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60章 孩兒爹找來   
  
第60章 孩兒爹找來

趕了半天的路,走到一處林子中,大部隊停下休整.剛從莽山牛上下來,戰輕狂就被圍住了.大家都疑惑,好奇的看著她抱著的孩子.

西門霖霜最先忍不住話,三步並作兩步的跑過來,費解的看著她.

"輕狂,你確定不是連城導師給你拿錯了藥?你沒糊塗吧!這真是你的孩子?"

"你想再來一腳?"瞪了他一眼,戰輕狂動動腳踝,躍躍欲試.

"別,別,別,總是被你踹,我的面子往哪擱啊?"一下退後三尺半,西門霖霜和她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輕狂,你才多大啊!就有這麼大的孩子了?"瞧這孩子的樣子,恐怕都已經三四歲了,輕狂今年也不過才十四歲啊!難道她謊報年齡了?東方麒詫異的問.

"大怎麼了?那也是我生的!"兒子可是她的驕傲.

"輕狂,雖然這話不該問,可是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呃,那個就是,你和哪個男人走的特別近."

從北堂柒墨婉轉的話語中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就是想問孩子的父親嘛!

"我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當初她也沒看清那個男人的臉,根本就不知道是誰.道出一個晴天霹靂,戰輕狂才不管神色各異的他們呢!小聲的和她的寶貝說著什麼.

于是,戰輕狂在他們心中以往的形象就變了.年幼無知的少女,被男人騙了,頂著所有人鄙視的眼光,無數的責罵,把這孩子生下來,含辛茹苦的帶大.不對,她說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然後版本又變了,純潔無邪的少女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被突然闖進家中的陌生男人給強行玷汙了,兩個月後,發現自己暗結珠胎,善良的天性使她不忍傷害這個孩子,只好將所有苦楚自己品嘗,堅強的把孩子生了下來.現在想想她的性格這樣變幻莫測,怕是和她的經曆有關吧!西門霖霜頓時覺得以前的自己太過分了,他真是不應該那樣說她的,經曆這麼悲苦的事情,她還能勇敢的活著,真是太讓人敬佩了!以後,他會好好照顧她的,嗯,還會好好照顧她的孩子!握緊雙拳,他在心里暗暗發誓.

一下子,眾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帶了幾分憐憫.注意到這邊的神色,戰輕狂就知道他們想歪了.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可是看在他人眼里,就變成了少女的強顏歡笑了.

西門霖霜一點一點的蹭回她身邊,拍拍她的肩膀,鄭重其事的給她打氣:"輕狂,你就別嘴硬了,我都了解,都了解."淒苦的神色,煞有其事的表情,好像這一切的苦主是他西門霖霜.

多說無益,隨他們愛怎麼想怎麼想吧!反正她知道這是她的寶貝就行了.

"娘親~餓~"小人兒看著她,打斷了這些人的遐想,說完就"有氣無力"的趴回戰輕狂的肩上.眼中卻風云莫測,哼!無知的人類!真要說出他的身份怕會嚇破這些人的膽!

"熠兒餓了?"戰輕狂心中責怪自己,這都晌午了,難怪寶貝兒子說餓了.

挑一處陰涼的地方,戰輕狂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塊乾淨的花布,鋪在地上,把她做好的點心,果脯,烤肉等等吃的都拿了出來,然後把小肉團抱在自己的腿上,先喂了一口果汁,再撕了一條鮮嫩的烤肉喂到他嘴里.

頓時玄熠乖萌乖萌的樣子迷倒了一大片,女孩子當然不用說了,就連那幾個大男人心中也萌動那麼一下.

"輕狂,你兒子叫什麼啊?"北堂馨兒也不客氣,直接就坐在了她鋪的花布上,歪著頭,大眼睛直直盯著她們母子看.

"叫玄熠."一說起她的寶貝,戰輕狂就溫柔得不得了,旁邊的西門霖霜看的嘖嘖稱奇.

"是嗎?叫玄熠啊!你兒子長的真好看,是不是,明佳姐姐?"

小人兒穿著一身華服,看的出來他的娘親很舍得花錢的,柔順的黑發被束起,露出討喜的小臉,大大的眼睛黑溜溜的,此時那小嘴一動一動的咀嚼著,乖巧的坐在輕狂懷里,喂什麼就吃什麼,溫馨母子羨煞身邊的一群人.

被北堂馨兒那麼一拉,皇甫明佳也順勢坐下,嘴角含笑:"是啊!我從來沒見過長得這般好看精致的孩子."

"輕狂,你給我抱抱,好不好?"北堂馨兒看的羨慕極了,她也想將這小柔團子抱在懷里,疼寵一番.

"娘親~"雙手緊緊摟住她的脖子,這下嘴里的東西也不吃了,小臉深埋到她的脖頸里.

"還是在我這里吧!"對于兒子,她從不勉強,所幸兒子也不是那些刁蠻任性的孩子,能寵一分,戰輕狂恨不得十倍,百倍,千倍的寵他,所以兒子不願意的她自然是順著就好.

"嘿嘿,北堂馨兒,自討沒趣了不是?你不行吧,看我的!"總算是有機會報昨晚的仇了,西門霖霜笑的得意.

"我討沒趣?就你那德行,小孩子見你怕都要被嚇哭了."回瞪了他一眼,北堂馨兒撅起嘴,毫不留情的反擊.

"我德行?我德行怎麼了,想我堂堂西門大少一出場,上到八十老人,下到三歲孩童,無一不為我傾倒,唉,誰讓本少爺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呢!長得這般招人喜歡,這也是我沒辦法控制的事啊!"摸摸自己的那張臉,西門霖霜頓時陶醉了.

"你得了吧!小孩子見你都被嚇哭多少了?"

"你說的肯定不是我!"

"你別不承認,就你那騷包樣,嚇哭的小孩子無數,我都見過無數次了."

"那是你眼睛有問題,你看到的絕對不是我,小孩子看到我都喜歡的不得了."

"好啊!不承認是吧!現在給你一個證明的機會,你不是取笑我嗎?現在換你來,你要是能給輕狂的兒子逗笑了,我就算你厲害!"

"切,多大點事!你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看著."擼起袖子,西門霖霜顯然准備大干一場.

這兩人的氣場明顯不合,只要湊到一起,不是拌嘴,就是吵架,嚴重起來還會動手,雖然是北堂馨兒單方面的毆打,可是這西門霖霜非得一次次的挑釁,分毫不讓,他們倆就是一對歡喜冤家.

任他們吵的歡快,戰輕狂和玄熠才不管他們呢!該喂的喂,該吃的吃,不是還微笑一下,看的旁邊的北堂馨兒羨慕不已.

"咳咳,咳……那個,嗯,這個,玄熠是吧!我是你娘親的好朋友,當然也是她的好哥哥,索然她不同意,可是這年齡畢竟在這擺著呢!所以按理你該叫我聲舅舅,來,叫一聲聽聽."西門霖霜擠到戰輕狂身邊,諂媚的笑笑,開始他招搖撞騙的大計.

"娘親~要那個~"小胖手指著一個布丁,將西門霖霜無視的徹底.

西門大少毫不氣餒,再接再厲,"你看我長得這般俊俏,小孩子都很喜歡我的,來來,給舅舅笑一個."

"撲哧!"北堂馨兒不給面子的先笑出來,其他人不禁莞爾.

"笑什麼笑!不許笑!"回頭責罵完了,又是嬉皮笑臉的模樣,"小玄熠,舅舅對你娘親很好的,我們關系可鐵了,你看你娘親每次那麼踹我,我都不生氣,從這就可以看出舅舅的脾氣真是好的沒話說,所以,你看舅舅人這麼好,給舅舅抱抱好不好?"說完就伸出手,等待小肉團投入他的懷抱.

吃飽喝足了,玄熠揚起小腦袋,讓輕狂給擦嘴,"娘親~飽飽~要噓噓~"

小人兒連個眼神都沒給他,于是,西門霖霜在風中石化了,被身邊的北堂馨兒一碰,頓時碎成渣渣,龜裂開來.

"哈哈,想我西門大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我看你也不過如此啊!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以打擊西門霖霜為樂的北堂馨兒笑的肚子都疼了.

"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戰輕狂!你兒子審美有問題,得治!我這麼俊美無比,風流瀟灑的一張臉,你兒子連看都不看一眼,必須治!一定要治!"抓住頭,西門霖霜一陣吼叫,顯然被打擊了,然後義正言辭的指證出戰輕狂的過錯.

"你才有問題!你全家都有問題!"遠在帝都西門世家的老家主啊秋啊秋的打了兩個噴嚏,大吼一聲:誰在罵我?

"我兒子好好的,審美沒問題,倒是某個騷包病得不輕,得治!'狠狠的’治!"

"你說誰?"

"說誰誰知道,你看大家都知道我說的是誰."同樣坐在一邊的幾人捂住嘴,吭哧吭哧的忍著,這個看看樹,那個望望草,就是不和他的視線對上.而北堂馨兒則絲毫不顧他的面子,笑的滿地打滾了.

"戰~輕~狂!"

"吼什麼吼?比誰嗓門大啊!現在,我要帶我兒子去撒尿!"丟給他一個白眼,戰輕狂甩都不甩他,扭頭就走了.

"你……你……我和你沒玩!"西門霖霜被氣的原地跳腳,走了一個打擊他的戰輕狂,那邊還剩下一個北堂馨兒呢,頓時,兩人又掐上架了.

帶著熠兒走到小溪邊,解決完噓噓的問題,戰輕狂剛想抱他離開,就被順著水流飄下來的尸體吸引住了目光.

"娘親~"

"沒事的,不怕,不怕."嘴上安慰著她寶貝兒子的戰輕狂,只顧著看眼前的尸體了,所以她沒看到兒子眼中的不是害怕,而是漠視和厭惡.

走上前,將尸體翻過來,看到那人身上特有的標記,是狼焰傭兵團的人!臉色發青,胳膊上全是黑色的膿包,是死于中毒.

想想之前的兩面之緣,第二次她想給熠兒過生辰的時候,還讓給她包間,雖然她沒用,不過這個人情她倒是記下了.

"娘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他不想娘親去管這些事.

"熠兒,娘親之前見過他們,現在就是去看看,能幫的就幫一下,不會讓自己遇到危險的."

"不要受傷~"小人兒摟緊她,不忘囑咐.

"好,不受傷,熠兒先回空間好不好?娘親怕有什麼危險,會傷害到你."親親他的小臉,輕狂看到那雙明亮的大眼睛.

"好~"知道她的想法不會輕易改變,玄熠點點頭,那他能做的就是不讓她擔心.

于是,戰輕狂孤身一人,沿著溪水的方向,快速奔去.

直到走了兩個時辰,才聽到驚呼聲,魔獸聲,還有怪異的簌簌聲音,站在高處,放眼望去,一大片巨型的紫狼蛛正肆虐呢!人群抵擋著,卻已經有無數人都受傷了.

"爹,小心~"凌寒看著一只龐大的紫狼蛛將他的父親撲倒,焦急的喊著.

他們狼焰傭兵團最近也不知道是走什麼黴運,遇到的都是不順心的事情.不久前,父親受傷了,遇到貴人,才得以脫險,現在好不容傷好了,帶領他們出任務.他怎麼也沒想到就會遇到這些紫狼蛛了,而且還是一大群,這種紫狼蛛體型龐大,各個身高三米,行動迅速,並且吐出的絲含有劇毒,口中的唾液也是劇毒的東西,一旦粘上,不管是人還是魔獸,總之所有的活物都會在片刻之間就身中劇毒,全身長滿毒瘡,不治身亡,他們傭兵團現在已經損失慘重了,難道真是天要忘他狼焰傭兵團?

正當他大失所望的時候,一個少女從天而降,大殺四方.是他眼花了嗎?他怎麼看到上次救了他們的閣下了,那個叫戰輕狂的少女.

揉揉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是她!巨大的驚喜溢滿心間.

"輕狂閣下,是你!"大喊一聲,凌寒激動的看向她.

跳到戰場中,戰輕狂直接將眼前的一直紫狼蛛燒成灰燼,看著那個只顧著喊自己的人,殺出一條血路,閃身到他身邊,"小心!"

將偷襲的一只紫狼蛛絞個稀碎,她將人丟回受傷的人群中,轉身繼續戰斗.

"閣下小心!啊,爹!"他爹又被蛛網纏住了.

兩條火龍開路,戰輕狂快步來到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男人身邊,將他身上的蛛網除盡,扶起他來.

"是你?"凌霄天顯然是對眼前這個少女有印象的,沒想到今天又要得她出手相救.

"你們是燒了它們的老巢了嗎?怎麼會這麼多?"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我們這次的任務是找一塊黑色的晶石,本來是沒什麼問題的,誰想到這些紫狼蛛會變得這麼大,數量還這麼多,我們剛將那塊晶石拿到手,就被包圍了."凌霄天氣喘籲籲的答道.

"先把這些清理了再說."的確,原本紫狼蛛根本就不會有這麼大個的,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造成了它們的突變.

躲過紫狼蛛的一只腳,戰輕狂旋身閃到一邊,一把火將它燒了個乾淨,可是還有無數只前仆後繼的趕上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火山爆發!"

強大的火系靈力爆發,火浪蔓延,唰唰唰的將周圍上百米的紫狼蛛燒的尸骨不留.正想喘口氣,簌簌的聲音傳來,又是一大群紫狼蛛來襲,不要命的沖向他們.

一次又一次的火系靈力爆發,可是這紫狼蛛偏偏跟殺不完似的.俗話說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這麼多的紫狼蛛殺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就算她能堅持,狼焰傭兵團的人也堅持不了啊!

"先解毒!"扔出去一個藥瓶給凌寒,戰輕狂回頭繼續,手上殺伐果斷,毫不留情.

就在這時,所有的紫狼蛛都加快了攻擊速度,八只腳都傳出相同的的頻率,將地跺的砰砰作響.然後一只全身紫斑,巨大無比的蜘蛛從後邊沖了出來.只見它將近五米,體積龐大,好幾雙眼睛同時盯著她看,肥胖的肚子,上邊還有無數的突起,八只毛絨絨的大教相互交錯,飛快的向她襲來.嬌小的戰輕狂往它身前一站,誰強誰弱,一目了然.

顯然這只是它們的王了,所有紫狼蛛都"夾道歡迎",紫狼蛛王嘴里發出聲音,然後那些它的手下就將戰輕狂給包圍了.

"閣下!"包圍圈外的凌寒焦急的呼喚.要是閣下為救他們而出事,他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

四周都是恐怖的紫狼蛛,戰輕狂小心的盯著它們,腳下踱著步伐.突然,紫狼蛛動了,所有的紫狼蛛同時吐絲,想將她纏住,來一把,她燒一把,看誰耗的過誰!

"啊~救命~"人群中,一個男人被偷襲了,蛛絲纏在他的腿上,硬是把他從人群里拖了出來.

一個分心,戰輕狂的腳被纏住,頓時一個踞趔,手下一個火球將纏著男人的蛛絲燒斷,及時將他解救出來.

不遠處的紫狼蛛王好像發現了這一點,招呼手下紛紛攻擊其他人,一時間人群中驚呼不斷,又要就其他人,還要顧著自己,戰輕狂頓時打的束手束腳,很是憋悶.

就在這時,紫狼蛛王動了,吐出紫黑色的蛛絲粘住她的四肢,將她撲到在地.怎麼說也是個王,實力自然不是那些小嘍啰可以相比的,起碼那蛛絲被燒毀的速度減慢了三倍.

眼前頓時投下好大的陰影,仔細一看,是那紫狼蛛王肥碩的肚子,粗長的棕毛,隨著呼吸不停的聳動,正當她打量的時候,只見紫狼蛛王抬起一只腳,正對准了她的喉嚨,夾雜著風聲,長滿毛的,粗壯的腳向她踩下,戰輕狂雙手雙腳同時用力,使勁兒掙脫那些纏著她的蛛絲,眼看著那只腳到了她的眼前,輕狂腰部一個用力,翻身而起,來了個橫掃千軍,掃清障礙,將蛛絲燒了個乾淨,頓時她的手腕上,四肢上升起紫黑色,還伴隨著細密的小紅點,顯然是中毒了.

寒光一閃,戰輕狂看著這群紫狼蛛,凌厲的氣勢逼人,不是她死就是它們亡!

而另一邊,魔玖幽從來都沒想現在這樣氣憤過,以前他怎麼就沒發現這些老家伙是這麼沒用,連個人都找不到!

"王上……"

"王上……"

"王上……"

十個人齊齊下跪,冷汗直流,想擦又不敢擦.想想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一直沒能將小殿下尋回,心中頓時愧疚不已,現在怎麼還敢說出求饒的話?

"哼!要你們何用?"

"王上請息怒!"

"玉牌顯示小殿下安好,我們一定會將小殿下尋回的."

"是啊!王上,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王上……"

"都不用說了!本尊親自去找,你們給我好好的打理魔界,要是再出問題,一個一個的都給我去焰獄吧!"甩起袖子,王者氣勢逼人.

焰獄?天哪!那可是他們魔界最恐怖的地方了,不能去,說什麼都不能去啊!

"是,王上,我們一定會打理好魔界."

"盼望王上,早日將小殿下帶回."

冷哼一聲,嚇得十人連大氣都不敢喘.等到他們的王上消失不見了,頓時沒有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擦擦額角的汗,心有余悸的對視一眼,好險!好險!

都是沒用的廢物,來到人界的魔玖幽心情煩躁,仔細感受一下氣息,斷斷續續的,是在靈隱大陸的伽聖帝國!確定好方位,唰的人影消失不見了!

氣息時隱時現,到底是怎麼回事?魔玖幽心中詫異.

氣息在移動?魔玖幽的眸光閃了一下,還是沿著那個方向追去.

確定氣息就在附近,可是怎麼突然消失了?不過空氣中還有殘留,耳朵動了動,順著打斗的聲音飛去.

不過是一群臭蟲罷了,真是渺小的人類啊!咦?看著那個少女,氣息是從她身上傳來的,她是什麼人?小小年紀,在人類里邊還不錯,不過這火……摸索著下巴,魔玖幽眯起眼,神色也更加的變幻莫測了.

見她看著手上的毒痕,氣勢也變了,顯然是打算發起狠了,不過看了這麼半天,他沒耐心看下去了.一揮手,整個戰場干乾淨淨了,他的心情頓時美麗了!

看著一瞬間消失的紫狼蛛,戰輕狂收回手,看著那個凌空而來的人.

來著一身白袍,在陽光的照射下,衣服間隱隱反著金光,衣服的領口,袖口都鑲著金色的小龍,小龍活靈活現,好像真的一樣.和袖口金龍呼應的是淡金色的腰帶,上邊還繡著五彩祥云.一雙黑色靴子兩邊各嵌著一塊寶玉.男人身高八尺,整個人散發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硬是壓得人喘不過氣.戰輕狂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擁有君臨天下,氣勢逼人的男人,哪怕是她,心中也覺得壓迫非常,卻偏偏又感到一絲熟悉,說不出來的怪異.

再看男子一頭墨發柔順的垂在身後,頭戴精致玉冠,濃厚的眉,幽暗深邃的雙眸,若是細看,會發現里邊偶爾紅光閃爍,霎時又隱于無形,波光流轉間總是流露出一絲俯瞰眾生的高貴,凌駕一切生靈的優越.那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整張臉五官近乎完美,白皙的皮膚,絲毫不會給人病弱之感,反而顯示出霸氣陽剛,男人雙手背在身後,像看螻蟻一般的看著他們.

整個現場因為這男人的突然出現,安靜到近乎詭異.這樣的男人,他們都生出敬畏之心,絲毫不敢抬頭去看,以免惹得這人的不快,而唯一敢這麼打量他的人也就只有戰輕狂了.不過打量完,戰輕狂立刻警惕起來,這個男人太危險了!能有那種蔑視眾生表情的人,一定不一般!

"閣……閣下,下……"凌霄天低著頭,想要說出感謝的話,可是他剛開口,就在那壓迫的視線中說不出來了,心髒狂跳,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輕狂閣下,多謝你和這位閣下的救命之恩!"將對象換成是戰輕狂,凌霄天頓時覺得好多了,雖然這樣連帶著說出感謝的話是對強者的不尊敬,可是,他還不想心髒爆裂而死.

"沒什麼,算還了你們當日的想請之情."擺擺手,戰輕狂表示她不介意,看到手腕上的淤痕,心神一凝.

"您千萬別這麼說,那日的事情根本就不知一提."連忙搖頭,他可承不起這個情!

"輕狂閣下,真是多謝你了,兩次相救幸虧有你.也不知道這些紫狼蛛都是怎麼了,變得這麼大不說,還這樣凶狠."凌寒上前,真心的道謝,說道最後,道出了疑問.

"對了,你們能把那個黑色的晶石給我看看嗎?"會不會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物質引起了這些魔獸的變異?

"好啊,就是這個,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不過帝都有人出大價錢發出任務,我們就接了."拿出在袋子里黑色晶石.

是這個?拿在手里,戰輕狂眸光一動.身邊看著她表情的魔玖幽也跟著眼光閃爍,果然!

"你們這個可不可以給我?我花晶幣買也可以."想到兒子上次見到這個好像很喜歡,不過後來就找不到了,現在又讓她遇到一個,真是太好了!

"輕狂閣下,您說的哪里話,要是您喜歡,就送給你了."雖然他們的任務完成不了,可是兩次的救命大恩他們還是要報的.

"如此的話,多謝了.這個給你們,我看你們中毒的人很多,這瓶丹藥可以解毒,也不算我白拿你們的東西."又扔出一瓶丹藥,戰輕狂用這樣的方式和他們換那塊黑色晶石,同時自己也拿出幾顆丹藥吃下去,抑制毒素的蔓延.

"啊,啊,啊這……這……"想要他還不好意思,不想要可是還有這麼多人命懸一線,凌霄天左右為難.

"我送出去的東西從來沒有往回要的."

"啊,那就多謝了."遞給兒子將這些丹藥分下去,凌霄天心中充滿感激.

看看身上粘上的蛛絲,塵土什麼的,戰輕狂就打算和這些人告別了,她要去清洗一下.

"我先走了."

"啊,這,輕狂閣下,不如你和我們一起走吧,也能有個照應."凌霄天熱情的邀請她.

"不必了,我先不回帝都."想想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恐怕大部隊不會等她一個人的,那她就只好自己去樓南了.

告別了他們,順著小溪往上走,想去清洗一下,可是身後還跟著一個讓她備受壓力的人.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跟著我?"回頭看著那個男人,戰輕狂心中打起十二分的警惕,這個男人不好對付.

"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交出來,就饒了你."不過是一個小丫頭,還能翻出天去?

她身上有什麼是他想要的?難道是那塊晶石?

"你想要這塊晶石?"將剛才那塊晶石拿出來,戰輕狂只想把他打發走,就算他說話再難聽,她都忍下了,在強者面前企圖反抗,那是找死!

"不是這個."魔玖幽搖搖頭,那些育魔石是他故意讓人流出來的,魔界有很多,他要這個干什麼?

不是這個?那他要什麼,她身上也沒有什麼寶貝啊!

"比如說孩子."見她在自己說出這話之後,瞬間緊繃的身體,魔玖幽玩味的笑笑.

戰輕狂頓時心中繃緊,沖她兒子來的?眼前之人到底是什麼人?不過,不管是什麼人,打她注意的,打她兒子注意的都是敵人!立刻擺出防備姿勢,她時刻准備反擊.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什麼孩子?我不知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魔玖幽危險的眯起眼,既然這樣就不要怪他?抬起一只手,剛想將她抓到手中,沒想到竟被她逃脫了?

在那只手襲來的時候,戰輕狂的身體立刻做出了本能的反應,躲過之後,直接將火系靈力運用到極致,毫不留情的向他攻擊,沒想到他一揮手,所有的靈力全部消失不見了.根本生不起反抗,看樣子今天她是遇到難纏的敵手了.

嗬,小貓亮出爪子了,不過他現在可沒有那個時間陪她玩.無數的魔力爆發,直接將小貓吸到手里,那細膩的脖子,只要他輕輕那麼一用力,就會喀嚓一下斷了.

"把孩子交出來!"

"什麼孩子?沒有!"脖子上的力量變大,戰輕狂雙手緊緊掰開,卻撼不動分毫.

"你身上有魔族的氣息,所以不要在試圖惹怒我."將那皺起的小臉拉向自己,魔玖幽在她耳邊危險的說.

身體被提起來,戰輕狂頓時呼吸不順了,一個兩個都說她身上有魔族的氣息,她又不是魔族,哪來的魔族氣息?還有想讓她把兒子交出來,傷害她的兒子,做夢!打死她都不會說的!

"沒有!"

"你的意思是不要命了?"眯起眼,他的耐心告捷了,手中的力道一下一下加深,看著她的臉變得通紅.

"沒……有……"她戰輕狂什麼時候這麼窩囊過?死男人,只要她不死,早晚要還回去.突然靈光一閃,心念轉動間,饕餮和妖兒齊齊出現,結果兩個堂堂神獸剛一出場,直接就被那個男人定在那里,動不得分毫.

兩只神獸?還不錯的能力嘛,不過這麼頑固就不好了.將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頭頂,調出魔力掃向她的全身,魔玖幽閉上眼,仔細感受,一個空間戒指,一個破鼎,藥材無數,還有個破珠子,一個垃圾聖器,推擠成山的食物.魔玖幽滿頭黑線,這是多喜好吃啊!突然,他看到角落里還有無數的衣服,還有小孩子的.

再次加大力度,仔細查看,還有什麼?嗯?進不去?不信邪的再次試圖進去,卻被擋了回來,倏的睜開眼,魔玖幽看著眼前滿臉通紅,掙紮不已的小丫頭,將她扔到地上.

"你還有空間?"

"咳咳……咳……咳……"癱倒在地上,戰輕狂咳嗽不止,她從來沒這麼無力過,憤恨的盯著眼前的男人,劇烈的咳嗽給她的眼睛蒙上一層水光.

看著那垂涎若泣的雙眼,魔玖幽的腦中突然回想起一些片段,水邊,梨花帶雨的小女孩,滿身是傷的嬌小身體,不停求饒的哭聲……是那個小女孩!眼前的小丫頭竟然是當初那個淚眼朦朧的小女孩,這麼說,是她把孩子生了下來?也就是說這個小丫頭是他兒子的娘?

"是你?"

"咳咳……"

"把孩子交出來,我會放過你."是的,看在她為魔族誕下下一任繼承人的份上,他可以放過她.

喘息不止,戰輕狂回想剛才,渾身疼的顫抖不止,那種被人從頭到腳活剮了一遍的感覺,她再也不想嘗試了,沒想到這個男人這麼厲害,還能發現她的生命空間,並且試圖進去,不行,絕對不行,里邊有她熠兒,這個男人神秘莫測,誰知道他有什麼企圖?她要保護她的兒子,絕對不能讓他進去!絕不!

"咳……咳,沒有,沒有孩子……"

"那你戒指里的小孩衣服怎麼說?"蹲下身,鉗住她的下巴,魔玖幽逼問.

"個人愛好!"

"好啊,你就嘴硬吧,我就不信你能永遠都不去看他,別被我抓到了,哼!"眼中紅光劃過,男人顯然是動怒了.

她當然會進去,還會甩了這個男人再進去.

"你還有事沒事,沒事就快點離開,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孩子,現在我要走了."見他沒說什麼,戰輕狂以為他默認了,踉蹌這起身,准備離開這里.

"你跟著我干什麼?"她每走一步,男人就如同鬼魅的跟在她後邊,心中煩躁的她想去殺人!

"跟著你,才能找到孩子."只要有他魔族的氣息,不管她走到哪,他都能跟到哪!看誰能耗過誰!

心中氣結,明知道這樣是自不量力,她還是加快速度,甚至都用上了武技中的踢云步.等到她再一回頭,果然男人不見了,剛喘好一口氣,就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是在找我嗎?"

男人邪肆的看著她,對于這貓抓老鼠的游戲玩得很開心.

不信邪的一次一次逃跑,每次都被身後的男人抓到,跑累了,輕狂也就不跑了,她覺得她就像個傻子,竟陪人家樂了.想想身上的毒還沒解,渾身的塵土,還有跑得一身臭汗,她打算洗一下.

"怎麼不跑了?"男人鬼魅一樣的出現在她身後,雙手背在身後,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關你什麼事?"看著眼前的溪水,她很是心動."喂,你轉過去,我要洗澡."西門霖霜他們不會看她,可是這男人的實力,她可不放心.

"你洗你的,看不看是我的事."

"你!"這男人就是她克星,打也打不過人家,現在連說都說不過人家了?她戰輕狂什麼時候這麼憋屈過了?

"可是只要是正人君子都不會看女孩子洗澡的."

"我從來都沒說我是正人君子啊!"

"你……哼!"跟他計較什麼,大不了她穿著肚兜行了吧!

拿出一把匕首用火烤了烤,將剛才被蛛絲纏繞過的四肢劃破,放出毒血,一點一點的黑血流出,酸痛酸痛的,咬咬牙挺著,直到流出紅色的血液流出,再拿出藥草敷上,做好一切,她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要不是他在這里的話,她早就進空間了,哪里用遭這份罪?不過,想到熠兒擔心的小臉,還是算了,見她受傷,熠兒會擔心的.

魔玖幽就這樣看著眼前的小丫頭將自己的四肢劃破,放出毒血,妥善的處理好自己.動作這般麻利,想必是做過很多此吧!他第一次對一個渺小的人類產生好奇,處理的這般麻利,可見她是受過很多傷的,那麼她以前的生長環境是怎樣的?還有,這樣一個小小的身體,才到他的腰一般高,是怎麼樣挺過去結胎的過程的呢?孕育魔胎的她又是怎麼活下來的呢?魔胎一旦形成就會吸收母體的能量,就連魔族的多少魔女都挺不下來,她是怎麼做到呢?又怎麼生產的?魔族畢竟不同于人類,她是怎麼照顧孩子的,畢竟玉牌顯示的是安好,那麼就一定是她做了什麼,太多太多的疑問他想知道了.可是偏偏眼前的少女什麼都不打算告訴他,不過,他有耐心,總有一天會找出答案的!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9章 啟程    下篇:第61章 克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