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59章 啟程   
  
第59章 啟程

風塵仆仆的趕回帝國學院,不顧她的反對,以西門霖霜為主謀,東方麒他們為從犯,一行人直接把她壓倒連城那里.

"連城導師,連城導師……"

嘎吱一聲打開門,連城直接瞟了他一眼,成功的讓他住了嘴.

"導師,導師,你快給她看看,她受傷了……"不由分說的扶著戰輕狂坐下,西門霖霜比受傷的人還急.

洗淨了手,連城看她一眼,"還是傷到了?"

"小事."

"小事什麼小事?沒看見這麼長的傷口嗎?要是別人家的女孩,早就疼哭了,誰像你!"大聲的訓斥,顯然是忘記他面前的是個受傷的病患了.

仔細檢查好傷口,連城直起腰,走進屋子里,不一會兒,就拿出一個矮胖的小瓷瓶.其他人就這麼看著,西門霖霜還在嘮嘮叨叨,持續不停的轟炸著戰輕狂.

倒出藥草糊糊,連城看了這幫男人一圈,目光落在戰輕狂身上,"進屋去?"

"不必,就在這里上吧!包紮完我就走."將衣服脫下,穿著肚兜的戰輕狂倒沒覺得怎麼樣.

旁邊的幾個男人剛看到她露出肩膀,就齊刷刷的轉過身,尷尬的不知說些什麼.西門霖霜踉蹌著轉過身,被嚇得大喊大叫:"喂,我說你是不是女人啊!怎麼一點矜持都不懂,在男人面前,你就敢這樣寬衣解帶?"

總說她不是女人,等有機會的!她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甯可得罪小人,也別得罪女人,尤其是愛記仇的女人!

"你很吵!"

眼前白皙的肌膚,精美的鎖骨,連城匆匆瞟過,就目不斜視的看著手中的紗布,一圈一圈的纏過.戰輕狂覺得她都能看到連城臉上的細細絨毛,一雙含情美目,卷翹卷翹的睫毛,秀挺的鼻梁,有些粉嫩的雙唇,這連城不愧是個美男子啊!

兩人離的很近,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不同的是戰輕狂是光明正大的看,而連城就算再坦然,目光也有些躲閃.

"嗯!"

"對不起,手重了!"交叉在她身後的雙手有一時間的停頓,然後微微的放松了一些.

"怎麼了?怎麼了?導師,你輕點啊!"聽到她痛呼的聲音,西門霖霜焦急的想回身,又突然頓住,只好囑咐起連城來.

剛才那一下,是有些緊,不過這藥冰冰涼涼的,還是有些用的.

"沒事的,你繼續."最後又纏上幾圈,在前邊系好,戰輕狂才把衣服穿上.

"好了."

聽到這話,西門霖霜小心的看她幾眼,確定只是臉色有些發白以外,其他一切都好.

"這是三天的藥,你自己多加小心."又忙活半天,連城將小瓶子遞給她.

"三天?三天能好嗎?"

"你懷疑我?"本是平淡無波的聲音,一下子讓西門霖霜住了嘴.

"導師,你別誤會,他只是太擔心了."東方麒拽了他一把,示意他住嘴.

"是啊!導師,我們怎麼會懷疑你呢?你的水平在整個帝都都是有名的."連城是個不可多得的煉藥師天才,才二十三歲的藥宗,在整個帝都都是家喻戶曉的.就連他父皇想邀請他,眼前的男人也沒同意,只是在帝國學院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導師.

"可以了嗎?我們先走吧!"將衣服整理好,戰輕狂看著這群人.

"走吧走吧!你要回去好好休息.導師,真是多謝你了."剛想從後邊推搡她,西門霖霜注意到她的腰,又停了下來.

"不要碰水."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囑咐她的."

"導師,我們先告辭了!"皇甫明镈他們施了一禮,轉頭追上西門霖霜他們.

回水院的路上,西門霖霜第九十八次的交待:"不能碰水,不要吃辣的,腥的……"

"停!我到了."

"這麼快?輕狂,我跟你說啊……"

"你不用說了,我都記住了!"

"還有……"

"我累了!"

"那好吧!"咋巴一下嘴,西門霖霜想想,還是不打算說了.

"那輕狂,我們就送你到這里了,你回去一定要好休息."北堂柒墨含笑的和她點頭,戰輕狂表示知道了.

"好好休息,我們就先走了."

"好."

"一定要好好休息啊!有什麼事就來找我,或者找他們.輕狂,我說不然你還是跟我回家吧!我家里人多,還方便照顧你,不是嗎?你就和我回去吧!"西門霖霜剛走出幾步,顛顛的又跑了回來.

額間青筋暴漲,戰輕狂真想一拳頭打到他的臉上.

"呵呵,輕狂,你別在意,西門他也只是關心你,我們現在就把他拉走,不打擾你了."一把將西門霖霜拽回來,北堂柒墨歉意的笑笑,將沒有眼色的西門霖霜給拉走了.

直到走出好遠,還能聽到他掙紮的聲音.

"你別拉我啊,哎哎,你拉我干什麼,我還沒說完呢……"

"好了.西門,先別說了,你不是說要回家嗎?想必西門家主還在等你的消息呢!"這個家伙沒看到輕狂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了嗎,還在那里喋喋不休,要是再不把他拉走,他都擔心那拳頭會不會跟他的俊臉來個親密接觸!

耳根子總算是清靜了,戰輕狂舒心的喘口氣.進到屋子里,將門關好後,直接就進到空間里了.

"娘親~"她剛一出現,小人兒就撲到他懷里,還親了她好幾下.

"熠兒,娘親好想你啊!mua~"親了好幾下,戰輕狂又揉了揉,還是舍不得放下.

皺皺小鼻子,玄熠將目光看向她的腰."娘親,受傷了!"

"沒事,已經上好藥了!"

"娘親說話不算話,娘親又受傷了!"小胖手伸向他的腰間,沿著包紮的突起摩挲著.低著頭,眼中又是紅光閃過,不對,娘親的傷口上有魔族的氣息,是誰?誰敢傷了他的娘親?

"是娘親不對,熠兒不要生娘親的氣."

"熠兒沒氣,只是難過~娘心受傷,熠兒好心痛~"苦著一張臉,小人兒抬起頭看著她,眸中隱約還有水光閃爍.

"不痛,不痛,娘親保證,絕對沒有下次了,好不好?"她從來沒覺得心中可以這麼柔軟過,眼前心疼她的兒子,是她心頭最溫暖的存在!無論在外邊經曆怎樣刀山險阻,只要看到兒子可愛的小臉,她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次說好了哦!不許再食言了~"

"好好,娘親答應你."親親他的小鼻子,戰輕狂又蹭蹭他的額頭.

"娘親,去洗洗,好的快,快去,快去……"牽起她的手,小人兒將她拉到水邊,仰頭看著她.

珍貴的生命泉水就這樣被母子倆當作治傷的"消毒水"用,真是太讓人扼腕了!

把剛剛纏好的紗布拆開,擦掉那一層藥糊糊,戰輕狂撩起一捧水,灑到傷口上,將傷口清洗乾淨之後,眨眼之間,傷口上泛著白金色的光,一點一點縮小,直到光滑如初.

換了一套新的衣服,戰輕狂將她的小寶貝抱在懷里,摟著他的小腰,溫柔的注視著.原來她不是沒有溫柔的一面,而是她的溫柔是有限的,只給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娘親~熠兒也要在外邊,陪你~"

"好!"

"監督娘親~"

孩子氣的話,惹得戰輕狂笑出聲來,"好!"

見她答應了,小人兒心滿意足了,小胳膊照舊摟上她的脖子,小腦袋軟綿綿的趴在她的肩膀上.

次日一大早,西門霖霜不請自來.聽到動靜,戰輕狂將睡眼朦朧的肉團拍睡著,面色不愉的走到院子中.

"一大清早的擾人清夢~這就是你西門大公子的作風?"雙臂環胸,靠在門框上,戰輕狂無數眼刀刺向他.

目光躲閃的看看花,看看草,西門霖霜就是不敢抬頭看她.

"有事說事,沒事滾蛋!"

"啊!有事,有事,輕狂你知不知道,這次學院急招我們回來,是為了什麼?"想起正事,西門霖霜也顧不上躲閃了.

"繼續!"

"三年一度的學院盛會要開始了,每個帝國最頂級的學院都會去參加.今年舉辦的地點是在樓南帝國,學院將我們全都招回來,就是為了去參加這次盛會的."

"那你們就去啊,和我有什麼關系?"她來帝國學院才多久,一直都忙著奔走,什麼也沒學到,而且既然是帝國之間的盛會,怎麼也輪不到她去啊!

"誰說和你沒關系的?名額上就有你一個,我來就是告訴你多做准備的,明天就出發了,看你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你還什麼都不知道呢!"看著戰輕狂毫不知情的樣子,西門霖霜為他拿到了第一手消息而沾沾自喜.

"怎麼會有我?學院里那麼多有實力的人,我一個才來不久的,也跟著去?"

"你還不知道吧!原本當然不會有你的,不過還不是那個老魔頭多事,非要推薦你去,雖然那老魔頭惡毒了些,但是在學院說話還是很有份量的,所以學院就同意了!"顯然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了,西門霖霜厭惡的皺眉.

是那個傳授武技的老者?

"好了,你快去准備吧!女孩家該帶的就都帶上,還有你的藥,雖然時間緊迫,但是你的傷可不能馬虎."想起她腰上的傷,西門霖霜第九十九的叮囑.

"好,我會去!"挑眉看著他,意思是說完了,該滾了吧!

"你那是什麼表情!哼!要不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我!"剛想叫囂,氣焰一遇到戰輕狂的氣勢,瞬間噗噗的就熄滅了.

"你什麼你!西門大少,'礙眼’兩個字怎麼寫,你知道嗎?"

"你說我礙眼?我這麼風流倜儻,賽過潘安的西門大少爺,你竟然說我礙眼?你那是什麼眼神,你眼睛長歪了不成?氣死我了,人不溫柔就算了,脾氣暴躁也算了,就連你性格扭曲,我也寬宏大量的不計較了!可是,我絕對不容許你侮辱我的臉!"西門大少義正言辭的糾正她,指著戰輕狂的手指顫抖不已.

"你給我閉嘴!"聲音那麼大,吵醒她的寶貝怎麼辦?

"你讓我閉嘴,我就閉嘴,那我多沒有面子啊!我還就不閉嘴,有能耐你咬我啊,來咬我啊?"吐舌頭,做鬼臉,西門霖霜可算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咬他!她還嫌髒了自己的嘴呢!不過咬不可以,打還是可以的.脫下腳底的鞋子,戰輕狂眼疾手快"啪"的甩到了那張欠扁的臉上,所有聲音戛然而止.

"你怎麼能打我的臉?怎麼……"將臉上的鞋拿下來摔到地上,西門霖霜剛想大喊,見她又拿起另一只,捂住臉,退到了門口."我不和你鬧了,不鬧了……我還有事要說,有事要說!我們新羅拍賣行今天晚上有一場大型拍賣會,你不是貴賓嗎?有時間的話就去看看.好了,我說完了,走了先……"急急交待完,西門霖霜一溜煙的跑了,他可不想被另一只鞋子甩臉.

將鞋撿回來,戰輕狂回到屋子里,聽到動靜就知道她的寶貝被吵醒了,不由得暗罵西門霖霜.

床榻上的小肉團伸出胖手揉揉眼睛,還打了個哈欠,眼睛立馬變得水汪汪的,迷迷糊糊的不能聚焦.被子被他蹬開了,小衣服也褶皺的不像樣子,露出白滾滾的小肚皮,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伸手要抱抱.

"熠兒,醒了?"接過他的雙手,戰輕狂親親他的小臉蛋,給了一個早安吻.

"娘親~"糯糯的聲音,沒骨頭的似的癱在她身上,小人兒一大早的還撒上嬌了.

"娘親抱抱,一會兒吃完了,娘親帶你出去."拿起蓮藕般的小胳膊,戰輕狂輕輕咬了一下,將衣服給他換好,軟綿綿的一團就賴在她身上,隨她怎麼擺弄.

直到給他洗臉的時候,才激靈一下,徹底清醒了.

"娘親~"

"快來吃早飯,吃完了,我們去狂煞閣."把他的小手擦乾淨,又給他漱完口,戰輕狂掐了一把小臉,將他抱到桌子前.

早餐不要吃的太油,水晶餃子,稀溜溜的白粥,還有清爽的小咸菜.將旁邊的小人兒抱到自己腿上,輕狂試了試粥的溫度,剛剛好,拿著瓷勺喂到小寶貝的嘴里,滋溜的就被他吸了進去.

"娘親,也吃~"嗚嗚的說著話,小人兒抬頭看著他,心情很好的蕩起小腳丫.

"好,娘親也吃,再吃一個餃子."啊嗚一口,小嘴咬下,津津有味的嚼著.

母子你儂我儂的吃完早飯,穿上同款白色的親子裝,就出發了.

看著帝都還是如往日一樣的熱鬧,小販為了生計熱情的叫賣著,店鋪老板也殷勤的服務著.戰輕狂抱著兒子一家一家的逛著.

"熠兒,有什麼想要的嗎?"

都是尋常的東西,絲毫不能引起他的興趣,搖搖頭,又抓起她胸前的一縷頭發把玩.

好吧!兒子什麼也不要,倒是給她省錢了,不過她還養了只吃貨,那就一樣都買點吧!

狂煞閣還是那間廂房,樓瀛瀾看著眼前的少女,想到手里的情報,還是有些不放心.

"主子,真的沒事嗎?"

"已無大礙.我要出趟遠門,去樓南."

樓南?眼中寒光閃過,樓瀛瀾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想到那些人,他就恨!

"喜怒不形于色,你沒做好!"

"請主子責罰."

"我還不至于因為你一個表情就罰你,只是有的事情該怎麼做,並且能做到最好,還有怎麼善後,就需要你好好思量了!"將熠兒的衣服攏攏好,戰輕狂提點他.

"是,主子.不過你這次遠行,需不需要我為你准備些什麼?還有小主子的東西,也一起准備嗎?"小心的看著那個孩童,樓瀛瀾永遠也忘不了那小小的身體是怎樣震懾到他,讓他心神顫動,不敢有任何忤逆和反抗.

"不必准備了,我都已經准備好了.對了,今天晚上,新羅拍賣行有拍賣會?"

"是的,主子.你要去看看嗎?"

想想西門家族還欠著她狂煞閣的承諾呢!去!干嗎不去?她是那種白讓人撿便宜的人嗎?

"我會過去的."

在狂煞閣待了一天,好好的規劃了一下狂煞閣的後續發展.等到天色漸黑,三人一起向著新羅拍賣行出發.

"熠兒,你先進去,娘親去打個招呼,一會兒就找你好不好."輕狂蹲下身,把小人兒身前的頭發攏到後邊,露出圓潤的小臉.

"要快~"

"好,知道了.你幫我多照看一下."

"主子放心,我會照顧好小主子."

暫時分開一會兒,戰輕狂拿著那個貴賓徽章暢通無阻的就走了進去.

而當戰輕狂一離開,玄熠哪里還有剛才乖巧的模樣,小手往後一背,冷漠的說道:"走吧!"

"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小主子在主子面前和身後總是兩個樣子,可是那不是他該管的.

當樓瀛瀾到了的時候,立馬得到熱情的對待.這可不是狂煞閣的閣主嗎?整個帝都帶著半張金色面具的貴公子,可就他這一位!而且還憑借築基丹在這帝都占有一席之地,不僅和皇族以及四大世家的關系都很好,他們西門家可還欠著狂煞閣大大的人情呢!這尊大神,他們哪里敢怠慢啊!

不過讓人稀奇的是,這狂煞閣閣主怎麼帶著一個孩子啊?難不成是他的兒子?這可是天大的消息啊!整個帝都不知會有女子芳心碎了一地啊!

如果細心的人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狂煞閣閣主可沒有和那小孩子並駕齊驅,反而是微微向後錯開半步,跟在那個小孩子的身後.半步之差,就可以看出誰是主誰是仆.

"哎呀,閣主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啊!快,里邊請,里邊請."拍賣行的管事親自相迎,這可是大人物啊!

在眾人的擁護之下,樓瀛瀾走進了最尊貴的包廂之一,看著小主子不善的臉,心中有些忐忑.

時不時的傳來有人想要求見的聲音,玄熠周身的氣息越來越冷.

"去把他們都打發了!"攀上旁邊的軟塌,語氣很是厭惡.

"可是小主子自己……"

"快去!"被那目光輕輕一掃,樓瀛瀾連忙答應,迅速的出去了.

而戰輕狂這邊,她剛到,就西門霖霜拉了過去.

"你怎麼才來啊!大家都等你了."

戰輕狂被他拉著,越過人群,也上了包廂.幸好她的傷早好了,不然被他拉這一下子,還不得傷口崩裂?

一進包廂,卻發現幾個少主,皇甫明镈都在,還多了兩個少女.

"西門,你不要拉著她,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身上有傷."責怪的看了他一眼,北堂柒墨將戰輕狂領進里邊.

"我這不是一著急,就忘了嘛!輕狂,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痛不痛?"唰的將手撤離,西門霖霜手腳並用的解釋.

"痛死了!"一把推開擋在她面前的臉,戰輕狂沒好氣的說著.

"啊?痛,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然我去請人來給你看看."這下好了,聽到她痛,西門霖霜更責怪自己了,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撲哧"一聲嬌笑,打破了他的尷尬,是兩個少女中穿紅衣的.

"北堂馨兒,你笑什麼笑?"

"笑你蠢咯!"連人家是不是真的生氣都看不出來,不是蠢是什麼?

"你說誰?你再說一遍!"

"好了,好了,你們都別鬧了,輕狂,我給你介紹一下,那邊那位是皇甫明镈的妹妹,皇甫明佳.這個是我妹妹,北堂馨兒."

"你好啊!我聽說過你誒!"北堂馨兒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她.她可是聽說了呢,是這個少女以身犯險,救了她哥哥他們呢!

"你好."紫衣的女子溫婉的笑笑,釋放著她的善意.

頷首點頭,戰輕狂一一回禮,不過,她還是有疑問,"怎麼幾位家主沒來嗎?你們不是應該和他們在一起嗎?"

"誰樂意和他們在一起啊!我們年輕人當然要自己玩了,對不對?"揚起下巴,西門霖霜征詢其他人的意見.

正當他還要說什麼的時候,樓下當當當的聲音想起,顯然是拍賣開始了.

"各位來賓,大家晚上好!歡迎大家光臨我們新羅拍賣行,我是管事張蕭,今晚將有無數的奇珍異寶展出,要是有您看重的,千萬要該出手時就出手,不然寶貝要是被他人帶所得,那時候再後悔,可別找我們哭啊!"討巧的一番話說出,給眾人心中下了一副猛藥.

剛展出的一般都不會是什麼好的,戰輕狂翻看著那張寶物清單,很快一個名字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五彩神龍鼎!

想想之前壞了的煉丹爐,她正愁沒有時間去找新的呢!誰想到能遇到這樣的意外驚喜?這西門世家不簡單啊!如此難得的寶貝是怎麼弄到手的啊!這五彩神龍鼎,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由幻彩螢玉制成的,盈白的鼎身,五彩的顏色上恰好雕刻著神采奕奕的飛龍,渾然天成,看不出一絲矯揉造作.寬一尺,高半尺,圓圓的拱形,看上去倒有些可愛.此鼎只能為藥宗以上的煉藥師所用,煉藥師等級越高,丹品越高,同時更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看到這里,戰輕狂心中一跳,為她量身定做的啊!

"輕狂,你看什麼呢!"西門霖霜伸長了脖子,瞄她一眼.

"看寶貝!"

又被噎了一下,西門霖霜訕訕的回去做好.他西門家的東西當然是寶貝啦!

聽著下邊一件一件的叫賣聲,很快就輪到了五彩神龍鼎,下邊的場面靜止了一下,然後瞬間就沸騰了,那可是寶鼎啊!

"起價500紫晶幣!"

嗬!好高的價位,不過千金易得,寶貝難求.多少晶幣都是值得的!

"我出600紫晶幣!"

"我800……"

"900……"

"我出一個彩晶幣!"

"我出三個……"

"我出十個……"

現場鴉雀無聲,最後出價的人正洋洋得意,以為志在必得的時候,有人打破了甯靜.

"我出十五個彩晶幣!"

樓下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往發聲的地方看去,可是哪里能看到人影,聽聲音倒是個女子的聲音,年紀不大.

"哼!我出十八個!"

"二十五個!"

……

包廂里的人都將目光轉向戰輕狂,對于她的行為很是費解.

"輕狂,你要它干什麼啊?你也不是煉藥師."

"我喜歡."

"就因為你喜歡,你就要拍下它?我知道你晶幣多,可也不是這麼個花法啊!"回去就找他老子理論去,說他敗家?真正的敗家的人在這呢!

"三十五個!"

"你還加?好吧好吧!我去和他們說一聲,送給你,不就行了?"西門霖霜翻了個白眼,他還是送個人情給她吧!晶幣還是留給她自己用,以防萬一.

有人送人情,不要白不要,而且還是西門霖霜的,那就更不用客氣了!

招呼下人,去和後邊的說一聲,西門霖霜還在勸這戰輕狂,告訴她怎麼開源節流.

不一會兒,下人就尷尬的回來了.

"怎麼了?"見到他空手回來,西門霖霜的表情就不怎麼好了.

"這,少主,這五彩神龍鼎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下人擦擦額上的汗,小心翼翼的看著陰著臉的西門霖霜.

"捷足先登?是誰?"將茶杯一下子摔在桌子上,西門霖霜頓時覺得失了面子.

"是,是,是……"

"別吞吞吐吐的,快說!"

"是狂煞閣的閣主."

"又是他!當初我就看他不順眼,天天逮著一面具,也不嫌累得慌.剛才聽說他還把孩子都給帶來了,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不知和多少個女人勾搭過……"西門霖霜心中頓時憋屈了,都怪他老子,沒事瞎許諾什麼,現在都送出去了.他再要回來,不是在打他老子的臉?看吧!他話都說出去了,這下讓他丟臉了,讓他怎麼交待?

"下去,下去,下去……"不耐煩的擺擺手,他不好意思的看著戰輕狂.

"輕狂,真是不好意思.不然你再看看別的,有什麼你相中的,我二話不說,肯定送你."拍拍胸脯,西門霖霜跟她保證.

被狂煞閣拿走了?那就是她的了?還是一個子兒都沒花,對于這個結果,戰輕狂滿意極了.而且,想想熠兒還在那邊,她也該過去了.

"不必了,我先走了."

"哎哎,你別啊!不會是沒拿到,生氣了吧!"

"不是,我是真的要走了."

"多待一會兒吧!實在不行我再去找人和狂煞閣的人商量商量……"要是真讓她就這麼敗興的走,他這個朋友做的也太失職了.

"真的不必了,我的傷口有些痛,先走了,你們盡興."和其他人點頭示意,戰輕狂向著門口走去.

于是在眾人眼里就成了小女孩沒有買到自己喜愛的東西,借著受傷的由頭走了.

聽她說傷口疼,也不能不讓她走,西門霖霜跟著她走到門口:"那好吧!你就先回去,不過我要是有什麼好東西,下次一定先給你."

"好."雖然這人嘮叨一些,臭屁一些,但是心不壞.

"我送你."

"不用了,里邊還有那麼多人,你這個做主人的走了,不太好.我自已可以,你不必送了."

"那好吧!"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西門霖霜自責死了,同時還把他老子臭罵一萬遍,當然是在心里.

等到身後的目光消失了,戰輕狂才換個方向,找了一個拍賣行的下人,詢問狂煞閣閣主的位置.

得,又是一個慕名而來的,今天晚上大家找狂煞閣閣主都找瘋了.指了一個方位,下人搖搖頭,端著多盤走了.

來到包廂門前,戰輕狂敲敲門,等門打開,快步走到軟塌前,將她的寶貝抱起來,狠狠親了一口.才一會兒沒見,真是想死他了.

"主子,這是五彩神龍鼎,剛才看你的意思,好像是想要這個."

"嗯,不錯."將這神龍鼎來回翻看一下,戰輕狂很滿意.

"聽到主子的聲音,我便自作主張的找人詢問了,不一會就有人給送了過來.主子滿意就好,不知道主子要它是……"

"當然是煉丹了!"滿意的點點頭,戰輕狂將神龍鼎隨手放到空間戒指里.

"主子是煉丹師?"難不成那些丹藥都是主子自己煉制的?

"我沒和你說過我是煉丹師嗎?"

"呃……沒有……"天哪!他早該想到的不是嗎?當初救了他的丹藥他以為是碰巧,可是這麼多的丹藥那一定有個強大的煉丹師在供應著.只是他沒想到這個煉丹師竟然會是他的主子!而且,那七顆高八品築基丹,那主子豈不是藥聖?天哪,這麼年輕的藥聖!太不可思議了!

留著樓瀛瀾自己在那里震驚,玄熠拉著戰輕狂的衣服,"娘親~"

"熠兒,怎麼了?"看著那雙渴求的大眼睛,輕狂頓時溫柔如水.

"娘親~要那個~"小胖手一指,順著窗戶縫看去,正在拍賣的是一塊古怪的黑色晶石,眾人顯然是不知道那個是什麼,場面一下子有些冷場.

"好,熠兒要那個,娘親一會兒就讓人給送過來."這可是她的寶貝第一次管她要東西,哪怕是天上的月亮,她也要摘下來送到兒子手中.

旁邊的樓瀛瀾聽到這話,立刻起身出去了.

"熠兒,等會就拿過來了,餓不餓,先吃點糕點,等一會回去了,娘親給你做好吃."拿起桌上的一塊糕點,喂到兒子的嘴邊,看著他咬了一小口咽下,她親親小胖臉.

樓下的人們本來以為那塊不知道是什麼的晶石沒什麼價值,可是沒想到不一會兒就被狂煞閣的人拿走了,難道是什麼他們不知道的好東西?狂煞閣的閣主見多識廣,他要的東西肯定不同凡響.

等到樓瀛瀾將東西拿回來,戰輕狂接過來,直接放到她寶貝兒子的手里.

"給,是熠兒的了."

"娘親~"小人兒親親她,撲到她懷里,背對著她是,眼中隱藏的卻不是喜悅,而是興奮.

"我們先走了,剩下的交給你了."接下來的東西她不感興趣,讓兒子吃飽飽才是天大的事!

"是,主子."

抱起兒子,趁著拍賣正熱鬧的時候,母子倆悄悄的走了.

回到水院,將兒子放在床榻上,戰輕狂囑咐道:"熠兒,等會兒哦,娘親去給你做好吃的,你先自己玩,好不好?"

"好~"小人兒抬起頭,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臉.

"真乖!娘親獎勵個親親."

滿意的笑笑,輕狂轉身就去廚房了.床上的小人兒見看不見她的身影了,這才拿出那顆黑色的晶石,眼中全是驚喜.

真沒想到,在這樣低級的界面會有育魔石的存在,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將小手覆蓋在上方,調動身體里的魔元,把晶石里邊的能量都牽引到體內,繞著魔元運行一周,全部被魔元吸收了.猛地睜開雙眼,眼中紅光乍現,鮮紅如血,好長時間才慢慢轉化成黑色.剛才還是黑色的晶石眨眼之間化成粉末,跳下床,玄熠打開窗戶,小手張開,粉末隨風消散.做完一切,小人兒又回到床榻上,乖寶寶一般的等著娘親來喂他.

等到吃完飯,洗漱之後,母子鬧了一會兒,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次日,被學院中的嘈雜聲音吵醒,戰輕狂也不打算再睡了.直接給兒子穿戴好,看著兒子粉嘟嘟的臉,她覺的滿心歡喜.

將能用的都帶上,戰輕狂抱著兒子去找大部隊了.

整整上百人,無數的莽山牛排成一隊,學院的人都在往上邊搬運東西,場面很是熱鬧.整個學院除了她認識的那幾個,都是臉生的.

不一會兒,有人姍姍來遲,仔細一看,是連城!

其實想想學院盛會也不外乎是比拼什麼的,難道導師也去比拼嗎?

"你來了!"空手而來,連城看著她和懷里抱著的孩子.

"嗯.你也去嗎?"

"會有煉丹師的比賽."還是一樣的簡潔明了,直接給出她答案.

"輕狂,輕狂,你在哪啊!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輕狂……"咋咋呼呼的西門霖霜挨個找人,瞧這勁頭,要是不把她挖出來,決不罷休啊!

"這里!"

"呼呼……呼……可累死我了,你怎麼在這啊!讓我一陣好找."彎著腰,西門霖霜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不在這,我在哪?"

"哎呀,跟我走,我們去前邊,大家都等你了,咦?你抱著的是誰家的孩子?"剛要拉起她的手臂,顯然有什麼不對的,這才看向她的懷中.

"我兒子!"

"什麼?你在開玩笑吧!你才多大啊!就有兒子了,我以前怎麼沒見過?好了,不管你是從哪里抱來的,還是快給人家還回去吧!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我兒子!"

"我先去前邊,你的莽山牛都已經給你准備好了,快點來找我,還有一定要記得把人家的孩子還回去啊~"邊喊邊頭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我兒子!"將小肉團從右手換到左手,戰輕狂又說了一遍.

"我相信你."連城多看了玄熠一眼,他知道眼前的少女不是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人.

"我先過去了."

"好."

路過一個接一個的莽山牛,她真心覺得帝國學院好大的手筆!這種莽山牛體積龐大,可以運載很多東西,而且四肢有力,便于行走,可以長途跋涉,走山路也如履平地.不過就是這種莽山牛不好喂養,能吃的東西都是很珍貴的,一般人家也用不起.而帝國學院可以一下子就拿出這麼多頭,可見這伽聖帝國排在第一的實力不是白來的.

走了許久,總算是到了西門霖霜說的地方,可是一見著她,又驚呼起來:"輕狂,不是讓你把孩子還回去嗎?"

"我最後再說一邊,這是我兒子!"要是再讓她沒玩沒了的解釋,她不介意采取非常手段.

聽到這話,唰唰唰好幾雙眼睛都看了過來,東方麒,皇甫明镈,北堂柒墨……

"哈哈哈,你們說不笑不好笑,她偏說這是她兒子……"

將誇張大笑的西門霖霜給踹趴下之後,對上其他人疑惑的視線,戰輕狂大聲宣布:"這是我兒子,戰玄熠!"

"呃……"他們也沒說什麼啊!也沒有哈哈大笑,他們只是有點疑惑,疑惑而已.

將兒子放到牛背上,戰輕狂也翻身上去.才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呢!

不一會兒,大部隊就准備出發了,將兒子穩穩的圈在懷里,戰輕狂驅使著身下的的莽山牛,隨著部隊出發了.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8章 暴打欠扁的    下篇:第60章 孩兒爹找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