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54章 狂煞閣決斗(萬更哦)   
  
第54章 狂煞閣決斗(萬更哦)

"你聽說了嗎?聽說了嗎?"

"我知道,我知道,聽說啊,那一夜,月亮暗淡無光,百獸齊鳴,奔騰的就向著帝都沖來,嘖嘖,那氣勢……"

"你那是聽說,我是親眼看見了,那可是傳說中才有的神獸啊!那神獸身高十丈,全身布滿鱗甲,黑亮黑亮的."

"不是說天色暗淡,看不清嗎?"一個人插話.

"去去去,你知道什麼?還聽不聽了,聽不聽了?"

"聽聽,你接著說,接著說……"

顯然是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讓之前說話的路人甲感到飄飄然了,他重新撿起話題,"剛才說道哪了?說道鱗甲,那神獸可不得了,渾身的鱗甲,比匕首還尖銳,隨著呼吸舒張著;再說那四肢,有這麼粗,這麼粗……"邊說還比劃一下.

"那神獸膀大腰圓,青面獠牙,張著血盆大口,那眼睛喲,真真嚇死個人了,比大海碗碗口還大的眼睛,雙目通紅,布滿血絲,就那麼凶狠的看著你,隨時准備把你~一口吞下!"

眾人被他嚇得齊齊驚呼.

"再說那神獸身後全是觸手,嘖嘖,一旦被抓住,立馬就被吸成人干,還有那吼聲,現在想起來,我這心肝脾肺腎都還在亂顫哪!那就是神獸威壓啊,容不得你半點反抗啊!還有那神獸頭上長滿了角,看見這街道了嗎?都是被它給撞的,恐怖吧!"

"那神獸最後怎麼走了?既然是神獸,肯定會說話啊,他都說什麼了,你快給我們講講,講講……"旁邊的人不停的攛掇他.

"當然說了,你們知道神獸是為了什麼來我們帝都的嗎?那是因為有人拿了它的寶貝,還有人說是偷了它的孩子,總之眾說紛紜,不過他們說的都不准,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神獸啊,是肚子餓,來帝都找吃得來了!"

"去~"

"張大忽悠,去去,你得了吧!"

"就是,就是,堂堂神獸會為了口吃的這麼不依不饒?那可是神獸啊!"

"哎哎,你們別不信啊,我說的肯定是真的……"

剛開始眾人還仔細聽聽,可是他這越說越離譜,眾人作鳥獸狀,呼啦一下子全都走了.

在一旁聽的津津有味的戰輕狂按照他的描述開始想象,怎麼想也和饕餮不搭邊啊!不過,聽到最後,她驚訝了,還真有人猜出來饕餮的目的了.

"娘親~走~"

"好好,現在就走,熠兒等的不耐了嗎?"抱起她的小寶貝,戰輕狂不再停留.

本來今天早上,她剛想出門,熠兒就自己從空間里出來了.

"娘親~"

"熠兒,你怎麼出來了?"抱住撲到自己懷里的小家伙.

"想和娘親一起~"

"好,熠兒是想娘親了嗎?"啵的親了一下肉呼呼的小臉.

"嗯~"要不是這個界面的環境不適合現在的他,他早就想出來了.

"身體有沒有不舒服?你上次把娘親嚇壞了."戰輕狂擔憂的看著他.

"沒事的,娘親,抱~"小手圈住戰輕狂的脖子就不松開了.只要他定時的回空間補充生命元素就可以了,不會有事的.

"好,娘親抱,不過熠兒,有什麼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訴娘親,知道嗎?"再次親了親,戰輕狂囑咐他.

于是一人行變成了母子同游.

走到一個無人的小巷,戰輕狂抱好玄熠,幾個翻越縱身,就跳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閣樓里,此時,那間屋子早就有人再等了.

"主子."男子一襲華服,滿身貴氣,頭發梳的風流倜儻,臉上帶著半截精致的面具,只露出了性感的嘴唇和光滑的下巴,整個人哪還看的出當日的狼狽落魄,卻原來男子竟是落難皇子樓瀛瀾!

對于她的眼光,戰輕狂一項很滿意,不說辦事能力,就是這皮相也夠讓人賞心悅目的了.兩人之前都是書信往來,向她彙報狂煞閣的事情,像這樣見面還是第一次.

"你很不錯!"

"謝主子誇贊."拋卻了往日尊貴的皇子身份,樓瀛瀾知道眼前的女子贊賞的是他的能力,滿意他的穿著打扮,雖然他不在意這個,不過看到她眼中的驚豔,也不枉他煞費苦心.

"娘親~吃那個."小胖手拍拍她,指著桌上洗的干乾淨淨的水晶葡萄.

拿出一顆,纖手那麼三兩下,就將一顆剝好,慈愛的喂到熠兒的嘴里,小腮幫被撐的鼓鼓的,戰輕狂咬了一口,笑笑.

"你接著說狂煞閣的事."眼睛不抬的吩咐,戰輕狂又拿起一顆,繼續剝皮.

"是.狂煞閣成立兩月以來,每天都在舉行擂台賽,招募強者,有能力的大有人在,完成任務的也有很多,他們也得到了應有的獎勵,狂煞閣也取得了巨大的利益,不過時間尚短,所以還沒有連勝一千場無敗績的人出現,不過,實力比較強悍的,我已經重點關注了.現在的狂煞閣還只是初期,實力,財力剛見雛形,不過,我相信,一定會有更多的人慕名而來.畢竟丹藥的誘惑太大了,誰都想成為強者."雖然他好奇那麼多的丹藥,他的主子是怎麼提供的,不過他一向是識趣的,知道不該問的別問.

"不錯.你呢?"

"多謝主子的再造之恩,我的身體不僅痊愈了,實力更是提高了一個等級,現在是四級靈聖了."這樣的恩情他真的無以為報.

拿出絲帕給熠兒擦擦嘴,戰輕狂想起了另一件事,畢竟帝都造成現在的樣子,都是她的原因.

"拿出大量的財力,以狂煞閣的名義去幫助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們,為他們重建家園."

"主子,是為了收買民心嗎?"

"不是,你只需要這麼做就行了."

"可是現在狂煞閣剛剛崛起,要是這麼做,會處在風口浪尖上,各方勢力也不會允許.主子,當心樹大招風!"

"起風了,那就想辦法讓'它’起不來,就算真的起來了,我也能把'它’滅下去,你只管做!"戰輕狂一番話說的意有所指,語氣中展露的霸氣是那樣的讓人折服,理所當然.

"是,主子."他相信眼前的少女一定有辦法.

正事交代完了,戰輕狂看著懷里的小人兒,"熠兒,水果不要吃太多,酸的對你牙齒不好."

玄熠點點頭,蹭蹭她.

"一會兒,我會下去打擂台,我兒子要請你幫忙照顧."

"主子,還是看看吧!萬一傷著……"

"無礙,我可不是空有其表的繡花枕頭."

"是,我會好好照顧小主子."真的讓他自稱屬下,樓瀛瀾做不到,所以他用"我"來自稱,所幸他的主子不計較.看著她懷里的小孩子,這真的是她的兒子嗎?可是她的年紀看起來好小,難不成有什麼駐顏秘方?他腦子里都被這種想法占據了,沒想到不久以後就打破了他的想法.

"熠兒,你要乖乖,就在這里看著,知道嗎?等娘親打完擂台,就來接你,我們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要小心~"他不是懵懂無知的孩童,縱然心疼,也知道不該在這方面阻止她.

"真乖,娘親再給個親親."啾啾一邊一下,戰輕狂滿意的笑彎了眼睛.

都囑咐好,戰輕狂就跟隨侍從下去准備了,在帝都這個人吃人的大染缸環境里,實力沒有到達頂峰,只會成為食物鏈上的小蝦米,最後被無數大魚小雨吞的連渣都不剩.所以她要做的就是不斷強化自己,每時每刻都要提高自己,這樣才能永遠利于不敗之地!

負責引領她的侍從不知道這少女是誰,不過看到她是副閣主的貴賓,自然不敢懈怠.而他根本不知道他引領的就是狂煞閣的正牌樓主.

看著狂煞閣的構造,有些像曾經見過的拳擊賽擂台,不過就是比那個大了很多,規則也不盡相同,擂台的四個角都放著高級魔獸晶核,構成了法陣,在打斗的時候形成能量罩,就不會產生由于打斗,房屋倒塌的情況.擂台的每一面都成階梯狀,方便觀眾光看,二樓都是貴賓所在,整個狂煞閣像個"回"字躍然于紙上.

坐在一邊的是參加擂台賽的人們,多數為大漢,只有兩三個是女子,全都嚴肅認真,漸漸的場面熱起來了,看熱鬧的人群中也傳出陣陣歡呼,為他們自己看重的選手加油.原來在狂煞閣的門口有賭注,每場擂台賽的賠率都不相同,難怪氣氛這麼熱烈!

很快,就有人上台宣布決斗雙方,伴隨著觀眾的吼叫,充滿力量的對決更振奮人心.比賽的雙方一個是金系的三級靈聖,男子身高八尺,渾身的肌肉暴漲,臉上還有一條斜著的蜈蚣疤痕,看上去有些面目可憎.

反觀她的對手,則是一個柔弱翩躚的女子,女子剛一上場,周圍就傳來一陣喝倒彩的聲音,頓時,女子冷若冰霜,全身的氣場都變了.

在評判剛一宣布開始,女子就出手了,嗬,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女子竟是冰系五星靈聖,好家伙,之前買高壯男人贏得的人頓時垂頭喪氣,這還有什麼可比的,結果不就是在那擺著嗎?

場上簡直就是單方面的完虐啊!女子用靈力幻化出一把寶劍,上邊還冒著寒氣,劍鋒都變成了藍色了,男人幻化出一把金色的大斧子,兩人一柔一剛,一冷一暖,相互交錯間,頓時,男人的胳膊上被劃出好長的一條口子,胳膊上的肌肉往外翻,能看到機理,偏偏沒有鮮血流出,原來全被劍氣給凍住了,然後,傷口上漸漸浮起一層冰靈,肉眼可見的向著他的胳膊爬去,照這速度,用不了多久,這胳膊就該廢了.

"我認輸!"男人捂住受傷的胳膊,就算再不服,可是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今天第一場決斗,寒冰勝!"

果然人如其名,真是夠冷!贏了決斗的寒冰從鼻子中冷哼一聲,蔑視的看著周圍一圈,走到台下.而被她的目光掃射到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氣.

強者之間的對決都是如此殘酷的,那個認輸的男人倒是很識時務,打不過就跑,看來是從生活中磨練出來的人啊!

"下一場,洪興對封燦!"

對樓瀛瀾的安排,她很滿意.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這幾場之後,多了解對手,她才能更有把握.

下邊出場的兩人一個是木系的,一個是火系的.都是男人,還是四星靈聖,很快就激起了渾身好戰的血液,剛打了個照面,就動起手來.強大的火元素爆發,只見封燦左右手同時行動,頓時,好大一把弓形成,不過看到這,有人不免懷疑,弓箭不是遠距離的武器嗎?用在這里合適嗎?就在他們詫異的時候,火紅的弓上形成了一把箭,然後嗖得離弦,向著那個叫洪興的人臉上飛去.

叫洪興的男子反應也是很迅速,運用靈力為自己築起一道厚厚的屏障,兩者靈力碰撞一起,激起無數的交好聲.戰輕狂本以為會像她曾經經曆過的一樣,植物懼火,可是,看著那個木系的三級靈聖也沒什麼不敵,她有些不解,難道是她的火系靈力有什麼不同嗎?

她的體內都是生命元素化成的靈力,難道就因為這樣而與眾不同的?源源不斷不說,也更加強大,不過,歸其根本,她的靈力也只是披著"靈力外衣"的生命元素,生命元素本無屬性,不過是被她變成了火系的,還有木系的.

戰輕狂覺得她好像是摸到了什麼的門檻,看不見卻知道有什麼就在那里.生命元素是虛無的,這就有點和佛語中"無聲無相"相似,法身無相,是一塵不染的.一切色相都是出自字體,無即是有,有即是無,她頓時覺得悟到了什麼,卻抓不住一絲一毫.

擂台上的撞擊聲打斷了她的思路,原來是那把箭和屏障同時發生爆炸,然後消失,場面有一瞬間的靜止,然後人們激烈的站起,雷鳴般的掌聲響徹整個狂煞閣.

擂台上的兩人才沒有時間欣賞眾人的膜拜,而是虎視眈眈的盯著對方,又戰到一起,這次是洪興先出手的,招式沒有什麼出彩的,不過他幻化出的樹藤全是黑色的,含有大量毒素,顯然台上的封燦也察覺到了,面色一緊,跳到擂台一角的台柱上.

台柱上的封燦再次抬手,不過,這次讓人驚豔的是,那把箭是之前的百倍大小,或者說根本就不是一把箭了,對准那襲來的樹藤,搭弓,射箭,滿弦,放手,封燦整套動作做的一氣呵成.霎時那把百倍大小的箭像怒吼的火龍一樣沖了出去,在空中分化成無數的小箭,好像煙花綻放般絢麗,不過殺傷力也是強大的.

在那巨大的能量罩里,詭異的黑樹藤,光芒萬丈的箭雨,兩者好像都有生命一樣,各自為了自己的主人在戰斗,樹藤亂舞,箭雨竄梭,一時間分不出高低.

就在這時,封燦動了,再一次的拉弓,離弦的箭眨眼到了洪興面前,動作快的根本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洪興狼狽後退,所有的樹藤都化作虛無.

"第二場,封燦勝!"

修靈者對決時要時刻輸出靈力維持自己的招式,而封燦勝就勝在他可以和戰輕狂一樣,一心二用,靈力分成兩份,成為這場決斗勝利的關鍵.

封燦的勝利讓戰輕狂高看他一眼,想想現在選拔的精英們都會為她狂煞閣效力,她就覺得很高興,優勝劣汰,物競天擇,能留下的才是最好的,而最好的才值得狂煞閣大力培養.

就站在角落里,戰輕狂一直觀察著這些對手,很快就到了她上場.

"下一場,玄小姐對戰何洛."

拿出手里的絲帕蒙在臉上,戰輕狂一個旋身利落的上場.

場下的人群嘰嘰喳喳,相互交流信息.

"沒聽說過啊!"

"是啊,哪來的玄小姐啊?"

"你知不知道?不知道啊……"

"我也不知道啊……"

"那買誰贏?"

"當然是買何洛贏啊,那個玄小姐一點都不了解,要是輸了怎麼辦?"

"對對……"

"對,買何洛!"

就在下邊吵吵鬧鬧的時候,有間窗戶開成小條縫的廂房里傳來這樣的對話.

"你,去買我娘親贏,賠率一賠一百."小小的孩童哪里還有往日的撒嬌和天真.

"小主子,這……"

"讓你去就去!"上位者的尊貴氣勢仿佛是與生俱來的,硬是壓得樓瀛瀾喘不過氣來.這孩子太可怕了!

擂台上的戰輕狂沿著那條小縫好像能看見寶貝兒子肉嘟嘟的臉,幾不可查的笑笑,然後看著眼前的中年人.

"嗬,怎麼不敢真面目示人呢?"中年人笑的有些猥瑣,放肆的打量起她的身材.

對于這樣的人渣,戰輕狂不屑和他說話的,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丟了個火球術過去,燒的他氣急敗壞的直跺腳.

"你!哼!等一下我就讓你好看!"

"土崩瓦解!"

原來是土系的三星靈王,想必是樓瀛瀾擔心她,所以才這樣安排的吧!

"火球術!"

對付這樣的人,真的不需要浪費她的力氣,就在中年人狼狽的躲閃時,戰輕狂已經到了他面前,抬起腳就是狠狠一踹,直接把他踹到台下,摔了個狗吃屎.

現場的人群哈哈大笑,不過那些買何洛贏的人則是哭了,賠大發了~

"第七場,玄小姐勝!"

想必樓瀛瀾今天給她安排的都是這樣的角色吧!也好,就當賽前熱身了.

"第十場,玄小姐勝!"

……

"第十五場,玄小姐勝!"

……

"第二十二場,玄小姐勝!"

……

贏得沒什麼意思,戰輕狂打完,就去找她的寶貝兒子了.

剛一開門,小人兒就撲了上來,被她接了個正著.

"娘親~你好棒~"

"娘親棒才能保護好熠兒啊!"

"娘親~娘親~"小人聽著她滿滿的愛語,拿自己的小臉蹭蹭她的臉,似累了的趴在她肩膀上,小腿盤在她腰上,戰輕狂順勢托起他的小屁股.

"主子,大開眼界."樓瀛瀾覺得他真是小瞧他的主子了.

"明天的人選該怎麼來就怎麼來,我不是閑著沒事打著玩的."

"是,主子."

第二天,來狂煞閣的人顯然更多了,因為他們聽說昨天這里出了個玄小姐,外號"一腳踹".你想知道為什麼?那是因為凡是她的對手最後被一腳無情的踹到場外,這外號由此而來.

戰輕狂剛一露面,就贏來無數粉絲,爭相呼喊她的名字,外邊的賠率也在發生著變化,想像昨天那樣大撈一筆是不可能了.

不知道是不是戰輕狂點背的原因,今天一上場,和她對戰的就是封燦,這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那是整整一個階位啊!

一星靈帝vs四星靈聖

這不是找虐呢嗎?下邊的人是怎麼辦事的啊?樓上的樓瀛瀾暗罵了一句,有些慌亂的想往外走.

"坐下."

"可是……"

"讓你坐下,沒聽到嗎?"對上那雙漆黑的眼睛,樓瀛瀾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雙腿不受控制的坐在椅子上,冷汗直流.

"她會贏!"小人兒堅定的看著擂台上,小拳頭攥的緊緊的.

封燦看著眼前的蒙面少女,聽著下邊的歡呼,有些不以為意.

"你還是自己下去吧,要是我把你打下去,那就難看了,昨天你的決斗我都看見了,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所以,為了不丟自己的臉,你還是認輸吧!"封燦覺得他現在很有紳士風度,好心提醒.

"不試試怎麼知道誰強誰弱呢?"

"火之炎裂!"

無數的火刃向著封燦迸發,在小小的擂台上,封燦只能狼狽逃竄.

"喂,喂,你夠了哦,你再來,我會還手的!"一個側空翻躲過擦面而過的火刃,封燦拍拍胸脯,好險好險!

"漫天火雨!"

火刃完畢,再來無數的火球術,看著他像只猴子一樣上竄下跳,戰輕狂嗤笑,讓你瞧不起人!

"火中取栗!"再次躲過,封燦也嚴肅起來,還是那把巨大的火弓,箭尖對准她的鼻頭.

"火之屏障!"

同樣是火系修靈者,究竟誰更厲害?

一個是勢不可擋的火之利箭,一個是厚重的火系光球,就在大家以為戰況膠著的時候,封燦動了,再次搭弓射箭.眾人這才想起來,這封燦是可以兩招同時運用的啊!

"完了,完了,玄小姐不會輸吧!"

"一定會,封燦那麼厲害!"

"不知道啊!我已經不報任何希望了."

……

屏障後邊的戰輕狂注意到對面的動靜,暗中警惕,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拼靈力,看誰拼的過誰?

"雙龍戲珠!"

霎時,兩條巨大的火龍竄起,相互交纏,人們仿佛能聽到那龍吟聲,精神都為之一振.

封燦看著那兩條火龍,不敢再掉以輕心,直接使出昨天的那一招,頓時,萬箭齊發.

究竟是不是那火龍被刺的千瘡百孔?

還是火龍不懼怕任何威脅?

來了,來了,撞上了!現在的情況頓時亮瞎所有人的眼,只見在空中亂竄的無數只箭,都被那兩條火龍一一吞噬了,箭雨每少一條,封燦的臉色就難看一分.

這下,總算是把他給激動了,雙臂上的肌肉都擴張了,臉色憋得通紅,三箭齊發.

"爐火純青!"

見到只有三只箭,其他人不明白了,萬箭齊發都不行,靠這三個就可以了嗎?

吞噬完箭雨的火龍將目標對准了這三只箭,剛撞上它的龍頭就發出叮的一聲,然後那三只箭疊加在一起,勢如破竹,從火龍的嘴里竄過,直達尾部,一下子被穿透的火龍消失了,剩下的那一只火龍淒厲的嘶吼,想為同伴報仇,哪成想,遇到了同樣的下場,同樣消失殆盡.

解決完兩條火龍的利箭,將目標對准了戰輕狂.

緊急的退後幾步,戰輕狂雙手交叉在前,"火之屏障!"

這時的利箭好像化作了金剛鑽,本來的火系靈力,現在都開始冒出金光了.漸漸的,漸漸的,屏障的一點碎裂開來,像破碎的玻璃,一點一點被蠶食.

最終,轟然倒塌,利箭持續的像戰輕狂襲去.

那只利箭有生命力一樣,窮追猛打,緊咬不放.戰輕狂側空翻,後空翻,每次都是靈敏的躲過,還是被燒到了衣擺.

後腳撐住地面,戰輕狂目光冰冷的看著眼前的利箭,沒玩沒了是吧!那就送你上西天!

"火山爆發!"

滾滾岩漿下從天而降,擂台外的人們都能感受到那灼熱的溫度,就算臉頰被烤的再疼,還是要看,太精彩了啊!錯過可惜啊!

封燦臉色有些難看,不過是個一星靈帝怎麼這麼難纏?難不成她還有後招?

熾熱的岩漿瀑布直接澆灌在剛才那只囂張的利箭上,利箭搖擺不止,想從中逃脫,可是卻發現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全是岩漿.

利箭顫抖不止,封燦冷汗直流,太難纏了,沒見過這麼難纏的對手.

最終,"噗哧"一聲,頑強的利箭再次消失殆盡,化為灰燼.

不可能,這不可能?怎麼會?封燦不敢置信,就在這時,耳邊傳來惡魔的聲音:"你輸了,該滾蛋了!"

話音剛落,就被踹下了擂台.

"贏了?"

"贏,贏,贏,贏了?"

"哇呼,呀嗬!玄小姐,你太棒了."

"玄小姐,我崇拜你!"

"我就說你一定會贏的."

……

贏了的戰輕狂也沒什麼感覺,就是緊繃的身體總算能微微放松了.樓上的玄熠和樓瀛瀾也齊齊送了一口氣,可沒等他們把氣捋順,就被一聲給驚著了.

"下一場,玄小姐對戰寒冰!"評判也頭疼的擦擦臉上不存在的虛汗,這,這,順序,到底是怎麼搞的嘛!

寒冰一直都在底下觀戰,本來她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既然這女子能贏了封燦,那她就不得不重新估量了.

對于這樣不公的結果,人群中充滿不滿的聲音.

"什麼呀,怎麼能這樣?"

"就是啊,都不讓人休息一下啊!"

"對啊,我們玄小姐多累啊!怎麼能連番迎戰呢?"

"不公平……"

"不公平……"

剛喝了一口水,戰輕狂聽到這樣的結果也很詫異,不過就這樣找借口離開也不是她的個性.

"你敢迎戰嗎?"聽到這冷冰冰的聲音,她也知道是那塊冰塊來了.

"有什麼不敢嗎?"戰輕狂回敬給她的是霸氣睥睨.

等到兩人一上場,頓時現場安靜下來了.都是水火不容,現在,她們一個是冰,一個是火,結果又會如何?好緊張,好期待啊!

"用不用我讓你?"

"那你需要我讓你嗎?"

兩個女子同樣傲氣,不同的是,一個冷傲,一個孤傲!

"千里冰封!"

好家伙,一上場就給她來這麼狠的,只見無數冰凌排成排,方方正正的形成一面牆,整齊的向她壓來,這要是躲不過,那就渾身都變成刺猬了!滿清十大酷刑也不過如此了吧!

"火山爆發!"

兩者相溶,頓時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擂台上全是白煙.

好嘛,平手!這下人群中的掌聲可比昨天響多了.

"水深火熱!"

"冰封雪飄!"

這一招是她新研究的,從火山爆發中衍生出來的,和她之前的經驗相結合,以前是用火龍中心來控制溫度,現在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火山爆發的溫度要比之前的火龍強上許多.本以為用不上來的,誰想到今天就付諸于實際了!

擂台上的溫度一時冰火兩重天,不知何時飄起了雪,這溫度凍的戰輕狂牙齒打顫,感覺渾身的血液的流速都變慢了.變慢了?不對!這雪有問題!

身體的本能反應讓她躲過身邊的偷襲,左手上還是被劃了一劍,定睛一看,對面的寒冰不知何時沖了過來,手中那把冰系靈力化成的劍偷襲成功.

整個手背上開始結冰,左手開始沒了知覺.md,來陰的,耍狠的是不是?她奉陪,不就是比狠嗎,誰怕誰?

右手升起一個火球,戰輕狂將右手扣在左手上,就算傳來人肉燒焦的味道,連眉頭都沒眨一下,人群里有人看不過去了,唏噓聲,怒罵聲,抽泣聲,不絕于耳.

搞偷襲,比武技是吧!看是誰才是武技的祖宗!

"十萬火急!"

無數火系靈力化成小刀呈階梯狀,戰輕狂雙臂一揮,全部推了出去.一時間換成寒冰手忙腳亂了.寶劍耍的飛快,一個小刀消失,後邊還有無數的前仆後繼.

戰輕狂根本就不用什麼武器,飄到她面前,對上那雙驚愕的眼,狠狠一拳頭就打在她的小腹靈基上,寒冰頓時疼得煞白了一張臉.

冰山美人淚水漣漣,盼君憐惜,戰輕狂扯扯嘴角,不好意思,她不是漢子,沖動不起來.

一拳比一拳下手狠,很快,寒冰衣衫凌亂了,有的地方還被燒成灰了,發絲散了,眼睛青了,嘴角流血了.

打完收手,戰輕狂華麗的一腳,將她踹了出去,管她是不是女人,照踹不誤!

"第四十七場,玄小姐勝!"

人群自發的簇擁起她,他們都尊敬強者,崇拜強者,這兩天的決斗真是讓她們大開眼界了!那是多少輸贏都比不上的啊!

拒絕了這些人的相送,戰輕狂走到樓上,剛才她受傷的時候感覺都熠兒的呼吸變了,想必是擔心她的吧!

果然,剛到轉角,小人兒就已經等著她了,這次也不撒嬌讓她抱了,蹬蹬的跑過來,仰頭看著她,用沒受傷的那只手托起他來,戰輕狂也顧不上衣服的髒亂了.

"娘親~痛~"

"不痛,不痛…"

"主子,先進來吧!我已經讓人備好藥了."樓瀛瀾面色複雜又敬佩的看著她.

剛一坐下,小人就拿起她受傷的手,一個勁的呼呼.受傷的手上邊焦黑了一大條,是她自己弄得,周邊還泛著青紫,里邊的白骨隱約可見,黑紅交錯的血肉,和原本白嫩的手形成對比,十指連心,真要說傷成這樣一點都不疼的話,那肯定是騙人的,不過她不想讓她的寶貝兒子擔心,所以只好說謊了.

玄熠看著猙獰的傷口,眼中劃過一道紅光,很快就消失不見.

"熠兒,娘親真的沒事,你這小嘴嘟的都能掛油瓶了,呵呵."點點他的小鼻子,戰輕狂取笑.

"娘親~騙人,會痛的,熠兒不喜歡娘親痛痛~"

"好了,好了,熠兒忘了麼,娘親可是有寶貝的人,一會清洗一下就好了."眨眨眼,她給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主子,還是先上藥吧!"他以為戰輕狂說的話只是為了哄小孩子.

"沒事的,你把這些藥都包起來吧!我一會就走."

"現在就走?你的手傷了,會不會不方便,還是在這里多修養幾日吧!"

"不用."拒絕他的好意,戰輕狂將那些要包好,放到玄熠懷里,然後自己抱起兒子,就走了,不顧樓瀛瀾的挽留.

一路上,玄熠都不說話,戰輕狂有些好笑,這是和她鬧別扭呢!

剛回到水院,戰輕狂就帶著他進到空間里,母子席地而坐,顯然是一副要交談的樣子.

"好了,熠兒,你別生氣了,別不理娘親."

小人兒嚴肅的看著她,也沒說原不原諒她,卻感動的戰輕狂的心.

"先去處理傷口."

戰輕狂無奈的起身,將受傷的手放在生命泉水里,肉眼可見的速度,傷口就好了,直到恢複光滑如初.

"都好了,熠兒,你看."將手放在他面前展示.

"娘親~下次不要這樣,娘親痛痛,熠兒也會痛痛~"

看著認真交待她的小人,戰輕狂心中頓時柔軟一片,恨不得將他包裹在里邊.

將小肉團抱在懷里,戰輕狂笑著答應:"好,娘親以後再也不會受傷了,娘親不痛,熠兒也不痛……"將下巴放在他毛絨絨的腦袋上蹭蹭,她輕輕的搖啊搖.空間里的山水都成了她們的陪襯,母子溫馨相處的畫面簡直就像一幅畫一樣.

"娘親,有突破?"小人兒拽拽她的衣服,打破了溫馨的一幕.他知道,娘親想要強大的心,要保護自己,就得不斷的強大.他發誓,一定會快快長大,換他保護娘親.

"突破,到不能說沒有,只是有些飄渺,娘親感覺不到."戰輕狂有些苦惱.

"那娘親自己想,熠兒不打擾,快,快."

"好,你別催啊!"

無奈的看著她的寶貝,戰輕狂慢慢的如老僧坐定般的,氣息漸漸舒緩.想要抓住那絲飄渺的思緒.

無聲無相,就像人生百態,那麼她體內的生命元素也就不用非得強制的按照這個世界的來,只要靈力為她所用,那就不用太在乎外表,生命元素無屬性之分,所以可以化成火系,木系,那麼也應該可以化成其他形態,畢竟本質都是一樣的,只是她還沒有遇到這種機緣.有了這種大徹大悟的想法,頓時,她靈基上的兩顆珠子開始旋轉,像小朋友跳旋轉舞一樣,很興奮,不過,她卻沒有晉級,而是那兩顆珠子上蒙上一層淡淡的白霧,一圈一圈的纏繞在上邊,有些虛空飄渺,只有淡淡的紅光和綠光散發出來.

而閉著眼睛的戰輕狂不知道,她現在周身的氣度也發生了改變,整個人似仙一樣,看得到,抓不著,明明在那里,卻可望而不可及,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睜開雙眼,戰輕狂頓時渾身舒爽,好像連剛才的疲憊都消失了,仔細一看,熠兒不在,不由得有些驚慌.

空間里一眼看盡,那麼就是在外邊了?

"熠兒?熠兒?"好半天沒聽到有人回應,戰輕狂急了,不會出什麼事吧!

"娘親~"

"熠兒,你去哪兒了,嚇死娘親了,下次去哪里,一定要和娘親說一聲."激動的戰輕狂一把將他抱在懷里,因此也就沒有看到他眼睛不正常的紅光,好長時間才消失.

"熠兒不打擾娘親,在院子里玩~"

"嗯,知道了,下次要和娘親說一聲,知道麼?娘親找不到你會焦急的,熠兒是娘親的寶貝,所以你一定不能出事,知道嗎?"這個孩子是她多麼不容才得來的,為此她無數次的感謝上蒼,給她一個做娘親的機會,要是她的兒子出了什麼事,她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哪怕毀天滅地,也在所不惜!

------題外話------

今天的福利,親們有木有很滿意?竹子好努力的說,眼淚都快流成河了……

/*20:3移動,3g版頁底部橫幅*/ var cpro.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錄

|

設置

|

下一章

上篇:第53章 持續恐嚇    下篇:第55章 起風了(我叫萬更)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