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2章 看誰強過誰   
  
第62章 看誰強過誰

感受著衣服中的大手一點一點沿著她的肌膚往上爬,手指摩挲著她的肌膚,戰輕狂不停的發抖,男人完全把她壓制住了,這種無助的感覺是她從來沒有經曆過的,她堂堂戰家掌權人何時這樣卑微,渺小過?生不得一絲反抗,只能這樣任人為所欲為.

弱小的身體在他懷中顫栗著,那肌膚好像有魔力一樣,始終吸附著他,讓他舍不得放開.可是現在小丫頭卻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這讓他感到無比的挫敗,懲罰似的大手狠狠捏住她的玉兔,聽到痛呼聲,這才滿意了,"你不專心!"

"嗯……你要做就快做,不然就放開我!"再次掙紮了一下,果然全是徒勞的.

"哼的真好聽!你說我該把你怎麼辦好呢?"之前遇到這個小丫頭他就沖動了一回,如今又再次遇上,她的蠻橫,倔強,毒辣,身材,樣貌,成功的在他心上劃下痕跡,數萬年來他唯一有那麼一丁點欣賞的女人,還是個渺小的人類,而這個渺小的人類女孩又和他一次露水情緣,並且為他生下了孩子,腦中不由得閃過上次的片段,滿身是傷的小丫頭不停的祈求他,被他欺負的慘兮兮的,嬌弱的求饒著,想想他就熱血沸騰.所以真要是把她放了,還有點不舍,可這樣脆弱的人類,又不能帶回魔界,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是好了!

胸前的皮膚被摩擦的燙人,男人還在繼續挑弄她,心中的火氣終于全冒了上來,輕狂不管不顧的直接下腳,試圖踩上他的腳得以脫身.

"怎麼就是學不乖呢!"靈敏的躲過,眼中笑意閃過,將她的身體轉過來,攜著她的身體向前掠去,直到撞上一顆大樹才停了下來.

悶哼一聲,背後劇痛傳來,頭都被撞的有些暈.戰輕狂皺緊了眉頭,破口大罵:"你tm的有病,卑鄙無恥,下流yin賤的死男人,臭男人……"這個男人一次一次的找她麻煩,都快把她給逼瘋了.

"本尊不喜歡你罵人,所以這張小嘴兒還是做點別的好."聽到那些難聽的話,魔玖幽險些控制不住身體里的暴虐,欺身上前,一下子就把那紅潤誘人的朱唇含在嘴里,堵住所有他不想聽的話.

真甜!軟嫩可口,上次他品嘗的滋味都已經忘了,這次重溫一下也好.含住不停躲閃,想要逃脫的小舌,不容拒絕的邀它共舞,糾纏,這種滋味,美妙的難以言喻.

"唔……唔唔……唔……"

"真甜……小丫頭,你是吃什麼長大的?嗯?"

"放開……放……放開……"

這樣的美味,怎麼能說放就放呢?怎麼也得等他嘗夠了再說.足足品嘗了半刻鍾,才不舍的放過她,盯著被他咬得腫脹泛紅的小嘴,小丫頭沾滿了他的氣息,心中頓時升起巨大的滿足,憐惜的又輕啄那麼幾下.

將她的衣衫拉下,魔玖幽轉戰到其他地方,白嫩的脖間,精致的鎖骨,咬上去,吸吮出一個又一個的紅印,可是漸漸地,他開始不滿足起來,這具身體總是在誘惑著他,讓他想去摧殘,甚至想要完完全全的吞下.另一只手沿著她的腰間撫上,將後邊系上的絲帶解開,頓時,少了束縛的力道,玉兔直接彈跳出來.

"md,你就是一個人渣,敗類,豬狗不如……"她從來都不喜歡這種強迫的方式,原本她就是被冷鋒寵著的,而且她的地位都是發號施令慣了,何時這麼卑微過?

"不許罵!"大吼她一聲,暴虐氣息乍起,衣衫盡碎,在月光下,少女的肌膚泛著潔白的光,散發出陣陣清香,魔玖幽頓時覺得他被迷惑了,著迷的看著,流連的在那片肌膚上摸索著.這要是他的該多好!每一寸肌膚上都沾染上他的氣息該多好!珍藏起來,只給他一個人看.

"丫頭,你乖乖的,好不好?本尊不會傷害你的,來,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將頭埋在她的脖間,在高大的身影里少女的嬌軀顯得那樣柔弱不堪.

"我憑什麼告訴你!"被男人勒的太緊了,她有些喘不過氣.

"別再試圖惹怒我了,你乖,嗯~"撫上她的頭,男人不由得歎息,眼中風起云湧.

識時務者為俊傑!看來這人已經平靜下來了,一定要想辦法逃走.

"戰輕狂!"

"輕狂……輕狂……"真是個好名字!回想起她的行事作風,倒真是符合她的名字.既然勾起他的心思,就將她留在身邊吧!總有辦法能把她帶回魔界的,雖然麻煩了點,不過對他來說,倒也不是難事!只要想到在無聊的時候能逗弄她幾下,他想想那個場面就會想笑.

"小丫頭,記住了,我是魔玖幽,今後你就跟著我了."

欺負她一天一夜不夠,還想把她禁錮在身邊玩弄一輩子?做夢!不對,哪里是一天一夜,還有之前的三天三夜呢!md,整個就是一人渣,真應該讓西門霖霜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大魔頭呢!

"憑什麼?"她不同意,真要是讓她留在這男人身邊,她情願去死!

"你不答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和他心意的小丫頭,竟敢不同意?

"我憑什麼答應,想讓我留在你身邊,要麼我死,要麼你死!現在你能放開我了嗎?"努力甩開他精裝的胳膊,戰輕狂說的決絕.

從來沒有人敢拒絕他,讓她留在身邊已經是莫大的榮幸,如此不識好歹,那就別怪他心狠手辣!

強大的魔力直接壓向她,想要迫使她就范,可是少女即便臉色煞白,呼吸不順,就是不松口,頑強的和他對視,凌厲的目光分毫不讓.

身在空間里的玄熠倏地皺緊眉頭,捂住胸口,怎麼回事?又痛又悶,不會是娘親出事了吧!難道是那個男人又做什麼了?想到這里,便將輕狂囑咐他的全忘了,怒氣沖沖的出了空間.果然,是那個男人在欺負娘親!

調動全身的魔力砸向那個人,大吼一聲:"放開我娘親!"

空氣中出現異動,魔玖幽立刻就感覺到了,躲過他的攻擊,也松開對輕狂的壓制,看著不遠處怒視著自己的孩子,這孩子的魔力……

"娘親……娘親……你沒事吧!"顛顛的跑到輕狂身邊,扶起她軟到的身體,將殘破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擔憂的撫上她蒼白的臉.

"呼……呼……熠兒,熠兒,你怎麼出來了?快回去,快,快……"一把將兒子抱在懷里,戰輕狂防備的看著男人.她可沒忘了這男人是為了他兒子來的.

"熠兒擔心娘親,會怕娘親有事~"埋到她懷里,小臉蹭蹭她.

這就是他的兒子嗎?看著剛才那孩子眼中的紅光,剛過了初魔靈就能將魔力運用自如且力量還不小,魔玖幽很滿意,小丫頭把他兒子養的挺好!不過,這愛撒嬌是怎麼回事?

"你叫熠兒?"仔細看著他的五官,嗯嗯,像他!不愧是他的種!

"關你什麼事!反正不許你欺負我娘親!"抬起小臉,狠狠的瞪著他,眼中紅光流轉.

怒氣上漲,這母子倆怎麼都是一個脾氣,都和他作對!真當他不會動手是吧!一揮手,小小的肉團子直接就從輕狂懷里被扇了出去,跌飛好幾米遠,撞到樹上,噗的吐了口血.

"熠兒,熠兒,熠兒你怎麼樣,怎麼樣,不要嚇娘親~"看到兒子被打飛出去,戰輕狂肝腸寸斷,跌跌撞撞的將她的寶貝抱在懷里,看著小人兒疼的皺起眉,大眼睛都濕潤了,小嘴還吐出一口血,她的心都揪在一起了,痛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在月光下,剛被欺負的衣衫不整的少女抱著"受傷"吐血的孩子,真是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輕狂回頭陰狠的看著男人,心中的怒氣全部爆發,"你敢打傷我兒子!"所有的靈力全部集中在一起,無論是火系的還是木系的,就連精神力都一起向他襲去,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看著那個倒地吐血不止的孩子,魔玖幽心中氣結!他堂堂魔界的魔子,魔玖幽的兒子會這麼不禁打?他就裝吧,裝吧!

退後幾步,將這些靈力一一化去,沒想到這個小丫頭還不依不饒了,一次次的攻擊他,眼中燒起兩把小火焰,身後的那個孩子詭異的朝他笑,哪里看得出一點受傷的樣子?

"你夠了!"一次次的化去,他倒是無所謂,可是看著這小丫頭白的有些發青的臉,心中有些澀然,這麼下去,會沒命的.

"娘親~"軟軟的童聲喚回了戰輕狂的理智,大口大口的喘息,一下子攤到在地,爬回兒子身邊,雙手顫抖的將兒子抱在懷里.她的熠兒,她的熠兒……

母子倆苦情的一幕看的魔玖幽郁氣難舒,一個一個都是這張悲苦的臉,好像他怎麼欺負她們了似的,還有那個小東西!時不時的還給他一個挑釁的目光,一對上小丫頭的目光,頓時又可憐兮兮的求安慰.這到底是什麼奇葩母子啊!

將小東西一把吸回手里,抓住他的小脖子,魔玖幽可不是對誰都有那麼大的耐性的,不然那幾個老頭也不會每次都被他嚇得魂飛魄散了.

"你知道我是誰吧!該叫什麼,不用我跟你說吧!"寒光一閃,直直逼視他.

"你干什麼?有什麼沖我來,快放開我兒子,你快放開,他受傷了,你快放開……"奮不顧身的爬回來,精神力耗盡的她站都站不起來,抓緊他的褲腿,苦苦哀求.只要她的熠兒平安無事,什麼自尊,什麼驕傲,她都不要了,都不要了.

"咳咳……咳……"

"該叫我什麼?嗯?"手上的力道加大,魔玖幽接著逼問.

"熠兒,熠兒,他是你父親,快叫啊,快叫啊,叫了就會放過你了,你快叫啊!"此時就算她心中有多麼的不甘,憤恨,縱然她再不想承認,為了熠兒的安危,她還是要逼著他叫.

"咳咳,娘~娘親~"

"就當是我求你,我求你好不好,你放過他,你放過他……"這一天一夜她好累,比她活了這麼久都累!終于再也堅持不住了,淚水滾滾落下,同時砸在父子兩人的心上.

娘親從來沒有求過人的,從來沒有哭過的,可是卻為了他,如此卑微的求饒.他們魔族是有記憶傳承的,他當然知道這個男人是誰,也知道他該怎麼稱呼他,不過,這個男人這樣欺辱娘親,他怎麼會輕易的就饒過他?他就是不叫!有種就殺了他!然而,看到娘親滾滾落淚,所有的堅持瞬間土崩瓦解.

"快叫啊,真的是你父親,快叫啊……"淚眼朦朧的看著他們,戰輕狂喃喃自語.

對戰那麼多紫狼蛛的時候,沒見她哭過;被人調戲的時候,沒見她哭過;自己那樣對待她時,也沒見她哭過,可是現在,她卻為了這麼個小東西哭的如此淒慘,心中怪異的感覺傳遍全身,他不容許!不容許!

"看,為了你,哭的多可憐!"手中沒有放松分毫,這場持久戰他必須贏!

娘親,娘親,會溫柔抱著他的娘親,會給她親親的娘親,會給她做好吃的娘親,親手為她做生辰禮物的娘親,給她講故事哄他入睡的娘親,一直以來為了自己不斷變強的娘親,甯折不彎此時卻為了他哭泣求饒的娘親,他的堅持什麼都不是,他打不贏這個男人,還讓娘親擔心了,現在他只想回到娘親暖暖的懷抱中去.

看著這個男人,將眼中的淚隱去,小聲的叫了一聲:"父……尊……"

"大點聲,我沒聽到!"

"父……尊……"

"他叫了,叫了,你快還給我,還給我……"眼中一瞬間亮了,戰輕狂期待的看著他.

"哼!"將小東西丟回她懷里,魔玖幽冷哼一聲,湧上心頭的煩躁怎麼也揮散不去.

"熠兒,熠兒,娘親的熠兒,有沒有事,有沒有事?"仔細的檢查一下,見他脖子上的手印,心中疼痛不已,緊緊的將小人兒摟在懷里,她失而複得的孩子,她的寶貝.

"娘親~娘親~"感受到她激動的顫抖,小人兒也緊緊的回抱住她.

眼前的一幕怎麼看怎麼礙眼,魔玖幽直接打斷:"他得跟我回去!"魔界才是最適合他生長的地方.

"不,不行,誰都不許搶走他,我不許,不許……"劇烈的搖頭,蒼白的臉,哭紅的眼,此時的戰輕狂哪還有往日的意氣風發?

"他必須跟我走!"

"不要,求你不要……不要……"

"別哭……"蹲下身,魔玖幽和嬌小的她對視,伸手撫上她的臉.

"不要,不要把他帶走,不要好不好,好不好……"她知道她打不過這個男人,就算孩子被搶走了,她也無能為力,甚至不知道該去哪里找.看著那伸過來的大手,討好的將小臉埋進去蹭蹭,期望的看著他.

小丫頭淚眼朦朧的看著他,囂張的氣焰悉數不見,可憐嬌弱的聲音,臉蛋的主人正在積極地討好著他,魔玖幽不知怎麼的,心中就軟了一塊,凝視著那雙淚眼,摩挲著她光滑的小臉,第一次溫柔的說:"好,不帶走."

見她聽到這話,瞬間變得明亮的眼,魔玖幽就知道他做的是對的,心中的煩悶也頓時煙消云散了.

毫不反抗他的親密動作,輕狂收緊了雙手,只要她的熠兒還在,她的熠兒,她的熠兒……

"天快亮了,你們梳洗一下吧!"衣服都被他撕毀了,根本也不能穿了.

勉強的站起身,輕狂站抱起熠兒,拿出兩套衣服,一套給她的寶貝換上,一套給她自己換上,始終不發一言,雙手卻毫不放松.

歎了一口氣,魔玖幽發現他歎氣的次數在逐漸增加.沉默的母子倆,一直都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一夜的沉默,第二天天一亮,三人就出發了,玄熠靠在輕狂的懷里,看都不看魔玖幽一眼,輕狂看著路,時不時的照顧懷里的寶貝,也同樣看都不看魔玖幽一眼,母子倆的表情都出齊的一致.都忽視他是吧,冷暴力是吧,他忍還不行?無聲的跟在母子二人的後邊,打量著他們.

玄熠瞟了一眼後邊的跟著的人,很是厭惡,娘親受氣了,他覺得自己很沒用,而且娘親是他的,他不喜歡別人那樣看著娘親.在路過一片蘋果園,很快他就有了主意.

"娘親~餓~"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直直看到輕狂心里.

"熠兒餓了,娘親給你找吃的,好不好?"對于寶貝兒子,戰輕狂向來是有求必應.

見四處風景不錯,還有一大片果園,就在這里野餐也不錯,還是拿出一塊花布鋪在地上,擺滿了香甜可口的食物,將寶貝抱在懷里,一口一口的喂給他.

又不是沒有手,堂堂魔子需要人類來喂?

"他又不是沒有手,你非得這麼喂他嗎?"還把他抱在懷里,片刻都不分開.

"關你什麼事!"母子齊齊出聲,噎的他說不出話來,魔玖幽冷哼一聲.

"娘親~要那個,那個好吃~"小胖手拍拍她,張開小嘴,等著投喂.

"好,娘親這就給你拿."將一塊小肉餅為到他嘴里,輕狂笑的眉眼彎彎.

原來小丫頭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溫柔如水,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而且笑起來還是挺好看的嘛!不過,孩子可不能這樣慣著.

"他明明自己會吃."

"我喜歡~"

"我樂意!"

再次被噎,魔玖幽的臉色就不好看了,一個一個都敢給他臉色看!

"娘親~飽飽~"拍拍小肚子,玄熠大眼睛晶亮的看著她.

"娘親摸摸,嗯,真的飽飽了."揉揉小肚子,玄熠怕癢的躲著.看到這一幕,魔玖幽'切’了一聲,有什麼好癢的!

"娘親~熠兒想吃果果~"指了指不遠處又大又圓的蘋果,那雙大眼睛渴望的看著她.

輕狂哪里會不答應,可是想到旁邊還有個危險人物時,又有些猶豫,一時間進退兩難.

"娘親~快去,快去,有什麼事熠兒會大聲叫你的."

想想也可以,而且這男人看樣子也不像是說話不算話的人,將小人兒放好,輕狂親親他,就去給她的寶貝摘蘋果去了.

見她時不時的回頭看看,熠兒揚起甜美的笑臉,給她鼓勵.等她走遠了,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陰云密布.

"我不會跟你回去的!"他要留在娘親身邊.

"回不回去可由不得你!"這下不裝了吧!瞧瞧他剛才黏糊糊的樣子,魔玖幽諷刺的看著他.

"我要留在這里保護她."玄熠嚴肅認真的看著他,以示他的決心.

"呵呵,保護她?你才多大的能耐,本尊一根手指頭都可以捏死你.還有,我們魔族是不需要人類這些低賤的感情的."拿起手邊的一個布丁,魔玖幽撇到一邊.

"你不懂.而且我和她的感情一點都不低賤.這樣的溫暖你從來沒有體驗過,你根本就不知道有多珍貴!所以我是不會跟你走的!"小人兒鄭重的告訴他,看到不遠處輕狂揚起手中的蘋果揮揮,立刻回了他一個笑臉,變臉速度可見一斑.

"人界不適合你!"順著他的目光,魔玖幽也看見了那個明媚的笑臉,雖然短暫即逝,卻還是撞到了他的心間.要是把那笑容搶過來多好啊!看到他眼中的垂涎,玄熠渾身升起怒意.

"不許你動她!生下我,她能還活著,已經是最大的僥幸了.我不許你碰她,聽到沒有!"魔族的性/欲不是人類能承受的了的,見他目光中漸漸染上掠奪,玄熠出言警告他.

"本尊的事情是你能管的嗎?而且,她還不知道你是魔族吧!想想看,要是知道你是魔族的話,你說她會不會馬上就拋棄你,嗯?"打蛇打七寸,魔玖幽的話一下子戳中了玄熠的死穴.

眼中紅光閃爍,玄熠將無數眼刀射向他,他怕,他怎麼會不怕,人類一提到魔族恨不得除之而後快!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將一個魔族給生了下來,不知道她會不會受不了,會不會拋下他,會不會就此只能用冷冰冰的目光看他,因此,他不敢賭!

"呵呵,小東西,還是擔心你自己吧!"見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魔玖幽低笑出聲,跟他斗,還早著呢!

"你喜歡她?"敏銳的觀察力的使他問出這句話.

喜歡?開什麼玩笑!他堂堂魔尊會喜歡一個人類?而且喜歡,那是什麼?他從不知那是何物.

"談不上喜歡."不過是個有點特別的人類,剛好引起他的興趣而已.

"不喜歡最好!因為她不會喜歡你的."這次換玄熠低笑出聲,小小的童聲很是詭異.

"你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話,他的心中頓時升起暴虐,想將一切摧毀.

"我說她不會喜歡你的!別看她柔弱,可是骨子里可是要強的很,你之前那樣對她,我保證她現在一定恨你恨的要死,所以,她是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喜歡上你的!"滿意的看著這男人變了臉色,玄熠"狡猾"一笑.

"你找死!"對于他肯定的說法,顧不得深思,魔玖幽毫不猶豫的就出手了,小身體順著他的力道直接被扇飛,正巧這一幕落在剛摘完蘋果回來的戰輕狂眼里,頓時手中的蘋果也顧不上了,七零八落的掉落.

"你在干什麼!"飛撲到寶貝兒子的身邊,將他攬在懷里,輕狂狠狠瞪著行凶之人.

"娘親~痛~"淚珠在眼睛里打轉,可把輕狂給心疼壞了.

"哪里痛?哪里痛?快給娘親看看……"將小人兒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邊,看到手上好多擦傷,頓時心里將罪魁禍首罵了個遍.

"不是我的錯,是他自己……"

"你閉嘴!我還沒瞎呢!"將他的解釋全吼回去,輕狂心疼的給他的寶貝上藥,呼呼,要不是這男人在,早就進空間了.

好哇,激將法,苦肉計都用上了,就為了陷害他.明明那擦傷是他自己弄的,魔玖幽有苦說不出,別提多煩悶了.

奸計得逞的玄熠看著氣急敗壞的男人,勾起嘴角,然後又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撲到輕狂懷里求安慰了.

這下子再趕路的時候,戰輕狂周身的冷氣壓就沒上升過,魔玖幽煩躁的看著她們,陰狠的瞪向玄熠,又被狠狠的回敬過來.

一上午,本來就沒得到什麼好臉色的魔玖幽,這下子被忽視的徹底.

到了下一個城時,戰輕狂仔細的選好客棧,帶著兒子,可不能再遇到黑店的事情了.

"客觀,您一家三口啊!快里邊請,里邊請……"見到三個人走過來,小二熱情的招呼著,可是看到那個男人一眼,就立刻低下頭去,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再也聽不見.

"一間上房,再上幾個拿手好菜."抱著熠兒,輕狂和小二說,顯然是根本就沒把某人算在里邊.可是小二確是理所當然的以為一家三口當然要住一個房間了.

拿出自備的筷子,小勺,戰輕狂抱著兒子坐好,拿出絲帕給他擦擦臉,擦擦手,等飯菜上來了,又一點一點的喂給她的寶貝,看著小嘴吃的油乎乎的,心中滿是歡喜.

"喂!你們就不管我了!"

"算個什麼東西!"母子齊齊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又繼續你喂我吃的活動中了.

"敢說我不是東西?"他魔玖幽就從沒這麼憋屈過,自從遇到這母子倆,他的底線就一直在降低降低,都快消失不見了!

"你本來就不是東西!"

"你們,你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嗖嗖的客棧里的人受不了這怒氣,嚇得紛紛逃走.

"忍不了就滾!"欺她不夠,還傷她兒子,趁早消失在她眼前,眼不見心不煩.

"好,好,好,你們給我等著."因為這對母子,堂堂魔界至尊第一次被氣得甩袖而走.

終于走了,戰輕狂喘了一大口氣,心中頓時放松不少,有壓迫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啊!玄熠沒告訴她娘親,這人只是暫時看不見,其實並沒有離開.

回到房間,玄熠看著這個為她忙前忙後的人,輕喚了一聲:"娘親~"

"怎麼了,是不是這兩天嚇壞了?來,給娘親抱抱."坐在榻上,將小肉團抱在身上,輕狂含笑看著他.

"娘親~為什麼對熠兒這麼好?"抓起她的一縷發絲,纏在手上,大眼睛望著她.

"傻熠兒,當然因為你是娘親的孩子啊!"親親他的小臉,果然還是被嚇著了,問這樣的傻問題.

"娘親會一直對我這麼好嗎?"要是眼前的人有一天變了,他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當然了,娘親會永遠永遠對你好的."

"就算熠兒變得不像熠兒,娘親也會對我好嗎?"

"熠兒是被嚇到了嗎?怎麼竟說傻話!"嗔怒的看著他一眼.

小人兒沉默不語,就那麼直直的看著她,最後好像下了決心一樣,說出了他最大的秘密,就算她不再接受自己,曾經的這些也足夠他回味了.

"娘親,我是魔族!"

愣了一下,戰輕狂看著這個正兒八經的小人兒:"什麼魔族,怎麼今天竟說傻話呢!"

"我是魔族,那個男人也是魔族.我從結魔胎的時候開始,就有了自己的意識,這是屬于魔族的記憶傳承,娘親,我沒有和你開玩笑,你還記得我出生的時候嗎?你還記得我生辰的時候嗎?普通的人類小孩子沒有像我長得這麼快的,只因為我是魔子."小人兒條理清晰的說出這樣一番話,然後直直的盯著輕狂的雙眼,好怕從那里看到厭惡,憎恨.

魔族嗎?她不是一點懷疑都沒有,只是孩子是她自己生的,所以她下意識的選擇去忽略這些,兒子能夠健康成長,才是她最大的期許.不管是人也好,是魔也好,都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貝.

"傻熠兒,你是娘親的兒子,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看著小人兒緊張的看著她,點點他的小鼻子,輕狂取笑他.

還好,沒有,沒有他想象中的厭惡,還是以往的娘親,會溫柔的對著他笑的人,終于,心中的這塊大石落下,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

"不管熠兒是什麼,都是娘親的心肝寶貝,娘親會守護你長大,讓壞人都不敢來傷害你!"輕狂堅定的說著.

"熠兒也會保護娘親的,娘親,你看."說著拿出那顆育魔石,放在她手上,"娘親,這是育魔石,我可以從里邊吸收魔力,然後修煉,就能保護你了.而且,熠兒還能吸收空間里的元素為己用,熠兒會變得很厲害,很厲害!"

原來是育魔石嗎?難怪那個黑色的骷髏頭和被氣走的男人說她身上有魔族氣息,是因為熠兒嗎?突然想起那個男人的話,為什麼一定要把熠兒帶回去?是人魔有別?還是怎麼回事?

"熠兒,你是不是不適合生活在這里?"仔細回想,熠兒第一次出來的時候,才在外邊待了不久,就很虛弱的回到空間了,難道真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熠兒會不會有危險?

"娘親,你別緊張,沒事的,我現在已經好多了,而且你看,我可以吸收這里的魔力哦!"說完就將小手放在上方,用魔元將里邊的魔力吸出來,頓時那塊晶石就變成了一堆粉末.

看著兒子將晶石吸個乾淨,睜開那雙通紅的大眼,她不得不相信兒子真的是個魔族,摸摸那好像紅寶石的眼睛,戰輕狂不由得贊歎,她兒子的眼睛真漂亮!

"娘親?"是不是他眼睛變色嚇到她了,早知道就不在她面前吸收魔力了.

"娘親在想,熠兒的眼睛真漂亮,連上好的紅寶石都比不過,娘親很喜歡."果然小人兒豎起耳朵,時刻打量著她的神色,聽到她說漂亮,立刻嘴角上揚,眼睛彎彎,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娘親誇他的眼睛好看呢!

"你還沒告訴娘親,你是不是不適合在這里生活,所以那個男人才想要把你帶走?"那個男人始終都是個隱患.

"的確是這樣的,娘親,人界是個很低級的階位,對我修煉魔力很不利."

"那怎麼辦?"她的兒子得到的一定要是最好的,怎麼能比別的孩子差呢?

"娘親,你先別急,聽我說,你的生命空間很特殊,里邊的生命元素很適合我,所以你不用擔心,而且現在人界還有育魔石,你不用擔心我."小大人一般的拍拍她的手,讓她放心.

"育魔石本來是不在人界的嗎?"聽名字就知道應該是魔界之物.

"嗯,只有魔界才有,而且只有魔子才能使用."這種東西就是為了魔子准備的,只有身份尊貴的魔子才有使用的權利.

"魔子?"

"嗯,我是魔子,娘親,那個男人在魔界的地位很崇高,很崇高,雖然不想承認,可我畢竟是他的兒子,所以只有我才能被稱為魔子."

想想那男人君臨天下的氣勢,不難想出,他在魔界的地位一定不低.

"不管你是不是魔子,你只要知道,你永遠都是娘親的孩子,娘親最愛的永遠是你,知道了嗎?"將小人兒摟進懷里,戰輕狂鄭重的許諾.

"嗯,知道~"又是一副萌軟乖巧的樣子,玄熠看著輕狂背後的虛空處,笑的得意.

魔玖幽剛才失了面子,氣沖沖的走了,實際上他根本就沒有離開,只是隱身起來了,沒想到,這小東西和他來這一招,先是挑撥他和小丫頭的關系,把他氣走,又用一副可憐兮兮小綿羊的姿態來博取同情,現在還來一個身世大揭秘,求取原諒,而且那個小丫頭果然二話不說,母愛大發.盤坐在虛空中,魔玖幽摩挲著下巴,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發展,這小東西不好對付啊!小東西自暴魔族的身份,這下子,他可是輸了一大截了!個小東西,怎麼生出來的呢?天生就是為了和他對著干的.看他撇過來的小眼神,喲呵,還敢挑釁他?這感知力不錯啊,當然要不是用來挑釁他就更好了.不行,這樣下去不行,小東西總是挑壞,他就永遠處在下風了,這樣他怎麼接近那個小丫頭啊!

說到小丫頭,他的心中始終感覺怪怪的,要是能把她抓在身邊,天天看到就好了,一想到這,他的心情就會很好.而且,小丫頭的身材也不錯啊!不過就是脾氣太烈了,這點不好,得改!母子倆還都喜歡和他對著干,一想起來,他就郁卒,得想個辦法,一定得想個辦法!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

"老大,老大,我們也去嗎?"

"去,當然要去,為什麼不去?"

"可是聽說那片沙漠很危險,有不少人都在那里喪命了!"

"富貴險中求,既然現在那黑色晶體這麼值錢,我們怎麼也得去撈一筆."

"可是,那晶石我們都不知道是干什麼用的啊"

"哪來那麼多廢話,現在帝都找那晶石都快找瘋了,我們也去發一筆橫財,明天就去!"

"是,是,是,老大……"

屋里的戰輕狂聽到這話,分析了一下情況,黑色晶石,帝都,發財,難道他們說的是育魔石?既然這東西對兒子有用,那麼就去多找一些,有備無患,還能提高熠兒的實力,不管他今後會怎麼樣,起碼現在戰輕狂想給他最好的,以後無論他是在人界,魔界,她都希望兒子能夠高人一等,實力強悍的人才能活的更好!

"熠兒,明天我們也去,如果是育魔石,娘親都給你拿來."

"好,聽娘親的."

母子商量好了,都准備歇息了.而虛空中的魔玖幽則是心思翻轉,育魔石嗎?當初是他讓人投到人界的,就是為了能夠讓他兒子發現,進而吸收魔力,想想她們明天也准備去找,很快的,他的心里就有了主意,這下人是真的不見了,連魔族的氣息都沒有了.

上篇:第61章 克星    下篇:第63章 拒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