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23章 狼焰傭兵團   
  
第23章 狼焰傭兵團

這邊的郝仁尚祺幾人,還不知道戰輕狂已經成功契約那株打的他們狼狽不堪的雙株魔地,正無神的坐在地上.

"怎麼辦?怎麼辦?我們就這樣把輕狂扔下,獨自逃命?"尚祺懊惱的抱頭,他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怨恨過自己,要是他再強大一點,就不會……

"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摘那朵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于美人捂著臉,痛哭不止.

呆坐在石頭上的木頭什麼都不說,可是身邊的低氣壓讓旁邊的小動物躲避三丈,不敢靠近.

"別這樣,事情已經發生了,難過有什麼用?"想起出發前,他向長老保證的話,覺得像個笑話,剛開始他對于帶個這麼小的孩子出任務很是郁悶,可是現在,卻是這個最小的孩子為了救他們,以身犯險,為他們爭取活命的機會.一拳一拳的捶樹,就算鮮血淋漓也不能抵消他心中的恨!

"我們現在怎麼辦?"尚祺迷茫的問著.

"好了,大家都打起精神,我們一會兒回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然後再作打算.若是…若是…我們先回去通知學院."郝仁收斂了心情發話,得到一致的認同.

而這邊的戰輕狂按照妖兒的指引,全力奔跑著,有的魔獸感到她身上雙株魔地的氣息,都嚇得四處亂竄.樹木,花草,魔獸都呼嘯而過,直到一處萬丈懸崖,才停了下來.似天險一般的所在,向下望去,霧氣籠罩,根本就看不清下邊的情況.

"主人,就在那里,不過,尖嘴蒼鷹總喜歡將巢建在赤云香果旁邊,吃了它,尖嘴蒼鷹的喙能變得更堅硬,主人,不然妖兒幫你拿吧!"

"我自己來."

沒有誰能永遠的幫助誰,這是不爭的事實.這麼多年的出生入死,使她明白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才能永遠利于不敗之地.不管多困難,多危險,她都會迎難而上,排除萬難,因為那是屬于她戰輕狂的驕傲!

讓妖兒紮根在土里,將粗壯的根莖纏在腰上,戰輕狂緩緩的向下攀去,眼前逐漸清晰,在赤云香果的不遠處果然有一個巨大的巢穴,一點一點的移動,就在她快要抓住的時候,天空中突然俯沖下來一個巨大的黑影,眼見黑影離她越來越近,戰輕狂腳上一個用力,360度轉身,從這邊蕩到那邊,抓住突起的一個石塊,戰輕狂抬頭看著那個黑影.

尖嘴蒼鷹!鐵鉤般的鷹喙閃著亮光,盤旋了一圈,又向著她沖來.戰輕狂暗中運用靈力,心想來得正好!比平時大兩倍的火球狠狠的砸向尖嘴蒼鷹,伴隨著尖銳的鷹啼,只見它黑亮的羽毛被火燒的光禿禿的,大頭沖下呈直線墜落,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危險消除,戰輕狂看著那三顆赤云香果,目光堅定.可是,當她的手剛碰到,赤云香果就不見了,這下輪到她瞠目結舌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她先回到懸崖上,再仔細回想.

問了妖兒,妖兒說它也不知道,想要再采一株,妖兒說已經沒有了.感覺白來一趟的戰輕狂有些郁悶,准備打道回府.

可是老天爺偏偏讓她做個英雄,這不,聽到前方傳來的打斗聲,犬吠聲,戰輕狂運用木系靈力,將自己隱藏在大樹上.

滾滾的黃煙襲來,喝!好大一群鬃狗,少說也有百來只,鬃狗群不斷的追逐著前方的一行人,一行人里有男有女,且打且退,有的人已經受傷了.

最後退無可退,鬃狗群將一行人包圍在懸崖上,目露凶光,齜著牙,流著惡臭的口水.

"少主,後邊就是懸崖了,我們在劫難逃,死不足惜.可是,就是拼了我這條命,也會殺出一條路,只希望少主平安的將草藥帶回,救回團長的命."一個大漢將大刀握在胸前,警惕的望著鬃狗群,沖身後受傷嚴重的少年說道.

"不,向叔,我怎能丟下你們,若你們出了什麼事,我有和顏面去見父親?"少年就算身上全是傷,站都站不穩了,可是就算如此狼狽也難掩那周身的氣度,刀刻般的臉龐,凌厲的眉眼,修停的鼻梁,豐厚的唇有些脫皮了,許是失血過多,臉色有些蒼白.

就在戰輕狂打量他們的同時,那群鬃狗已經飛撲上去了.救還是不救?若是不救,這群人恐怕就命喪此地了,而且,看那少主的樣子,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想明白後,戰輕狂從樹上一躍而起,無數個火球排成一排,雙手向前一推,火球飛射,直接爆頭,既血腥又暴力!

凌寒詫異的看著這突發的一幕,本來他已經做好了死的准備,卻突然出現了一個救命恩人,恩,恩人很暴力!可是,實力很高強,這麼年輕的靈王,能力挽狂瀾嗎?此時心中的激動是無法言語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鬃狗群一看後邊被偷襲了,大量的鬃狗立刻掉轉方向,向戰輕狂撲來,她仿佛能聞到那惡臭味傳來,這對于愛清潔的的她來說,是無法忍受的,從地上撿起一條干枯的"樹根",手上一個巧勁,將樹根向那群人繞了幾個圈,樹根配合的再收回,只見空中飛人的一幕上演,一行人跌倒在地,一個漫天火雨燒死二十多只鬃狗,還把它們逼到了懸崖上.

"火之炎裂!"

刹那間,一把火紅的大刀劈下,懸崖邊上被齊齊的削斷,幾十只鬃狗隨著山石一同跌落懸崖,還能聽到嗚嗚的犬吠聲,而她腳下的懸崖上還在冒著煙,寸草不生.

輕松解決了危機,戰輕狂回過神看著這幫人,剛才還幫她救人的樹根卻不見蹤影了.

"多謝閣下的救命之恩."之前說話的大漢抱拳行了一個禮.

"不用謝.你們是什麼人?"

"閣下,我們是狼焰傭兵團的人,這位是我們少主,我們是來這里尋找一味草藥的,沒想到發生了意外,多謝閣下相救,不勝感激."

傷勢最重的少年在別人的攙扶之下來到她面前,"在下凌寒,狼焰傭兵團的少主,多謝閣下相救,不知閣下是哪里人,日後有機會,一定報答."

"不用你報答."了解了大概,戰輕狂想走了,她擔心尚祺他們.

"切,拽什麼拽…有什麼了不起的…"一行人中傳出一個微弱的聲音,可是大家都聽到了.有人挑釁,那就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問題了.

"你閉嘴!算什麼東西!"大漢喝住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其他人的臉色也憤憤難平.

"閣下請息怒,她不懂事,您不要計較,回去之後,我們定會好好管教她的."凌寒面色微囧的看著戰輕狂,眼中劃過一絲寒光,都是因為這個吳小薇,好吃懶做,小氣貪財,要不是看在她娘親的面子上,這次根本就不會帶她來.要不是她,他們也不會遇上鬃狗群,損失慘重,現在還極沒有眼色亂說話,他真想將她的腦子剖開,看看是什麼做的,怎麼會有這麼白癡的人呢?

"下不為例."瞟了她一眼,戰輕狂轉身走了,真是的,徒惹一身不快,早知道就不多此一舉了.

感受到她的怒氣,妖兒上前安慰,"主人不氣,不然妖兒回去把它們吸個乾淨."

"不必,為了那樣的螻蟻犯不上.剛才沒吸夠?"原來救人之後消失的樹根是妖兒,果然,做賠本買賣的就不是戰輕狂了!

"主人,才那麼一點點,怎麼夠啊?"妖兒抱怨.

"好了,等有機會,讓你吸個夠."怎麼她契約的魔獸都和吃沾邊啊!想到這兒,她才想起來被她收進魔獸領域的饕餮.

果然,小饕餮一出來,就叫嚷著:"主人好壞,都不理饕餮,還餓著饕餮,饕餮生氣了."

感受到饕餮一出來就不安的妖兒,戰輕狂安慰了它一下,就好笑的看著耍賴的饕餮,"好,好,饕餮餓了,那主人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要很多很多."

"好."

"要很美味很美味."

"好."

戰輕狂先進到空間里,將她的寶貝兒子喂好,卻發現剛才消失的赤云香果成片成片的種在其中,五壟,每壟二十個,整整一百個.小小的果子紫色的外皮,每個上邊是一朵紅色的云彩,看上去可愛不已.發達了!發達了!她高興的喂著寶貝兒子,然後看著那片赤云香果,笑得合不攏嘴.原來之前不能將東西帶進空間里,是生命空氣嫌棄啊!空間也傲嬌啊!

恢複心情的戰輕狂帶著兩只獸興沖沖的做好吃的,殊不知那邊找她的幾人是怎樣的失望,自責,憤恨.

郝仁他們小心翼翼的來到之前個魔地戰斗的地方,除了撞斷的大樹,還有沙石以及被大火燒焦的痕跡,什麼都沒有了.輕狂不見了,連那株魔地都不見了.

尚祺一下子跌在地上,"不見了,不見了,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

于美人也嗚嗚的哭了出來,木頭看著他們二人,不知道怎麼安慰,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好了,別哭了,任務延遲,我們先回學院,和長老稟報這件事."郝仁抬頭望天,攥緊拳頭,將快要流出的淚水眨沒.

尚祺迷茫的看著他,又看看眼前的土地,他真無能,遇到危險還要靠比他小的人保護,現在輕狂不知是生是死,他連報仇都不能為她做,不禁悲從心來.

------題外話------

吼吼,想送禮物的快到碗里來!

上篇:第22章 雙株魔地    下篇:第24章 反暗算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