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57章 烏馬鎮(吃東西別看)   
  
第57章 烏馬鎮(吃東西別看)

好好的一場晚宴,卻偏偏發生見血這樣觸黴頭的事情.大家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心情有多麼郁卒可想而知了.

東方凜將客人一一送到門外,說著抱歉,等到將最後的一位客人也送走了,才大大的喘了口氣,表情沉重的走回屋子里.

招呼下人把張順的尸體抬走,好好下葬.

"父親……"東方麒欲言又止.

"去查張順出事的地點,還有誰和他一起."偌大的東方世家總是需要很多人為他們效力,可是出了人命關天的事情,即便是他東方家也不好交代啊!

"父親,我剛才已經問了,和張順同行的還有十一人,沒有任何消息傳回,想必……"

"地點!"

"烏馬鎮."

烏馬鎮是伽聖帝國西南邊陲的一個小鎮,小鎮多產烏木,百姓們就烏木刻成活靈活現的小馬飾品,吊墜,玩具,因此烏馬鎮由此得名.

"明日啟程,我帶人去看看."雙手背在身後,東方凜再次歎了一口氣,一切都是未知的,而且想到張順回來的樣子,那里一定發生了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

"父親,你的身體……還是我去吧!"這是他作為東方家少主的擔當,同是他作為兒子的擔當,東方麒堅定的說.

看著眼前的孩子,東方凜心中很是欣慰,他的兒子已經長大了,可以幫他挑起家族的重擔了,可是,這次事件凶險未知,他真的可以放心的把這件事情交給他做嗎?

"父親,我可以!我不可能在你的羽翼下生活一輩子,雄鷹就該展翅高飛.您就給我一次機會吧,父親!"東方麒言辭懇切的說.

父子間好長時間的沉默,最後,東方凜還是點了點頭,卻又不放心的再次交待:"此行千萬要小心,多帶一些人,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要多想想,三思而後行,知道了嗎?"雖說兒行千里母擔憂,可是這做父親的也一樣,縱然擔心,還是要讓他出去闖一闖.

"是,父親,孩兒知道."

"明早出發,你去早點休息吧!"

"父親也早點休息,那顆築基丹還是早些服下吧!"

東方凜點頭答應,看著兒子消失在拐角處的身影,深吸了一口氣又無奈的吐出.

告別了東方家,樓瀛瀾剛一回到狂煞閣就發現屋子里多了一道氣息,"誰?"

"是我!"

"主子?"將燭火點亮,他才看清暗處的人影.

"出了什麼事?"她沒忽略剛才這人神色不對,然後東方家就出事了.

"是下邊的人出事了.我將樓南皇族傳遞密信的方法改良了,主子你看,就是這支小笛子,是用息銀做成的,無聲無息,可是卻能產生一定的頻率,無論多運信息都能夠傳遞.閣里的人都掌握了這種方法,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會用來求救的.之前出任務的人沒有發生什麼大事,不過,這次求救的頻率很是急促,所以我擔心事情恐怕很緊急."樓瀛瀾焦慮的拿出脖子上掛著小笛子,為戰輕狂解惑.

"出事地點在哪里?"

"是在烏馬鎮,我想再次聯系那邊,根本就沒有回應了.主子,不如我去看看?"要是有人為他狂煞閣辦事而傷了性命,那會造成怎樣的負面影響,他不敢想象.

"不用,我去.你留在這里,狂煞閣如今剛在帝都穩定下來,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來做,我去烏馬鎮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可是,主子,今晚你也看到了,那人尸身不全,一定會有危險的……"

"沒關系,就這麼定了!"戰輕狂交待完,站起身,她要去准備點東西.

樓瀛瀾也知道一旦主子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更改,而且,狂煞閣現在名面上的主事是他,他真的走不開,那就只好答應了.

"對了,主子,這蛟淚和守護給你,帶上也好防身,要是主子能把那只狼王契約就好了."想到他把狼王給契約了,頓時有些慚愧,趕緊將那兩樣寶貝拿出來.

"狼王本來就該是你的,這兩件東西我拿走了,狂煞閣的事情就靠你了!"接過那兩樣寶貝,戰輕狂隨手放進空間戒指里.

"請主子放心,我一定會打理好狂煞閣."狂煞閣是他的心血,也是他為了報答主子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從狂煞閣出來,戰輕狂直奔連城的院子,現在煉制點什麼顯然是沒有時間了,那她就去拿點現成的,也不為過吧!

連城本來已經睡下了,聽到有人翻箱倒櫃的聲音,頓時驚醒.

"是你?這麼晚了,有事?"看著有些狼藉的煉丹房,他上前兩部,一點點歸攏好.

"吵醒你了,來你這借點東西."戰輕狂沒有一點身為"小偷"的自覺,既然人醒了,那她就大大方方的要好了.

"借什麼,我給你找."還是一樣的平靜如水,連城繼續手中的動作,一邊問她.

"當然是丹藥了,有沒有劇毒的,防毒的,爆破的,腐蝕的,反正你有什麼我要什麼."獅子大開口,戰輕狂一點都不羞愧.羞愧?羞愧能當飯吃嗎?

將雜亂的煉丹房收拾好,連城按照她的要求一一給她拿出來,什麼都沒問.

不客氣的全部掃蕩完,戰輕狂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響指,"多謝啦!"

"不管你要去做什麼,一切小心!"

"安啦安啦!"不在意的揮揮手,戰輕狂這次從大門走了出去.

看著她的背影,連城垂下眼眸,再查看了一下煉丹房,仔細的鎖好,吹滅了燭火.

這次戰輕狂可沒有再找黑角犀牛,那笨重的家伙,穩是穩,可是速度太慢了,逮了一只扁嘴火焰鳥,戰輕狂趁夜出發了.

不知疲倦的飛了兩天兩夜,在那只扁嘴火焰鳥快扇不動翅膀的時候,戰輕狂總算是到了烏馬鎮旁邊的林子中,將火焰鳥放走,她打算趁夜去打探一下.

幸好她准備的夠充分,干糧淡水都帶全了,短暫的休息一下,坐等天黑.

是夜,林中人影飛快的閃過,戰輕狂雙眼明亮的注視前方,仿佛黑暗中的王者,主宰著這一切.

看著這個小城鎮,漆黑一片,戰輕狂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小心的從圍城上跳過去,時刻隱蔽著自己.

縱然她之前想象過很多場面,可還是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嚇住了,接著就是惡心不止.

只見小鎮上的百姓們都如行尸走肉般游蕩著,滿地的殘肢斷臂,有大人的,有小孩的,而那些行走的"尸體"身上也是殘破不全的,這個人臉上少了一塊肉,那個人少了一只耳朵,然後,他們撿起地上的殘肢,嘎巴嘎巴的放到自己嘴里嚼著,仿佛那是人間美味,她仿佛都能聽到吞咽口水的聲音,咕嚕咕嚕……

還有的人甚至直接抱住身邊的人,上演人吃人的畫面,這個黃衣的大媽從身邊男人的胳膊上咬下來一塊肉來,男人又回咬了一口,直接將她的鼻子咬下,奇怪的是,傷口上都不在流血,也不知道維持這樣的情況有多久了.

滿地的黑紅斑駁血跡,只剩下吞咽聲的寂靜小鎮,戰輕狂強忍著嘔吐的*,准備撤退.卻在這時,又被她發現了更驚人的一幕.

幾個"尸體"拿著推車,沿著街道將所有的殘肢都收集起來,然後送到了鎮前的小酒肆里,然後噼里啪啦的一陣亂剁,那些殘肢都被裝盤,旁邊還做了牡丹花雕飾,顯然是打算賣的.

看到這里,戰輕狂如來時悄無聲息的退走,直到走了好遠,再也看不到小鎮為止,才深呼吸一下,咳嗽不止,想想剛才的場面,總覺得鼻尖還縈繞這一股臭味和血腥味.

拿出幾片酸葉草扔到嘴里,清香酸澀的味道好不容易才將那上湧的惡心給壓了下去.

等她平靜下來,想到東方家的那個張順,肯定也是在這里被吃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逃脫的?仔細想著問題出在哪里,卻百思不得其解.

次日一大早,陽光普照,些許的驅散了她心中的陰霾,細微的馬蹄聲傳入耳中,戰輕狂打氣精神.

"籲~"將他的踏云駒勒住,東方麒翻身下馬.

"少主!"

"少主!"

"你們都在這里等我,我一個人去打探."

"不可啊,少主!"

"多說無益,就這麼辦吧!"將缰繩遞給他,東方麒正打算往前走.

又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來,仔細一看竟是西門霖霜,北堂柒墨還有皇甫明镈他們!

"喲,我說東方,你早就到了!"利落的下馬,西門霖霜拿著把破扇子搖啊搖的.

"西門霖霜,你怎麼也來了?"東方麒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有事嘍!不僅你東方家的人出事了,還有很多的勢力的人都不見所蹤了,而失蹤的地點都是這烏馬鎮,我要是敢不來,我家老頭子就要打斷我的腿,唉,這風塵仆仆的,真是難為本少爺我了."自怨自憐一番,西門霖霜把該說的都說了.

"皇子殿下,不知您……"

"在伽聖帝國出了這樣的事,便是帝國的責任,所以父皇派我來看看."解釋一番,皇甫明镈也跳下媽,打量起四周環境來.

這下好了,帝都幾大勢力都集中到這了.

"什麼人?"草叢中傳來的動靜,立刻引起他們的警覺.

"是我!"

"輕狂?你怎麼會在這?"西門霖霜沒個正行的"飄"了過來.

"你們能來,我怎麼就不能來?"躲過正要靠近她的西門霖霜,戰輕狂雙臂環胸,看著周圍的人.

"戰輕狂,這里不是你該胡鬧的地方,快離開這."皇甫明镈大聲訓斥她,被訓斥的人不在意的撇撇嘴.

"你是怎麼來的啊?怎麼感覺你突然之間就出現在這里了呢?"西門霖霜狐疑的看著她.

"當然是跟在你們身後來的啊!又熱鬧的地方怎麼能不帶上我呢?"

"湊熱鬧?嘖嘖,這不像你性格啊!我得好好看看,別是什麼人冒充的吧!"說著就要伸手襲向她的臉.

將伸過來的手反扭,滿意的聽到某人痛呼的聲音,戰輕狂一腳把這個礙眼的家伙踹到一邊.

"還真是你啊!依舊不懂什麼是溫柔啊!"撲棱著起來,西門霖霜不停的抱怨.

"不管你是怎麼來的,現在快回去,前方究竟發生何事,我們都不知曉,要是真出了什麼危險,到時候可顧不上你."

戰輕狂只當他這話是在挾怨報複,誰讓他這個手下敗將一次都沒贏過呢?

"我不用你們照顧,關好自己就行了."前邊發生什麼,她可是比誰都清楚呢!

"你……"

"好了,好了,她要去你就讓她去嘛,讓讓女孩子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說了,我們堂堂幾個男子漢,還保護不了一個小丫頭?"西門霖霜適時的插話,還拋了一個"我最好吧"的眼神給戰輕狂.

"就這麼樣吧!皇子殿下,大事為重!"東方麒看了戰輕狂一眼,算是默認她跟去.

"哼!"

正當眾人要走的時候,"死活要跟著"的戰輕狂又發話了:"別告訴我,你們這麼多人都去?"加起來都上百了!

"當然了,人多力量大嘛!"西門霖霜鄙視的看著她,顯然覺得這問題很無知.

力量大不大,她不知道.不過小鎮上的人們那個樣子還是挺滲人的,也不知道傳不傳染?要是真帶這麼多人去了,他們也變成小鎮百姓那樣,那力量可就是"真大"了!

"我覺得還是不要帶這麼多人比較好,一旦有個萬一,連個接應的人都沒有,還是留下一部分人等我們吧!"

東方麒對這點還是很贊成的,只是皇子在這,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啊呸呸呸,什麼萬一,沒有萬一!"

"東方,你覺得呢?"

"我也認為還是留下一部分人比較好,有個接應也好,就算真的出事,也有人回去通報."

"東方,怎麼你也這麼說啊!能出什麼事?不會有事的,你別自己嚇自己嘛!"拍拍小胸脯,西門霖霜責怪的看著戰輕狂和東方麒.

"就這麼辦.每人各帶一個人,其余人留守,若是三天之內我們還沒出來,就回帝都,加派人手!"皇子氣度一現,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點頭稱是.

于是,一行九人向著詭異的小鎮出發了.

"我說你們四大世家不是形影不離的嗎?怎麼南宮家沒有人來?"

"南宮家主就這麼一個獨子,年紀還太小,要是南宮傲出了什麼事,那南宮家也就完了.所以南宮家主是絕對不會讓他犯險的."

獨子嗎?呵呵,戰輕狂冷笑,低下頭掩蓋了所有思緒.

當幾人來到小鎮時,頓時感受到了小鎮的熱情,人聲鼎沸,叫賣聲不斷,孩童在頑皮的嬉鬧,時不時的偷看來往的陌生人.

東方麒他們幾個沒什麼感覺,就連戰輕狂都以為昨晚的一切是場夢,若不是這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到每個人臉上的笑容都分毫不差,她倒甯願這一切都是真的.

"走,時間不早了,本少爺請你們去吃一頓好的."西門霖霜大氣的一揮手,整個就一個二世祖.

"喲,客官,里邊請,快里邊請……"小二露出八顆牙,點頭哈腰的招呼.

"把你們店的招牌菜都端上來,今兒小爺做東,快去快去."西門霖霜一屁股坐下,挑剔的看著店里的擺設.

"小二,小二,md,餓死老子了,快有什麼好吃的,都端上來."一個大漢領頭,店里又進來五個男人,一身的毛皮大衣,很有異域風情.

"小二,先給小爺上菜,先來後到不懂嗎?"西門霖霜將筷子筒摔得直響,邪肆的看著那幾人,眉宇之間的挑釁意味很是濃厚.

"媽了個巴子的,喂,小子,你找死?"大漢啪的拿起把刀,摔在他們面前.

"喲,喲,兩位爺,別打,別打,都有都有,小店一定能讓大家都賓至如歸."小二不怕死的插到兩人面前,兩邊討好.

"哼!"

"老子今天不和你一般見識,快去上菜!"拿起那把斧子,大漢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坐在椅子上,戰輕狂看著四周,每個菜牌都擺的整整齊齊,桌椅的角度都一樣,每個筷子筒都在桌子中央,筷子的數量也是一樣,一切都可以看出這個小酒肆的規矩.可是客人來往之間不會碰到椅子嗎?吃完飯的筷子不拿去刷嗎?旁邊酒壇子上的紅布顏色怎麼那麼鮮豔呢?

戰輕狂不動聲色的將這些全看在眼里,當有菜上來的時候,眉頭一挑,臉色就不怎麼好了.因為她看到了昨晚的那朵牡丹花雕飾,一點不差,就是昨晚那朵.

見西門霖霜剛要夾菜,戰輕狂一把將他的手拍下,聲音大的引起旁邊幾人的注意,不知道罵了一句什麼,自顧自吃的正香.老板和店小二也將注意力放在了他們這邊.

"西門霖霜,我不想吃這些,你這堂堂西門家的大少爺就請我們吃這些粗茶淡飯?"收回手,戰輕狂驕橫的說.

"輕狂,這不是沒有辦法嘛,全鎮就這一家酒肆,等回了帝都,我帶你吃香的喝辣的去."說完就要動筷子.

怎麼就這麼沒有顏色呢!要真是她下次想的那樣,她保證這幫人今後會有一輩子的陰影.再次將他的手拍掉,戰輕狂將一個囂張跋扈的富家千金扮的惟妙惟肖.

"我就不,我不要在這里吃,你們都得聽我的,不然我就去告訴我爹,你麼就等著吃不了兜著走吧!哼!"邊說還扭頭,嘟起嘴.

"你不是……"

"是什麼?是堂堂的大將軍,知道怕就好!所以現在本小姐說不吃這個,就不吃這個,我要吃野味,你們都去給我抓去,快去!"將手中的碗摔在地上,橫眉豎指的模樣,看的人心生厭煩.

"不要鬧了,吃完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呢!"皇甫明镈想制止這場鬧劇,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個少女這般蠻橫?而且,朝中有哪個將軍姓戰嗎,他怎麼不知道?

"誰鬧了?誰鬧了?我要吃野味,現在就要,你們不去,我自己去!"說著就跑了出去.

"哎,輕狂,輕狂……"將手中的筷子扔掉,西門霖霜連忙追了出去.

"真是不讓人省心,當初就不該帶她來!"大家鬧得不愉快,皇甫明镈也將筷子扔下,哪里還有什麼胃口?

"還是看看去吧!畢竟是個女孩子,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我們就遷就她一下吧!"說完,東方麒扔下晶幣,也待人追了出去.

感覺已經出了小鎮的范圍,戰輕狂才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那個氣喘籲籲的人.

"呼,呼……年紀不大,腿也不長,怎麼,怎麼跑的這麼快,累死我了……"喘息幾下,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西門霖霜瞪了她一眼.

不一會兒,剩下的幾個人也追了過來,不過顯然是都不想搭理她.

"我說你們沒有吃那里的東西吧!"戰輕狂也不在意他們的態度,只關心自己的.

"吃什麼吃,剛想吃一口,就被你打掉了,你說我是不是欠你的啊!"

沒吃就好,不管是不是她想的那樣,還是吃她自己帶的吧!安全放心,味道也是頂呱呱的.

拿出一個肉夾饃,戰輕狂靠在樹下,自己吃了起來,才不管其他人的臉色呢!

"戰~輕~狂!你不要告訴我,你把我們都弄出來就是陪你在這里曬太陽,看你吃東西的!"一蹦三尺高,西門霖霜罵人的功力和他的體力成反比.

"我又沒讓你看,你可以不看."

"你不是說你要吃野味嗎?現在呢?你一個在吃,讓我們都看著?"配合他的造型,西門霖霜的肚子也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

"好了,都已經現在這樣了,我們就去打點野味吧!再怎麼爭吵也是無濟于事."東方麒將氣呼呼的西門霖霜拉走,一時間,戰輕狂成了最不受待見的人.

"喂,你,還有沒有,我餓了!"如此理直氣壯的話也只有西門霖霜能說來,好像剛才大吼大叫的不是他.

"給你,下次再和我喊,我就讓你一輩子都說不出話來."要不是看在他剛才是第一個追出來的份上,戰輕狂才不會施舍他呢!

一口咬下肉夾饃,西門霖霜的眼睛頓時亮了,大口大口的咬下,嘴角的油都顧不得擦,真是太香了,太好吃了!

三下五除二的吞完,他唆了一下手指,舔著臉蹭到輕狂身邊,"輕狂~輕狂~你再給我一個吧!一個哪夠我吃啊,我們感情這麼好,你忍心看我餓肚子嗎?"雙手呈祈禱狀,還不停的給她作揖,為了口吃的,西門少主的面子里子都豁出去了.

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戰輕狂又拿出一個遞給他,"最後一個,多了沒有."

"好,好,好!"一把搶過,西門霖霜狼吞虎咽,吃的一點形象都沒有.

不一會兒,大家烤的兔子什麼的也好了,只能這麼將就一下了,等晚上再好好吃一頓的.

飯畢,戰輕狂說什麼都不走,大家也不能將她一個人扔在這里,將憤怒,厭煩壓在心底,也都各自休息.

閉上雙眼,戰輕狂回憶白天的一幕,莊生曉夢迷蝴蝶,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不過,她一向相信自己的判斷,這個小鎮真的有問題!可是今天的小鎮百姓們為什麼又是活蹦亂跳的呢?是有什麼障眼法,還是*陣之類的?

入夜,天色見涼,大家都收拾一下,准備回到小鎮中,戰輕狂也不阻止,有些事親眼所見,比她說的要強一百倍.

夜色下的小鎮萬籟俱寂,連聲蟲鳴都沒有,破舊的圍牆,詭異的氣味,東方麒和皇甫明镈他們都打起精神,就連西門霖霜也少見的嚴肅起來.

"這里不對勁!"

"走,去看看."兩人相視點頭,悄無聲息的走向小鎮中心.

眼前還是跟昨晚戰輕狂看到的一樣,無數的尸骨,百姓們相互撕咬著,空氣中還傳來陣陣臭味,西門霖霜最先受不了了,踉蹌著跑到牆邊,哇哇吐了起來.

"嘔~嘔~,惡心死了,嘔~"想到他的手現在扶著的牆壁,西門霖霜受驚的縮回來,在衣服上擦個不停,苦哈哈的一張臉,要多可憐就多可憐.

本來其他人也不是很好受,被他這一刺激,酸水頓時冒到嗓子眼,不過為了顧全面子又硬生生的壓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西門霖霜吐得有氣無力的.

"看來這鎮子果然有古怪!"皇甫明镈臭著一張臉,寒光從眼中閃過.

"啊!快看!是他們!"西門霖霜眼尖的看到前邊的五人,哆哆嗦嗦的指著他們.

原來是在酒肆里和他們爭吵的大漢他們,只是現在他們哪還能看到白天時候的樣子.大漢的一邊眼珠成了一個血窟窿,正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血.他的手下不是少只胳膊就是少只腿,肉色鮮紅,看來是剛造成不久.

"走,去那家酒肆."相比他們的嚴正以待,戰輕狂就淡定多了,引來西門霖霜無數崇拜的眼神.

"輕狂,你還是不是女孩子啊!我都吐成這樣了,你怎麼什麼反應都沒有?正常看到這樣場景的,不是會尖叫,然後驚慌失措,最後再撲到我懷里求安慰的嗎?你再看看你,嘖嘖,讓我說什麼好!"陰陽怪氣的一番話,說的其他人暗暗皺眉.

她戰輕狂什麼沒見過,曾經刀里來,火里去,她手中的人命也不少,這麼多年過來,她早就司空見慣了!

一行人走到酒肆,蹲在窗戶下邊偷偷看著,見到一車車的斷肢被送來,然後被剁碎,上邊招了無數的蒼蠅還有蛆蟲,最後竟然被裝到盤子里,和他們白天見到的一模一樣,這下,西門霖霜連隔夜飯都想吐出來了,其他人也臉色發白.戰輕狂即使的捂住他的嘴,連拉帶拽的把他拖到角落里.

見酒肆里的人向窗外看看,見沒什麼異常,就又回去繼續手上的動作了.

等到他們回到白天的林子里,西門霖霜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開戰輕狂,扶起旁邊的大樹,連膽汁都吐出來了.皇甫明镈和東方麒也用手捂住嘴,喉嚨湧動,神情很是難看.

就在這時,有一個人動了,只見皇甫明镈的護衛剛將手伸向他,就被戰輕狂一腳踹翻在地,砍下了手,可是這人好像不知疼痛為何,掙紮這又站了起來,想繼續沖過來.

右手升起火系靈力,戰輕狂將火球丟向他,聽著淒厲的嘶吼,最終身體倒塌,化為灰燼.

"啊~他這是……"

"我不是問過你們,有沒有人吃過那些東西嗎?"迅速回頭,戰輕狂緊盯著他們,氣勢逼人.

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時間面面相覷.

"輕狂,你的意思是,造成這樣的原因是因為那些食物?"回想那些食物,西門霖霜扭頭繼續嘔吐大業.

"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可是出門在外,一切小心,難道還用我教你們嗎?"這是言辭激勵的少女哪里還看的出白天的蠻橫,一群大男人都被她說的羞愧不已.

"現在,我問你們,還有沒有誰吃了那些東西?"一個一個的看過去,戰輕狂不剛過一絲可能存在的威脅.

"我沒有,你一跑出去,我就追出來了,萬幸~真是萬幸啊!"西門霖霜給自己順了口氣,心有戚戚.

"沒有!"當時他都被氣飽了,還能吃下什麼,不過現在倒是有幾分僥幸,皇甫明镈如是想.

"我也沒有."東方麒回答.

"你們哪?"

"沒有……"

"沒有……"

"我也,也沒有,不過我看到剛才那個人在我們走的時候,夾了一口桌上的菜,所以他……他……"北堂柒墨的隨從心有余悸的說.

而一直都成為隱形人的北堂柒墨現在也開口說話了,"輕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看你的樣子,顯然是事先知道的,所以你才攔著我們,不讓我們吃,對嗎?"

"我比你們提前到了一晚,所以看到了這一切."靠在樹上,戰輕狂雙手環胸,心情也平靜下來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比我們快?"

"我趁著你們拉屎撒尿的功夫走在你們前邊,不行啊?"戰輕狂絲毫不覺得這話有什麼,其他的大老爺們卻被她說紅了臉.

"你,你,你,你,還不是女人啊?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你們沒拉屎撒尿?"

"你!我……我不和你一般見識!哼!"西門霖霜賭氣的坐到一邊.

"這鎮子如此古怪,輕狂,你可還發現了什麼?"

"我也只是比你們早來一個晚上,就看到了這一幕,白天他們還是正常生活,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可是看他們應該是已經死了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又說的清楚?"她也想找到真相,詭異的鎮子,詭異的鎮上百姓.

"什麼真的,假的……等等!假的?今天白天我們看到的是假的,那吃到的也是假的?"西門霖霜驚呼一聲,不會吧!他沒有可吐的了……

聽到這話,大家的臉色就不好了,若是他們真的吃了什麼不該吃的,那可如何是好?不會也變成那樣的吧!

"我真沒知道?"雙手一攤,給了他們無奈一個無奈的表情,"所以我吃的是自己帶的啊!"

"你太狡詐了,之前怎麼不告訴我們啊?完了,完了,我不會也變成那樣吧!現在這林子安全嗎?不會也是假象吧?"西門霖霜如驚弓之鳥,懷疑的看著周邊環境.

"好了,逗你的,這里應該不會,白天和黑天沒什麼兩樣,所以就算吃了那些兔子也沒什麼關系,放心好了."

"你早說啊!嚇死我了,這一下減壽十年啊!"

聽到這話,其他人也將心放回了肚子里,要是真吃了惡心的東西,那……

"好了,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怎麼才能找到事情的源頭,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招呼大家坐在一起,東方麒看著大家.

"輕狂,你說說,我想先聽聽你的意見."北堂柒墨含笑看著她,根本不覺得詢問一個女子有什麼丟臉的.相反的是,他覺得這女子有勇有謀,不但機敏,還反應夠快,用她的聰明才智讓大家免于在酒肆的危害,並且帶他們找到了鎮子的古怪所在,對這樣的女子,足夠他另眼相待.

有人詢問,戰輕狂當仁不讓,直接就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我覺得這可能是個障眼法,或者是個*陣,要是兩者都不是,那就有可能是下蠱了."

"下蠱?"

"對!有可能這寫百姓的身體里都有蠱蟲,所以他們明明死了,卻還是能一樣的活著,並且這蠱蟲讓他們更加嗜血,食人肉活著.只要有人吃了,那麼蠱蟲自然找到新的寄主,開始新一輪的迫害,這只是我個人意見,聽不聽還是在你們."頭頭是道的說完,戰輕狂等著他們的反應.而真正的原因究竟是為何呢?

聽到她的想法,大家贊同的點點頭,不過還有疑問.

"這里的白天和黑天為什麼相差這麼多呢?白天里一派安居樂業,欣欣向榮的景象,到了晚上怎麼就變成無間地獄了?"提出問題的是皇甫明镈,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心里對于剛才戰輕狂救他的行為還是很感激,因此此刻說話要溫柔多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能人之士頗多,造成這一切想必也不是難事,我相信,只要找到關鍵所在,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不知何時,眾人的焦點和目光就放在了戰輕狂的身上,大家都潛意識的贊同她的話,默認她的領導地位.

"啊!對了,輕狂!"一驚一乍的除了西門霖霜,還能是誰?

"有事?"

"嘿嘿,嘿嘿!就是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問問你啊!你白天吃的那個饃饃還剩下多少啊?現在除了你的食物,我吃誰的都不放心,你不會見死不救吧!"能大言不慚的說出這話,可見西門霖霜的臉皮有多厚了.

其他人抹不開面子索求,都低頭的低頭,望月的望月,耳朵卻都豎起來,仔細的聽著.反正有臉皮厚的西門霖霜去要,要是成功要到了,總不會讓他們干瞅著吧!

見他們的反應如此好笑,戰輕狂存心逗弄.

"我可沒帶那麼多,只夠我自己的."

"啊?你怎麼不多帶點啊!那個饃饃我從來沒吃過,里邊還有肉餅呢!咬一口齒頰留香,現在想想,我就還想吃呢!你能不能現在給我一個嘗嘗啊?"

"你確定你看到剛才的景象,還能吃得下去?"

"呃……"

"你看吧,就算我給你了,你也吃不下去,浪費是可恥的."

"別啊!,千萬別不給我,我那是為了明天要的,今天我吃飽了,當然不會吃了.明天,明天一定能吃下,你就給我一個吧,輕狂,你看在我平時那麼照顧你的份上,就給我一個吧!"豎起右手食指,西門霖霜可憐兮兮的懇求著.

"那好吧!看在你可憐的份上."

"真噠?輕狂,你太好了,像你這麼善解人意的好女孩,一定會嫁個好人家的,誰要是娶了你,那真是有福了!"這一番假意誇贊的話,聽的眾人齊齊牙疼.

當初說她沒人性的是誰?說她不溫柔的是誰?說她不是人的是誰?是你,是你,還是你!西門霖霜!聽到有好吃的,就沒有節操的沖上去,臉都丟光了!

看著西門霖霜耍寶,剛才冷凝的氣氛頓時好了很多,就算再危險,他們也要勇往直前!

突然,戰輕狂渾身的汗毛豎起,警惕起來,不遠處有什麼在盯著她,那眼神是那樣垂涎,狠辣,還凶惡無比.

看著大家的笑臉,戰輕狂不敢輕舉妄動,所幸那目光只是盯了她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向火堆靠近些,過了好久,才驅散了渾身的冷意.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6章 不可撼動    下篇:第58章 暴打欠扁的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