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24章 反暗算   
  
第24章 反暗算

次日,戰輕狂正要沿著原路返回,赤云香果已經找到了,那麼她也能回去交差了,拿出一株赤云香果放在她買的空間戒指里,她可不想將生命元素浪費在一株不知道會給誰的赤云香果上.

"主人,主人,你有了別的獸獸,會不會就不喜歡饕餮了?"饕餮圓滾滾的眼睛盯著她耳朵上的妖兒看,根本就不管妖兒嚇的發抖.

"不會,主人還是最喜歡饕餮了."

"真噠?那以後有好吃的,都只給饕餮嗎?"

"這個主人不能保證,不過可以最先給饕餮吃."傻乎乎的饕餮沒反應過來話的意思,聽見"吃"字,忙不迭的點頭.

"好,一定要給饕餮吃哦!"小爪子一揮,眼睛呈星星狀.

"咦?"

"主人,前邊有人."

兩只獸獸齊齊發出警告,想必不是尚祺他們,不然饕餮和妖兒不會是這個反應.躲在樹上,將氣息隱蔽,她等著.

不一會兒,就來了六個人,二十多歲,還有一個人氣急敗壞的說著什麼.等近了,才聽得清,偏巧就在她所站的樹底下.

"氣死我了,怎麼就讓他們逃了呢?"

"好了,李大山,你也別抱怨了."

"當初,將霸王蜂引過去,就是想讓他們全軍覆沒的,誰想到讓他們逃了,要是讓他們找到赤云香果,那麼咱們森羅贏得機會就不多了,所以,一定要想辦法,將他們的命留在這里."名叫李大山的男人陰狠的說道.

"怎麼留?現在都失去他們的消息了,說些沒用的話."另一個青衣男子嗤之以鼻.

"林言,你別太過分,你一向不服我,有本事就和我比劃比劃."沖動的李大山咆哮著,被另兩個人拉著,最後,掙脫不開,氣憤的走了.

"看看,你又把他氣走了,像他那樣的莽夫,你和他計較什麼?"

名叫林言的男人冷哼一聲,不說話了.

聽到這兒,戰輕狂明白了,原來之前霸王蜂的襲擊是遭了他們的暗算,難怪她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原來除去狼焰傭兵團的十余人,這里還有幾只卑鄙無恥的臭蟲.森羅學院嗎?哼!有機會,她倒是要好好會會,這麼一想,就將之前的多起遇襲事件都能連接起來了,所有的意外都是有人為達到自己的目的而蓄意陷害的,還有她救了陳鐸他們那次,那次他們身上的血腥味太重,所以她沒有察覺出什麼,不過這次,有人犯到她手里了,那她絕對會讓他們好看.

轉眼一想,還是不對,回想剛才他們說的話,赤云香果!他們怎麼知道這次任務是赤云香果?靈長老曾經說過,每個學院任務不同,互相並不知曉.而森羅學院不僅知道他們的任務,還能派出學員謀害他們,找到准確的位置.那麼唯一的結論就是:學院有內奸!

內奸是誰?郝仁,于美人,木頭,還是尚祺?不,不可能,沒有人敢拿命來賭.一張張臉從眼前閃過,導師?長老們?究竟是誰?不管是誰,她絕不姑息!

至于這幾個背後害人的小人,她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暗算是嗎?看誰玩的過誰!這偌大的命不歸森林,總是會有"意外"發生的,不是嗎?

"妖兒,這五個人就交給你了,想怎麼吸就怎麼吸!"玩味的話語吐出,戰輕狂看著遠處落單的人.

"真的嗎?主人你真好."妖兒蹭蹭的順著大樹滑下,幸虧它是一株植物,不然肯定會看見冒光的雙眼.

從樹上躍下,戰輕狂才不管那幾個發現她的人,留著妖兒陪他們慢慢玩吧!結果肯定是把命玩丟.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之前一直顧慮身邊有人,怕別人發現饕餮神獸的身份,現在沒有誰了,她也不必讓饕餮收斂神獸氣息,給它下了個指令,就見黑影嗖的不見了.

踱著步,戰輕狂出現在落單的李大山面前,兩人對峙,同時聽到不遠處傳來的驚呼聲,不同的是,她神色放松,仿佛那恐怖的聲音是仙樂,仔細聆聽著,而對面的男人相較之下,就緊張多了.

"是你!云舒學院的,你沒死?"李大山大驚失色.

"怎麼?我沒死,讓你失望了,那還真不好意."聳聳肩,戰輕狂翻了個白眼.

"哼!你離死也不遠了."拿起他的佩劍,李大山神色猙獰.

"哎哎,別急啊!你聽,是什麼聲音?"

只聽嗡嗡的聲音傳來,剛開始李大山還疑惑的聽著,慢慢地,他的神色漸漸變得驚恐,雙手不斷顫抖,"霸…霸…霸王蜂…"

轉眼之間一大群的霸王蜂襲來,後邊還跟著一個小小的黑色身影,更讓李大山膽戰心驚的是霸王蜂根本就不傷害她,繞過她向自己奔來,他想跑,可是雙腳就像灌了鉛一樣,動不得分毫.

黑影跳上戰輕狂的肩膀,討賞的看著她,"饕餮真棒,做的很好!"

看著黑壓壓的蜂群包圍了男人,密密麻麻的,她渾身都覺得發癢,聽著尖叫聲,戰輕狂看時間差不多了,就讓饕餮將那些霸王蜂趕走了,走到渾身大包,臉色發青的男人面前,她的目光就像俯瞰螻蟻般輕蔑.

"說說,每次都是誰給你們通報的消息,告訴我,我就會救你."像變魔術似的拿出一枚黃色的"丹藥".

男人痛的渾身顫抖.

"不說?那好啊,反正你死在這,誰也不會知道,聽聽,你的同伴也凶多吉少了吧!誰還能救你,你死了,你的學院能給你什麼,他們都會當成是一場意外,然後,你死在這兒,尸體慢慢腐爛,被野獸啃,被蟲子撕咬,嘖嘖…"

男人被他說著很是掙紮,"真的…會…救我…"

"救不救你,要看你的答案我滿不滿意嘍!"

"我也…不…太清楚,啊,好疼,好…疼…都是學院的…副院長,副院長告訴我們的,呼呼…是個高層,其余的…不…知道,救救,救救我…"疼的滿地打滾的男人希冀的看著她.

得到想知道的,戰輕狂轉身就走.

"說話…算話,救…救我…"

回身憐憫的看著他,戰輕狂氣死人不償命,"哎呀,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這麼天真呢?我說的你就信啊?豬是怎麼死的,你不知道嗎?"

男人將目光轉到她拿著"丹藥"的手.

"哦!這個啊,麥芽糖做的糖豆,我家饕餮的零食."將糖豆拋到空中,饕餮一仰頭,接了個准,幸福的吃著.

"你也想要啊?我還有很多呢!"說著倒出一把,展示給他看,饕餮不滿意了,將她的手拿回來,把糖豆都抱到自己懷里,氣呼呼的說道:"饕餮的!"

"好好,不給他,都是饕餮的."

一人一獸配合著,將一個大活人生生氣的抽搐不止,含恨而終.

不一會兒,妖兒也晃晃悠悠的回來了,根莖粗了一倍,像喝多酒的醉漢.

坐在妖兒的根莖上,一路暢通無阻,總算出了命不歸森林.

快馬加鞭,連著趕了三天三夜的路,總算在夜半時分回到了云舒學院.來到了長老院,靈長老喜笑顏開的沖了上去,"哎呀,輕狂,你沒事,太好了,太好了…"年紀一大把的人笑得像個孩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當初尚祺他們還來找我哭訴,我還想派人去找你呢!沒想到你自己就回來了,這樣的天才怎麼會隕落呢?哎呀,我都說他們瞎擔心,你看看,這不就回來了嗎?"

靈長老語無倫次的說著,手舞足蹈的.

"好了,我有事問你."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什麼,哦,你問,問,問."

"學院里有沒有一夜暴富的長老或導師?"

"你問這個干什麼?"被她一瞪,靈長老乖乖答道:"沒有啊!"

想想這個大陸最受人尊敬的是什麼?是強者.

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實力.

能夠提高實力的是什麼?是丹藥.

"那有沒有實力突然之間就提升的人?"戰輕狂決定換個角度問.

看她問的嚴肅,靈長老也收了嬉戲之心,仔細的回想,"要是這麼說,還真的有一個人."

"是誰?"

"王長老.本來他還是一個五星靈帝,而且以他的能力已經是到了瓶頸,很難突破了,可是一年前,他突然晉級成靈聖了,所以學院才破格提升他為長老的,怎麼,有什麼問題嗎?"靈長老緊皺眉頭.

"最近學院的學生是不是總會出事?"

"恩,沒錯,這段時間以來是比較頻繁."

"時間也是在一年前,是嗎?"

"你的意思是……"若他的猜想成真,那麼事情就要嚴重了.

"學院有內奸,這次我們出任務遭到暗算,我意外的遇到了森羅學院的學生,從他那證實了的確有內奸."戰輕狂嚴肅的看著他.

"我會盡快和院長稟報這件事,現在最要緊的是將出任務的學生召回來,可不能再出什麼意外了.至于王長老,一旦查證屬實,學院一定會嚴懲不貸的.還有森羅學院,哼!"靈長老氣憤的說道,眼中一片冰冷.

將自己所知道的告知,其余的就不管她的事了,至于怎麼處置王長老,那是學院的事.

"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恩,也好,累了吧,快回去休息."

上篇:第23章 狼焰傭兵團    下篇:第25章 暴力鎮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