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4章 重聚樓南   
  
第64章 重聚樓南

"老弟,走走走,咱們都去樓南看看熱鬧吧!"

"是呢,我正想去,就是想找個人搭伴,這下好了,我們一起去,一起啊,哈哈……"

"這每次的學院盛會都會有不少的英傑輩出,看看熱鬧也好啊!"

"要是能結交上,那就更好啦!"

"你倒是想的美,那些成名的大人物怎麼會將我們這些名不經轉的小人物放在眼里呢?"

"說的也是……"

"我們快點啟程吧!沒幾天的時間就要開始了……"

一路上,聽到的最多的就是關于這次學院盛會的事情.這里的人們娛樂生活匱乏,也更加崇尚強者,所以只要是有強者比拼打斗的熱鬧,都想爭著去看.向人打聽好路怎麼走,戰輕狂想想還有幾天的時間,倒也不是很著急,先帶著她的寶貝去四處逛逛,大不了到時候再抓一只扁嘴火焰鳥就行了.

"熠兒,我們不著急,先逛逛好不好."

"都聽娘親的~"

摸摸寶貝的小臉,輕狂的心里美滋滋的.之前發生的一切就當是一場夢好了,夢醒無痕,她該怎麼樣活著就怎麼樣活著.

"咦?娘親~"小人兒拍拍她,指給她看.

樓瀛瀾?他怎麼會在這兒?看著他走進一家別院,輕狂趁人不注意,也翻牆進去了.

不過是小小的庭院,簡單樸素,偶爾經過兩個下人.看著書房的方位,小心的靠近.

"都安排好了?"坐在桌前,樓瀛瀾用手指不停的敲著,身前跪著一個黑衣人,恭敬的答話.

"回殿下,都安排好了,保證萬無一失."

"那就好,就讓他們再多活幾日."

"是."

"之前讓你打聽的人,找到她的下落了嗎?"想想主子前不久失蹤了,音信全無,那敲桌子的頻率更快了.

"殿下,正在找."

"嗯,一旦找到,立刻回複我."主子年紀那麼小,還帶著一個孩子,可別出了什麼意外啊!

推門而入,戰輕狂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找誰啊?"

他不是幻聽了吧!眼前的人是真的?樓瀛瀾揉揉眼睛,是真的!

"主子?"

"嗯哼~"

"真的是你!前不久你就失去了蹤影,我派了很多人在找你,現在見你安然無恙,總算是能放下心來了."他將手下的人都派出去找人了,可沒想到主子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旁邊的黑衣人則是警惕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時刻戒備著,怎麼也沒想到殿下竟然會稱呼這個女子為主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說怎麼回事?"努努嘴,看著多出來的黑衣人.

"是我曾經的部下,主子,這次四國齊聚是個很好的機會,就算有些人出了點什麼意外,也不足為奇,不是嗎?"一下子,樓瀛瀾的眼神變得陰冷了,樓南!他回來了!

這是要報仇的意思了?的確,渾水摸魚也是可以的,這個人為她做了這麼多事,她也曾經答應過會借他狂煞閣的勢力,那麼就借著這次機會,來個風起云湧吧!讓這大陸重新洗牌.

"只要你心里有數就好,別將狂煞閣拖下水,知道嗎?"

"是,主子.不過主子,你怎麼還沒有去參加學院盛會呢?"主子之前失蹤,現在怎麼還不著急呢?

"不著急,我打算先逛逛."

"主子決定了就好.這里是最靠近樓南的邊城,不如我就帶你們去走走吧!"怎麼說這里也是他的故土,總有些近鄉情卻的感覺,這生他養他的土地,卻也是傷他最深的土地.

幾天里跟隨著樓瀛瀾參觀了樓南的很多古城,見識了這里的風土人情,心情慢慢變好的戰輕狂決定還是去找大部隊會合了.

樓南的帝都被稱為南都,這里的建築倒是很有些江南水鄉的感覺,國土面積雖然比伽聖帝國小了些,可是卻也有著屬于它的繁華,走在大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衣著全都光鮮亮麗,顯然百姓們生活的很是富足.

已經知道西門霖霜他們的落腳處了,輕狂也就不那麼著急了,抱著兒子走在南都的街道上,見到什麼新奇古怪的,就買下來把玩.經過一家店鋪的時候,看著一支做工精致的簪子,熠兒非要吵著讓她買下來,無奈的輕狂只好走了進去.

"掌櫃的,那個簪子給我看看."

"好嘞!這位姑娘您稍等."打了聲招呼,掌櫃的樂呵呵的就去給她拿了.

將那個盒子接過來,仔細看看,上好的胭脂白玉制成,簪子只比她的手長了那麼一點,大方簡雅的樣式,簪尾雕刻著一只雪蓮花,仿佛還有暗香撲來.

"娘親,你要戴上一定很好看."玄熠晶亮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著她,他的娘親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娘親.

輕狂自己倒是覺得無所謂,可是兒子覺得漂亮,那麼就買下好了.

"掌櫃的,這根簪子多少……"

"這根簪子,我要了!"嗖的一下,手中的簪子就被奪走了.小小的店鋪中一下子多了幾個人.

搶她簪子的是個男人,也算是俊眉朗目,儀表堂堂的男人,周身的氣度倒很是高貴,只是眼中還是有著幾分倨傲,顯示出他的高人一等.

"嫣兒,你的眼光果然不錯,這簪子最適合你不過了."問都沒問戰輕狂一下,男子直接就將簪子送到一個白衣少女的手中.

"這樣不好吧!"白衣女子有些不好意思,明目皓齒,衣袂飄飄,一身白衣襯得她好似九天玄女踏云而來,此時表情淡淡,很是冷清.

裝的跟個小龍女似的,嘴上說著不好,可是也沒有拒絕.還有這男人可是說了,你的眼光不錯,那也就是說她一早就相中了,等著有人送嘍!

"簪子是我先看到的."真當她是好欺負的?

一行幾人好像才看到這里還有個人似的,向著出聲的地方的看去,只見一個柔弱的少女正抱著一個孩子,"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們.

"可是簪子現在在我手中,就是我的."樓若然看著這個少女,強調著.

眾人只見一道身影劃過,那支簪子就易了主.

"現在簪子在我手里,你說該是誰的?"

一瞬間的殺氣迸發,樓若然逼視著少女,這個簪子可是他心愛的嫣兒看上的,說什麼也要奪回來."你不要找不自在!"

"哦?是嗎?搶我的東西你還有理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乃堂堂樓南五皇子樓若然,你敢跟我作對,找死!"本以為他說出自己的名號,少女會乖乖的交出來,誰知道她只是嘲笑的看著自己.

"是皇子又怎麼樣?"嗬,還敢跟她叫囂了!

"算了,我不要了,本就不是什麼稀罕的物件,讓給她就行了."名叫嫣兒的女子適時的打斷他們,說著寬容的話語,一下子就贏得了眾人的好感,可是,眼中流露出的憤恨是怎麼一回事呢?

"嫣兒,不用多說,那是你好不容易才看上的,我說什麼都要幫你拿回來."連一只簪子都不能送給自己心愛的女子,他還算什麼皇子啊?

"喂,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識相的,快把簪子交出來."

"掌櫃的,多少晶幣?我要了."

"啊……這,這……"那可是皇子啊,這個少女的膽子怎麼就這麼大啊!得罪皇子可有的苦吃啊!一個小老百姓只知道皇家不好惹,他卻不知道真正在這片大陸說了算的是強者,哪怕是皇族,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也只能是低三下四,卑微討好.

"哼!我說把簪子拿來,你沒聽到嗎?"

這意思是非要不可了,她還真就不想給了,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纖手那麼一松,"啪"的一下,白玉簪子摔在地上,斷成幾節.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既然皇子殿下這麼想要,那麼就讓給你了,你掏晶幣吧!"她不要的東西,摔碎了也絕不便宜給別人!

"你找死!"渾身的殺氣不再隱藏,直直的射向戰輕狂.

比殺氣,看誰比的過誰?殺伐之氣暴漲,又豈是這養尊處優的皇子能夠比擬的?樓若然堪堪向後退了幾步,臉色難看的看著眼前的少女,真是丟老人了!

"掌櫃的,這根簪子皇子殿下說要了,還不快給他包起來,皇子殿下還等著送美人呢!"

嘲諷的看著這幾個人,輕狂笑的張揚.

"你找死!"見他還想動手,身影飛快的閃過,一把泛著光的匕首直接就頂在了他的脖子上.

"皇子殿下,我剛才沒聽清,你說誰找死來著?"翹起腳,貼著樓若然的耳邊,少女冰冷的話剛一說出,某人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你……你……你……"刷刷的店鋪中又多了幾個人,一身黑衣,很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暗衛的.

"既然這根簪子,皇子殿下這麼喜歡,君子不奪人所愛,我就好心的讓給你了."輕狂掉轉頭,看著那個"小龍女",嗤笑一下,"這位小姐,倒是出淤泥而不染,不過我很不好意的告訴你,麻煩你下次裝的像點,注意眼神,眼神知道嗎?不要看到好東西就一副貪婪的樣子,硬是毀了你這好不容易才裝出來的氣度,懂了嗎?"

白衣女子被她說得氣憤不已,其他人倒是尷尬非常.收回手中的匕首,抱著兒子,就准備走了.

"把他給我拿下!"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好了傷疤忘了疼,啊不對,這傷疤還沒好就已經忘了疼了,人影閃在眾人之間,還沒見她怎麼出手,就已經把幾個暗衛全部踹趴下了.

"啊,這位皇子殿下,你要把誰拿下?我可是大大的良民,你就在這南都把我抓起來,不會傷了民心嗎?哦~還有,你不要處理傷口嗎?不愧是皇子啊,這點小傷口怎麼會被你放在眼里呢?"撓撓頭,少女貌似對他說的話不解,然後又好心的提醒的他"傷口"的事.

"你給我等著!"今天這事不算完,讓他在嫣兒面前丟臉,在朋友面前丟臉,還讓他在樓南百姓的面前丟臉,這筆賬要是不好好算,他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沒那麼多時間等你,先走了,剛好我兒子餓了.哦,對了,你堂堂皇子害得人家店鋪損失一支簪子,不打算賠嗎?"說完就不顧眾人的臉色,只留給他們一個"柔弱"的背影.

心中的怒氣使樓若然攥緊了拳頭,別然他逮著,不然一定讓她不得好死!將一把晶幣扔下,大喊一聲:"我們走!"

不過一支簪子,她還不放在眼里,可是她不容許什麼阿貓阿狗都來騎到她頭上撒野.

"娘親~好可惜~"

"沒什麼熠兒,以後還會有更好的."不能滿足兒子的心願,輕狂有些抱歉,輕聲的安慰他.

這時,遠處傳來陣陣的呼喊聲:"輕狂~輕狂~戰—輕—狂~"

剛轉過身,就看到一個人影撲了過來,靈敏的一閃,來人一個踞趔,險險穩住身體.

"好哇你,戰輕狂,這些天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們都快擔心死了,你個女兒家還帶著一個孩子,就這麼不聲不響的消失了,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你,還看到了一具尸體,你知道當我看到那具尸體的時候,有多麼擔心嗎,我多害怕你們會出現意外,快說,你都去哪了,不老實交代,今後朋友沒得做!"剛上來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罵,除了西門霖霜不做他想.

"是啊,輕狂,你都不知道這家伙看到那具尸體的時候,整張臉都快哭了."北堂馨兒適時的插話,成功的將矛頭引到了自己那里.

"北堂馨兒,你閉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

"我兩只眼睛都看到了,不用你狡辯,狡辯也沒用!"

"你胡說,我才沒哭!沒哭!"西門霖霜被她氣得跳腳,顧全著北堂柒墨才沒有動手.

無奈的看著那邊兩人的吵鬧,北堂柒墨來到她身邊,開口說道:"輕狂,你當日不見了,的確讓我們好找,可是,你也知道,帝國學院不僅只有我們,那麼多人都在等著,不能因為你一個人大家就都止步不前,所以我們只好出發了,西門那個家伙很擔心你,我們看到有尸體飄下來的時候,他都快抓狂了,最近連飯都吃不好了."

"北堂柒墨,你不要胡說!誰吃不下飯了,本少爺吃嘛嘛香,身體倍兒棒!"顧不上和北堂馨兒的詭辯,西門霖霜見這邊又再說自己的糗事,趕緊阻止.

"好了,都不要鬧了,這大街上人來人往的,也不是個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找個地方慢慢說吧!"皇甫明博阻止他們打鬧,征詢戰輕狂的意見.

戰輕狂有些恍然,這樣吵吵鬧鬧的日子才是真實的,那南柯一夢還是忘了吧!

注意她神色不對,西門霖霜擔憂的看著她:"輕狂,輕狂,你怎麼了?"怎麼總覺得現在的她有什麼不一樣的呢!

"啊,沒什麼,我們走吧!"

跟隨他們回到專門為學院盛會准備的地方,剛一坐下,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對准她,顯然是想聽她的解釋,而北堂馨兒拿好一盤瓜子,西門霖霜端著一盤水果,都期待的看著她.

見他們這樣,輕狂感到有些好笑,卻也知道他們一直在關心著她,不過,有的事情她是不會說的.

"那天我在河邊看到了一具尸體……"

"尸體?我們也看到了!"

"北堂馨兒,你別打岔,聽輕狂說.輕狂,來來來,你接著說,本少爺最愛聽曆險記了."邊說還拿起一塊西瓜咬了一口.

"我見到那尸體,尸體上的標志是狼煙傭兵團的."

"你還認識狼煙傭兵團?"被北堂馨兒瞪了一眼,某人訕笑的舉起手,示意她繼續.

"我曾經和狼煙傭兵團有過兩面之緣,所以就去看看,見他們正在和紫狼蛛打斗,就上去幫忙了."

"紫狼蛛?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這下西瓜也顧不得吃了,緊張的上下看她.

"西門霖霜!你到底還讓不讓我說完了?"

"呃……"

"我幫他們將紫狼蛛打退,然後就想找你們會合,可是,等我回來的時候,你們已經走了,所以我只好自己來樓南了,然後就遇到你們了."

"就這樣?"

"不然你以為呢?"

"沒有什麼奇遇?沒遇到什麼人?"西門霖霜不敢置信的看著她,他興趣的小火苗剛被勾引出來,就被她一桶水給澆滅了.

眸光一閃,戰輕狂一腳踹向他:"你想有什麼奇遇?不想看到我平安回來是不是?"

抱著那盤水果,西門霖霜被踹了一個大馬趴,旁邊的北堂馨兒吭哧吭哧的笑著,被他瞪了一眼,笑的更歡了.

"輕狂,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的,我當然希望你能平安歸來啊!"小媳婦似的蹭到她身邊,委委屈屈的解釋.

"走開,我嫌你礙眼!"

"別啊!"

才不管耍寶的西門霖霜,看著旁邊的其他人,"你們呢?路上沒遇到什麼吧!"

回話的是東方麒,"我們還好,只是當初找不到你,也就無奈的跟著大部隊來樓南了,一路上倒是沒出什麼事."

平安就好,這些人的情誼她都很珍惜,無論是嬉皮笑臉的西門霖霜,溫柔公子北堂柒墨,嚴肅認真的東方麒,有責任感的皇甫明博,還有時刻都和西門霖霜對著干的北堂馨兒,一身皇家公主氣度的皇甫明佳,每一個人對她的好,她都會記在心里.

"輕狂,你怎麼了?怎麼這次回來就怪怪的?"西門霖霜里疑惑的看著她.

"我怪?誰看到你能變得正常!"

"咦?這話怎麼這麼不對味呢?我怪,也不是這個意思,你怪,你還不承認,見到我的就不正常,就是說問題出在我身上?咦,怎麼這麼別扭……哪不對……"

大家都被他糾結的樣子逗得哈哈大笑,好半晌西門霖霜才反應過來:"戰—輕—狂!你敢罵我?"這一嗓子吼出來,笑聲更大了.輕狂懷里的熠兒翻了個白眼,白癡!

------題外話------

此章過度,明天接著萬更,吼吼!輕狂要大展神威了,西門犯二又出場了

上篇:第63章 拒絕    下篇:第65章 四國齊聚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