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22章 雙株魔地   
  
第22章 雙株魔地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林間,五人已經准備妥當,准備出發了.

一步一步踏進命不歸森林里,三個男生小心的將戰輕狂和于美人保護在中間,時刻戒備著.當一只爆炎熊沖出來的時候,沒想到那個一聲不吭的木頭擋下了一擊.

"黃土之盾."

像一個小山似的土盾在眾人面前形成,爆炎熊的一掌砸來,兩者相互抵擋,沙土飛揚,五人分別跳開,尚祺施展一個纏繞術,將爆炎熊的四肢緊緊纏繞,爆炎熊保持不了平衡,只聽"噗通"一聲,地面震了震.爆炎熊倒地不起,使出渾身的力氣和束縛它的樹藤纏拉鋸著.郝仁則運起風系靈力,爆炎熊頓時皮開肉綻,吼吼的咆哮使林中的鳥兒受到驚嚇,拍打翅膀,飛走一片.

還是戰輕狂看不下去了,掏出匕首,幾個跳躍,來到爆炎熊的面前,狠狠刺入它的腦中,挖出晶核,爆炎熊疼痛不止,撕心裂肺的吼叫著,最終化為一只普通黑熊的大小,奄奄一息,直到咽氣.

血腥味容易引來其他魔獸,五人迅速的離開了那里.越往前走,戰輕狂心中異樣的感覺越強烈,對于危險,她有著超乎尋常的直覺.

"這里不對勁兒."

郝仁點點頭,"我也這麼覺得,這里太靜了."

聽到這話,尚祺他們也打起精神,警惕的看著四周,可是,這里除了隱約聽到的風聲其他什麼都沒有.

僵持了半個多時辰,尚祺有些堅持不住了.

"什麼都沒有,會不會是你們太大驚小怪了?"說著還揉揉他的手臂.

于美人也有些放松,戰輕狂和郝仁對視一眼,還是警惕的看著周圍,木頭見他倆這個樣子,也暗暗皺眉.

又堅持了一刻鍾,尚祺受不了他們"神經兮兮"的樣子,不禁勸慰,"輕狂,好了好了,這里怎麼會有危險,要是有什麼魔獸,早就沖出來了,我們還是休息一會兒吧,然後去找赤云香果."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戰輕狂也點點頭,卻在暗中留意.

"輕狂,你看,這里有兩朵花,好漂亮啊!我們一人一朵好不好."閑逛到樹後的于美人興奮地說,伸手就要摘.

"小心!不要碰!"

戰輕狂看著那兩朵鮮豔欲滴的花,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難怪!這里沒有任何魔獸的蹤跡,原來這里是魔地的地盤,所謂魔地是植系魔獸的一種,露在地面上的只是一株花的樣子,花朵形似牡丹,狀似玫瑰,大紅的顏色,厚碩的花瓣,隱約還有淡淡的香氣,無論是外表還是香氣都會引來各種人或獸,一旦踏入它的狩獵范圍,地下的魔地根莖就會破土而出,百年大樹那般粗壯的根莖蜿蜒著,向人或獸發起進攻,緊緊地束縛,然後就會拼命的吸收生命力,靈力,直至人類生命消亡,魔獸晶核爆裂.魔地就靠吸收的這些外來的能量不斷壯大自己,然後晉級.不過一般的魔地都是一株,像這樣雙生的,她從來都沒聽聞過,想必他們來之前這雙株魔地已經"進食"過了,才沒有立刻就對他們發起攻擊,現在花朵受到威脅,當然要反抗了.

一時間,大地翻滾,沙石滾落,粗壯的根莖仿若翻滾的巨蛇,扭曲著,刺耳的聲音穿透大腦,好像針紮般疼痛,果然,越美麗的事物越是危險!

戰局馬上變得膠著,郝仁的風之利刃都被它靈敏的躲了過去,有力的根莖飛速向他襲去,郝仁狼狽的躲避;另一邊,于美人將沖向她面龐的"鞭子"凍住,剛松了一口氣,只聽嘩啦一聲,冰塊碎成渣渣,鞭子打個冷戰,抖抖身體,加速沖去,于美人一次次的施展冰凍術,可是都堅持不了多長時;木頭那邊同樣自顧不暇,就算他的土遁堅持的了一時,也不是長久之計,他的靈力總會枯竭的;尚祺身上已經是傷痕累累了,本就是木系的他施展小小的纏繞術,雙株魔地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繼續"蹂躪"他.

躲過一次攻擊,戰輕狂跳到鄰近的樹上,看著同伴陷入困境,臉上一片冰冷,雖然她不當他們是自己人,可是一起來的就要一起回去,少了一個,那就是對她實力的侮辱,而且之前的共患難,她做不到見死不救.

一個火球術拋出,根莖被燙得抽搐不止,然後化為灰燼.果然,植物懼火!她的壓力小了不少,那些根莖都不敢輕舉妄動了,在遠處小心翼翼的窺探她.

幾個跳躍,一邊將擋路的根莖燒斷,來到尚祺面前,將雙臂被纏繞的人解救出來,魔地退縮,戰輕狂扶起傷痕累累的尚祺,將他帶到郝仁身邊,解了他的危機.

"漫天火雨."無數火球從天而降,趁著魔地躲避的功夫,一手撈起于美人,一手抓起木頭,將四人扔到一起,大喝一聲:"快走!"

"不行,我們不能丟下你!"尚祺蒼白的臉上,淚痕交錯.

"快走,我墊後,不然大家都一起死在這兒."戰輕狂心中氣結,大男人還婆婆媽媽的.

"不,要走一起走."

"郝仁,你帶他們先離開,我會去找你們的."

衣衫有些破爛的郝仁面色複雜的看著她不斷跳躍躲避危險的身影,很是不忍.

"輕狂,輕狂,我不走,我不走,我還要保護你的."尚祺掙紮著.

沒那麼大耐性的戰輕狂甩出幾個火球術,擋住了魔地的攻勢.來到他們面前,提起哭的慘不忍睹的尚祺,掄了幾圈,狠踹了一腳,將他踢出這片區域,空氣中仿佛還能聽到他聲嘶力竭的喊聲.

"快走!"回過頭,嚴肅的看著剩余的三人.

郝仁和她對視,看出她眼里的堅決,拉著沉默的木頭還有淚水漣漣的于美人,轉身離去.

"我們走,留在這里只會成為輕狂的負擔."

等到他們離去,戰輕狂回身面對著十丈高的不停翻滾巨牆,頗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味道.

霎時,雙株魔地尖銳的嘶吼,決定嚴懲將它獵物放跑的罪魁禍首,所有的根莖齊齊發射,肉眼可見的戰輕狂瘦小的身影一點點消失,一個巨大的根莖形成的樹團將她包裹在其中,還能看見最外層流動的根莖.

光明一點點的在戰輕狂眼前消失,黑暗來襲,她憑借身體的本能反應躲過一次次的攻擊,決不讓根莖上面的根須碰到她,一旦被根須碰到,她身體里的靈力就會被源源不斷的吸收.雙株魔地想把吸個乾淨,殊不知戰輕狂也在打她的注意,剛才打斗時,她看到了這柱魔地的等級可是超聖獸,那她就勉為其難的契約吧!

打定主意,怎麼契約就是個問題了!放出一絲精神力試探,沒什麼效果,想到剛才見到魔法陣是在那兩朵花上,她很快就明白事情的關鍵了,魔地攻擊他們也是因為于美人想摘那兩朵花.

施展火之屏障,戰輕狂沿著記憶中的方向逐漸向那兩朵花靠近,果然,她離得越近,周圍的根莖越躁動不安,瘋狂的攻擊她,偏偏想阻止她又懼怕火,後來她靠的更近,那些根莖已經是飛"莖"撲火了.戰輕狂加快速度,終于來到了那兩柱花朵的跟前,兩朵花可憐兮兮的顫抖著,近看,她才發現,真是漂亮非常,像盛開的玫瑰,上邊的幾滴露水好像它的眼淚,顫顫巍巍的.

剛想摸了上去,一道根莖就向著她的手打來,戰輕狂施展火之束縛,將剛才襲擊她的那根莖燒了個干乾淨淨,等她摸了上去,花朵抖得更厲害了,摸到花朵下邊,果然晶核就在這兒.精神力包裹在上邊,引起魔地強烈的反抗,腦中疼的更加厲害,果然,魔獸不是這麼好契約的,像饕餮那樣好騙的真是不多啊!

"你再反抗,我就把你燒得灰都不剩!"疼痛難忍,戰輕狂出言警告,看它強烈的反抗,想必是有靈識,能聽懂它說話的.

果然,聽完她的警告,花朵像是思考了一下,一朵葉片還疑惑的撓撓頭,然後她覺得精神力壓制也輕松多了,兩者的精神力達到共識,精神力形成的牆壁轟然倒塌,天地法則乍現,淡淡的綠色縈繞在她周圍,精神力又多了一道羈絆,就在此時,生命空間將她吸了回去,生命元素瘋狂的湧入她的身體,熒光閃閃,漸漸地,靈基上生命元素盤旋著,很像當初火系靈力覺醒,然後,一個淺綠色的珠子形成,旋轉了一會兒,就乖乖的和之前的火系珠子並列待在靈基上,等一切塵埃落定,戰輕狂睜開眼,很好!她現在是雙系修靈者了,恐怕這大陸上也沒有幾個吧!

閃身從生命空間里出來,周圍所有的根莖都消失了,要不是撞斷的大樹,溝溝壑壑的土地,剛才的一幕還以為是噩夢一場.

突然,她腦中響起嘰嘰的生音,意思是主人,主人,你剛剛去哪了?

原來是她剛契約的雙株魔地,此時正開著鮮豔的花,"仰頭"望著她,不過,許是還未達到神獸等級,不能開口說話,只能通過意識交流.

"看你長得這般漂亮,妖豔,以後就叫妖兒吧!主人剛剛去了一個秘密的地方."得了她誇贊的兩朵花嬌羞的低下頭,幾片葉子扭啊扭的,不過它剛才的確感受到異動,也就沒多問.

想起妖兒已經是超聖獸了,那麼就是已經有年頭了,想必清楚命不歸森林里其他植物的情況吧!

"妖兒,你知道赤云香果嗎?"

"知道啊!在東邊,那里那里,主人想要,妖兒帶你去."一片葉子指了指.

"好,可是你能脫離土壤嗎?能不能變得小一點?"要是她走到哪都端著一盆花,人們還不得把她當成神經病?

"啊~怎麼辦,現在的妖兒離開土壤就會死的,主人要是木系的該多好,就能滋養妖兒了!"

木系?她可以啊!

"主人是火系,木系雙修的,養你還不成問題,你能變得小一點嗎?"戰輕狂含笑看著低落的小花.

"真噠?能,能,妖兒這就變小."只見碗大的的兩朵花一點點的縮小,變成指甲蓋大小,躺在地上,小巧的紅花,還有兩片綠葉襯托著,小小的根須嫩嫩的,簡直就是工藝品.

撿起兩朵小花,戰輕狂瞧著大小剛剛好,一邊一個將根須插進耳洞,戴在耳朵上,魔獸變耳釘,也不錯.

"妖兒指路,我們去找赤云香果."

上篇:第21章 危險    下篇:第23章 狼焰傭兵團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