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55章 起風了(我叫萬更)   
  
第55章 起風了(我叫萬更)

"唉……"

"唉……"

"唉……"

……

戰輕狂敢保證要是眼前這騷包再敢唉一聲,她會毫不留情的把他拉出去暴打一頓,總是有事沒事的來她這抱怨一通,當她是垃圾桶嗎?

"有事說事,沒事滾蛋!"

"唉……別動手,別動手……"

將握緊的拳頭松開,戰輕狂控制好暴漲的情緒,"你要是不想被我打的桃花般燦爛,就馬上說,說完就消失在我眼前,可~以~嗎?"一個大男人天天磨磨嘰嘰,嘮嘮叨叨,偏偏還自我感覺良好,什麼毛病啊?

"真是的,女孩子家的溫柔一點都沒有,看你以後怎麼嫁出去……"在戰輕狂丟了無數眼刀之後,西門霖霜的聲音越說越小,心虛的不敢看她.

"好啦,好啦,我說還不行嗎?這幾天你很少看到東方他們吧!還有前幾天帝都那麼大動靜都聽說了吧"說道正事,西門霖霜的表情收斂很多,難得的正經起來.

她搞出來的動靜,她當然知道.

"神獸出沒,各方勢力齊齊出馬,本以為志在必得,誰想到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家里那幾個老的都被震傷了,他們就都回去了."

"他們回去盡孝道,你怎麼不去?"震傷了,這件事她得好好琢磨琢磨.

"我回去做什麼?那老家伙看見我就心煩,我要是回去,再給他添個傷上加傷嗎?本少爺還要及時享樂呢!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這境界,懂嗎你?"就算他說的滿不在乎,還裝出一副花花大少的樣子,戰輕狂還是從他的眼睛深處看到了一絲擔憂,不過有人自尊心作祟,死撐著罷了.

"真的不回去?"

"不回!"

戰輕狂就這麼盯著他,什麼都不說.半刻鍾過去了,西門霖霜有些坐立不安,這眼神刺的他渾身都疼.一刻鍾過去了,他開始變得焦躁,這人怎麼回事啊?

"好了好了,也不知道你這眼刀功夫是怎麼練的.我回去還不行嗎,小姑奶奶?"西門霖霜忙給她作了一個揖,趕緊求饒.

"你就裝吧!"明明擔心的不得了,還做出這幅死樣子.

"就算我回去,又能有什麼用."不知他想到了什麼,神情有些沮喪,還很苦澀.

想必是很嚴重了,不然以四大世家的實力,治好這震傷,應該不在話下.

"很嚴重嗎?"

"很嚴重!"西門霖霜的語氣有些低沉."神獸威壓不是我們這些凡人肉胎可以承受的,受傷也就在所難免,其他人的情況我不太知曉,不過我家老頭子應該是傷了靈基,你也知道靈基對于我們修靈者來說有多重要,輕者實力退步,重者靈基盡毀,一身靈力化為虛無,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可是,這樣的結果對于修靈者來說恐怕和就死了一樣無異."說道最後,竟有些哽咽.

其實也難怪,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要是從此淪落為普通人,世人將會怎麼看待他們,就算可以無視別人的眼光,但是他們的家族勢力呢?家門百年的榮辱呢?身居高位多年,這一下子要是從那個位置上掉了下來,換做是誰恐怕都接受不了.

"不是有很多煉藥師嗎,找找他們不可以嗎?"

"找了,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勢力都在找,可是根本就沒有一個煉藥師可以煉出那樣等級的丹藥,畢竟是傷了靈基的,所以你看,就算我著急又有什麼用……"想必他也是想盡了辦法了,不然不會這麼頹廢,往日晶亮的眸子都蒙上了一層灰暗.

不過是震傷了靈基,她以為是多大的事,當初樓瀛瀾的靈基盡毀,都讓她給重新築基了,現在不過是靈基上一點點小傷,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好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過幾天事情就會有轉機了."戰輕狂語含深意的說.

西門霖霜看著她認真的眼,總算是心里得到一絲慰藉.就算他知道這不過是安慰他的話,可是在絕望的時候,人們總是會找到各種各樣的理由來讓自己撐下去.每次他在戰輕狂的身邊,這種平靜淡然的氛圍總能感染他,心中的壓力也能減少很多.

"但願吧!"撇撇嘴,他覺得不抱什麼希望了.

送走了西門霖霜,戰輕狂可算是有正事干了,從丹長老那里學來的煉丹知識,這麼長時間和連城的相處,耳濡目染之下,再加上她自己的天賦,並且大量供給狂煞閣的丹藥.她的煉丹水平早就超越了曾經的丹長老,現在的她已經是藥聖了,煉制八品丹輕而易舉,上次救了樓瀛瀾,她煉制的築基丹效果就很好,不過這次需要大量的築基丹,對她來說就是很大的挑戰了.

想想丹品越高,成丹時候的異象就越驚人,而這里顯然不是適合她煉丹的所在.

招來饕餮,戰輕狂帶著他離開學院了.

幸好她的藥草都是隨身攜帶的,跟隨饕餮來到他無數小弟所在的黑塞山脈,神獸的氣息展露無疑,一開始還引起其他魔獸的恐慌,可是仔細一查探,原來是它們的老大啊!

眾魔獸齊齊來拜見,那場面看的戰輕狂都嘴角抽搐.只見魔獸們在饕餮面前狗腿的打滾賣好,各種諂媚,各種無恥,後來也不知道饕餮說了什麼,一眾魔獸將討好的對象換成了她.無數的大腦袋賣萌的看著她,頓時讓她不知道說什麼好,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這笑臉獸獸她也不能不給好臉看啊!友善的笑笑,似感覺到她的善意,魔獸們低吼著,此起彼伏的.

"饕餮,你跟它們說,幫我守著這地方,不要讓人來打擾."饕餮在她這里討好賣乖,一轉頭就又是那個威風凜凜的神獸了.

"我主人說,要征用你們的地盤."

吼吼~

"都給我去放哨去."

吼吼~

"還有,把好吃的都交出來,就這樣."

吼吼吼~

聽完饕餮一陣吼,戰輕狂就看見眾魔獸呼啦一下字退去了.

有這些魔獸警戒著,她很放心.找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戰輕狂將空間里的藥草都倒了出來,果然她之前買的空間戒指還是太小了,這些藥草恐怕煉制不出來那麼多的丹藥,不過有多少就算多少吧!

進到空間里,取出十顆赤云香果,當初被空間吸收的赤云香果長勢驚人,果實更加飽滿,想必效果也能更好,用這個可以就將丹品提高一級了,還能增強丹藥的穩定性,降低失敗的幾率;再取出來很多生命泉水,生命泉水同樣可以提高丹品等級,還有洗筋伐髓的功效,都准備就緒了,戰輕狂拿出藥爐,准備煉丹.

右手的火系靈力控制著溫度,戰輕狂按照順序將苦甲草,雅香脂,不死木,先放進去,慢慢的使之融化,時刻注意著里邊,等到化成液體之後,又逐步往里邊添加.煉丹時候的戰輕狂很認真,一絲不苟,卻又顯得那樣從容,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旁邊的饕餮吃著小弟上供的水果,無聊的看著.

時間過去大半,戰輕狂不同的重複著相同的動作,添加藥草,添加藥草,之前小山堆一樣的藥草已經用掉了一大半,就在這時,藥爐發出一絲輕微的聲音,戰輕狂的臉色頓時變了.

手中的動作不停的加快再加快,直到那些藥草全部消耗了,最後才將赤云香果和生命泉水加進去,漸漸的,藥爐的聲音越來越響,還發出劇烈的搖晃.咬緊牙齒,戰輕狂雙手同時將火系靈力運用到極致,再堅持一下,就一下!

"嘭"的一聲爆炸,藥爐化為碎片,向四周飛射,戰輕狂跳起,眼尖的將那幾顆丹藥攥在手里,成丹七顆,此時正縈繞著淡淡的白光,在她手心里.本來可以是十顆的,可是畢竟是普通的藥爐,能成承受到現在已經不易,爆炸也算是壽終正寢了,看著腳下的藥爐碎片還有藥草的殘渣,戰輕狂有些可惜和慶幸,可惜的是她的藥爐報廢,還有三顆赤云香果和生命泉水就這樣浪費了;慶幸的是要不是有這兩種可以增強丹品的寶貝在,恐怕今天的丹藥一顆都別想成了.

七顆就七顆吧!將煉制好的丹藥放在小瓶子里,招呼饕餮一聲就走了.

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跳進狂煞閣,戰輕狂直接將小瓷瓶扔給樓瀛瀾.

"主子,這是……"將那在空中劃過精美拋物線的小瓶子接住,樓瀛瀾疑惑的問.

"八品築基丹."

"八品?"樓瀛瀾驚呼一聲,不怪他驚呼,他這變態主人都是從哪里弄來這麼多,丹品上好的丹藥來啊?

"有意見?"

"沒,沒有……不過,主子,我們現在不需要八品丹."小心的將那個小瓶子放好,樓瀛瀾說道.

"會有用的,等!"

"等?等什麼?"

"等它成為你的救命良藥啊!"

"可是,主子,我身體強壯,沒有病啊!"

"天機不可泄露!"說完,戰輕狂就來匆匆去匆匆的走了,只留下樓瀛瀾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還是謹慎的將那小瓶子藏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就在戰輕狂造訪狂煞閣三天後,一對精兵將狂煞閣團團包圍,百姓們都跑過來看熱鬧,這是怎麼了?怎麼就包圍起來了?這狂煞閣可都是好人啊,幫他們建造房屋,提供他們工作,讓他們能度過難關,那真是大好人啊!這是犯了什麼事啊,怎麼就抓人了呢?

"皇上口諭,狂煞閣聚眾賭博,教壞良民,舉行擂台賽,草菅人命,嚴重影響帝都百姓的生活,危害百姓生命,特抓捕狂煞閣樓主歸案,欽此."一個官員騎著棗紅色的大馬,言辭鑿鑿的宣旨.

"不會啊……"

"這是真的?"

"誰知道啊,要我說這上位者的想法,我們哪能揣測的明白?"

"反正我是不相信,我家就是狂煞閣出錢修好的,我……"

百姓們竊竊私語,有的義憤填膺,有的隔岸觀火……

不一會兒,狂煞閣的大門打開,嗬,大家總算是見到這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閣主了.只見他一身寶藍色錦袍,脖領處還有一圈白色的毛領,襯得肌膚如雪,臉上帶著半張精巧的金色面具,讓人不得窺見其貌,顯得更加神秘,卻又貴氣逼人.此時的樓瀛瀾一身皇子氣度盡顯,雙手交錯插進同樣鑲著白毛的袖口,薄唇輕啟:"這位官爺,不知在下犯了何事?"

這周身氣度,再加上那緩慢低沉的聲音,頓時迷倒一大片少婦少女們.

"哼!犯了何事到牢里去說吧!給我拿下!"領頭的人右手一揮,指揮手下把他拿下.

"在下可以跟官爺走,不過總得讓在下交待一下吧!"

"哼,快點,快點,本將沒那麼多時間等你."不過是個小小的狂煞閣,還敢這麼囂張,給皇上添堵,那不是找不自在嗎?

"老王,這狂煞閣你要看好了,這帝都的牢房,本閣主去坐坐,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男子的聲音波瀾不驚,好像說的只是一件小事.

"閣主,這,這可如何是好啊!"管事的一張臉都緊急集合了,不停的擦著袖子,慌亂的說著.

"無事,去去就回,不過~你要把本閣主的築基丹看好了,要是丟了一顆,本閣主唯你是問!"拍拍他的肩膀,樓瀛瀾可以將最後一句話說的大聲.現在他真是越來越佩服他的主子了,真是神人啊!難不成她能未卜先知?算到他今天會有這一劫,特地給他留了後招.

"築基丹?什麼……"

"哪那麼多要問的,看好了就行了!"

"是是!"王管事被拍的險些喘不上氣,反正閣主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交待完了,樓瀛瀾往前幾步,明明是該仰視的高度,卻壓得馬上的將領神情慌亂.

"第一,我可以跟你們走,但是你們沒有證據,所以我不是犯人,自然不用坐囚車;第二,我走以後,你們要保證我狂煞閣安然無恙,不得損耗一分,聽明白了嗎?"

就算他樓瀛瀾再落魄,曾經的皇子身份,四星靈聖的實力對否注定他高人一等.對于主子他心悅誠服,可是這些個小角色還不夠他低頭的.

"哼!帶走."他絕不承認在那目光的壓迫下,險些摔下馬,氣急敗壞的大喊一聲,調轉馬頭領頭出發了.

就在這會功夫,帝都各種消息滿天飛,不一會,就有很多確切的暗信到了各方勢力的手中.

"築基丹?狂煞閣?"

一時間,各方匆匆派人去打探.

身為"囚犯"的樓瀛瀾沒有一點囚犯的自覺,走在街道上,閑庭漫步,好像在自己家的後花園,看到大姑娘小媳婦和他打招呼,微笑頷首,頓時暈倒一片.

前邊騎著高頭大馬的將領氣的臉紅脖子粗,看著越來越多的人群,臉色更加難看,耽誤了辦差,這可如何是好?

剛走到帝都中心,看熱鬧的人群已經將路都堵了,舉步維艱,給他們押送犯人增加了很大的難度,偏偏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打罵不得,有的士兵只好下馬維持秩序.

對于眼前的擁堵,樓瀛瀾倒是很自在,反正他皇上不急,那就急死太監好了!

推推嚷嚷間,遠處又傳來一陣馬蹄聲.

"皇上有旨,將軍趙括假傳聖旨,以權謀私,濫用職權,且心胸狹窄,挾怨報複,今日,利用職權之便,私自押解狂煞閣閣主,達其不可告人的秘密,趙括罪不可赦,打入大牢!"來人顯然是宮人,"義正言辭"的宣讀了聖旨.

"這……臣是……"

"來人,把他的嘴堵上,免得混肴視聽,蒙蔽眾人."于是,剛才還很狂妄的將軍只能被人拉下馬,拿出布帛捂住嘴,嗚嗚的說著什麼,臉上盡是不服.

"喲,閣主,瞧瞧,真是讓您受罪了,都是這賊人自作主張,想是您這狂煞閣名氣太大,總是引來這些宵小的注意,這賊人前些日子押注,將大半家產輸了個精光,沒想到他竟想出這樣的主意來,真是不知死活!閣主您受驚了!"宮人趕緊翻身下馬,一個勁兒的賠不是,還特意"解釋"了一番.

樓瀛瀾不是傻子,是非對錯,孰是孰非,究竟是誰要拿下他,他的心里跟明鏡似的.不過,現在要是拒絕的的話,那就是不給皇帝面子了.

"大人說笑了,此等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哎喲喲,真是折煞小人了,小人哪敢承您一聲大人啊!您不愧是堂堂一閣之主,宰相肚里能撐船.今天的事,也虧得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了!來人,快快,快將閣主送回去,怎麼辦事的?"邊說還推搡了一下旁邊的士兵.

"無妨,本閣主自己走回去就行了,當作是參觀帝都了."

"好好好,真不用小人派人護送您?"宮人頓了一下,又機敏的說道.

"後會有期!"

"好好好,小人就不打擾您了,還要盡快將這賊人押送回去呢!後會有期,後會有期!"宮人連連抱拳,一副小人姿態,直到他走遠了,又恢複了那種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模樣.

眾人只見剛才還被帶走的人這麼快就回來了,還是毫發無損的回來了,暗自稱奇.

"閣主!"王管事不敢置信的喊了一聲,揉揉眼睛,確定是不是他眼花.

"從今日起,本閣主閉門謝客."剛踏進狂煞閣的門口,樓瀛瀾對著王管事吩咐.

"啊?哦,是,是."直到目送他上樓,王管事才一拍額頭,想起剛剛接到的請柬,那可是四大世家啊!

本以為這次事件就這麼過去了,可是各方勢力都在暗中窺探,無數的目光都盯緊了狂煞閣.偏偏本應該處在風口浪尖上的狂煞閣平靜的詭異,始終波瀾不驚,那個神秘樓主也不見所蹤,真是急死了一群人.

第一日,狂煞閣的門口多了很多人;

第二日,四大世家的請柬都送到了狂煞閣;

第三日,皇家也邀請狂煞閣閣主參加宮宴;

第四日……

第五日……

整整七天,打聽不到任何消息,真不知道帝都繼神獸出沒之後,這次又將鬧出多大的動靜!

此時,正被眾人尋找的狂煞閣閣主樓瀛瀾正在城外的小茶棚里喝茶呢!偶爾出來踏踏青也不錯!舒緩一下心情,沒有那麼多煩人的事,小日子真是不錯!

樓瀛瀾端起茶杯,輕抿一口,喝的是粗制的茶葉,品的就是怡然自得的心情了!不知道想到什麼,他微揚起嘴角,整個人添了一分魅色.難怪所有人都找不到他,原來他根本就沒戴那面具,一副平常人家公子出游的打扮,誰能將他和狂煞閣個主聯想在一起?

"店家,多謝."扔下幾個晶幣,樓瀛瀾拿著把扇子,瀟灑的走了.

"好嘞客官,再來啊!"店家將晶幣裝好,麻利的桌子擦了,等著過路的行人.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他的魚餌已經撒下去這麼久了,究竟會釣到怎樣的大魚呢?躲了這麼多天,該是時候回去了!

樓瀛瀾剛回到狂煞閣,王管事就火急火燎的沖了過來.

"閣主,你可算是回來了,這幾日你究竟去哪兒了啊?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可頂不住了."哭著一張臉,王管事氣喘籲籲的說道.

"說說,怎麼了?"

"閣主,你不在的這幾天,皇宮都來請你兩次去參加宮宴了,東方,南宮,西門,北堂四大世家,還有張家,李家,馮家好多家族也送來請柬,我都快攔不住了,他們說你要是再不出現,就要把咱們狂煞閣給拆了啊!"王管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好不可憐.

"去回他們,明晚我會應邀,只去一家,地點讓他們定."一錘定音,王管事總算是解脫了.

"好,好,我馬上就去通知他們."王管事一溜煙的跑了,這時可看不出來他一把年紀啊!

拿起懷里的小瓷瓶,樓瀛瀾在手中靈活的把玩著,看看明晚將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吧!

在樓瀛瀾消失的這幾天,最苦逼的就是戰輕狂了,因為每天身邊都有一直蒼蠅嗡嗡嗡的圍著她轉,這人自然是西門霖霜了!

"好了西門,你不要再轉了,都轉了八天了,你有完沒完啊?"若說一開始戰輕狂看見他還會暴躁,現在完全不會了,因為她找到自我調節的方法了,只要把他當空氣,她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哼!氣死我了,什麼破狂煞閣,虧得名字里還有一個字和你相同呢!看你多好,永遠是我最好的聆聽者,誰像那個什麼鬼閣主,還拿上喬了,真是桌子上畫鼻子,好大的臉面,竟然敢把我們全都撂在一邊,自己玩失蹤,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三頭六臂,敢不把我們放在眼里?"西門霖霜將牙齒要的咯咯響,氣憤的坐下.

"好了,晚上不是就會見到了嗎?"戰輕狂心平氣和的安慰他,想的卻是這家伙怎麼還不走?

"哼!當然,今晚定在東方家,各方勢力都會去的,到時候就看看他有什麼能耐?"

"怎麼會在東方家?"

"若說最為尊貴的自然是皇宮,可是到時候來的還有一些三教九流,那麼在皇宮就不合適了,而世家實力以東方家為首,在哪里也就無可厚非了."

想想也是這麼個理,場面到時候會很亂,誰也不保證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怎麼,你也想去,我帶你去,想必東方他們也不會說什麼的."見她多問了一句,西門霖霜熱情的邀請她.

"不去."他們還不是想要築基丹罷了.

"哎呀,去吧去吧,長長見識也好啊!而且東方家還有好多魔獸的,你要是有相中的,就讓東方麒給你馴服一只,想必他也不會那麼小氣的.去吧去吧!"西門霖霜不停的攛掇她,等她點頭答應.

去看看也好,要是真有什麼奇珍異獸,契約一只給熠兒也好.

"好,我會去."

"真的?那就說好了,到時候我來接你."

兩人約好,西門霖霜就去准備了.

是夜,東方家大門敞開,燈火通明,大紅燈籠高高掛,顯得很是喜慶.此時,門口的人群絡繹不絕,管家小厮都在熱情的招呼著,氣憤很是熱鬧.

"喲,這不是李老嗎?快里邊請,里邊請……"

"張老,哈哈哈哈,好久不見啊,快里邊請!"

……

戰輕狂早早的跟著西門霖霜來了,和他說了一聲,就自己看自己的了.果然不愧是第一世家,瞧瞧這亭台樓閣,富麗堂皇,雕欄玉砌,碧瓦朱簷,真是美輪美奐啊!或許因為是禦獸世家,這里的院落大多數都以獸為名,還有各種魔獸的雕像.

向著人聲鼎沸的地方走去,戰輕狂尋了個隱蔽的地方,看著這些人相互奉承吹捧.

等到月上柳梢,作為東道主的東方家主帶著東方麒登場了,一路爽朗的笑聲傳來,人人都爭著和他打招呼,可以看出東方家的地位和人緣如何.

東方麒和東方家主長得很像,不同的是他爹很豪爽,將那銳利的眼神很好的隱藏,不像他那樣冷冰冰的.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通報聲.

"護國公到~"

"南宮家主到~"

"西門家主到~"

"北堂家主到~"

浩浩湯湯的進來一大群人,最領頭的想必就是護國公了,嗯,渾身的殺伐之氣,那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才會有的.剛走進來,就熱情的和東方家主打招呼,想必是老交情了.

"哈哈,你個老不死的,還活著呢?"

"那當然,怎麼也得走你後頭啊,哈哈哈!"

兩人錘了一些對方的胸口,互相打趣.

接下來是南宮傲跟著他爹南宮家主,早就想到會遇到南宮家的眾人,縱然她心里有准備,可是身體深處傳來的悲痛還是讓她的心都糾在一起了.

南宮炔剛一踏進來,就感覺到一道目光看向他,可是等他找尋的時候又不見了,快的不可思議,不過他根本就沒多想,只當是那些崇拜他的目光了.

"東方家主,近來可好?"

"南宮家主,還可以,你最近如何?"

"也還不錯!"

"那就好,里邊請."

西門霖霜和他爹大眼瞪小眼,齊齊哼了一聲,同時扭頭,誰也不看誰.西門霖霜向自己這邊走來,把他爹扔下寒暄去了.兩人孩子氣的一幕看的戰輕狂忍俊不禁,這樣的父子相處模式也是少有的吧!

"哈!老東方,我來了,歡不歡迎啊?"

"歡迎,歡迎!"

"話說你真的沒事,和我就不要裝了!嗯?嗯?"擠眉弄眼的樣子哪里像堂堂一家之主,西門霖霜多半可能就是遺傳他的了.

東方凜現在氣的要死,大家半斤八兩,心照不宣,誰都知道今晚是為什麼而來,一個個的,都跟他裝是吧!

"東方家主!"

"北堂家主!"

這兩人的氣氛就好多了,果然北堂柒墨他爹也是個翩翩君子.

"狂煞閣閣主到~"

這一聲一下子就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了.只見那典雅大方的貴公子踏月而來,和前幾日的藍色錦袍款式相同,只是顏色上略有差異,不過暗紫色更顯得他貴氣逼人,臉上的金色面具反射著月光,神秘,貴氣……

"哎呀,歡迎歡迎啊,閣主能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啊!"

東方凜親自將人領了進來.樓瀛瀾坦蕩的迎著眾人的目光,有打量,有癡迷,有不屑,有崇拜……

"東方家主,安好!"輕輕頷首,算是打過招呼,然後雙手就又插回自己的袖子.不管其他家主難看的臉色,樓瀛瀾神色自然,不過再掃到戰輕狂的時候,瞳孔微縮了一下,又不著痕跡的調轉目光.

真是不錯啊!戰輕狂不由得再次贊歎,這小傲骨顯擺的,真是沒丟她的臉!和東方家主打招呼,畢竟是在人家家里,不給主人臉面說不過去,其他人又怎麼樣?又不是邀請你們來的,是你們自己來的,惦記的不還是那幾顆築基丹,狂煞閣作為一方勢力,就算現在還微不足道,以後那也是要和在場的實力平起平坐的,現在要是低一頭,以後不就會矮半截嗎?要不是現在人多,戰輕狂都想大聲誇贊他了!

"什麼玩意?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身旁的西門霖霜小聲的嘟囔,戰輕狂只當沒聽見.

"好好,不知到該怎麼稱呼……"場面有些尷尬,東方凜不得不挑起話茬.

"副閣主就好,狂煞閣的閣主另有其人."

這可是個大消息,他們先前都以為眼前的神秘男子就是狂煞閣的閣主呢!狂煞閣作為新崛起的實力,以勢如破竹的實力屹立在帝都,閣內的強者數不勝數,而且還有無數上品丹藥支撐著,成為多數強者爭相追逐效力的對象.無論實力,財力都不可小覷,本以為是這男子手段高明,沒想到真正的幕後之人更神秘啊!要是讓你們知道真正的閣主就坐在你們中間,喝著茶,看著熱鬧,不知大家會不會震驚的摔掉下巴.

"啊,副閣主,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見狂煞閣的閣主呢?"東方凜聽到這消息,頓時覺得他老了,現在是年輕人的時代了,他竟不知道這個內幕消息,其實今天要不是他說出來,恐怕誰都不會知道.

"閣主喜靜,不輕易露面,狂煞閣是我主事!"

"好啊!,果然英雄出少年哪!快,快上座."待人都坐齊了,東方凜趕緊招呼上菜.

在菜上來之前,大家喝喝茶,吃吃點心,場面一瞬間的靜止.本想著等狂煞閣的閣主說些什麼,引出話題,可是看他淡定的喝茶,顯然是不打算開口了.

"咳咳,那個,副閣主,今日相聚,大家都心照不宣,您就給說說那築基丹的事情吧!"誰讓這是在東方家,東方凜只好豁出老臉了.

"築基丹,我的確有."將茶杯放下,樓瀛瀾掃視所有人,目光回到自己腰間佩戴的玉佩上.

真的有,真的有,原來不是傳言啊!人群中有些騷動.

"不知這築基丹有幾顆,丹品如何,煩請你給說說."

"築基丹,顧名思義,對于靈基受傷或者靈基盡毀的人有效,此丹能夠幫助他們重新築基,而且~"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這,樓瀛瀾接著說,"我手中的築基丹是八品,還是高八品."

頓時人們的目光變得火熱了,恨不得將他刺幾個窟窿,將丹藥找出來.

"高八品?天哪!"那可是接近九品丹的存在了,這狂煞閣背後究竟是怎樣的勢力啊!

南宮炔將目光對准他,說出了大家心中的問題,"不知道副閣主這高八品築基丹有幾顆?"

"七顆."

一顆就千金難求了,七顆?好大的手筆啊!

"不知道可否請副閣主拿出來看看?"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只見他的手輕輕那麼一動,一個小瓷瓶就在他手上了,倒出一顆,拇指蓋大小的丹藥展現在眾人面前,無色無味,在燭火的映射下,透著溫潤的白光,看上去是那般的精致小巧.

有人不相信,見沒什麼不一樣的,就這樣禍從口出了.

"不會是假的吧!看上去和普通的也沒什麼不一樣啊,連點香味都沒有."

"是啊……"

有聰明的閉嘴不談,沒看見人家臉色都變了嗎?

聽到這話,樓瀛瀾寒了臉,將手中的茶杯蓋直接向剛才質疑的人扔了出去,伴隨著手勁,切斷那人的發絲,直接釘到牆里,露出外邊的半截,那質疑的人嚇得捂住脖子,狠狠吞咽了一下口水.

"狂煞閣是爾等可以質疑的嗎?我狂煞閣成立至今,信譽絕對說的過去,從沒有出過一顆劣質丹藥,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童叟無欺,不然你以為會有那麼多人為我狂煞閣效力嗎?今日,大家相聚到這里,可不是我要來的,是你們請我來的!而我敢來這里,難不成還會拿假丹藥來騙人?"聽到有人質疑狂煞閣,他樓瀛瀾決不允許,這是對主子的不尊重,對狂煞閣的抹殺.

"東方家主,既然有人不信,那我也不便久留,這丹藥究竟是不是八品築基丹,我相信你們都心里有數,本以為今日可以暢談一番,可是現在看來,還是算了."樓瀛瀾作勢起身要走.

"別啊,別啊!那是不識貨的人的人瞎說,我們怎麼會看走眼呢?那顆肯定是八品築基丹,副閣主消消氣,消消氣,不要和他一般見識."那可是築基丹啊,能治好他的築基丹啊!怎麼能讓到手的鴨子飛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給東方家主一個面子,不過今後,我不想再聽到一句對我狂煞閣不利的話."嗬,後半句話氣勢凌人,硬是讓人不敢說半個不字.

"那當然,那當然,現在我們還是來說說這築基丹的事.不知道副閣主可否相讓一顆,出多少晶幣都可以."

"我也可以拿無數珍寶來換."這可築基丹的價值太大了,怎麼是珠寶可以比擬的,所以南宮炔也不甘人後.

"嘿嘿,這等好事怎麼能少了我?"聽到這不著調的話也知道是西門霖霜他老爹了.

"那我也就湊個熱鬧吧!"說的這般不情願,勉為其難的是北堂柒墨他爹.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三顆,就給我吧!"沉默了一晚上的護國公總算是說了一句話,直接就將剩下的三顆給預定了.

有他們幾大實力在,其他人也只能喝點人家吃剩下的肉湯解解饞.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這築基丹的價值,想必整個帝國乃至整片大陸都沒有幾顆,也沒有幾個人能煉制出來,所謂物以稀為貴,想要這丹藥的,希望各位讓我看到大家的誠意,誠意到位了,生意自己然就做成了,我說的對嗎?"再次拿出那個小瓷瓶把玩,見他們眼睛轉都不轉的緊緊盯著小瓷瓶,樓瀛瀾笑的得意.談判的時候,只有抓住對方的痛腳,才會使自己立于不敗之地,這些人是什麼情況,他也略有耳聞,現在就看他們為自己評估出一個什麼樣的價位嘍!

------題外話------

是萬更哦,各位親,求表揚!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4章 狂煞閣決斗(萬更哦)    下篇:第56章 不可撼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