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5章 四國齊聚   
  
第65章 四國齊聚

第二天,四國的學院盛會如期舉行,場面十分熱鬧,亂哄哄的糟雜聲,到處都是人擠人,怕是等到盛會結束,那鞋子也得換上好幾雙.各國的精英們也都開始陸續登場了.

"哎呀,幸好今年早來了……"

"就是就是,我跟你說啊,我可是看到不少實力高強的俊男美女呢!"

"你說這次盛會哪個國家,哪個學院能旗開得勝?"

"當然是我們樓南了!"

"原來你是樓南的人,嘖嘖,我倒覺得不像,上次就是伽聖帝國取得第一,要我說,這次肯定還是他們贏!"

"什麼意思啊你!在我們樓南的地盤上說出這樣的話……"

"哎哎哎,你……"

……

百姓們你一句我一句的猜測這次盛會的結果.此時每個學院的負責人都開始往台上走去,而這也是戰輕狂第一次看到帝國學院的院長長成什麼樣,聽說他叫沈君,年紀也就四五十歲的樣子.可是此刻看著台上的男人,哪里有四五十歲的樣子,說他剛三十出頭恐怕也會有人相信.墨綠色的錦袍,衣擺處還繡著兩棵竹子,背手而立,端的是身姿挺拔,五官分明,銳利的目光仿佛能刺透人的靈魂,也正是那沉著穩重的氣勢才為他添了一絲滄桑,時刻皺緊的眉眼,可以看得出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正在這場面雜亂無章的時刻,一對禁衛軍護送著攆車來到這里.

"樓南國皇帝陛下到!"內侍官那尖銳的聲音剛一發出,撲通撲通跪倒了一片人開始行禮,應該是樓南國的子民們,而其他站著的就都是別國的人了.

看著那只從攆車中伸出來的蒼老的手,皮包骨頭應該就是這樣了,一層老年斑,皺皺巴巴發黃的皮膚,人怎麼能老成這樣呢?

"參見皇帝陛下!"

"免禮,平身…咳咳…"一頓咳嗽,那張蒼老的臉硬是被憋出幾分紅潤來.按理說,這個世界的人都是修靈者,只要有強大的靈力支撐,長命百歲,修煉成仙,成神什麼的都不在話下,可是這位耄耋皇帝也老的太不尋常了.

老皇帝身邊有個身著黃袍的男人小心的攙扶著他,而能穿上這種黃色祥龍衣服的人除了太子也沒有別人了.等到這老皇帝也被人攙扶到高台上時,氣喘籲籲的咳嗽了好一陣,才開口說話:"今日這片大陸上的各位強者,後起之秀能夠齊聚我樓南,寡人甚是高興.咳咳,咳……這次的學院盛會希望你們都能夠發揮出自己的實力,在我樓南一鳴驚人,從此揚名立萬,為自己的國家爭光,咳咳,也,也為你們自己爭光……寡人身體不適,今天只是露個臉,其余一切事宜都交給太子全權負責……"說完又是劇烈的咳嗽,然後精神不濟的被宮人攙扶了回去.

"恭送皇帝陛下!"來匆匆去匆匆,這樓南皇帝剛講了幾句話就走了.

"咳咳,父皇他老人家身體不適,本殿承蒙父皇信任,全權負責這次盛會的一切事物.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請多擔待,希望大家在我樓南都能享受到賓至如歸的待遇,同時也能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一飛沖天!現在,本殿宣布,學院盛會正式開始!"樓南的太子叫樓擎然,一身明黃色的衣袍,面容俊朗,細長的丹鳳眼,高挺的鼻梁,色澤粉嫩的薄唇,尖細的下巴,舉手投足之間,驕傲盡顯,只是這面相看上去倒是個薄情寡性之人.

"啪啪"的掌聲雷動,人們的呼喊聲,尖叫聲一浪高過一浪,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安靜!安~靜~"一個面色冰冷的男人登台,直接將這些聲音都壓了下去.

"大家好,我是這次盛會的評判之一,同為評判的還有各國學院的院長,並且這次我們有幸請到了神殿的三位神職人員同為裁判,保證這次盛會的公平和公正……"

"天哪!是神殿的啊……"

"就是啊,真沒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神殿的人……"

"神殿是什麼……"人群中一道細小的聲音剛說出口,就立刻被圍攻了.

"什麼?你居然不知道神殿?"

"就是,真是少見多怪!哪里來的土老帽……"

"神殿可是最神聖的地方,那里一片祥和,到處都是光明,只有實力超過天璿境的人才能去那里呢!這可是只有那個階位的才能去的!"說著手指頭往上指了指.

"是啊!我是沒希望了……不過就算我沒希望去,可是能見到神職人員我就心滿意足了.神職人員他們身為強者中的強者,到處播撒愛的光明,只要有他們在就是光明的象征……"

"我也好崇拜他們,不對,是膜拜,也不對,我已經想不出是什麼詞了……"

聽到耳邊的聲音,輕狂向著那邊看去,三個全身都籠罩在白色斗篷中的人,連臉都看不清,不過從他們身上若有似無的威壓來看,果然是強者中的強者.一直到現在也沒聽到那三個人說上一句話,只是用點頭和搖頭表示他們的意思,想想也是,強者怎麼會將他們這些渺小的弱者看在眼里呢?

"安靜!安靜!"冰冷男人的額頭青筋暴漲,這些無知的百姓們,真是沒見過大場面!

"下面我來介紹這次每個帝國參賽的學院以及宣布比賽規則.首先介紹的是伽聖帝國的帝國學院,在上次的學院盛會中,該學院取得第一的成績,不知道這次他們還能否穩拿第一呢?下一個是伽聖帝國的云舒學院,該學院也是伽聖帝國的中流砥柱,實力不可小覷."叫好聲,鼓掌聲不絕于耳.

云舒學院也來的了嗎?那麼宋朵朵他們會不會也來?戰輕狂向著那邊望去,神色煩躁的云烈院長,淡雅如云的程楓副院長,來人中她認識的只有郝仁和南宮冰,想想這樣的盛會學院都是派頂級的學生來的,沒想到這南宮冰能夠晉級的這麼快,果然南宮家的血脈非常人所能比啊!

"這邊的是樓南帝國的樓宇學院,南靈學院."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掌聲.

"這邊的是星云帝國的星云學院,星昇學院."掌聲持續中,卻沒有剛才那麼熱烈了.

"這邊的是修武帝國的尚武學院,武魂學院."斷斷續續的掌聲傳來,可以看出每個帝國的實力排名來.

沿著他的介紹一一看過去,沒想到竟然在樓宇學院的陣營中看到一群熟悉的人,搶她簪子的樓南皇子,還有那個假"小龍女"也在.其他學院的人也都正襟危坐著,看樣子對這盛會很是看重.也許是樓南的氣候宜人,他們國家的人皮膚都十分滋潤,無論男女.星云帝國的人長相倒很有異域風情,個子高大,眼睛深邃;而修武帝國是四個國家中最小的,而且他們那里的氣候惡劣,所以比起其他國家的人天天想著怎麼提高自己,修武的人們想的更多的是怎麼和惡劣艱苦的環境作斗爭,好好的活下去,因此他們國家的人倒是很崇尚武力,修武者也比其他帝國的人多.

"下面我來說一下比賽規則.本次盛會采取積分制,分個人賽,抽簽決定對手,勝者贏得五分,敗者零分;團體賽為五人一隊,同樣規則,比賽過程中,不可以借助魔獸,如有犯規,取消資格;還有最重要的是今年的煉藥師比賽和煉器師比賽的規則有所改動,請大家注意!這次煉藥師和煉器師的比賽不允許參賽者自帶材料,每個學院派出學生去死亡山谷尋找各種藥草,晶核,十天為限,取回來藥草以及晶核的多少,種類,等級直接決定著後邊煉藥師和煉器師的比賽,所以請大家一定要注意!而且在死亡山谷中所出的一切事情均與本次盛會無關,生死由命!請大家一定要顧好自己的安全!"嚴肅大聲的宣布完比賽規則,所有人都吸了口涼氣.

這以前也沒有這樣的規則啊!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會有危險嗎?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怎麼這回連安全都不能保障了嗎?相較那些膽小的人,有的人可不是這樣想,顯示出自己實力的機會終于來臨了,站在這片大陸的頂峰,指日可待了!

而輕狂想的就比較多了.這規則是誰定的?要是真出了什麼意外,誰能得到最大的好處?這死亡山脈隸屬于樓南帝國,那麼他們的學生自然就比較熟悉了,而他們這些他國外來的人,明顯就不占優勢了,可見這次比賽根本就不是在公平的基礎上的.

當然除了她這麼想,台上的其他院長們也都能想到,正在激烈的和那三個神職人員交涉著,最後卻都臉色難看的沒有再說些什麼,看樣子是意見沒達成一致嘍!

"輕狂,你想什麼呢?"西門霖霜鬼頭鬼腦的湊過來.

"沒什麼,在想比賽規則."

"放心好了,不用管什麼狗屁規則,到時候我一定會保護你的."看看她懷中睡得正香的孩子,又加了一句,"還有你兒子."

的確,她根本就不用管什麼規則不規則的,所有的規則在強悍的實力面前全部形同虛設,不管是什麼魑魅魍魎,哪個小鬼要是撞到他這閻王爺手里了,那才真叫找死呢!

給寶貝換個方向,真難為他在這麼嘈雜的地方也能睡著了,想想他自從吸收了那些育魔石之後,總是這樣一幅昏昏欲睡的樣子.

"咚咚咚"的鼓聲震天,極有節奏的聲音傳來,那氣勢磅礴的聲音直敲得每個人心中振奮,滿面紅光.

"娘親~"小肉團顯然是被這聲音吵醒了,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著她.

"吵醒你了,你接著睡."說著就用雙手將他的耳朵捂上.

小人兒搖搖頭,打了一個呵欠,濕漉漉的眼睛看著她:"醒了~不睡了~"

不睡就不睡吧!將他的身體扶正,擔心他醒來口渴,又給他喂了口水,這下子,玄熠才算是真正的清醒了.

"輕狂,我發現你只有在對著你兒子的時候,才溫柔的像個女人."西門霖霜摸摸鼻子,說完就想躲開,卻還是被輕狂扔過來的蘋果給砸了個正著.

一天不打,某人就皮癢!收回手,摟緊懷中的寶貝,才不管身邊的某個人,將目光看著前邊的高台.

其他幾人也都無奈了,這西門霖霜就是學不乖,挨打也是應該的.這下子誰也不去理他,也都將目光看向高台.

"下面我宣布第五十八屆學院盛會現在開始!個人賽第一場星昇學院上官寅對戰尚武學院夏侯安!"

隨著那個冰冷主持的人說完,兩個男人齊齊上場,果然是精英,一上場兩人的實力就不低.叫上官寅的是個水系一星靈帝,那個夏侯安身高近兩米,膀大腰圓的,一雙虎目,雙臂的肌肉看上去很有爆發力,這人是個一個土系五星靈王.

剛一見面,兩人的氣場就變了,互不相讓,針鋒相對.上官寅率先出手,正想使出靈力對敵時,卻發現眼前的男人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一個大拳頭直接就沖著他的臉砸了過來,險險的躲過一擊,上官寅心中的怒氣就飆到了極點,不過是排名最後的小國而已,也敢在他面前撒野,他一定會給他好看!

雙手同時出招,兩條水系靈力像暴風一樣,席卷而去,夏侯安別看長得笨壯,反應倒是不慢,立刻幻化出土盾擋在身前,兩者靈力相互碰撞,看的周圍的百姓們紛紛叫好,這可是頭一戰啊!一定要好好看看.

靈力的大量輸出,剛開始還分庭抗禮,漸漸的兩人都弱了下來,正當上官寅想喘口氣的時候,那高大的身影又沖了過來,直接一拳將他打到台下,臉色頓時白成一片.

"尚武學院勝!"

嗯,這叫夏侯安的男人身體強壯,真要是挨了他一拳的話,怎麼也得在床上躺個三四天.

兩人剛剛下去,就又有兩人上來,打斗在一起,為了名,為了利,這些人都拿出看家本領了,可是這麼多人,要打到什麼時候啊!單說他們帝國學院就來了一百多人,按照這個速度,這次盛會不得持續好幾個月?

"娘親~好無聊啊~"不過是渺小的人類在那里比比劃劃,一點看頭都沒有.

"熠兒,無聊了是嗎,娘親帶你出去玩."捏捏小胖手,環上自己的脖子,輕狂托起他的小屁股就要走.

"哎,哎,這怎麼就要走了,不是還比賽呢嗎?"

"沒什麼意思,我先出去逛逛,一會兒抽簽的時候幫我抽一下."剛才她看過了,抽簽的都是一批一批的抽,現在還沒到她呢,那麼時間就還來得及.

"什麼?我幫你抽,這能行嗎?"西門霖霜驚愕的指著自己的鼻子.

"怎麼不行,規則上也沒說不讓別人替抽啊!"

"這個,沒說是沒說,可是要是抽到一個厲害的對手,你可別怪我."

"不怪你,這樣行了嗎?"

說完抱著孩子就想走,又被人攔了下來,"輕狂,走走可以,但是別走太遠,出了什麼意外就不好了,你一向是知道輕重的."北堂柒墨看著她,認真的交代.

"我知道."她現在的實力還沒有露出來,所以自然不會在別人眼里引起重視.得到她回應的北堂柒墨這才放開了手.

抱著兒子擠出人群,隨便的走走看看,偏巧就遇到了樓南皇帝的攆車.怎麼這麼長時間,這皇帝還沒有走?看著這周圍一圈圈的護衛,還是不要惹麻煩了比較好.

"皇上,您該喝藥了!"攆車里的人劇咳不止,聲音像是把嗓子撕裂一樣的沙啞,好像要把肺都咳出來一樣.剛才攙扶著他的內侍端過來一碗藥,不一會兒就聽到什麼東西打翻的聲音,剛才那碗藥就被摔了出來.

"咳咳……咳咳……寡人,咳不,不喝,這麼多的……喝了,一點,一點用都沒有……"

"皇上,您就喝了吧,喝完才會好啊!"

"咳咳,小閆子,你說寡人,咳咳,是不是……是不是老了……"

"皇上說哪里的話,皇上洪福齊天,一定會沒事的."抹了一把眼淚,內侍又端過一碗藥來.

這下子,那個老人也不鬧了,像是累極了,漸漸的聲音消失了,只是時不時的伴隨幾聲低喘.等到攆車走遠了,輕狂才現身,聞聞空氣中的藥味,又看著離去的攆車,不知道在想什麼.

"娘親~"

"嗯,沒事,我們走吧!"風吹過,只留下那摔碎的藥碗,伴隨著一絲清香.

來到樓瀛瀾臨時落腳的地方,輕狂對了一下暗號,才走了進去.

"主子?"她不是正在參加學院盛會嗎,怎麼有時間來這里?

"你和樓南皇帝的關系怎麼樣?"一進屋,輕狂直接就詢問她想知道的.

"主子怎麼想問這個?"

"你只管告訴我就好."

神色僵了一下,嘴里漸漸發苦,樓瀛瀾陷入了回憶中,"我的母妃是個很美麗的人,溫婉大方,清純可人,被出宮游玩的皇帝看中,一朝帶回宮里疼寵.可是卻因為她出身低微,在宮中倍受打壓,花無百日紅,帝王的心又能放在她身上多久,于是她慢慢受盡冷落,遭人白眼,整日的郁郁寡歡,最終化作一縷芳魂消失在這世間.而我,因為沒有絲毫勢力可借,整日的受人欺壓,只能在宮里卑微的活著,終日小心翼翼的.小的時候,還祈求著那個被稱為父皇的人看上我一眼,得一句誇贊,可是慢慢我長大了,也知道這是我一輩子都不可觸及的夢,于是我就不再對他抱有希望.在宮中,我時刻內斂,明哲保身.卻終究敵不過那些人的狼子野心,而我那個所謂的父皇,也默許了他們對我的打壓,甚至置我的性命于不顧,你說,我和他的關系會怎麼樣?呵呵……"

不過是老一套的宮廷斗爭,一點新意都沒有.

"今天學院盛會,樓南的皇帝也出現在那里,他的身體很不好,碰巧我來這里的路上,發現他的藥里有問題,里邊被加了一種叫夢了的藥草,這種藥草輕微的量只是起麻醉的作用,但是日積月累,會加速人體內部的腐壞,開始出現幻覺,人也將慢慢老去,最後在夢中被了結生命.我不知道給他下藥的是誰,只是通知你一聲,你的事情我不會過多的參與,就算你知道了,該怎麼做也是你自己決定."

樓瀛瀾的身體狠狠一震,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然後又平靜了下來,苦澀的低語:"是嗎,夢了,夢了……"

"我先走了,出來有一會兒了."

和他說了一聲,輕狂站起身,看他還在那里怔愣,顯然是根本就沒聽到她說話.算了,她只要盡到心意就好,如果是別人的話,她根本就不會多事的.

回去的路上,搜羅了一堆好吃了,母子二人才准備回去了.真是出來容易進去難,這人擠人的,被她擠到的人都臉色不好的看她,客氣點的皺皺眉頭,不客氣的大嗓門直接就喊了出來,"你擠什麼擠啊!擠什麼擠……"

她時刻擔心會碰傷她的寶貝,也就不和這些人一般見識,不給她讓路,那就拿你們擋路踩!一個提氣,身影躍起,踩在他們的肩膀上前行,被踩的人哎呀一聲,戰輕狂才不管他們呢!好說好商量不行,那她就不客氣了,"一路"暢通無阻,翻身落地,撣了一下沾上的塵土,輕狂就找他們去了.

"輕狂,你回來的正好,要是你再不回來,我都不知道上哪找你去,哎呀,你看你,不就是找我幫個小忙嘛,怎麼好意思讓你買這些東西,快快,給我吧!"說著就要接過她手中的東西.

躲過伸來的狼爪,坐在椅子上,將兒子抱在懷里,才施舍給他一個眼神:"給我兒子買的,你確定你要?"

白自作多情了,西門霖霜丟臉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小聲的嘟囔著:"真小氣,有什麼了不起的……我自己也有晶幣,我不會自己買啊……"

"說說,我和誰比?"將剛做好的糯米糕打開,喂到兒子的嘴里,語氣淡淡的問道.

"喏,那邊那個穿白衣服的."沒好氣的給她指完,就不再理她了.

白衣服的?喲,不是那個小龍女嗎?真是冤家路窄啊!不知道她要是把她也打個桃花燦爛會怎麼樣!

"喂喂喂,你不要這個表情哦,看的我渾身發毛."打了一個哆嗦,西門霖霜搓搓胳膊,才將那種不自在的感覺給壓了下去.

"學院現在排第幾?"摸摸熠兒的小肚子,再喂一塊.

"當然是第一了,我們帝國學院還有什麼話說."西門霖霜一說到自己的學院,立馬就臭屁起來.

"下一場,帝國學院西門霖霜對戰樓宇學院樓若然!"

"該我上場了,你們就等著瞧好吧!不要忘了給我加油哦!"一轉頭,就又恢複了他那副邪魅的樣子,向著身邊的小姑娘們拼命的拋媚眼.

"啊,好俊的男人……"

"他剛才對我笑了……"

"才不是,明明他的眼睛是看著我的……"

"不對,是我,是我……"

頓時,一個騷包男人引發了一場血案,偏偏這個騷包還很得意.

"哼!收起你那不男不女的樣子,我看著倒胃口."什麼東西,一個大男人還穿著紅衣,瞧著他就別扭,樓若然逼視的看著西門霖霜.

"哎呀呀,倒胃口你就別看啊,喏,你自己走下台去,就看不到我了."拿著那把扇子搖啊搖的,西門霖霜眼中寒光一閃,又是一位風流倜儻的俏公子.

"哼!憑什麼我走,該滾的是你!"這小子好不要臉,非得給他點顏色看看.

話音剛落,一對雙锏就向他刺去,好家伙,這次可不是靈力幻化的了,這是真刀真槍的上了.樓若然是一個金系三星靈帝,那雙锏外邊包圍這一層金光,狠辣的出手了.

扇子一合,西門霖霜收起那嬉皮笑臉的表情,也認真的對待起來,拿著那把扇子"叮叮"的兩下就擋住了攻勢,同時左手使出風系靈力,一個風暴球就將樓若然的胸前劃出一道口子,頓時,西門霖霜嘴角微挑,諷刺的看著他.

樓若然向來都是被人哄著捧著的人,哪里能受的了這個,當下氣紅了眼,不管不顧的再次向他沖了過來,"金針度人!"

仔細一看,金系靈力幻化出成排的牛毛細針,全部對准了西門霖霜.

"風卷殘云!"

五星靈帝的爆發,整個台上一時間狂風大作,幽暗的風系靈力對上無數的細針,全部被卷到其中,金光閃爍,慢慢消失不見,頓時,樓若然的臉色更難看了.

"喂,小子,我不跟你玩了."漫不經心的話一說出,在那強大的風系靈力後邊顯現出一個人影,一腳踹在樓若然的胸口,將他踹到台下.收回腿,西門霖霜咂咂嘴暗想,嗯嗯,怪不得輕狂總踹我,這種將人踹趴下的感覺還是很良好嘛!

"帝國學院勝!"

"下一場帝國學院戰輕狂對戰樓宇學院公孫芷嫣!"

"幫我照看一下我兒子."將熠兒放在椅子上,輕狂囑咐身邊的東方麒他們.

"你放心去吧!"

"娘親~你要加油!"小拳頭揚了揚,玄熠給她打氣.

"好,娘親保證會贏!"

本來公孫芷嫣衣袂飄飄的上場,迎來無數的喝彩聲,正當她沾沾自喜的時候,看到對面走過來的人時,臉色霎時變得難看了,小心的後退一步,警惕的看著她.

怕了?未打先輸,絲毫不能挑起她的興趣了.

"你也是這次參賽的?"隨著她的腳步上前,公孫芷嫣又退了一步.

"廢話,我都站在這了,你說我是不是參賽的."

公孫芷嫣的臉色一下子就白了,底下的人們竊竊私語,這是怎麼了?認識嗎?剛摔下台的樓若然還沒緩過勁,一看到台上的少女,騰地站起身,陰狠的看著他.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找了那麼久的人,就這樣出現在他面前了,這次他一定不會放過她!

看著一步步後退的人,輕狂顯然是沒有什麼耐心的,"我說你到底打不打,總往後退什麼啊!不想挨打的話,就自己跳下去."

這怎麼能行?真要是沒打就認輸,那她的臉,她公孫家的臉都往哪擱啊!想到這,突然就出手了,"移花接木!"

綠色的大花飄了過來,好像還能看到中間細嫩的花蕊,花瓣嬌豔,看上去十分柔和美麗,每個人都被這一手給迷惑住了,可是,這可不包括她戰輕狂,手中的靈力時刻准備著,等到那朵花來到眼前,眨眼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張牙舞爪的花妖,無數的尖牙咧開,想將她吞噬殆盡.

"漫天火雨!"

敢叫囂,燒得你渣都不剩!詭異的花妖一下子就被大火吞噬,掙紮著,嘶吼著,最後不敢的沉寂了,公孫芷嫣看到這,臉色都白了,就這麼一下子被擊潰了?她不信,她不信,對了,她還有寶貝呢!

看著她拿出一根袖帶,然後冰冷的看著自己,輕狂雖然臉上看著輕松,可是卻也暗中警惕.

"蘭花綾,去!"

那條白色的袖帶好像有生命一樣,聽著她的命令,就向著輕狂沖去,翻轉間,還能看到上邊有一排深藍色的蘭花,散發著陣陣香氣.

鬼域毒蘭!輕狂頓時警惕起來,這花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啊!聽這名字就知道,毒蘭毒蘭,別看長得美,花還香,這可是致命的的毒花啊!那香氣中的花粉會通過人的嗅覺侵占全身,化進每一滴血液,然後花粉將人體的所有器官都變作養料,生根發芽,再開出一朵朵新的蘭花.

長得一副仙女模樣,卻是好歹毒的心腸!在那袖帶還沒靠近自己之前,戰輕狂一個轉身,就來到了公孫芷嫣的身後,扭轉她的胳膊,禁錮著她的身體,隨著輕狂調轉方向,那條袖帶也跟著轉頭了,看著那迎面而來的袖帶,不顧公孫芷嫣嚇白的臉,反而湊到她耳邊說:"你說讓你自食惡果,好不好?"

"不,不,不行,放開我,放開我……"眼看著就要到眼前了,顧不得手肘上的疼痛,她劇烈的掙紮著,不要,她不要變成花肥.

"嘖嘖,膽子這麼小,還敢出來混!"將她丟了出去,一把火將那沖過來的袖帶燒成了灰,看著癱倒在地的人,大喝一聲:"還不滾,等我把你踹下去!"

"嗚嗚嗚……"美人哭的梨花帶雨,頓時有人不干了.

"喂,就是你,上次我還沒找你算賬,今天你又欺負嫣兒,我們新帳舊賬一起算!"將哭的慘兮兮的嬌美人兒摟在懷里,樓若然橫眉豎指,斥責起她來.

"喲,這不是手下敗將樓南皇子殿下嘛,怎麼上次的打沒挨夠,還想接著來?不過,這學院盛會,敢上得台來的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不知道自己幾兩重的,輸了能怪誰?只能怪她自己技不如人,還是瞧你這意思,只許你們樓南帝國的人贏,我們全來給你們當擺設?"聽到這話,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調轉過來,神色不明的看著他們.

"哼!我,我,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脖子一橫,樓若然說不出話來.

"既然不是這意思,那你現在是為了哪般?學那瘋狗,亂叫什麼?"

"你!"

"我怎樣?"

"好了好了,都別吵,帝國學院勝!"再吵下去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不再看這些人一眼,輕狂回到自己的位置,將兒子抱在腿上坐好,接著看別人的比賽.下一個出場的是北堂柒墨,和他對戰的是尚武學院的人,剛一開始,就膠著上了,兩人等級一樣,實力也差不多,一時間打的難舍難分.

對方是一個火系的五星靈帝,每次的進攻都被北堂柒墨給阻擋下來,然而當兩人的靈力越來越支持不住時,直接就放棄了靈力的比拼,改用武技了,這一下子,西門霖霜可來勁了,目不轉睛的看了起來.

北堂柒墨拿著的是一把寶劍,不過他身為煉器世家的少主,想必這件兵器也不是尋常之物了,對方拿著的一把大刀,刀背上還打出一排圓孔,每個圓孔上都有一個鐵環,耍起來,叮叮作響.操起那把大刀,男人直接砍向北堂柒墨,被他閃身躲了過去,一個回身,或刺或挑,招招不留情面,男人長得笨重,身體倒是很靈活,耍出一套刀法,倒是虎虎生威,讓人大開了眼界.北堂柒墨也不錯,寶劍佩君子,叮叮當當的兩人誰也不服誰,被對方打得退了一步,又相視一眼,再次打到了一起,兩人分不出高下,倒是把一旁的西門霖霜給累個夠嗆.

"哎呀,打他,這邊,這邊啊!對,對,再來一記左勾拳,哎哎,快躲,快躲啊!哎呀!怎麼這麼笨呢……"咕嚕嚕的喝了一口水,又接著去喊了.

"這麼著急,不如你上去打吧!"

"啊,什麼,嘿嘿,我?我就不用了,嘿嘿,這樣的小事,怎麼用的著我西門大少出馬呢,呵呵,你說對吧……"被她這麼一說,西門霖霜訕笑的閉嘴了,就他那三腳貓的功夫,上去不是找虐嗎?

正在這時,哐啷一聲,原來是那男人的大刀被北堂柒墨給挑飛了,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音.男人氣喘如牛,倒也沒什麼不自在的,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抱拳,說了一句,"我輸了."

"承讓."

還了一個禮,北堂柒墨利落的跳了下來,輕狂眼尖的看到他拿劍的手正顫抖不止,被他給隱藏了.

"帝國學院勝!"

正當大家為北堂柒墨高興的時候,北堂馨兒撅著一張嘴,神情沮喪的過來了.

"哥!"人也沒原來那麼活潑了,一下子撲到北堂柒墨的懷里,不出來了.

"怎麼了這是?"

"還能怎麼,肯定是輸了唄!"

"哼!西門霖霜,不用你多嘴!"吼完一聲,又將臉埋進兄長的懷里了.

"怎麼了,馨兒,真的輸了?"懷里的小腦袋點點頭,悶哼著."好了,馨兒,勝敗乃兵家常事,輸了就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當自己長見識了,回去以後,好好的努力就行了."摸摸她的腦袋,北堂柒墨安慰著受傷的小姑娘.

"可是你們都贏了……"嗚嗚的聲音傳來,原來是為了這個,想必小丫頭是傷了自尊了.

"好了好了,有什麼好哭的,你告訴我,是誰把你給打敗了,我去給你報仇,總行了吧!"西門霖霜這時也不跟她抬杠了,反而換著方式安慰她.

"你說真的?"通紅的眼睛,懷疑的看著西門霖霜.

"那當然,告訴你西門哥哥,是誰欺負你了,我去把場子給你找回來!"拍拍胸脯,西門霖霜信誓旦旦的保證.

"那好,我指給你看,就是那邊那個,高高的,黑黑的,你看見沒有?"聽到有人給她報仇,剛才還哭的可憐的小孩一下子就從她哥的懷里跳出來了.

看到那個身高兩米多,強壯如熊的男人,西門霖霜咕嚕咽了一下口水,那身材能裝下兩個他了啊!

"喂,你害怕了,剛才不是還說要給我報仇的嗎?"逼視的看著臉色突變的人,北堂馨兒又恢複成往日的樣子.

"誰,誰,誰害怕了,不過就是,就是那個,啊對了!就是比賽是抽簽制的,我的對手不一定會抽到他啊!"好險好險,幸好想到這個規則,頓時,西門霖霜心里得意極了,此時的他還不知道,所謂樂極生悲……嘖嘖……

"哼!就是借口,我還不知道你!"冷哼一聲,將臉扭到一邊,就不理他了.

"什麼借口,我才沒找借口呢!"

"就有就有!"

看著再次吵上架的兩人,他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輕狂,我們還是商量一下團體賽的事情吧!"皇甫明博和東方麒也看著她,沒想到幾日不見,眼前這個人竟然是三星靈帝了,這速度太逆天了!

"我,東方,西門,皇甫,還有你,五個人,正好!"和誰她都無所謂,不過要是和相熟的人一起,她也是很樂意的.

"我們也正有此意."

"那就這麼定了!"

上篇:第64章 重聚樓南    下篇:第66章 齊心協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