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3章 拒絕   
  
第63章 拒絕

起了個大早,母子倆都穿戴好,跟在昨天晚上說話的大漢的後邊,也去買了一只駝獸,悄悄的尾隨他們身後.本以為是只有這兩個大漢發現了育魔石,沒想到他們也是找人去會和的,好幾十人都是一樣的打扮,看樣子都是為了育魔石而來.

"喲,老王頭,你都這麼大把年紀了,還去尋寶啊!"一個胡須虯髯的粗壯大漢取笑道.

"怎麼,就行你們去,我就不行?老子也想發一筆橫財,礙著你什麼事了?"回話的是個胡子花白的老頭,怒氣沖沖的將頂回去.

"哎喲,老李大哥,你也來了!"

"是啊,吳老弟,咱們一起去,也能有個照應……"

"好說,好說……"

幾十人認識的或者不認識的,有的相互打著招呼,有的小心試探,不過當輕狂母子到來時,還是引起一小片騷動.

"哈哈哈,小姑娘,你不要告訴我你也是去尋寶的?"還是那個胡須虯髯的大漢,操著大嗓門哈哈大笑起來.

"是啊,小姑娘,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何況你還帶著娃娃,快回家去吧!"

"就是啊,就算是你想去送死,也不用這樣啊……"

"那片沙漠可是被人們稱為'留魂’沙漠,只要是有任何生物進去了,不說命留下,連魂魄都的永遠埋葬在那里,我勸你還是回家帶孩子去吧!"

"就是,一個小小的姑娘家,怎麼不在家里好好待著呢?"

一句接一句的諷刺,戰輕狂越聽面色就越冷,"第一,腳長在我身上,我願意去哪就去哪;第二,你們說的沙漠不是你們家的,我想去就去;第三,我和你們素不相識,還輪不到你們來管我!"

"哎哎哎,你這小姑娘,怎麼這麼說話啊!"

"就是啊,我還好心當成驢肝肺了,哼!"

"老哥,你不用管她,等她命喪那里的時候,就知道不是什麼地方都能闖的……"

眾人討了個沒趣,這下子都不理戰輕狂了,他們說說笑笑的在前邊走著,輕狂無所謂的在後邊跟著,會喪命在沙漠的,指不定會是誰呢?

"娘親,不氣~"小胖手摸摸她的臉,玄熠安慰著她,剛才聽到那些話,他恨不得將這些人都毀了.

將小胖手拿到嘴邊,咬了那麼幾下,輕狂笑笑:"娘親不生氣,娘親會把那些育魔石都給熠兒取來的!"

"嗯!熠兒相信娘親!"

將小人兒摟緊,防止他掉下去,戰輕狂看著前邊的路,不管前方有什麼,她都會勇往直前的走下去,而她想得到的,哪怕不擇手段也會得到手.

頭頂的日頭好像一直都沒有移動過,一陣陣熱浪撲來,吹得眾人渾身黏膩膩的,嘴里都干涸了,一個個都有氣無力的,剛開始說笑打鬧的場面一去不複返.

"這是什麼破天啊,熱死老子了……"

"好了,別說了,攢點力氣吧,一會兒就到了!"將水袋里的最後一滴水喝下,卻根本緩解不了那種口渴的感覺.

相比較他們的窘境,輕狂這邊就好多了,從知道要來沙漠,她就准備了充足的淡水了,還有無數的水果,哪怕她知道這種逆境是必須經曆的,可是她舍不得兒子受一點苦.

拿出水袋又給寶貝兒子喂了一口,輕狂擔心的問:"熠兒,還好嗎?要不要回空間?"

"不怕~娘親也喝~"他堂堂魔子哪里會這麼脆弱?他只是喜歡娘親無微不至的照顧,享受她每時每刻的溫情,還有暖暖的懷抱.因為從記憶傳承中,這些溫暖從來都沒有存在過,所有的魔子根本就沒有母親,他們從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是母體的最終一刻.所有母體的能量都被腹中的魔子吸收了,生產之時的疼痛也根本就撐不過去,曆代魔子都是這樣活下來的.可是,他有娘親,數萬年來只有他一個人有,這樣溫暖的感情會被那個男人說成低賤的感情,是因為他從來沒有體驗過,而他已經深陷這溫柔中了,怎麼會不珍惜呢?

"好,娘親也喝.不過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一定要和娘親說啊!"將手中的水倒在絲帕上,方便給他的寶貝降降溫.

又行走了半天,太陽都已經有些西斜了,總算到達了那片"留魂"沙漠.放眼望去,因為日近黃昏,整片沙漠是一片金黃,灼人的熱浪席卷而來,讓人喘不過氣,風沙來襲,打著璿兒將這沙漠揭去一層又一層,等到太陽真正的降下去,晝夜溫差立馬就先顯現出來了,將准備好的厚衣服給她的寶貝穿上,輕狂找了個避開他們的地方安頓下來,看上去很是孤僻.

這里才是沙漠邊緣,要是想找到育魔石恐怕得去腹地中去.

虛空中的魔玖幽一路跟隨者,看著他們相處,看著小丫頭嫣然一笑的小臉,嘴角不知何時也微微上揚,可是看到那個小東西時刻在享受著丫頭的疼寵,之後就向他挑釁,要不是顧全自己的面子,他早就沖出去教訓他了.不過看著小丫頭此時靠在駝獸身上閉眼休息,白色的錦緞小夾襖,還有一圈白色毛絨絨的領子,更襯得小臉兒越發精致,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想摸上那張小臉,就被一道聲音給打斷了.

"娘親~有蟲子!"

"哪里有?"聽到這話,輕狂睜開眼,仔細的看了看,見沒什麼異狀,又撒上一層驅蟲的藥粉,用被子將兒子裹嚴實了,才說道:"沒事的,娘親保證它們不會騷擾你的,快睡,娘親抱著你睡."

"好~"蹭啊蹭的,找了個舒適的姿勢,才閉上眼.等輕狂閉上眼之後,看著魔玖幽所在的方向,嘲諷的笑笑,哼!相碰娘親,門斗沒有!

魔玖幽的額頭青筋暴漲,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不能打他,不能打他,不然就又著了這小子的道,控制,控制!

將沸騰的血壓下來,他狠狠的瞪著那個小東西,真是氣死他了!氣死他了!突然,面色一凝,有東西來了!

狂沙飛揚,大地震蕩不止,人群的驚呼聲,還有刺耳的蟲子聲,戰輕狂跳起身,看著滾滾的黃土奔湧而來,定睛一看,是鑽地龍!

鑽地龍是一種生活在沙漠中的魔獸,堪比巨型的蜈蚣,小點的有五米高,大點的有八米高,有成千上萬只腳,紅色的硬殼,刀槍不入,頭上有角,不止尖銳還很堅硬,便于它們在沙漠中穿行,一口尖牙,直接就能將人頃刻間撕成碎片.現在伴隨著那滾滾黃土而來的可不就是鑽地龍地嗎?

"熠兒,你先回空間好不好?"她擔心一旦打起來,會顧不上他,要是寶貝兒子受傷了,她的心會痛死的.

"不怕~熠兒會保護自己!"

"好,那你要乖乖跟在娘親身邊,知道了嗎?"她會打起十二分的注意來保護他.

入眼的首先就是十米多高的大型鑽地龍,前邊還有幾個人正在狼狽的跑著,不斷的喊著救命,眨眼之間,落在最後的人就被吃掉了,這下子,狂奔的幾人速度更是提升了不少.

"救命……救命……快跑……"

"啊……啊……不要……不要吃我……"

"誰來救救我……救救我……"

和輕狂一起來的幾十人都被嚇傻了,呆呆的粘在那里,動都不會不動了.還有之前嗓門最大的漢子像個木樁一樣站在那里,瞪著圓眼,張著大嘴,其他人的反應也都和他差不了多少.

就在眾人怔愣的時候,耳邊突然乍響一道嬌喝:"都愣著干嗎?想做它們的盤中餐嗎?"

一下子,眾人緩過神來,有的紛紛拿起武器,膽小的直接在鑽地龍沒來之前就嚇得屁滾尿流,爭相逃竄了.魔獸的吼聲震天,等到了他們面前,那幾個跑著人都不見了,連尸骨都不剩,看到鑽地龍那一排排牙齒上的血,他們齊齊打了個寒顫,現在想要退縮,怕是來不及了!

吼~

顯然之前幾個人還不夠它們塞牙縫的,這下子看到更多的人,興奮的傳出沙沙聲,來勢更快了.看到這些身高十來米的鑽地龍,再聯系上次紫狼蛛的事情,戰輕狂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育魔石本來不該存在在這里,一定是這些育魔石使魔獸都發生的異變,個頭增大不說,實力也一定比之前更強,她一定得小心應對.

燃氣一把火.扔向來到眼前的一只鑽地龍,怒吼聲傳來,原來是這只鑽地龍的身體上被她的火燙掉一塊殼,還夾雜著皮肉,頓時,疼的它在地上翻滾,兩只怒火中燒的大眼睛陰狠的看著她,又沖了過來,一時間,輕狂和它纏斗在一起.不時,還要分心看看她的熠兒.玄熠看著這些臭蟲,眼中紅光大綻,手中的魔力變成一團黑色的火焰,砸在鑽地龍的身上,頓時腐蝕了它的身體,甚至露出里邊的嫩肉,偏偏那腐蝕的地方任它怎麼蹭也不會減緩腐蝕的速度,黑氣在傷口上蔓延,不一會兒,身體就少了一小節.

看到這里,戰輕狂放心了,真沒想到她的兒子才這麼小,就能有這樣的天賦了.飛身上前,踩著鑽地龍的背沖到它的頭上,手中的匕首狠狠的紮了進去,一頓攪合,這只巨大的鑽地龍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拼命的要把她甩下來,可是,戰輕狂牢牢的抓住匕首,硬是將它的晶核給挖了出來.頓時,鑽地龍轟然倒塌,順著它的力道,輕狂也跳了下來,身後傳來"砰"的一聲.

相較母子這邊的輕松,同來的那幾十人就不好過了,手中的兵器根本就傷不了它們分毫,砍上去,連個痕跡都沒烙下,越打越困難,已經有好幾個人都被它們吞了.有眼尖的看到戰輕狂這邊利落的解決,這心思一下就轉了起來了,且打且退,將鑽地龍引到了她身邊.

眼中寒光一閃,想把她當槍使,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命,躲過一次攻擊,一把抓住正在僥幸之人的腰帶,戰輕狂直接就將這人扔到鑽地龍的嘴里,被它接了個正著,這個人怎麼也沒想到,就是他一瞬的事,加快了他的死亡.

她戰輕狂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利用的嗎?想用她的命換取自己逃生的機會,想的美!既然那麼怕死,當初就不應該來,想找死,她成全他!

眼前的這只十幾米高的鑽地龍剛吞下一個人,就將貪婪的目光看向了戰輕狂,驅動著身體直直向她沖了過來,口水留下一片印記.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兩條火龍直接就甩了過去,在它堅硬的殼上砸出兩條黑印,顯然是她不合作的態度惹怒了這只鑽地龍.嗖的一下,十幾米高的鑽地龍一頭紮進地里,不見了蹤影,時刻保持著警惕,輕狂看著"平靜"的地面.

突然腳下傳來動靜,一口尖利的牙齒咬向了她,靈敏的躲過,一個巨大的火球扔到了它的嘴里,肚子里被燒得生疼生疼的,鑽地龍更加暴虐了,唰的一下,又鑽進沙漠里,等待著時機,顯然進了沙漠中的鑽地龍就像魚兒入了水一般的神勇無敵.一次一次的搞突然襲擊,不一定什麼時候突然竄了出來.

跑是吧,玩隱身是吧,把你捆的結結實實的,看你還往哪跑!這是她第一次將木系靈力運用到戰斗中,趁著它又鑽出來偷襲,無數的樹藤將那只狡猾的鑽地龍給捆住,越來越緊,越來越緊,只聽得它一陣陣的嚎叫,滔天的大火直接襲向它,讓它生不得一絲反抗,鑽地龍劇烈的掙紮著,扭曲著它龐大的身體,火光的映襯下是一張冰冷的小臉.

火系木系同時使用,戰輕狂靈基上的兩顆珠子開始飛快的旋轉,光芒剛開始一閃一閃的,口來確實越來越亮,越來越亮,速度也逐漸加快.

十米多長的鑽地龍很快就被他燒成一具干尸,然後化為灰燼.遠處窸窣的聲音傳來,好家伙,又來了一大片,幾十人臉色頓時昏暗了,早知道會命喪這里,說什麼都不來了,就算要發財,也要有命花啊!

"火山爆發!"密密麻麻的一群直接就被大火焚燒,痛呼聲,刺耳的嚎叫聲,震得耳朵發疼.就在這時,戰輕狂的背後有一只虎視眈眈的鑽地龍可算是找到機會了.張著大嘴,想將她一口吞下.

"娘親小心!"

一時間狂風大作,龍卷風將一切都卷在里邊,渺小的人類,巨大的鑽地龍,還有戰輕狂和玄熠.輕狂的心里焦急不已,她的熠兒不在身邊,她的熠兒,突然一只小胖手碰到她的手,一把將小人兒摟在懷里,為他擋住周圍的風暴.

雖然誰都知道沙漠詭異難測,可是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突然就刮起龍卷風的事情.沒被鑽地龍吃了,要被這龍卷風吞噬了嗎?真是劫數啊!

虛空里的魔玖幽看著那個小丫頭寒著一張小臉在戰斗,身手敏捷,臨危不懼,躲過一次次的襲擊,真是不錯!嗯,將那個人類喂給這些蟲子做的真好,瞧瞧這小模樣,真是越看越滿意,要不是現在在戰斗,抓到懷里疼她一番該多好!眼睛那麼一掃,不長眼的臭蟲想要襲擊她,這怎麼能行,右手一揮,強勁的龍卷風刮起,將一切都包裹在里邊,看著小丫頭焦急的臉,想必是要找那個小東西吧!哼!本來不想管的,不過看在她的小臉都皺在一起了,他還是好心的給送過去吧!真是的,不就是來找育魔石嘛!他好人做到底,直接給她們送過去好了.

"撲通"一聲,母子倆從這風暴中出來,跌落在地.

"熠兒,熠兒,你怎麼樣?有沒有有事?"顧不得自己,輕狂趕緊查看她的寶貝.

"娘親,我沒事,你呢?"有那個男人在,怎麼會讓她們有事?

"娘親也沒事!"將小人兒抱在懷里,這才放了心.四周漆黑一片,燃起火球,照亮四周,看樣子倒像個古墓,將所有的火把點燃,借著亮光,再次把寶貝兒子打量一個遍,舒了一口氣.這里只有她們兩個,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了.

"娘親,往這邊走."這里有那個男人的氣息,方向是從那邊傳來的.

"這邊嗎?是不是育魔石在這邊?"將小人放下來,由著他拉著自己.

"嗯,就是這邊."

"好,我們走."

一間一間的走過,看樣子果然是個墓室,只是不知道是什麼人的,直到走到中間最大的一間,母子才停了下來.

望著那成堆的育魔石,戰輕狂嚇了一大跳,怎麼會有這麼多?

哼!別以為找來這麼多的育魔石,他就會在娘親面前說好話,這些都是他應得的.

"娘親,我們運氣真好,這麼多的育魔石都是我們的了."高興的看著這些育魔石,玄熠仰頭看著她.

"這也太多了吧!"每次都是一塊一塊的啊!

"所以說是我們的運氣好啊!"看著虛空,玄熠笑的得意極了.

魔玖幽快氣瘋了,難纏的小東西,枉費他找了一夜才將這些育魔石收集起來,放在這里,結果這個小東西一點都不感激就算了,還將他的功勞都抹殺了!他就不信小東西高手感覺不出來這些育魔石上都是他的氣息,他就是存心的!故意的!

"熠兒,你看你是現在就吸收,還是娘親給你收起來帶回去?"

"當然是現在就吸收啊,娘親,你等我一會兒."這麼多,他的魔力會增長多少啊!想想就激動.

松開輕狂的手,玄熠走向那堆育魔石,這次是雙手同時張開,頓時眼中紅光大綻,像是滴血,兩塊育魔石不一會兒就化為粉末了.

見兒子開始吸收那些魔力,輕狂坐在旁邊等著,也順便休息.可是,剛才靈基上的兩個珠子速度絲毫不減,還在旋轉著.閉上眼靜靜感受著,難道是要突破了嗎?想想她的靈力好長時間都沒有晉級了,應該是剛才和鑽地龍打斗時,靈力被激發了.

靈力充盈,兩顆珠子上還有一層白霧,旋轉的時候還帶出了殘影,當旋轉到一定的速度時,光芒萬丈,強大的靈力爆發,晉級的法則降下,將她籠罩在里邊,星級變換,一下子增長成三星,火系的三星靈帝!然而晉級還沒有完成,木系的靈力這次也不甘示弱,想要努力追上來,可是畢竟時日尚短,只停在二星大靈師的位置,就停了下來.晉級之後,渾身舒暢,整個人都顯得那樣祥和甯靜.

魔玖幽看著那個小東西一點不含糊的霸占的自己的勞動成果,雖然氣憤不已,可是他現在的目標根本就不是他,而是眼前的小丫頭.感受她身上甯靜的氣息,精致的小臉,怎麼總是覺得看不夠呢!正當他看的出神時,沒想到小丫頭竟然會晉級了,嗯,真是不錯!假以時日,定能成為一代強者!看著她成功晉級之後平靜的小臉,微微上翹的嘴角,他就該死的覺得那紅唇是在誘惑他去采擷,他這是怎麼了?怎麼自從遇到這個小丫頭就變得越來越不像自己了呢?

彎彎的眉眼,要是對著他笑一下該多好,還有那甜甜的小嘴,目光在她的小臉上流連了一圈,又回到了那里,深受蠱惑的上前,將那小嘴含在嘴里,還是一如既往的甜蜜,閉上眼,細細品味,心中頓時滿足了.

戰輕狂一直覺得有一道逼人的視線在看著自己,想想這古墓里或許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也就不敢輕舉妄動,她等著敵人自動現身.可是直到嘴上傳來觸感的時候,頓時驚醒,撲棱一下子跳起,看著這間墓室.

"是誰?出來!"兒子在那里吸收著魔力,戰輕狂不敢打擾,警惕的看著周圍.

魔玖幽很是懊惱,他一直都在收斂自己的氣勢,不讓她發現,怎麼就一時受不了誘惑呢?看著她嚴陣以待,出去還是不出去?

"到底是誰?快點出來,不然我不客氣了!"下意識的將玄熠保護在身後,戰輕狂看著前方,那里有什麼.

"是我!"從一團黑氣中現身,魔玖幽看著這個從他一出現就身體緊繃的小丫頭.

"又是你!你不是滾了嗎?"怎麼這個人會在這里?難道一直在跟蹤他們?還是想要把熠兒帶走嗎?

"什麼叫我滾!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從這小嘴里吐出來的話怎麼總是這麼難聽呢!還是做點別的好,比如說……

"我們不歡迎你,快走!"

"你讓我走我就走?小丫頭,你知不知道剛才是我救了你們,要不是我,你們還不一定會落得怎樣的下場呢!哼!"魔玖幽暗中鄙視自己,怎麼會做出邀功這種低級的事情呢?

"誰讓你多管閑事了,就算沒有你,我一樣能脫險!"

"好,好,好!我不跟你一般計較,那小東西面前的育魔石可是我連夜找來的!"邀功一發不可收拾,他只是想讓這個小丫頭別總是一副敵對的姿態面對他,怎麼就這麼難呢!

"你喜歡做,關我什麼事?"這個男人她殺不了,躲著總行了吧!

"你想殺我?"那一瞬間的殺意他感覺到了,這個丫頭就這樣恨他?

"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嗎?"雙手環胸,將剛才的表情隱藏.

"你就這般恨我?"心中那絲絲的悶痛是怎麼回事?來不及細想,不經腦的話就脫口而出:"我不許,我不許你恨我!你應該,你應該……"是啊!應該怎麼樣,活了這麼久,他第一次詞窮,心中想要的到底是什麼?腦中閃過那明媚的嬌笑,是的!他想要她的笑容,永遠在他身邊,只笑給他一個人看.

"應該什麼?應該捧你供你,把你當大爺一樣伺候著,憑什麼?"他所做下事情,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原諒他,只要看到他就會想到那樣卑微的自己,哭泣求饒,毫無尊嚴可言.

"憑我是你男人!"憑他是個這個小丫頭的第一個男人,她就應該屬于他!

"我呸!占了便宜少在那里賣乖!我告訴你,那天要是沒有你,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輪到你在這里和我說這樣的話,我情願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在我的生命中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陌生人."

"任何男人?可有可有?"一想到那天如果不是他,而是隨便一個男人,心中的暴虐逼得他想毀天滅地,飛身上前,一把抓住她纖細的脖子,"我不允許,不允許,本尊才不是可有可無的,你把話收回去,收回去!"大聲咆哮,什麼時候他在這個小丫頭面前,連本尊都不用了呢!

"你做夢!"輕狂毫不退縮的看著他.

"不該是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我不是可有可無的,我應該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這樣才對,這樣才對!"

"異想天開!"嗤笑一笑,輕狂毫不留情的打擊他.

"我是最重要的,快說!你快說!丫頭,快說!"手上的用勁兒,快說啊!他只是想聽到他心中的答案,快說啊!不然心中的暴虐根本就停不下來.

無聲的對抗,戰輕狂分毫不讓.利用熠兒逼她求饒,他以為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成功嗎?白日做夢!

"不說也行,你可以不說,丫頭,你只要對我笑一下,笑一下就好."說完就虔誠的看著她,不錯過他的任何表情.

這人有病,還病得不輕,讓她笑她就笑嗎?面對這張臉,這個人,她的血就是冷的!

"丫頭,別這樣看著我,不該是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悵然若失的松開手,捂住心口,那里怎麼會疼呢?原來他魔玖幽也是有心的啊!原來這就是心疼的感覺啊!

"丫頭,讓你對我笑一下就這麼難嗎,就這麼難嗎……"為什麼不直接殺了她?所有忤逆他的人,不是都應該毀了嗎?那樣就乾淨了,為什麼不下手?為什麼不下手?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把她毀了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為什麼還不下手?

只要這麼一想,尖銳的疼痛就傳滿全身,痛到骨子里去.因為舍不得,因為舍不得啊……

舍不得將她抹殺,因為會再也看不到他頑強的和自己作對,再也看不見那清澈的大眼中只倒影出自己,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再也看不見她的笑容,再也不能將她擁入懷中……所以,他堂堂魔界之主第一次這樣卑微的乞求著,只為了換取一個人類少女的微笑……

苦笑一聲,這還是他嗎?這還是他魔玖幽嗎?不,不,這不是他,他應該是霸氣的俯瞰眾生的,將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不管是什麼,只要是他想要的,就都應該是屬于他的,不管是爭,是搶,只要是他看中的,就應該是他的!對,這樣才對,這才是他魔玖幽會做的事,就是這樣!

"丫頭,你是屬于我的!"王者氣勢盡顯,仿佛剛才那個可憐的魔玖幽時過眼云煙.

"不!我戰輕狂只屬于我自己,不屬于任何人!"

"呵呵,我會把你變成我的,然後纏住你,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湊在她的耳邊,那魔魅的聲音再次宣告著什麼.

"哼!絕對不會!"看著這個高大的男人,戰輕狂那明亮的目光和他對上,直接讓他看到,無論她的眼里心里都不會有他的位置.

"會!一定會!我說一定會!"大聲的將她所有的話堵回去,魔玖幽堵上那張小嘴,他不想聽,不想看,這個丫頭會是他的,一定會是他的!

將那纖腰緊緊的束縛在懷里,咬上氣人的紅唇,一下一下的舔過,一如當初的滋味.將她所有的掙紮都禁錮住,只為了這一刻的美好.

戰輕狂推拒著這個男人,一次次的侮辱還不夠嗎?不能讓他得逞,絕對不會!

還是據他于千里之外,眼中紅光一閃,直接將那紅唇咬破,趁機而入,混合著血的味道,仔細品味,丫頭的唇的甜的,就連血也是甜的,紅色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那雙憤恨的黑眸,抬起右手,覆蓋上去,他不想看到那里的恨!一點都不想!現在他只想好好品嘗這個丫頭的味道,手中的力道一下下的增加,將那纖腰拉向懷里,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血中.

血的味道激起他心中的魔,紅光一直閃爍,將那小舌勾進自己的嘴里,肆意的掠奪著她的所有,心中一直有個聲音在說,吞下去,吞下去,把她吞下去,就是你的了.

將心中的魔壓下,把小丫頭摟在自己的懷里,平複他的心情,會是他的,一定會,沿著脖頸細細淺吻,好半天才平靜下來.

"可以放開我了嗎?"被迫的仰著頭,冰冷的聲音傳出.

將她拉開,看著被他咬傷的紅唇,憐惜的想要撫上去,卻被她不掩厭惡的躲過,看著她狠狠的瞪著自己,拿著袖子一遍一遍的擦拭,直到再次有血珠滲出,還是不見她停下.

瞳孔深縮,魔玖幽大聲的質問:"你就這般厭惡我?"

"是!"

"你好樣子的!你真是好樣的!哼!"他堂堂的魔王尊竟然會被一個渺小的人類厭惡至此?哼,所有的面子都蕩然無存!

看著被她氣得甩袖而走的人,戰輕狂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沾滿血跡的衣袖,嫌惡的將這件衣服沾滿男人氣息的衣服脫下,丟在這里,換了一件新的,回頭找她的寶貝了.

小山一樣的育魔石已經被吸收大半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剛開始還是兩快兩塊的吸收,現在已經是一小堆一小堆的吸收了.

直到所有的育魔石都化成粉末,小人兒喘息了一會兒,才回頭找她,"娘親~"

原本黑溜溜的大眼睛此時紅光閃爍,紅的魔魅,看著這雙同樣血紅的眼睛,連她也不得不贊歎:真的是他的兒子啊!

"娘親?"娘親的眼神好陌生,被他嚇到了嗎?

"啊,哦,沒事,熠兒全都吸收完了嗎?那我們先走吧!"輕狂笑笑托起小人的屁股,將他抱走了.

還是那個娘親嘛!只是娘親剛才是怎麼了,埋在她的懷里,小腦袋想啊想的.突然抬起頭,娘親身上有魔王尊的氣息,而且剛才光顧著興奮了,娘親的嘴唇都破了.

"娘親,疼嗎?"摸上她被自己摧殘的紅唇,小人心疼的看著她.

"不疼!"愣了一下,剛才的傷嗎?這點疼算什麼,能將那個男人氣走,她心里舒服!

哼!又是那個男人的錯,陰魂不散的老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她娘親,老家伙!可惡的老家伙!小拳頭攥的吱吱響.

正被母子念叨的魔玖幽一氣之下離開那里,走在繁華的街道上,心中氣悶不止.突然,耳中傳來兩個人說話的聲音.

"喲,楊先生,這又是怎麼了?"

"哼!還不是家中的婆娘,就因為我多喝了幾杯,就把我給趕出來了."名叫楊先生的男人氣憤的將茶碗摔下.

"呵呵,哎呀,婆娘們還不就是那回事."

"喲,小王兄弟,這這話說的輕巧,我就總也想不明白你嫂子她天天都在想什麼……"魔玖幽豎起耳朵,嗯,他也想不明白小丫頭在想什麼,雖然他可以輕而易舉的讀取她的想法,可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嘿嘿,楊先生,小弟教你個妙方,這女人們哪,無外乎是金銀首飾,胭脂水粉,你只要那麼一送,再誇上那麼幾句,還不是乖乖的就任你擺布了?"小王暗示他的挑挑眉.

"呃,這樣真能行?"

"那當然了,你看我家你弟妹,什麼時候和我紅過臉?還不是天天都溫溫順順的,相公長,相公短的,叫的都甜到你的心窩子里去."

"這樣真行?"

"准行!"

"那好,我現在就去買."說完,楊先生就行色匆匆的走了,留下小王在那里無奈搖頭.

送胭脂水粉?金銀首飾?這樣就行?魔玖幽看著那個叫小王的,讀取他的記憶,有好幾段都是他將胭脂,玉釵什麼的小物件送給一個女人,然後女人就羞答答的捶他,柔順的靠在他懷里,嬌媚的看著他,緊接著就是這個男人擁著女人進屋了,屋子里傳來一陣嗯嗯啊啊的聲音.

讀取完,魔玖幽也不管那個人類哄然倒下,摩挲著下巴,這樣真的有用?都是人類,應該也差不多吧!想像小丫頭也能柔順的倚到他懷里,嬌羞的看著他,頓時,嘴角就上揚起來了.人影嗖的不見了.

陳記脂粉鋪的掌櫃的一抬頭就看見一個尊貴無比的男人站在他面前,疑惑的看著他鋪子里的東西,只那麼一眼,陳掌櫃就低下了頭,再也不敢抬起來.

"啊……呃……那個,這個,這位客官,您需要買點什麼嗎?"陳掌櫃在這壓迫下,話都說的不利索了.

"胭脂水粉."為了那個小丫頭,這是他魔玖幽第一次和低賤的人類說話.

陳掌櫃腹誹,來胭脂鋪當然買胭脂的啊,不然還能干什麼,沒想到這個想法剛一生起,就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一樣一份."

"啊?哦哦哦,好好好,馬上就給您裝……"大主顧啊!陳掌櫃樂的都找不到北了.給他全部裝好,直到送了好遠,還在傻樂.

同樣的方法,同樣的台詞,魔玖幽又洗劫了首飾鋪.心滿意足的他臉上終于有了笑容.然後,笑容就凝在臉上了.

"王上,王上……唔唔,您快回來吧……"

"王上,出大事了……"

"王上,魔尊殿的東西被偷了……"

十個老頭哭喪著臉,七嘴八舌的稟報著,這下他們不想死都不行了.

沒用的東西!一時間眸色風云變幻,看著手上的禮物,魔玖幽一下子閃身不見了.

看著又突然出現的男人,輕狂連個臉色都沒給他,仔細的給他的寶貝的梳洗著.

"給你的,看看喜不喜歡."將手上的禮物都放到桌子上,魔玖幽期待的看著她.

看都不看一眼,輕狂將小人兒的衣服整理好,玄熠嘲諷的看著他.

"這是我送你的,拿著!"說完就要往她的手里塞.

"你給我滾開,憑什麼你給的我就得要?"啪的一下子,所有的胭脂水粉,金銀首飾都摔在地上,雜亂的香氣有些刺鼻.

一時之間,三個人都沉默不語.

魔玖幽歎了一口氣,果然行不通!想想這些個東西也沒什麼用,難怪她看不上眼.將自己隨身帶著的東西想了一遍,拿出一個手環,不由分說的扣在她的手腕上,"這是制龍環,給你."

"你放開,我不要,我不要!"

"聽話!"給她戴好,魔玖幽頓時滿意了,想了想,又給她隱去."丫頭,我要走了,戴上我的東西就是我的人了,你要乖乖的,我還會來找你的."

"要滾就快滾!"手上的東西不見了,可是她還是能感受出重量.現在是什麼意思?把她當成私有物,做上標記?哼!充滿怒火的眼睛射向他.

"不要這樣看我."每次被這樣的眼神看著,心中都會有種被螞蟻咬了一樣的疼痛,將小丫頭一把摟進懷里,一個眼神把要沖上來玄熠定在那.抱緊懷中軟軟的小身子,真想就把帶走啊!

"我要走了,丫頭,你要想我!一定要想我"不想聽到拒絕的話,他直接堵住那張小嘴,怎麼就舍不得,放不下了呢?哎…無聲的歎息,在那傷口上輕舔了幾下,才把她放開,深深的看了好幾眼,人影又消失了.

嫌惡的擦擦嘴,被玄熠攔下了,"娘親,不要傷害自己,他是真的走了."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可是男人的氣息的確是消失了.

面對玄熠,輕狂永遠是那個溫柔的母親,"好,娘親不會傷害自己."

"娘親,我們明天啟程去樓南吧!"

"好."

上篇:第62章 看誰強過誰    下篇:第64章 重聚樓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