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8章 出生   
  
第8章 出生

九個月的時候,戰輕狂越來越虛弱,每次她給寶寶提供靈力的時候,都像是打了一場仗一樣,可是她卻覺得很滿足,快了,她就快和寶寶見面了.

兩只豹子已經習慣她時而出現,時而消失了,見她出來,小豹子高興的走過來,直蹭她的腿.

"好了,好了."摸摸它,戰輕狂看向母豹子.值得一提的是,她救的母豹子還真有個性,兩個月前救了它,還給它包紮了傷口,結果它對自己這個救命恩人愛答不理的,就像現在,它看到自己,瞥了一眼,就傲嬌的轉回了頭,尾巴不耐煩的亂晃.

嗬,有個性!她喜歡.

煮了一鍋美味的蔬菜肉湯,她吃完,看看落日,吹吹風,感覺生活真美好.摸摸肚子,她的寶寶也一定是這樣想的.

突然,肚子有些下墜感,難道是要生了?想到這,她趕緊回到生命空間,將衣褲脫下,准備生產.

肚子越來越疼,戰輕狂將嘴唇都咬出牙印了,可是孩子還是不出來,就在這時,疼痛加劇,所有的生命元素都出現扭曲,原本平均分布的生命元素由金光閃閃不斷彙聚,逐漸形成一道金色的光柱,並且越來越粗,然後瘋狂的湧進她的身體里.

"啊"疼痛襲來,就好像一顆原子彈在身體里爆炸了,原本生產就十分疼痛了,現在可好,雪上加霜了,她這是什麼命啊!隔著皮膚她都能看見暴起的青筋了,要是有人看見她現在的樣子,肯定嚇的掉頭就跑.

"恩…啊…"肚子里的孩子正吸收著彙聚在她身體里的靈力,使她難以忍受.

"寶寶乖乖…快出來啊…媽媽快,堅持不住了…"不斷地用力,戰輕狂一次次的深呼吸,再用力,身體被撐得想要爆開,可是她硬是憑借驚人的意志力挺著,機械般的重複同一個動作.

下邊忽然傳來撕裂般的疼痛,戰輕狂一咬牙,不斷地用力,指甲深深的抓進土壤里,就連出血都不顧了,高昂著頭,最後一個深呼吸,將孩子生了下來.

與此同時,神秘的天跡,龍吟虎嘯聲震天,天邊祥云滾滾,紅色金色照亮整個天跡,富麗堂皇的大殿里,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瓦片不斷掉落,濺起塵埃,就像地震一樣,所有人站不穩身體,不停的晃動,都被這異象嚇的瞠目結舌,響聲,玉碎聲,茶盞,燭台的跌落聲,還有人們的驚呼聲……

突然,天跡劃過十道流光,飛快的沖到殿內,滿臉的震驚和喜悅,一位老者不停地顫抖,神情激動,其余的九人同樣的姿勢,同樣的表情,都仰頭注視著同一個地方,只見那里是一道巨大的彩色牆壁,像翡翠一樣,好像有生命在其中,不停地運轉著,彩色的牆壁之前從右到左懸浮著好幾個兩米見方一尺厚的玉牌,每個上邊都有奇怪的圖形,多數都是紅色的,鮮紅欲滴的,上邊有白色的煙霧纏繞著,只有三個金色的,看上去好像比紅色的更聖潔,更蘊含力量.而此時,最左邊的金色玉牌旁邊,正有大量的能量形成著,不斷從後邊的彩色牆壁上吸收著什麼,兩者之間形成了一條紐帶,漸漸的也變成一塊巨大的玉牌,刹那間,光芒萬丈,沖破云霄,天空中的云不知何時變成了巨龍的模樣,一直在大殿上方盤旋奔騰,仿佛能聽見低沉的龍吟聲,向四面八方昭告著什麼.

十位老者眼睛都不敢眨,見證這神聖的一刻,終于,不知過了多久,光芒逐漸停歇,天上的紅云也慢慢消散,晃動坍塌的大殿也停止搖晃,只有彩色牆壁上新形成了一塊玉牌,正散發這金光.

"天哪,這…這…"一個微胖的老者忍不住驚呼.

"那是,那是,是我眼睛花了嗎?"一個胖老頭滑稽的揉揉眼睛,不敢相信.

"金色,是金色啊!"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喃喃低語.

"沒錯,沒錯,快,快,王上,快稟報王上…"

"啊,對,小殿下誕生了,快稟告王上…"

"不行,等不及了,我們趕緊想辦法,一定要盡快將小殿下尋回……"

"對啊,看我都激動地忘了,尋回,尋回,遲了就晚了…"

"也不知道在哪個界面,怎麼辦?怎麼辦?"

十位老者一時亂了陣腳,急得團團轉,險些撞在一起.

且說戰輕狂這邊,終于生下來了,她無神的望著天,淡淡的笑了,爬到泉邊,喝了幾口水,總算是恢複了力氣,轉身抱起孩子,她滿心的歡喜,因此忽略了剛生下來的孩子根本一聲都沒哭.

是個男孩呢!她有兒子了,將嬰兒抱到泉邊,仔細的給他清洗乾淨,忍不住親了好幾下.瞧瞧她的兒子長得多漂亮,白嫩嫩的,大大的眼睛,黝黑的瞳孔,正眼都不眨的看著自己呢!高聳的小鼻子,紅潤的唇,長大了肯定能迷倒萬千少女.這樣漂亮的孩子的她的兒子呢!

"媽媽的寶寶,真漂亮,媽媽給個香香,麼麼."忍不住的戰輕狂又親了兩下,肉乎乎,軟糯糯的,直到手上的觸感仍舊是光溜溜的,她才想起來還沒給他的寶貝兒子穿衣服呢.

她將衣服穿好,又吃了兩個生命果,現在她才發現這果子的一個妙用,那就是身體一下子就恢複到原來的樣子,連坐月子都省了.

閃身到山洞里,戰輕狂將早就准備好的上好云錦制成的小衣服給她的寶貝兒子穿上,抱在懷里展示給另兩個生物看.

小豹子興奮的直轉圈,打量著這個和她有相同氣息的,就連母豹子也給面子的多看了她好幾眼.

"媽媽的寶寶要叫什麼名字呢?媽媽要給你想個好聽的名字,恩,曾經有個很厲害的帝王叫康熙,就從他的名字里取個玄吧,媽媽希望你能站在最頂端,睥睨天下,還希望你能有個明亮耀眼的人生,熠熠生輝就不錯,就叫戰玄熠吧!好不好?"戰輕狂很滿意這個名字,笑呵呵的征求她寶貝兒子的意見,看著他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她才想到,兒子到現在都沒哭,也不知道他餓不餓.

揉了揉胸部,結果她失望的發現,她真的沒有奶,看來當初她找個"奶媽"就對了.將兒子抱到母豹子的身邊,引起它的警惕.

"別緊張,別緊張,我兒子餓了,你幫我喂喂,好不好?"小心讓它躺下,她不斷的安撫著,才將兒子放在它的腹部,並且時刻注意著,不讓母豹子有機會傷害他.

看見母豹子配合的喂著兒子,她撫摸它的下顎,聽見呼嚕呼嚕的聲音,也漸漸放下心來.等到兒子吃飽了,又抱在懷里,輕輕的拍哄著,"熠兒快快長大,媽媽好帶著你去闖蕩世界,好不好,你什麼時候會叫媽媽呢?"

想到畢竟是異世界,沒有媽媽這個稱呼,未免以後一起別人注意,她還是入鄉隨俗吧!

"不是媽媽,是娘親,娘親的熠兒快長大哦!"輕輕的搖晃著胳膊,和那圓溜溜的大眼睛撞上,心中是滿滿的幸福.

正享受著溫馨的時刻,忽然,懷里的寶寶不干了,不停地扭動著身體,"熠兒怎麼了?"看他抓住自己戴著戒指的手,戰輕狂反應過來了,"熠兒是想回空間嗎?"

眨眼的功夫,母子倆就回到生命空間了,看著兒子一個勁兒的往泉水方向使勁兒,她抱著它走到泉邊,卻沒想到,小人兒一蹬腿從她的懷中掉落在泉水里,這可把她嚇壞了,剛想跳下去救他,就發現小人兒正美滋滋的浮在泉水上面,樣子很是愜意.

戰輕狂這才松了一口氣,想到兒子從娘胎里就不斷吸收生命元素,想必他很喜歡吧!而且,看他也沒什麼危險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等他泡在里邊好幾個時辰也沒見他沉下去,這才出現在山洞里,准備收拾一下.

剛出來,她就發現總能看見的兩只豹子不見了,難道是不想幫她喂兒子,所以,"奶媽"帶著孩子跑了?不會吧!

走出山洞,她將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了,沒有任何發現.垂頭喪氣的往回走,卻聽到有人的說話聲,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她打算去看看.

兩撥人馬,一邊是受傷嚴重的五個人,另一邊是趾高氣揚的八個人.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找到她家"奶媽"了,可是,誰來告訴她,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家奶媽怎麼躺在血泊里了?

"我告訴你們,不要囂張,就算我們全都死在這,可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你們也不會有好下場的."受傷嚴重的一個大漢捂著傷口,恨恨的說.

"哈哈哈,報應?你到閻王爺那里去說吧!"對面好像是領頭的人咆哮著.

就在這時,戰輕狂不分場合的插了句,"你們誰能說說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兩方人馬都向這邊看來,什麼時候這里多了一個人,他們怎麼沒發現,是敵是友?

"都聾了,沒聽到?和我說說怎麼回事,還有這兩只豹子,誰殺的?"見沒人理她,戰輕狂沉了臉.

"你不要多管閑事,否則,就將你的小命留在這吧!"人數多的人那邊又有人說話了.

"你,說說,怎麼回事?"指了指一個受傷的小姑娘,戰輕狂語氣不耐,看似不經意的撿起一把地上的短刀.

小姑娘被那陰冷的視線嚇了一跳,趕緊說出事情的經過,"我們是和老師來這里招生的,本來在林子里休息,我看見一只小豹子,見它一點都不凶,就和它一起玩,可是,森羅學院的林嬌嬌想搶小豹子,我不給,他們就和我們打起來了,還暗算我們,硬是把小豹子搶了過去,小豹子不願意,他們就將小豹子摔死了,後來,大豹子來了,就和他們拼命,也被他們打死了…"說道這,小姑娘傷心的哭了.

而戰輕狂眼中的風暴也越來越多,當初一時心軟救了它們,相處兩個月,也是有些感情的,小豹子頑皮,母豹子傲嬌,和它們相處還是很有意思的,而且她的兒子剛出生,還要母豹子的喂養,現在,卻被殺了?

"就是你們,殺了我家奶媽?"刀尖一指,戰輕狂滿身煞氣.

所有人都被她這話弄得一愣,奶媽?什麼跟什麼啊?不過,還是看得出來她的敵意的.

"你在說什麼,什麼奶媽?識相的快滾,別再這里多管閑事."領頭的人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武器.

"就是它們,你們殺的?"努努嘴,戰輕狂問得是那兩只豹子.

被她的殺氣壓的喘不過起來,其中一個小嘍啰囂張的說,"是我們殺的,你能怎樣?"

"是你們殺的,那就好辦了."話畢,將短刀握在手里,一個沖刺就劃破將剛才囂張少年的喉嚨,徒留他捂著喉嚨,瞪大雙眼.

大家都被她的動作驚住了,眨眼之間,一條人命就這樣沒了,他們甚至都沒看見她是怎麼出手的.然而就在他們怔愣的同時,戰輕狂又果斷的收割了三條人命.

躲過一個攻擊,戰輕狂順勢而上,緊貼敵人的背部,刀刃劃過他的脖子,噴了滿地的血.剩下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此時才知道怕了,難道他們惹上修武強者了?

惜命的三人趕緊結印,腳下的靈力陣法閃現,一個大靈師,兩個靈師,沒等他們准備好,戰輕狂就飛速沖到他們面前,結束的他們的生命,硬碰硬?她戰輕狂從不做自不量力的事,現在身體里一絲靈力都沒有,怎麼能光明正大的打,只有出其不意,贏了才是王道!

受傷的五人只覺得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場面,就這麼短的時間里,把重傷他們的人殺了,那動作快,狠,准,乾淨利落,直叫他們心服口服.

將刀扔了,戰輕狂將小豹子抱起來,放到母豹子身邊,以後再也看不到它們了,把母豹子失去光澤的眼睛合上,她歎了口氣.

早就等在身邊的陳立見她站起身來,趕緊抱拳,"在下云舒學院導師陳立,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恩,不用,本來也不是為了救你們."戰輕狂擺擺手,表示她不在意.

"不管是因為什麼,姑娘救了我們也是事實,在下看姑娘應該是修武者吧!正好這次在下負責云舒學院的招生,希望你能加入我們云舒學院."說著遞給她一張入院名額.

云舒學院?沒聽過,不過,去看看也無妨,畢竟她要是想變強,有正統的教學和指導老師,總比自己摸索強.

"有時間的話,我會去."將入院名額抽走,戰輕狂揮揮手走了,只留給大家一個嬌小卻不能讓人小覷的背影.

"導師,你怎麼就將名額給她了,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就這樣給她了?"一個沖動的少年不滿的嘟囔.

"去,你知道什麼,這少女不簡單啊!且不說她的身手不一般,就是心性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對待敵人絕不手軟,可是對待自己人卻是赤膽之心."

"導師,哪里有自己人啊?我們和她也不認識…"

"笨呐,沒看見她是怎麼給她家奶媽報仇的?"

"什麼奶媽?導師,我怎麼不明白……"

師生五人相互攙扶,越走越遠……

上篇:第7章 孩子    下篇:第9章 火系靈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