發出掌聲,這幾天他們看完覺得真是太精彩了,要是團體賽,還不得使他們眼花繚亂的?什麼時候他們也能這麼風光一把,大殺四方啊!

"第一場,樓宇學院七組對戰云舒學院五組!"

碰巧的是,云舒學院上場的就有郝仁和南宮冰,其他的三個人她就不認識了.

"輕狂,你看什麼哪!看的那麼認真?"

"熟人."

"云舒學院的?瞧我這記性,你不就是行云舒學院來的嘛,哪個是熟人,指給我看看."沿著她目光,西門霖霜伸長了脖子看著.

看著打斗在一起的人,真沒想到郝仁和南宮冰現在已經都已經是一星靈帝了,成長最快的要數南宮冰了,冰系靈力直接就給台上的眾人降了溫,無數的冰層反射著太陽的光,很是刺眼,一下一下的將對方的人都凍住了,嘴里直呵出白氣,也許是她的性格使然,或者是他們商討的結果,都已南宮冰為主的進行攻擊,他們其余四人輔助,結果也還不錯,就算是費了一番力氣,還是贏了.

"喲,還不錯啊!"要知道他這樣從小就從帝都出生的大少爺,一路順風順水的進入帝國學院,是不會將其他學院放在眼里的,也許是同為伽聖帝國的人,又或許只是看在輕狂的面子上,西門霖霜說了這樣的客套話.

隨著時間的流逝,身邊的西門霖霜越來越坐不住,焦躁的讓身邊看著的人都煩了.

"你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待一會."

"我激動啊!真想快點上去,要是下一個輪到我們就好了……"說完雙手就放在大腿上一個勁兒的搓啊搓.

不再理他,輕狂看著懷中的寶貝,仔細的交代:"熠兒一會兒要乖乖,等娘親上去一下下打完就回來找你,好不好?"

"娘親要小心~熠兒等你~"緊緊的摟了她一下,小人兒點頭答應.

"mua,娘親給個親親,真乖!"摸摸他柔順的頭發,輕狂笑的溫柔.

"切,有什麼大不了的……"

母子倆陷入溫情當中,才不管身邊的人呢!

"輕狂,你放心的去吧,還有我呢,我會照顧好你兒子的!"北堂馨兒信誓旦旦的保證,這下總算有機會接觸她兒子了,嘿嘿嘿.

"下一場帝國學院一組對戰南靈學院三組!"

"輕狂,快點,快點,到我們了,別磨蹭了……"一下子站起身,西門霖霜跟催魂兒似的.

"熠兒,一定要乖乖哦!"得到小人的回應,這才和等著她的人一起走上去.

南靈學院的人是三男兩女,雙方點頭示意,他們就展開了隊形,這時,輕狂才發現,對方的五個人竟是金木水火土五系的,五人各站一角,每個人的靈力相輔相成,形成一個圈,奇怪的是,五行相生相克,在他們的身上卻沒有看到相克的地方.

西門霖霜最先忍不住,先沖了上去,可是他的風系靈力剛一接觸那個圈,就被擋了回來,強大的彈力,還是借助東方麒和北堂柒墨才穩住自己,暗罵了一聲:"邪門!"

"輕狂,你先等著,我們先上."說完四人相視一眼,在五人的外圍,也各占一角,同時運用靈力去攻擊他們,然而隨著靈力的輸出,那個圈絲毫不見破損,仍舊完美的將五人包裹在里邊.

"想辦法打破他們的陣法."有陣法就一定陣眼,那麼陣眼在哪里?

聽到她的話,幾人同時出手,想將那五個人拉出來,單打獨斗,可是每當他們靠近那個圈就被彈了回來,毫無辦法.

"我勸你們別白費力氣了,乖乖認輸吧!"對方領頭的男人這樣說著.

"我呸!憑什麼?"

西門霖霜的話音剛落,南靈的五人齊齊變換陣型,三個男人在後邊,兩個女的在前邊,大量的靈力疊加在一起,向著他們沖了過來,狼狽的躲過,西門霖霜的臉都氣紅了,其他幾人的表情也不太好,這就好比是狐狸捉刺猬—無從下手!難不成他們就這樣一直躲著,沒玩沒了的耗下去?

東方麒再次嘗試,噼里啪啦的雷系靈力扔向他們的那個怪圈,結果剛一碰到,就被吞噬了.

仔細的觀察那五個人,剛才他們圍在一圈時,五人中間好像有著什麼,明明什麼都看不到,可是他們都避開了那個位置,現在前後站著,可是中間的那個男人位置卻往後退了一點,那里有什麼東西嗎?

"攻擊中間,從上邊."說完一躍而起,其他人也聽她的命令習慣了,畢竟在烏馬鎮的時候,就是聽從她的指揮的.

見他們從上邊來,南靈的五人神色頓時有些慌張,又恢複成原來的陣型,雙手齊齊上舉,將靈力對准上邊的輕狂他們,一時間,空氣中爆發的巨大的能量,向著四處"轟"的一下擴散開來.果然,看他們這麼緊張的樣子,中間一定有什麼.

眾人只見地上站著五人,空中倒掛著五人,強大的靈力正在對決著.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台下的北堂馨兒哭紅了一張臉,邊說邊抹眼淚:"嗚嗚,輕狂,都是我的錯,怎麼辦,怎麼辦,玄熠不見了……"

上篇:第65章 四國齊聚    下篇:第67章 打擊報複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