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1章 克星   
  
第61章 克星

輕解羅裳,在夕陽的映射下,水邊的少女露出大片瑩白如玉的肌膚,看上去彈性十足的四肢,挺翹的臀,身著白色並蒂蓮的小肚兜和錦緞短褲,幾步之外的魔玖幽看到這里,眼光一閃,饒有興致的看了下去.可是,轉念一想,這個小丫頭就這麼沒有防心嗎?在他一個陌生男人的面前明目張膽的"撩撥"他?

戰輕狂掬起一捧水,撲到臉上,水珠像頑皮的孩子,粘在她的睫毛上,不肯離去.將臉清洗乾淨,拿出一條絲帕浸濕,沿著脖頸往下擦去,男人的目光刺的她如芒在背,甚至漸漸染上怒意.切,她白白讓人看了,都沒計較什麼,真不知道這怒氣是從何而來.

看著那條絲帕一點點擦過她的肌膚,魔玖幽的眸光加深了,紅光乍現,顯得鬼魅非常.不過,看著那手腕處被泡白的傷口,剛才的草藥也被水沖走了,他頓時覺得不悅,好像一件上好的工藝品被染上了瑕疵,而這是不被他允許的,對于有瑕疵的東西,他向來都是直接毀滅,不過,顯然現在的他不能這麼做,心中煩躁升起,這個小丫頭就這麼不會照顧自己嗎?怒氣沖沖的走了過去,一把將她的身子拉過來,對准自己.

"你干什麼?"奮力掙脫那桎梏住他的大手,戰輕狂大喊一聲.這男人又抽什麼風?

"別動!"聲音微沉,魔玖幽皺緊了眉,將那受傷的兩只手攥在自己手里,一團黑氣夾雜著金光附在她的手腕上,皺的發白的傷口慢慢縮小,最後消失,倒是和生命泉水有異曲同工之妙.

給她治好傷口,魔玖幽看著盈如皓脂的細嫩手腕,摩挲了那麼一下,就被她嗖的從手中抽離.眼前的小丫頭瞪著自己,兩只手交替的揉著手腕.

皺眉的小丫頭,洗的白白嫩嫩,還有幾滴水珠停留在身上,彎彎的柳葉眉,小巧的鼻子,紅潤的雙唇,還有一雙水光瀲灩的大眼睛,此時正小聲的嘟囔,想必是正在罵他.視線往下,淤紫的手印在脖子上十分醒目,正是剛才被他掐的,和白皙的脖子形成鮮明的對比,心中煩躁再次升起,將手伸向了傷痕那里.

"你又要干什麼?"啪的拍掉他的手,戰輕狂對他始終保持警惕.見他眼中升起暴虐,就算心中恐慌,也不服輸的迎視他的目光.

拒絕他的好意?從他出生那天開始,就沒有人敢忤逆他,和他作對的全部都下場淒慘,不得善終.可是,這個小丫頭竟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權威,真當他是好脾氣?一時間,周圍的溫度都冷了下來.

兩人對峙,誰也不服誰.須臾,戰輕狂突然打了一個寒顫,緊繃的氣氛一下子就破裂開來.

想想真是好笑,怎麼就和一個小丫頭較上勁了!魔玖幽搖搖頭.

"把衣服穿上,走吧!"將剛才壓迫人的氣勢收回,魔玖幽吩咐道.

撇撇嘴,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穿上,戰輕狂腹誹,怎麼就情緒外露了呢?都變得不像她自己了!都是這個男人的錯!

穿好衣服,戰輕狂理都不理他,冷哼一聲,直接走了.魔玖幽繼續發揚跟蹤精神,寸步不離她身邊.

看著眼前的小城,戰輕狂打算今晚就在這里落腳,瞟了一眼身後不遠處還在跟著的家伙,她打定主意,就這麼耗著了.

走在小城的街道上,有的人好奇的打量她,目光捉摸不定,而在看到不遠處的魔玖幽時,都本能的低下了頭,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畏懼.仿佛只要看上那麼一眼,就會被毀滅.

話說人倒黴起來,喝水都塞牙縫,看著眼見尖嘴猴腮攔著她去路的人,戰輕狂的臉色立馬就沉了下來,怎麼自從碰上那男人以後,就沒遇到過好事呢?

"喲,小妞,這是從哪來啊?爺瞧你長得不錯,走!陪爺去樂呵樂呵!"令人作嘔的口臭撲面而來,咸豬手還伸了過來.

一個一個的都看她好欺負是吧!強大的男人她是對付不了,可是現在連小魚小蝦都敢挑釁她了嗎?

抓起來人的袖子,狠狠那麼一扭,踹在來人的腿窩上,使勁兒那麼一踩,"咔嚓"的聲音傳來,這條腿就這麼斷了.

"啊……啊……"猥瑣的男人跪倒在地,胳膊還被反扭著,痛呼出聲.

"真當我是好欺負的?啊?不讓你長長見識,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幾只眼!"說著還睨了魔玖幽一眼,囂張的挑釁.

"啊,啊…你知道,知道我是誰嗎?我不會放過你的…不會…啊……"猥瑣男人被更巨大的疼痛給折磨的說不出話來.

不會放過她?現在應該是看她心情好不好,能不能放過你吧!不過真不好意思,她心情不好!很不好!將抓住的那只胳膊那麼一掰,一下子猥瑣男身上又一個零件報銷了.

"本姑娘今天心情很不爽,你還偏偏來惹我,說,你是不是欠揍?"將變成一攤軟肉的猥瑣男人放開,踩在他的胸口,戰輕狂凶狠的問.

"你找死……給我等著……"

"喲,沒死哪,看來是我下手輕了,你不是很滿意啊!"兩腳全都踩在男人身上,連著蹦那麼幾下,咔嚓咔嚓的聲音聽得她心里爽極了.

"啊……"

"說話,問你是不是欠揍?"踢踢那有進氣沒出氣的人,戰輕狂還是沒放過他.

"咳咳……咳咳……"

"問你話呢,再不回答,看你是想再來幾下嘍?"

"咳咳…咳咳…是,是,是,是我欠揍……"猥瑣男人在劇烈的喘息中總算把話說了出來.

"這可是你自己承認你欠揍的,所以我打你是幫了你的忙,滿足你這特殊的癖好,你也就不用謝我了,聽懂了嗎?"那腳尖踢踢他的臉,她一副樂于助人的姿態硬是將猥瑣男人氣的吐血,怎麼會有這麼屈打成招的?

得到滿意的答複,心中的憋悶也減少了一些,戰輕狂覺得就好心的放了他吧!

"還不快滾!"

將人打成殘廢,還讓人滾,你這是逼著啞巴唱歌,瘸子跳舞啊!太沒有人性了啊!周圍的百姓瞬間作鳥獸狀,一溜煙的跑沒了.

猥瑣男人哪敢不從,咬碎了牙,匍匐著"滾"了.

一直看著這一切的魔玖幽見她把對自己的氣都撒在他人身上,還敢挑釁他?現在回想剛才那蠻橫傲嬌的小眼神,心中湧動了那麼一下.

百姓們不見了,她只好自己找地方,挨家的尋找,看到一家客棧還點著燈,抬腳走了進去,身後的魔玖幽心思翻轉,眸色加深了,等著一會兒的好戲上場.

"客觀,您里邊請,是打尖還是住店啊?"小二殷勤的招呼著,回頭看著那個男人又跟了進來,沒好氣的說:"住店!一間!"

"好嘞!您樓上請~"小二招呼著將她領上樓,戰輕狂只顧著和男人斗氣了,因此沒發現小二詭異的眼神.

一進到屋子里,她趕緊將門關好,對上男人似笑非笑的臉,啪的把門摔得直響.大口呼吸一下,才將心口的怒氣壓下,不就是仗著自己厲害嗎?等著吧,等她成為頂尖的存在時,丫的,虐不死你,她就不姓戰!

想想半天沒見到熠兒了,哪怕知道男人就在外邊,她也不得不冒險,反正他也進不來,就算被發現了,打死不承認好了.

閃身進到空間里,一肉團一下子撲倒她懷里.

"娘親~"仔細的打量著她,在看到她脖子上的淤痕時,瞳孔緊縮,再動動小鼻子,魔王尊?是他找來了?

"熠兒,有沒有乖乖啊?"看到她的寶貝,戰輕狂的心中什麼生氣,煩悶,憋屈都沒有了.

"有~娘親痛不痛?熠兒給呼呼~"是那個人傷的!湊到她的脖頸上給她呼呼,眼中的紅光凌厲的閃過,娘親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住,他這是要置娘親于死地嗎?

"娘親不痛,過一會兒就好了,熠兒餓不餓?這幾天不要出去,娘親把吃的都給你准備好,外邊有壞人,你千萬不要出去,知道了嗎?"外邊的男人是沖著她的寶貝來的,不管他有什麼目的,兒子是她最重要的寶貝,她不會讓那個男人有任何機會碰觸她的兒子,傷害她的兒子的!

玄熠從來沒見過娘親這麼驚慌失措的過,全是那個男人的錯!一定是他威脅娘親了,娘親才會這麼害怕.將眼中的紅光隱去,小手摸著她的臉,"娘親,熠兒會乖乖,娘親不要怕!"

她這是怎麼了?還要靠她的兒子來安慰她,看著那認真的小臉,心中頓時平靜下來,不管那個男人會給她們母子帶來怎樣難以預料的後果,她都會守護好她的熠兒.

"好,娘親不怕,有熠兒在,娘親什麼都不怕!對了,熠兒,前不久看你想要的那塊晶石不見了,娘親又給你找了一塊."笑呵呵的將小人兒揉進懷里,戰輕狂突然想到那塊晶石,趕緊拿了出來.

看著她拿在手里的黑色晶石果然是育魔石!

"謝謝娘親~熠兒好喜歡~啾啾!"

將育魔石拿在手里,玄熠低頭仔細的看著,不要讓他找到機會的!所有傷害娘親的人都不可饒恕,他要好好的修煉魔力,快快長大,保護這個寵他,愛他的人類!唯一被他承認的人類!他戰玄熠的娘親!

母子相互鼓勵著,而外邊的魔玖幽感覺到小丫頭的氣息也消失了,就知道他說的沒錯,果然還有空間!而且還是他不能進去的空間,想到這,滔天的氣勢乍現,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他堂堂魔界之主進不去的地方!小丫頭不簡單哪!

等了許久,氣息才重現,而且魔族的氣息更濃郁了,看來他要找的孩子就在空間里了,而且那孩子能好好的活到現在,應該也和她的空間有關.這下,看她還往哪跑?

"咚咚"的敲門聲,是店小二把飯菜端了進來.

戰輕狂剛一坐好,房間里就突然多了一個人,一團黑氣包裹著,慢慢現出高大的人形.看男人現在的樣子顯然不會危害她的性命,不然早就動手了,那她也就不需要再這麼小心翼翼了.

"進屋不知道先敲門嗎?"

"本尊進屋,從來不需要敲門."

"哦?尊?不知道你是哪里的尊?"要是能打探出他的身份,她也就知道是怎麼得罪他了.

"呵呵,小丫頭,早晚有你知道時候,只是到那時可別嚇破了膽."

"我可不是嚇大的."

真有趣,剛開始還以為是只張牙舞爪的小貓,沒想到竟是只會咬人的小豹子.呵呵,魔界的日子太過無趣了,這小丫頭到是能讓他心里泛起漣漪,那就在這人界多待些時日吧!

還是針鋒相對的兩人,分毫不讓.不過空中突然傳來異動,戰輕狂頓時警覺起來,整個房間都被一個巨大的精鋼鐵籠罩下,外邊傳來一陣囂張的狂笑.

"哈哈哈,自投羅網了吧!臭丫頭,敢打傷我趙大的弟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我弟弟看上你,是你的福氣,現在你把他打成這樣,我是不會殺了你的,你就等著成為我弟弟的禁臠吧!"房門被打開,同樣賊眉鼠眼的一個人憤怒的看著她.

進狼窩了?都是這男人的錯,倒黴事接連不斷.不過,就憑他們想抓住她?哪能這麼容易?一把火燒在籠子上,看著籠子上一點點的變紅,戰輕狂陰狠的看著眼前的這幫人渣.

"啊……快,快,啟動機關,不能讓他們跑了."領頭的人一巴掌打在店小二的臉上,神情恐慌.

籠子下邊的地面從中間開始分裂開來,頭頂上是一排尖刀壓下,一點一點的向他們靠近,仔細一看,尖刀上還淬了毒,好歹毒的心腸!

腳下能踩的地面越來越小,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眼前,深不見底,還能聽到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哈哈哈,去死吧!去死吧!下邊可是有著寶貝等著你們啊!哈哈哈哈!"

賭一把,不管下邊有什麼,她也要闖出一條血路來.翻身跳下,手中燃起一團火,照亮周身,身後又多了一道氣息,還是那個男人,他跟著跳下來干嗎?依他的實力,不過是一個精鋼籠子能困得住他?

越往下跌落,越覺得寒冷的氣息襲來,且這跌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周圍的牆壁也越來越窄,這樣下去不行,她不知道下邊到底有什麼,不能以身犯險.拿出匕首,劃向眼前的牆壁,一陣火花閃過,匕首根本就紮不進去.

就在這時,胳膊被人抓住了,男人摟住她的腰,轉了一圈,一條腿踩在她身後的牆壁上,用來支撐住兩人的身體.輕狂順勢抬腿攀上他的腰,不到半米的縫隙中,兩人相互借著對方的力停止了下滑的趨勢.

不過尷尬的是,兩人距離太近了,近到呼吸交錯,連對方胸膛的起伏都能感受到.戰輕狂的右腿攀在他的腰間,男人的雙腿叉在她的腿間,一只手還在她的腰上,半邊肩膀被男人壓制著,動彈不得.

魔玖幽看著這個小丫頭,想和記憶中的重合,卻發現當初的小豆芽菜竟然長成花骨朵了.白皙光滑的小臉蛋,由于不滿而皺起的秀眉,臉上細嫩的連一絲毛孔都看不到.那紅潤的小嘴就在他的臉邊,只要他再動那麼一下,就能一親芳澤,品嘗昔日美好.胸前形狀美好的圓潤緊緊挨著他的胸膛,呼吸之間仿佛能感到那灼熱的摩擦,不盈一握的纖腰就在他的手中,只要他再用點力就會斷了.

感受著男人想要吃人的目光,戰輕狂不自在的動動,卻在男人的呼吸加劇後再也不敢了.可是他們也不能就這樣待一輩子啊!

"喂,你不是很厲害嗎?想想辦法啊!"這樣下去,她會很有壓迫感的.

"我從來就沒說過我很厲害."的確,只要他那麼輕輕一揮,這整座城都會灰飛煙滅,可是,他偏偏不想那麼做.

"你!"騙人,能凌空走來的人,並且壓制的她毫無還手之力的人會不厲害?騙鬼哪!明明就是這個男人找她的麻煩,想看她的窘境.

由于生氣,戰輕狂呼吸間自然地加快了頻率,這可就便宜魔玖幽了,感受著那白嫩的玉兔不受控制的摩挲著他的胸膛.他高大的身體悄悄的向輕狂壓過來,只為了能更好的感受一下,大手也偷偷摸摸的往下移動.

"你干什麼?"他的手要是不老實,出去就給剁了!

"沒干什麼,這麼長時間,我的手麻了,活動活動."于是便肆無忌憚的在她的qiao臀上活動開來.嗯,不錯!真有彈性!小丫頭養的很好嘛!

戰輕狂現在心里嘔的要死,死男人,不想出去的辦法,還敢占她的便宜!

"快點想出去的辦法啊!"壓制心中的怒氣,她咬緊了牙說道.

"我沒有辦法啊,還等你想辦法呢!"嗯,要是沒有這層布料就更好了!

再這麼下去,她不能保證還會控制自己,小心的想將她的右腳抽回,卻聽到男人悶哼一聲,離她更近了,灼熱的呼吸就在她的耳邊.原來是抽回腳的動作帶動男人的腰更近了一步,這下,她臉都黑了.

"你離我遠點!"現在太緊密了,男性氣息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了.

"就這麼大點地方,你讓我往哪遠?嗯~"說著大手用力將柔軟的身體拉向了自己,兩人貼的更近了,深呼吸一下,很清爽的味道.

感受著那只大手在自己身上猥/褻的動作,戰輕狂終于爆發了.

"拿開你的爪子!不然我就踢爆你的蛋蛋!"牙齒磨得咯吱咯吱想,戰輕狂雙目噴火的吐出這樣一句話.真當她是好欺負的?得寸進尺不說,連那里都頂到她了.

下/身一緊,魔玖幽眼中劃過無奈,所有的"甜蜜"氛圍都被這句話給毀的煙消云散.拉開和她的距離,那因為生氣而變得水潤的眼睛,眼中只倒影著他.心中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這是怎麼了?自從遇到這個小丫頭,長年以來平靜的心湖就已經多次泛起漣漪了.不過是個年紀不大的小丫頭,怎麼會讓他一次一次的產生這種感覺呢?

"小丫頭,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呢?"那可是曾經讓你"幸福"過的寶貝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想發情也別對著我!如果要是能出去,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從此各不相干!"

"我想得到的,從來沒有失手過!"將全身都壓在她的身上,魔玖幽陰測測的說.

"你起來!你快點給我起來!"推搡著健壯的胸膛,戰輕狂氣急敗壞,她一定是以前做的壞事太多了,才會招到這個煞星!

雙手運起靈力直接砸向他,可是她的靈力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噗噗的就消失無蹤了.

"別做無謂的抗爭了."在他又一次抬起手的時候,魔玖幽阻止她.

行!形勢比人強!她打不過然人家,她認!被人家玩弄生不起一絲反抗,她忍!那麼逃出這個地方,避免這種尷尬的局面總可以了吧!

"生氣了?"見她半天不說話,魔玖幽將臉從她的脖頸中抬出.

沒理他,戰輕狂仔細聽著窸窸窣窣的動靜,有什麼東西爬上來了!丟下去一團火,一陣尖銳的蟲鳴聲響起,周圍的氣息頓時又冷下來幾分.

"別看了,不過是些小蟲了罷了."早在進到這家客棧之前他就知道了.

再一次的丟了一把火下去,這下她可算是看清楚了,是無數的寒血蟲.全身白色,手掌大小的寒血蟲,以人血為食,吐出的結晶體中全是蟲卵,是冰蠱的蠱蟲.看著這牆壁,這機關,這家客棧有年頭了,也不知道殘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再次放火燒死一片,盡力阻擋著寒血蟲的來勢.

看著小丫頭一次一次費力的將那些蟲子驅走,小臉冰冷一片.現在想想,這個小丫頭自從從遇見他起,就沒給過他一個笑臉,真不知道這張如花的小臉笑起來時個怎樣的美好!

"好了,別費力了,不就是想出去嗎?我帶你出去!"摟緊她的腰,眨眼之間,兩人就重新出現在大堂里.

"啊,啊,啊,你們怎麼,怎麼會,會沒死?"叫趙大的男人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上去一腳將他踹翻,動作飛快的將所有人都打了個遍,看著他們全部癱倒在地,疼的哼哼直叫,還是覺得不解氣,就因為這些人,害的她剛才被人占盡便宜,打死他們的不為過.

"你,去,給我找根繩子把他們都給我綁起來."指著斷了一只胳膊的店小二說道,店小二哪里敢不從啊!不一會就將繩子拿了出來,將他們給綁了.

"他留著,你就把他的弟弟給我拖出來!"看著尖嘴猴腮,身材肥胖的趙大,戰輕狂拿起牆上的鞭子直接就是一鞭子抽了過去.

"啊~"

"說,你們是不是黑店!"啪啪的又是兩下,直接將他抽的皮開肉綻,滿地打滾.

"啊,好疼,疼死我了……不要打,別打了……"

"快說!"

"是,是,是黑店……"

"開了多久?害過多少人?"

"好多年了,從我爹……那輩起,就,就……已經有了,有了……"

不一會兒,店小二拖著渾身傷痕累累的趙二,也就是之前調戲她的猥瑣男人來了.冷哼一聲,戰輕狂走到廚房,調了一大桶鹽水,滿臉寒冰的看著他們.

"啪!"又是一下,還是抽在趙大的身上,這次是蘸了鹽水的皮鞭,那滋味……嘖嘖……

"啊,女俠,閣下……大人……親娘,親奶奶……你別打了,可別打了……"

"害了多少人?"

"真是疼死我了,疼……疼……死我……了,多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哼!不知道,意思就是多的數不過來了?啪啪的幾鞭子過去,抽的趙大痛哭求饒,其他同流合汙的人都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只有魔玖幽津津有味的看著,身手不錯!打的都很到位,每一下都能讓人皮開肉綻,挑的地方都是人類感覺最疼的,恩恩,心狠手辣,真是太對他的口味了!

"啪"的一下,這鞭子就立刻換了個人了,本就重傷在身的趙二被她打的這一下子,來個傷上加傷,悲呼一聲,彎起身子.

"我說你怎麼讓我等著,原來是在這等著我呢!我讓你欠!讓你欠!"

啪啪!

"我讓你沒記性,讓你惹我!"

啪啪!

"我讓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姑奶奶也是你能肖想呢?也不撒泡尿找找你自己的模樣.真以為長得人模狗樣,本領高強,就能為所欲為?啊呸!姑奶奶還真就不吃你那一套!"

"饒命……饒命……我錯了,錯了,姑奶奶……饒命……"他是長得人模狗樣,可是他本領不高強,不然怎麼會被打成這樣?

"求饒,求饒也沒用!你以為這天是你家的,還是這地是你家的,憑什麼都是你說的算?我呸!姑奶奶還真就不鳥你了,什麼東西!還敢調戲我,不知死活的東西,下次那兩只手要是不知道該往哪放,就自己找刀剁了,省得礙著姑奶奶的眼!"

一下一下的,趙二連聲都哭不出來了,他也根本就沒碰到這姑奶奶啊!這罵他的話是從何說起啊!

一邊看著的魔玖幽聽著這話,頓時明白過來,這是小丫頭借著這機會罵他呢!他人模狗樣?堂堂魔界霸主就被她貶低成這樣?眼中紅光湧現,一下子將還在憤怒中的戰輕狂給拉了回來.

"你干什麼?放開我!"她正罵在興頭上呢,攔著她做什麼!

"小丫頭,你膽子不小啊!本尊豈是你能罵的?"

"誰罵你了,姑奶奶在教訓敗類,有你什麼事?"好吧!她就是誠心的,打不過他,罵罵出出氣總行了吧!

"別拿本尊當傻子耍,多次的容忍你,謙讓你,可是不代表你就可以爬到我的頭上來撒野,知道了嗎?"啪啪她的臉蛋,魔玖幽危險的警告她.

一眾傷員費解的看著他們,不是一伙的嗎?怎麼內訌了呢?不過,身上好疼,疼的都快散架子了.

"容忍?謙讓?我兩只眼睛都沒看出來,就看見有人仗著自己實力強,一直在壓迫我,威脅我,甚至還想殺了我."脖子一揚,戰輕狂還就跟他杠上了!

"你這是要得寸進尺了嗎?"手中的力度加大,他容不得一個小小的人類挑戰他的權威,哪怕是個有那麼一點點特殊的人類也不可以!

"放開我!放開我!"一次次的只會這樣脅迫她,戰輕狂憤恨的看著他.

小貓不聽話,那是欠調教!掃了一眼周圍多余的人,魔玖幽攔腰抱起她,消失在這客棧里.等他們走了以後,客棧傳來陣陣驚呼聲,那聲音真是慘絕人寰!

還是白天的樹林里,溪水邊,空氣中突然出現兩個人,高大的男人抱著一個嬌小的少女,仔細一聽,少女還在破口大罵.

魔玖幽正想將她扔到地上,少女一個翻身,硬是穩住了自己,沒丟人.

"下次不要再說那樣的話,要是再被我聽到,有你好受的!"背起手,魔玖幽陰沉的看著她,果然女人就是不能寵!不管年紀多大的,都不可以!

"什麼話,我說你了嗎?你自己非要承認,管我什麼事?"

"小丫頭,不要再三的向我挑釁,本尊要真的是動怒了,後果絕對不是你能承擔的."

"我呸!我挑釁?怎麼不說你仗勢欺人?"

"你還沒完了,是吧!"

"誰沒完?是你沒完,跟著我不說,還總是找我麻煩,你這人就是有病,得治!"

說他有病?那他就讓她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有病,一把將人抓過來,坐在地上,扒下她的褲子,啪啪的一下一下的打了上去.

"敢說本尊有病?現在就讓你看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有,小丫頭,年紀小,就是欠調教,看你以後還說不說,還敢不敢?"啪啪啪的連著打了好幾下.

戰輕狂一下就被打懵了!什麼情況?她被打了?被一個陌生男人給打了?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男人在打她的屁股?打屁股?

激靈的一下,她才反應過來,"你干什麼,放開我,放開我,你以為你是誰?憑什麼打我?放開!"

憑我是你男人!魔玖幽啪啪的還打上癮了.

"看你以後還聽不聽話,說!聽不聽話?"

"我呸!你什麼東西?"

啪!

"聽不聽話?"

"不聽,死男人,你別讓姑奶奶找到機會,你給我等著!"

啪!

"以後還惹不惹我了?"

"姑奶奶到時候把你碎尸萬段!"

啪啪!

"你還打?你還打?"頓時,戰輕狂的聲音帶上哭腔了,倒不是疼,很是覺得羞辱,丟人.

停了手,魔玖幽看著被他打的通紅通紅的小屁股,都腫起來了,而且小丫頭的聲音都含有哭腔了,不得不停了手,沒求饒就沒求饒吧!下次再說.

趴在腿上的俏人兒也不說話,兩人就這樣保持沉默著,歎了一口氣,魔玖幽從這第一聲歎息開始了他億萬年的無奈.

"好了,我不打了,以後要乖乖聽話,不要忤逆我,知道嗎?"拿出一瓶魔界的化瘀膏,一點一點的塗抹到紅腫的qiao臀上,若說剛開始他真的沒什麼想法,可是小丫頭這一副柔順的樣子乖乖的讓他給上藥,時刻感受著手下滑嫩的肌膚,手法就慢慢的變了,揉搓改成撫摸,漸漸地往她的背上摸去.

抓住時機,戰輕狂碰的挑起,褲子都顧不得穿,一腳踢到他臉上,兩人齊齊摔倒在地.見一招制敵,她這才狼狽的起身,將褲子穿上.

捂住奔流出來的鼻血,魔玖幽周身的氣勢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一雙眼睛頓時變得血紅,直直盯著戰輕狂,"你找死!"

被那王者氣勢壓得動不了分毫,她的心中一點也不後悔剛才做的,她也是有底線的,碰者死!

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看著那個倔強的看著他的小丫頭,他都要贊歎一聲了!不錯,膽量真是不錯!敢打他,打完了還不跑!敢就這樣跟他對視的,這小丫頭是第一人!

"你說我該怎麼對你呢?警告你那麼多次,怎麼就是不聽呢?"摸摸她的小臉,魔玖幽說的溫柔,可是那眼中的紅色去卻更加濃了!

"那是你活該!"

"呵呵,呵呵."輕笑了兩聲,再抬起眼時,那紅色已經是魔魅的驚人了,"牙尖嘴利!"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苦苦糾纏于我?"被那紅色嚇了一跳,戰輕狂還是趁機問他.

"呵呵,小丫頭的忘性真大,我是誰,我是你男人啊!你的第一個男人哦!"憐惜的掐了一下她的臉蛋,湊到她耳邊道出真相.

放屁!她第一個男人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哪能輪到他?

"你忘了,也是這樣的湖水邊,本尊只打算休息一下就走的,可是你突然出現了,然後就把本尊撲到了,後來還生了本尊的孩子,你說,本尊不找你,該去找誰呢?"挑起一縷發絲,繞到指間,男人漫不經心的說道.

戰輕狂心中頓時狂跳不止,眼睛都瞪圓了.是她重生到南宮輕狂的時候,身體中了春藥,才找個男人解毒的,沒想到那個男人吃干抹淨,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她在那里受苦受難,現在想想模模糊糊中那個男人也是自稱本尊的,怎麼早沒想到呢!不過她當時就發誓,一旦讓她找到那個男人,將他抽皮扒筋,滿清十大酷刑都給他來一遍,沒想到她還沒去找,這個男人就自己撞上來了!

"你就是那個卑鄙無恥,吃完就走的混蛋?"

"還是沒有記性呢!呵呵,該怎麼懲罰你好呢?"又聽到罵他的話,眼中寒光一閃,魔玖幽將那縷發絲狠狠拽向自己,滿意的看到她因為疼痛而皺起的眉.

"看來你是想起來了,那麼現在知道我是為何而來了?"

不管她承不承認,眼前這個混蛋的的確確就是熠兒的父親,那麼現在是要把熠兒從她身邊奪走嗎?不!不行!熠兒是她的命,誰要她都不給,就算是孩子的父親也不行!

"我不知道!如果你沒事,我就先走了."快點離開,快點離開,她要躲得遠遠的.

抓住她的頭發一把把人拽了回來,從背後聞著她脖間的清香,輕佻的說:"想跑,往哪跑?"

拽住自己的頭發,不得不遷就著他而後仰,感覺到男人的氣息就在他的脖間,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好可怕,從沒有過的害怕,這氣勢壓的她喘不過氣來.

"小貓調教一番,就會乖乖聽話了,你說是不是呢?"輕輕的噬咬住她的脖頸,看著她的身體害怕的輕顫,魔玖幽滿意的笑了,果然還是調教有效果,看她現在多乖!

"你到底想干什麼?"小心的躲著他的氣息,結果剛動一下,就又被拽了回去,腰間的胳膊禁錮的她根本動不了.

"干什麼啊!不是說了,調教你嗎?你看現在,月光,溪水,你我,是不是和那晚很像!那晚你很熱情呢!一次又一次的撲過來,現在想來,還是別有一番滋味呢!你說,我們重溫一下好不好?"一口咬上他覬覦很久的耳垂,含在嘴里撚壓,舔弄,同時收緊了雙手,將這個多次忤逆的小丫頭給牢牢抓在懷里,喃喃低語.

"放開我!"被他咬的渾身一顫,戰輕狂還在負隅頑抗著.

"呵呵,小丫頭,真敏感!"放開被含的濕漉漉的耳垂,沿著脖頸一點一點的往下輕吻,留下一片水漬,一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沿著剛才松散的衣服伸了進去,果然和他想想中的一樣,盈潤光滑,美妙的不可思議!

月光下,一個高大的男人懷中禁錮著一個嬌小的少女,少女顫顫發抖,男人卻放肆的將手伸了進去,隨著自己的心意的褻/玩著,這時,連月亮也羞紅了一張臉,悄悄的躲到云層里邊了.

..

上篇:第60章 孩兒爹找來    下篇:第62章 看誰強過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