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21章 危險   
  
第21章 危險

命不歸森林在離聖光城千里以外的地方,需要跨過一座山,所以,太陽剛剛偏西,五人就出發了.

路上戰輕狂很是讓他們抑郁了一把,于美人臉色不善,要不是尚祺拉著,早就沖過來了,因此一直就沒給戰輕狂好臉色.

戰輕狂才不管他們的臉色有多臭呢!瞟了一眼他們隨身帶著的小包袱,又積極地投身到買東西的行列中.實力高強有什麼用,野外訓練根本就不合格.

"饕餮,想要什麼多買點."隨手遞給它一把晶幣,自己則買了許多調料.

"哎呀,您是這小家伙的主人啊!一直看著它來買東西,想想真是可愛呢!要是能給我女兒抓一只就好了."眼中只有桂花糕的饕餮自動忽視了這話,神獸是你想抓就能抓的嗎?

沖著老板微微示意,戰輕狂帶著饕餮走向下一個攤位.

就在于美人額頭青筋暴漲的時候,戰輕狂輕飄飄的一句話,把她的怒氣扼殺在搖籃里.

"買好了,走吧!"

尚祺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一時間,馬蹄飛揚,在夕陽的照射下,五人的影子越拉越長.

一路狂奔,趕了三天兩夜的路,五人總算是到達了青木峰.

"哼,也不知道是因為誰,趕了半天的路,才走到這."于美人冷哼一聲,下馬走到一棵離戰輕狂最遠的樹下.

翻身下馬,拍打了一下衣服上的塵土,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小型帳篷搭好,然後洗漱一番,點起篝火,接過饕餮遞過來的饅頭,臘肉放在火上烤,根本不管其他人面色各異.

"輕狂,你有空間器嗎?"尚祺看她眨眼之間拿出的帳篷,小心翼翼的問道.

"恩."

討了個沒趣,尚祺撓撓腦袋,回到另三個人點起的篝火處,三人也有些氣結.

戰輕狂可不管他們的想法,將饅頭中間掰開,放進臘肉和蔬菜,又刷了一層醬料,撒了些孜然,鹽什麼的,香噴噴的吃起來,而其余幾人就有些可憐了,只能吃些容易存放,沒什麼味道的肉干,看到她吃完,又接著動手,幾人心中感動,終于良心發現了嗎?可是,卻見她都喂給了她的寵獸,尚祺怨念的看著她,食不知味的咬著肉干.

于是,五人分成兩撥,戰輕狂美美的吃完晚飯,帶著饕餮住到舒服的帳篷里;另外四人繼續風餐露宿著.

第二日,五人繼續趕路,剛到達命不歸森林的邊緣,不過,卻出現了意外.

天氣有些悶熱,中午的太陽高高掛著.戰輕狂騎在馬上,喝著果汁,心里有些煩躁,總覺得要有什麼事發生一樣.對于危險,這麼多年來,她有著驚人的直覺.

"主人你怎麼了,不開心嗎?"

"沒什麼,心里有些煩."

"主人不要不開心,饕餮給你吃果果."小爪子翻啊翻,掏出一個蘋果來.

戰輕狂很欣慰,沒白疼它,轉眼一想,神獸不是都挺厲害了嗎?

"饕餮,這里沒有什麼異常嗎,你感知一下."

"異常?沒有啊,除了很多人,就是很多獸啊!啊,還有好吃的!"只見它小身子高昂,仔細聆聽一番,最後兩眼放光的說.

"很多人?"才五個而已,不算多吧!

"饕餮,你告訴我,這里有多少人?"情況總覺得不太妙啊!

"嗯~,二十六個人!"饕餮很確定的說,然後啊嗚一口吞下一只鹵鴨腿.

除了他們五人,還有二十一個,不知道是敵是友,難道危險會來自他們嗎?

"小心些!"她沖前邊的四人喊,四人有些莫名其妙.

嗡嗡的聲音傳來,戰輕狂望著前邊,渾身戒備著!直到看清那成群結隊的是什麼,就連她也不由得變了臉色,是霸王蜂!雖然是低級魔獸,可是數量卻極多,繁殖能力強,並且身體堅硬,尾後的蜂針更是含有劇毒,防不勝防.

"快走!"調轉馬頭,戰輕狂抓緊缰繩,看著其他人還在發呆,氣不打一處來,沖著每人的馬狠狠抽了幾鞭子,馬兒嘶鳴,飛奔而去.

幾人也沒計較,都被這群霸王蜂嚇著了,就連一直和她作對的于美人也難掩臉上的驚慌之色.五匹馬前後奔馳著,戰輕狂墊後,不是拋除一個火球術,阻擋一下來勢洶洶的霸王蜂群.

向饕餮詢問了哪里有水源,戰輕狂沖著最前邊的郝仁吼道:"東北方向,快!"

就在這你追我逐的拉鋸戰中,五人一路奔馳,總算是到達了一處河流,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幾人一直憋著氣,看著頭頂嗡嗡作響,黑壓壓的霸王蜂,渾身起滿雞皮疙瘩.過了半刻,戰輕狂還好,其他人就有些支持不住了,一個個臉憋得通紅,最後,許是霸王蜂徘徊半天還沒找到,才不情不願的飛走了.

五人見危險解除,馬上探出頭,大口大口的呼吸,可是,還沒等喘過氣來,在戰輕狂感受到水中危險的同時,郝仁也同時運用起風系靈力,"風之庇護!"

一個大大的風系光球將五人包裹住,剛飄浮在水面上,水中就躥出來好多的食人魚,露出鋒利的牙齒,她仿佛都能聽到咔嚓咔嚓的聲音.

"冰封萬里!"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剛才被嚇得六神無主的于美人寒著一張臉,手上的動作還未收回.

眨眼間,剛才還想把它們當食物的食人魚都被凍成冰塊了,河流也變成一條冰帶,在陽光的照射下很是漂亮,郝仁則帶著幾人飄到對岸,剛到岸邊,光球消失,幾人有些狼狽的跌落下來,臉色都不是太好.除了一身濕透,他們什麼都沒有了,看著對岸馬匹的尸體,渾身大包口吐黑血,他們覺得心中一陣後怕.

"輕狂,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也不會躲過去."尚祺心有戚戚的說.

"不光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想想郝仁和于美人,不是他們,問題也會很棘手.

"好了,先把一份烤烤干,然後再做打算."恢複過來郝仁看向大家,旁邊的木頭什麼都沒說,已經起身去撿樹枝了.

感知到周圍沒什麼危險,戰輕狂將她的帳篷搭好,又拿出兩套衣服.

"有些小,將就一下."遞給于美人一套,自己轉身進去換了,至于三個男人就不在她的考慮范圍之內了,身後的于美人輕咬朱唇,不好意思的接過衣服,跟在她身後.

就在二人換衣服的同時,三個男人已經點起火,逮了幾只巨齒兔烤了.剛經過一場生死大戰,氣氛有些冷凝,還是娃娃臉的尚祺打破沉默.

"輕狂,你的那些調料借來用用吧!我們的包袱都在馬匹上了."說到這,他的臉色有些微紅,當初還嫌她買那些沒用的浪費時間,哪想到現在就用上了.

"拿去."想想光吃烤肉沒什麼味道,她又貢獻出一些糕點.

"輕狂,今天真是謝謝你了,當時我都嚇傻了,多虧你反應快,不然,我們豈不是和那些馬兒一個下場?"回想剛才,尚祺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一般霸王蜂是不會攻擊人的."就她了解的,怎麼想今天遇襲都有些詭異.

"啊,是嗎?也說不好,畢竟這里是命不歸森林,什麼情況都可能發生,不過,輕狂,看你沉著應對的樣子,真不像個十三歲的少女,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家族能養出你這樣的天才,天賦這麼高."

聽尚祺說道這兒,其余三人的手一頓,心中有些羞愧,想想一路他們也沒給個好臉色,她還在危機關頭救了他們,真是汗顏!他們怎麼就忘了,眼前的少女才十三歲,出來前長老還特殊交代來著.

"我十四歲了,還有,我是孤兒."是的,南宮輕狂的家人從來就不是她戰輕狂的家人.

"啊,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尚祺急切的解釋.

"沒什麼."

見她面色如常,尚祺才又坐了下來,"大家不是都說你十三歲嗎?"

"前些日子剛過完生日."

"就算你是十四歲,你還是最小的,不過,你生日怎麼都不告訴我呢!我幫你一起過啊!"尚祺嘟嘟嘴.

戰輕狂很無語,那時也不認識你啊!再說了,和你又不熟.

一番生死對決,團結合作,輕松的談話,一下子將這幾個心高氣傲的少年少女們關系拉近了不少.吃完飯後,疲憊的大家都去休息了,他們要盡快恢複體力,畢竟這里瞬息萬變,危險叢生.

戰輕狂也沒吝惜她那一畝三分地,默認于美人睡在帳篷里.躺在獸皮上,戰輕狂認真的想著問題,霸王蜂含有劇毒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可是一般它們只會在人類攻擊它們的時候,才會反擊,可是今天,他們還沒踏入進去,就被攻擊了,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下次她會多帶些草藥,以防意外發生,還有抵禦霸王蜂的芨芨草,正所謂萬物相生相克,芨芨草是一種散發著臭味的草,對于喜歡花粉,喜歡采蜜的霸王蜂來說,那就是毒氣炸彈,敬而遠之.還有幽蘭草,驅蛇草,惑人香……

想著想著,戰輕狂進入了夢想.

------題外話------

竹子努力更啊!親們多多收藏啊!

上篇:第20章 赤云香果    下篇:第22章 雙株魔地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