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58章 暴打欠扁的   
  
第58章 暴打欠扁的

幾人休息了一晚,等到天明,就又去了烏馬鎮.還是熱鬧非常的小鎮,蒸籠里的包子還冒著熱氣,紅彤彤的糖葫蘆上邊還有一層晶亮的糖,到處都是"安居樂業"的百姓們.

不過今天,西門霖霜可不會像昨天那樣興沖沖的請客了,看到那些精美的食物,他急忙捂住嘴,可不想把今天早上吃的全都吐出來.

還是那家酒肆,店小二熱情的招呼:"哎喲,幾位客官,打哪來兒來啊?快請進,請進……"

東方麒他們總覺得怪怪的,可又說不上是什麼,瞟了戰輕狂一眼,見她輕笑,都沉默不語.

打哪來?明明昨天剛見過,現在卻一副陌生人的樣子,怪異的地方就是整個小鎮的百姓都像被人操控的木偶,每天都在說著同樣的話,做著同樣的事,一切都是虛假的!

"我們今天剛到這里,第一次來這烏馬鎮,也不知道這鎮上都有什麼,小二,你給說說."

"客官,您真是來對了,我們這烏馬鎮最出名的就是小烏馬了,各個都是活靈活現的,您買回去幾個,送給家里的親戚朋友也好啊!"

其他幾個人也不傻,都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一聽這話,就知道不對頭了,昨天他們還在這里險些吵起來,現在這小二分明就是不認識他們的樣子啊!

"好啊,我們現在就去買幾個,你給介紹一下,誰家做的小烏馬最好,我們一會再回來."

"那邊,那邊,過兩條街的老王家做的最好.幾位客官快去快回,我把飯菜都給您備著."小二還是那個招牌微笑,殷勤的伺候著.

離開這家酒肆,西門霖霜是個藏不住話的,"輕狂,這家酒肆有問題!"

"不光酒肆有問題,小鎮都有問題!方圓幾里都是這種詭異的情況,偏偏出了這個范圍就什麼事都沒有.而且,想想昨天的那五個人,就是吃了這家酒肆的東西才出的問題."找到無人的角落,幾人趕緊商討對策.

"我也覺得是那家酒肆的問題,很可能源頭就在那里."皇甫明镈挨個的看了他們一眼,說出自己的想法,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點頭.

"那我們就去端掉這個酒肆,不管是什麼妖魔鬼怪,來一個,我打一個."西門霖霜開始摩拳擦掌,顯然是想給昨天被惡心到的自己報仇.

"輕狂,你覺得呢?"給了西門霖霜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北堂柒墨想聽聽她的意見.

既然事情理不清個頭緒,那麼來一招打草驚蛇,引蛇出洞也不錯.

"我同意!出其不意,我們就看看這背後到底是什麼!"

"輕狂,你果然夠意思!走,我們現在就出發!"拍拍她的肩膀,對于有人贊成他的主意,西門霖霜很是高興.

"喲,幾位客官,這麼快就回來了."

"怎麼,這麼快回來你們不歡迎?"歪著頭,西門霖霜拿著扇子輕點一下,又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怎麼……怎麼……會?"小二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皇甫明镈一點頭,大家齊齊動手,桌椅全部踹翻,杯碗茶碟摔的乒乓作響.西門霖霜一腳就將那個店小二給踢飛到了牆上,看著他摔成"八瓣"的尸體,笑的得意.

這邊的動靜太大,將後邊的其他"人"也給吸引過來,兩方人馬同時攻擊,戰輕狂他們這邊八個人分散開來,每個人都將自己的拿手好戲展現出來.皇甫明镈是個金系五星靈帝,金色的靈力幻化成一把巨劍,毫不留情的砍向酒肆老板;東方麒和他的隨從也將跑出來的後廚人員當下斬殺.

將拿刀沖過來的胖師傅燒成灰燼,戰輕狂時刻注意著周邊情況.不是何時,西門霖霜蹭到了她面前,打死一個偷襲的,善心大發的說,"輕狂,我看著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死于我手中,怎麼就這麼于心不忍呢?頓時覺得渾身充滿罪惡感."

"他們早就已經死了,行尸走肉一般的活著比死了更痛苦!我們這是在幫他們解脫,希望他們能早日入土為安,以告慰亡靈,所以手下不必留情,他們早就已經不是人了!"像切大白菜似的,戰輕狂手起刀落,又有五人死于她手中.

"好吧!聽你的,你果然夠彪悍!"

等到大家齊心合力的把酒肆清掃光,皇甫明镈和東方麒他們幾個一人占據酒肆的一角,同時出手,強大的靈力爆發,整個酒肆頃刻之間倒塌,轟隆一聲,濺起好大的塵土.

而聽到這邊的動靜,鎮上的"百姓們"都開始往這邊聚集,神情呆滯,步伐緩慢,形成一個圈將他們包圍了.

大家相視一眼,各自為戰,眼前的不是人,是沒有思想的怪物,他們不能留情,絕不能留情,不然會有更多的人遇害,這個小鎮不能留,絕對不能留!

招招狠厲,無數的尸體堆積,可是這些怪物卻還是大量的湧現出來,怎麼殺都殺不光,相比幾個男人難看的臉色,戰輕狂就輕松多了,她的靈力源源不斷,而且她的身體素質也是一流的,除了衣袍上粘了穢物,一切都好.

真的是一切都好嗎?所有的房屋,街道突然開始顫抖扭曲,他們歪歪斜斜的,好不容易才站穩腳.

"這是怎麼了?怎麼回事?"

"不知道!"

"靜觀其變!"

等到劇烈的震動停止,甯靜祥和的小鎮頓時變了樣,房屋倒塌,斷壁殘桓,汙黑的血跡,血流成河,一切都恢複成了晚上的模樣,就連天色都開始變得灰暗,太陽不見蹤影,冷風習習,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血腥氣,西門霖霜又要吐了,可是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硬是忍住了.

突然,之前被他們砍死的怪物們都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有的掰正自己歪掉的腦袋,發出卡卡聲,有的動動手腳,慢慢的向他們襲來.

"呸!md,打不死?"西門霖霜不甘心的吐了一口口水,顯然是受不了這氣味,難看的皺緊了一張俊臉.

大家再次加入到斬殺這些怪物的陣營中,被砍掉胳膊的,怪物自己撿上安好,砍掉腦袋的,怪物也不不介意拿其他的代替.眾人漸漸打的有些心力焦悴,對方是打不死的怪物,他們可是能力有限的人類,而且誰也不知道被他們碰到或者咬上一口會不會也變成怪物?肮髒雜亂的景象,鼻尖作嘔的氣味,他們毫無辦法,只能堅持著,苦戰著.

唯一情況能夠好點的就是戰輕狂了,她的火系靈力本就不尋常,直接將怪物燒成灰,連個渣渣都不剩,一點一點燒出一條路來,戰輕狂挨個遞給他們一把酸葉草,順便幫他們抵擋一下.

"酸葉草,把它吃了."

躲在戰輕狂後邊,西門霖霜毫不猶豫的一把扔到嘴里,咀嚼那麼兩下,酸酸澀澀,清清涼涼,精神為之一振,鼻腔通順,可是鼻尖的臭味也更加明顯了.

東方麒他們也將酸葉草吃下,不得不打起精神,繼續這場較量.

看著他們將這群怪物斬殺,怪物又"死而複生".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沒完沒了的打下去,早晚他們會靈力耗盡的,到時候就是怪物為刀俎,他們成魚肉了.

掃視周圍一圈,看到一個最高點,戰輕狂向著他們大喊一聲:"上屋頂!"

"唰唰唰"的七個人,對于她的命令,身體比大腦反應的更快.

戰輕狂剛躍上屋頂,西門霖霜就焦急的問"怎麼辦?怎麼打都打不死!"

站在屋簷上,戰輕狂俯視著下邊,所有的怪物都像他們這邊聚過來.哼!來的真好,就怕你不來!

"火山爆發!"就算她以前用過這招,也只是在戰斗中小型的用過,像現在這樣大規模的使用還是頭一回.

眾人只見她雙臂舉起,兩只手分別燃起火焰,揮向下邊,然後滔天的大火鋪天蓋地的壓向下邊的那群怪物.被砍斷頭,折斷胳膊,這些怪物都不發出一點聲音,現在卻被燒的聲嘶力竭,驚恐的嘶吼聲仿佛野獸咆哮,只要被那火沾上一點,身體就像破布一樣,從中間開始燃燒,紅光閃爍,瞬間化為灰燼,眨眼之間,伴隨著嘶吼怪物們一排排消失,看的西門霖霜他們驚訝不已.好強大的爆發力!好持久的靈力!這個少女一次又一次的讓他們刮目相看!

火光沖天,將所有汙穢都少了個乾淨,輕風吹起幾片落葉.一切都變成虛無,如不是滿目瘡痍,腐臭燒焦的氣味傳來,他們都不敢相信經曆過什麼.

"結束了嗎……"西門霖霜如夢語般的聲音驚醒了眾人.

結束了嗎?這個小鎮的一切好像是噩夢一場,真的結束了嗎?

"輕狂,這次真是多虧你了!都結束了,太好了,太好了!"好半天才緩過神來的西門霖霜跳到戰輕狂面前,就差沒手舞足蹈了.

常年的直覺告訴她,不對勁兒,這事顯然沒完!

"輕狂,好了,你不要這樣了,都過去了,來來來,放松一下."拉起她那緊繃的身體,西門霖霜想緩解她緊張的情緒.

其他人雖然沒說什麼,可是那神情都是輕松了很多.從屋簷上跳下來,大家收拾收拾,還是早點離開這里為妙.

"好了,輕狂,你別老是這樣,弄得我都有些緊張了."顧不上和東方麒他們說話,西門霖霜想安慰依舊警惕的戰輕狂.

仔細聆聽,戰輕狂的耳朵動了動,"戒備!有東西過來了!"

頓時,剛才還有些輕松的氣氛一下子又變得緊張起來,八個人齊齊靠攏,背對背,時刻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輕狂,真的有什麼嗎?我怎麼什麼都看不到?"緊挨著她的西門霖霜小聲的說,不時的還向四周張望.

有腳步聲,就算再輕微,她還是聽到了,而且速度很快.

"來了!"沒等看清眼前的黑影是什麼,戰輕狂本能的拋出去一個火球,將黑影撞飛出去,其他人就沒這麼幸運了!跟著北堂柒墨來的隨從躲閃不及,一下子就被抓了出去,然後眾黑影齊齊上前,將他分尸,那個隨從發出悲慘的叫聲,不一會兒就沒了氣息.

西門霖霜打了個冷戰,"輕狂,那是,那是什麼?"

"我怎麼知道?"看著周圍將她們包圍的黑影,應該是人,可是卻不是人的形態,整個就是喪尸+僵尸+猩猩+蝙蝠的綜合體.像喪尸一樣食人肉,僵尸一樣的長爪子,還泛著青色,猩猩一樣暴增的身形,有的還像蝙蝠一樣倒掛著.怪物一跳三米遠,行動迅速,顯然不好對付.

怪異的小鎮,黑壓壓的天色,破落的房子,惡心滲人的怪物……

戰輕狂他們只剩下了七個人,因此更加小心了,有了剛才的教訓,這回不敢絲毫的放松了,目不轉睛的和怪物對峙著.

突然,怪物動了,齊齊圍攻他們,難聽的吼叫聲震得他們耳膜發疼,頭腦發脹.這次的怪物速度極快.就算是戰輕狂丟了無數火球,也才打中幾只,可想其余人的窘境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寶劍和怪物的爪子撞在一起,"叮"的一聲聽的人心髒一縮.

"我可不想被分尸啊~"

"有什麼辦法嗎?"

一聲比一聲急促的聲音,還有無數的怪物爭先恐後的襲來,戰輕狂有些煩躁,要是她自己想從這里脫困,根本就不成問題,可是,還有這些人呢!丟掉戰友,臨陣脫逃可不是她的性格.想到自己的火系靈力對他們還能起到震懾的作用,沒辦法,她只能學孫悟空給唐僧畫個圈那樣,也給他們來個畫地為牢.

將身邊的怪物都驅逐走,戰輕狂沿著他們的周圍施展了火系靈力,隨她的心中想法火焰生生不息的燃燒著,望望天,想到那些怪物的跳躍能力,她又給加了個蓋,這樣可就真真正正的成為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了,四處都是火.

"輕狂,你這是在干什麼?"

"就算你的靈力能抵禦它們,我們躲得了一時,也躲不過一世啊!"

"還有,你這麼長時間的運用靈力,能受得了嗎?"

"輕狂……"

"都別吵了!你們在這里呆著,我出去!"直到這個二十平米的地方完全封閉起來,她才停下手.

"不行,怎麼能讓你來保護我們?"

"就是!"

"我也不同意,輕狂,外邊多危險啊……"

"閉嘴!老老實實呆著,別給我添亂."不管他們的勸阻,戰輕狂從那個屏障中出來.

"哎呀,這可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西門霖霜焦躁的從里邊踱著步.

"好了,西門,你不要走來走去的,我們還是聽她的吧!這麼長時間以來,你還不相信她嗎?"或許是北堂柒墨的話起到了安慰的作用,西門霖霜倏的停下,隔著通紅的屏障,看著外邊那個若隱若現的身影.

"不會有事,一定不會有事,不會有事……"

街道中央,一個女子寒著一雙美目,凌厲的氣勢壓得這些怪物焦躁不安,邁出爪子上前,小心的試探.女子身後是一個三米多高的大火籠,火光明滅間,女子的臉被映襯的看不清表情,卻能從那殺伐目光中看出要將這些怪物置于死地的決心.

將火系靈力包裹在自己身上,戰輕狂似離弦的箭那般沖了出去,一手一條火龍耍的威武,被碰到的怪物"啊啊"亂叫,陰狠毒辣的看著她,不顧死活的往上沖.

既然不怕死,那就來吧!兩條火龍靈活的在她手間,長袖善舞也不過如此了吧!一下下被抽中的怪物頓時灰飛煙滅.而從這些怪物的身上可以看出,像柴肉般的胳膊,滿身的膿包,青紫發黑的血液,應該是最開始突變的小鎮百姓了.

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這些怪物好像受到了什麼指令一樣,不再苦苦糾纏,反而是且打且退,分明是想要將她引到哪里去.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倒要看看這幕後究竟是什麼,跟隨著怪物群一點點移動.路上全是由無數白骨拼成的,上邊還連著黏糊糊的血肉,越往前走,就越多.

當看到一個由白骨堆積成山,山尖上還有著一個黑色的大骷髏頭時,饒是戰輕狂,也心中發寒,這得是多少人命啊!

喀嚓喀嚓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傳來,戰輕狂機敏的轉身,可是向四周望去,卻什麼都沒有.

"既然將我引來,何不現身一見?"戰輕狂說的隨意,袖子中的手卻攥緊了拳頭.

"喀嚓喀嚓!"

刷的再次轉過身,戰輕狂看著"山尖"上的骷髏頭,稍退一步,目光如炬的盯著它.

突然,狂風來襲,無數的骨頭向她砸來,運起靈力,戰輕狂一把燒個乾淨.一個一個骷髏兵接二連三的撲過來,卻都落得同樣的下場.

眼前景象轉換,慘絕人寰的戰場,堆積成山的尸體,成百上千的士兵拿著刀向她沖來,臉上滿是凶狠猙獰,躲過一次一次的攻擊,戰輕狂毫不猶豫的奪取他們的性命;畫面又一轉,甯靜祥和的小村落,無數的小孩子正在村口玩耍,看到她了,都抬起胖嘟嘟的小臉笑嘻嘻的和她打招呼.就算明知道這不是真的,她的心中還是軟了下來.

好可愛,像她的熠兒~

小孩子們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想撲到她的懷里,可是當她剛伸出手,面前的孩子突然就變了模樣,灰黑的臉龐,眼眶上是大大的血窟窿,一口尖利的牙齒,正詭異的笑著.

腰間一疼,戰輕狂狼狽的退了兩步,再仔細一看,還是那群白白嫩嫩的孩子,正歪著頭,天真的看著她,哪里還有剛才凶殘的模樣?

搖搖頭,戰輕狂拼命的告訴自己,這是幻覺,這是幻覺,一切都是幻覺!

雙手有些顫抖,她幻化出一把刀,捅向了笑的最燦爛的孩子,被她刺傷的孩子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對上那張純真的小臉,戰輕狂一遍遍的告訴自己,假的,全是假的,是幻覺,是幻覺!閉上眼睛,她不管三七二十一,耍出一套刀法,直到身邊撲通撲通的聲音不再繼續時,她才睜開眼睛,無數的孩子尸體橫七豎八的羅列著,臉上全是相同的表情,恐慌,害怕……

接連退後好幾步,戰輕狂捂著腰間的傷口,臉色煞白一片,看著沾滿血跡,不停顫抖的雙手,是假的!對!是假的!

直到雙手被摳的出了血,疼痛才讓她醒來,眼前哪有什麼戰場?哪有什麼孩子?不過,腰間還是有一道長長的傷口,血跡蔭濕了她的衣袍.

踉蹌的站起身,戰輕狂深呼吸一口氣,擦掉臉上的淚水,怒喊一聲:"你出不出來?再不出來,別怪我不客氣!"

回應她的只有小草拂動的聲音.不出聲是吧!像個王八似的縮在龜殼里是吧!那她就炸掉它的龜殼,讓它嘗試一下luo奔的下場.

想到出門前她搜刮來的丹藥,這下可算派上用場了.這點一簇火,那燒幾根草,然後她就把五品爆破丹,六品蝕骨丹,四品腐化丹,還有劇毒的的丹藥,雜七雜八的全部扔到火腿里,頓時,這里就熱鬧了!

"乒!"

"當!"

"咚!"

"哐!"

一陣陣白煙,肆虐的火光,戰輕狂剛才心中的郁氣總算是緩解不少.煙霧彌漫,看不清事物,不過不妨礙她的聽力.

"你到底是什麼人?"

"喲!不裝了?不躲了?有能耐你再裝啊,裝給我看啊!"

"你!"

說話的是個男人的聲音,低沉冰冷,不過奇怪的是還伴隨著牙齒打顫的聲音.

"你!把這里的煙霧弄沒了!"

"憑什麼?是你扔的那些東西."

"你干不干,不干我就繼續扔!"

敬酒不吃吃罰酒,非得暴力才能解決問題!不一會兒煙霧消散,戰輕狂打量四周,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敢玩她?

"看來你是滋味沒嘗夠啊!"說著手中又要動作.

"你究竟是什麼人?咔咔,咔咔……"

向著發聲的地方看去,原來是"山堆"上的那顆最大的黑骷髏頭,此時正下巴張張合合的說著話.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把這個小鎮弄成這樣的就是你?"

"是我又如何?哈哈哈哈,我就是要讓世人都嘗嘗我所受的苦痛和折磨."黑色的骷髏頭狂嘯不止.

"昨晚,盯著我看的就是你?"

"是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的身上怎麼會有魔族的氣息?你是他們派來的?是不是?是不是?把我弄到這里還不夠慘,非要趕盡殺絕嗎?啊啊啊啊啊,就容不下我嗎?都是叛徒,叛徒……"

聽著它語無倫次的話,戰輕狂皺眉,"你到底是個東西?想做什麼?"

"哈哈哈哈,我是個什麼東西?我都淪落成東西了……"悲憤不甘的聲音頓時充滿淒涼."我竟然成東西了?你們就是這麼看我的?就這樣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才會背叛我,對不對,對不對?我要殺了你!"

說的是什麼和什麼啊?背叛?眼前的東西變成這樣是有人背叛才落得這個下場的?

"我聽不懂你說的是什麼,不過你將這個小鎮變成這樣,就是你的不對,雖然我自詡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這樣慘絕人寰的事情我還是做不出來的.現在,我是殺了你,還是剁了你,才能把這個小鎮的異樣給糾正過來呢?"

"殺我?剁我?一次不夠,還要來第二次嗎?來啊!來啊!我如此痛苦,怎麼能看著別人幸福的活著,我要把這一切,都毀掉!毀掉!把我扔到焰獄還不夠,現在還派你來……"

"我不是誰派來的,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現在解決掉你,我走人,就結了!"打斷他癲狂的話,戰輕狂很不耐煩.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不是魔族的?可是你身上有魔族的氣息!不會錯!不會錯的!"大吼一聲,黑色的骷髏頭顯然是不相信.

"你好像知道魔族,難道你是魔族的?"魔族,真的有這樣的種族嗎?和人類一樣?還是長相丑陋,頭上有角的怪物?這次的事件是魔族引起的?有什麼目的嗎?

"對!我就是魔族的!我豐將牟尊,是魔族鼎鼎大名的魔將,南征北戰幾千年,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我手下帶出來的魔兵數不勝數,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可是,我萬萬沒想到,我親手帶出來的魔兵竟然會在背後捅我一刀,他們假借宴會之名,將我迷倒,生生將我扒皮抽筋,拆了我的骨,剁了我的肉,全部喂給魔仆和魔狼,還把我扔到焰獄里邊去,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他們這群小人!小人~啊啊啊啊~我恨!恨不能將他們的骨頭統統咬碎!"

"你既然是魔界的,怎麼會到這里來?"從來沒聽說過魔界在哪里啊!想必不在一個界面.

"我在焰獄受了無盡的痛苦,可是只要我元神不滅,總會有東山再起的時候,終于,有一天,讓我逃了出來,可是魔界再也沒有我豐將牟尊的位置了!他們謀害我不夠,還將謀反的罪名嫁禍給我,我能怎麼辦?只能狼狽逃竄,從此魔界再無立足之地.終于有一天被我等到了,長老要去辦事,我就偷偷的跟隨他的傳送法陣,然後就來到了這里."

"那你來就來,為什麼要禍害無辜的百姓?"

"這里是人界,根本就不適合我們魔族修煉,我能怎麼辦?只好用他們的靈魂為我築造魔元,這樣我才能東山再起,重新殺回魔界."

"就因為你,這麼多的百姓們就無辜慘死,他們難道活該為了你一個人,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那有什麼?不過都是低賤的人類!哼!還有你,就算不是他們派來的,你也別想走!"

好!真是好!居然敢把注意打倒她身上?她不走,她怎麼會走呢?眯起眼,戰輕狂笑的"溫柔".

右手幻化出一只一米五的狼牙棒,上邊還包圍這一圈紅彤彤的火焰.戰輕狂一躍而起,直接砸向那惱人的骷髏頭.

"媽蛋!你還有理了?我呸!就你的命是個寶,別人的命都是草?"

拿起狼牙棒""的一下就把那堆小山打垮.

"不讓我走是吧!我還真就不走了,不打你個桃花燦爛,你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將那跌落下來的骷髏頭狠踹了一腳,對准眼眶,哐的又是一下.

"魔將是吧!只剩個腦袋的魔將,我呸!就你還魔將?魔將要都是你這樣的,你們魔界早就玩完了!"

操起狼牙棒,戰輕狂乒乓一頓好打,頭蓋骨上硬是被她砸一個坑來.

"什麼東西?還跟我狂上了,你狂什麼狂,能狂的祖宗在這呢!今兒不好好改造改造你,都對不起這天,對不起這地!"

邊打邊罵,時不時的再踹上一腳,此時的戰輕狂和個潑婦沒什麼兩樣.

"別打了,別打了……"黑色的骷髏頭被打的狼狽躲閃,偏偏躲不過去這專業的.

"現在知道求饒了,還真就告訴你,求饒在你姑奶奶這沒用!"順著後腦勺,""的又是一下.

"別打了……別打了……你到底是什麼人?還有……還有你這火,是什麼火?"被那火焰形成的狼牙棒打在頭上,魔力全被壓制住了,生不起反抗,這不就是個人類少女嗎?難道有什麼特殊的?

戰輕狂才不管他的求饒呢!只顧自己打的通順舒暢,直到再也聽不到一點的聲音時,才收了手.

仔細一看,骷髏頭被她打的變了形,哪里都是坑.

"呼!好爽!"

"你……"

"你什麼你,閉嘴!姑奶奶現在不想聽到你說話,從現在起,不許再殘害百姓,為非作歹,然後給我滾出這里,愛哪哪去!我也不是什麼正義之士,除魔衛道為己任都是屁話!已經死去的百姓就算了,和我也非親非故,報仇輪不到我!只要不礙著我的眼,你該干嘛就干嘛去!現在,滾蛋!"

"我根本就沒有地方可去,現在這幅樣子,走到哪里不是嚇唬人的?"

"關我屁事?"

"不如我留在你身邊吧!"

"就你這個樣子?還是算了吧!"

"唰"的骷髏頭飄了起來,淡淡的黑氣縈繞周圍,配上那顆頭,形成一個人形輪廓.

"只要靈魂夠了,我可以變成原來的樣子!"豐將牟尊焦急的解釋.

"滾蛋!姑奶奶沒瞧上!"

"那你怎麼能瞧上我,把我帶在身邊?"這個少女的膽識,手段都不同常人,或許會有什麼意外收獲,能夠幫助他早日恢複原樣.

"你怎麼做都沒用,今天不將你趕盡殺絕,已經是我最大的仁慈了."

說完,沿著小路,戰輕狂就准備去找那幾個人了,偏偏身後不遠處飄著一顆大頭,時刻跟著她,要是膽小的,怕是早就嚇暈過去了.

"我告訴你,別再跟著我,不然一把火把你也燒個乾淨!"

聽到這話,頓時那顆骷髏頭停下了,搖擺不定,卻沒敢再跟上去.

這邊的毆打西門霖霜他們不知道,心里的焦急加上周圍的大火,整個人都暴躁起來.

"怎麼還沒回來?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擦擦額上的汗,西門霖霜來回走著.

"不會的.我們要相信她!"北堂柒墨嘴上說著安慰的話,心中卻也焦急的很.

雙手狠狠那麼一錘,皇甫明镈很是懊惱,都是他的實力不行,堂堂皇子,一個大男人竟然要靠一個柔弱女子來保護,心中的郁悶又怎麼能說出來?

正當大家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時,周圍的火焰頓時消失了,那些怪物也全都不見了.

"輕狂,你回來了!"西門霖霜激動的抓住她的胳膊,仔細打量著.

"輕狂,你把那些怪物都解決了?"

"嗯,對!我跟著它們找到了它們的老巢,就一舉把它們都滅了,你們放心吧!"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聽到這話,西門霖霜喜笑顏開.

"輕狂,你受傷了?"北堂柒墨看著她腰間濕透的地方,皺起了眉.

"什麼?哪里?哪里?我看看,我看看……"看著有些干涸的血跡,西門霖霜心疼的想說些什麼,卻又吞吞吐吐的.他們幾個大男人,要靠一個十四歲的少女保護,而且這個少女還因為保護他們人受了傷,說出去,他們的臉都沒地方擱了!

"輕狂,你還是先包紮一下吧!"東方麒面有愧色的說著.

"我的傷不要緊,還是先回去吧!"剛才的傷口她一直沒剛在心上,現在想起來,黏膩膩的不是很好受.

"也好,我們先走吧!"

"輕狂,你能行嗎?還是我來扶你吧!"西門霖霜小心的上前.

"沒事."過去她受過的傷有比現在還重的,不也照樣挺過來了嗎?

"皇甫,這里不能留!"

"我知道,這些尸體容易發臭腐爛,一定會造成瘟疫的,回去我會派人來處理."看著殘破的小鎮,說起善後的話題,皇甫明镈很是慎重.

等他們回去,再派人來,時間一長,怕是會有變數.

"不用等他們來了,還是我來吧!時間久了,情況會越糟糕的!"推開西門霖霜的手,戰輕狂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布局.

"輕狂,你行嗎?你身上有傷,別逞能!"

"無礙,你們等我."跳到牆上,攀上屋頂,戰輕狂從小鎮的東邊開始,滔天的大火席卷了無數的房屋,還有地上的尸體.一間一間的跳躍,火勢就在她身後蔓延,直到整個小鎮都籠罩在火海中,戰輕狂才回到他們身邊.

大火連綿不斷,最先被點著的已經轟然倒塌,化為灰燼了.

昔日平靜祥和的小鎮被付之一炬,慢慢成為曆史,而在曆史的洪流里終將會被淹沒,化為烏有,也許多年之後還會有人看到小烏馬,從而想起這個烏馬鎮.

"我們走吧!"來的時候一行九人,回去的卻只有七人.

走到彙合的地方,每個人都被他們自己家的隨從熱情迎接,只有戰輕狂自己一個孤家寡人.

"少主!"

"少主!"

"殿下!"

"輕狂,你和我們一起回去吧!"西門霖霜見她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連忙走過來.

"我可以自己回去."

"行了吧你!腰上這麼重的傷,和我們一起也有個照顧."

"真的不用了!"她自己一個人可是比他們快多了,而且她的傷還能馬上就被治好,不用這麼活遭罪.

"輕狂,你就聽西門的吧!"和身邊的護衛說完,皇甫明镈也來勸解她.其他的人也用責怪的目光看著她,好像她推拒了好意,是多麼不懂事的行為.

"呃……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她犯不著因為這個而犯下眾怒,捂住腰間,她只好自己多受點罪了!

天空飛過幾只鳥,有的隨從抓住,將信送到自己家的少主手上.

"輕狂,這下你不和我們走都不行了!學院召我們快回去,你自己一個人,得走到什麼時候啊!所以啊!還是和我們一起吧!"

收拾行裝,簡單的整理了一下,大家就出發了.而草叢中隱藏的黑色骷髏頭帶著無數深坑莫名的看著他們,不,是看著戰輕狂!這個少女究竟是什麼人?還有,她為什麼不說出她遇到了魔族的事情?為什麼隱瞞真相?還有她的火,一切的一切,他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輕狂,你渴不渴?"

"不渴."

"輕狂,你餓不餓?"

"不餓."

"那輕狂,你累不累?"

"我很累!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吵我!"像只蒼蠅一樣的除了西門霖霜還會有誰?

"西門,你不要鬧她.輕狂現在有傷,你還是讓她休息一下吧!"看著不耐煩的少女,北堂柒墨趕緊幫她解決困境.

"誰鬧了?我這不是擔心她嗎?"回頭看著躺在疾風牛背上的人,想到那慘白的小臉,西門霖霜動動嘴,又將話咽了回去,不再打擾她.

終于耳邊不再有聒噪的聲音,戰輕狂覺得傷口也不痛了,渾身都舒暢了!無奈的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他們相視一眼,都無聲的笑笑.這西門霖霜總是沒皮沒臉的愛往她身邊湊,而戰輕狂每次雖然不耐,可是也沒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想必也是真心把他當朋友的.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7章 烏馬鎮(吃東西別看)    下篇:第59章 啟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