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7章 孩子   
  
第7章 孩子

走在喧囂的大街上,相鄰的湘城幾個家族的公子離奇死亡案件還在被人津津樂道.戰輕狂四處打聽,才找到一家不起眼的醫館,有錢人都是買那些昂貴的丹藥,而沒錢的人只能去醫館醫治,而連醫館都去不上的人只能自己找些藥草煮來喝.不巧,戰輕狂現在就是窮人.將斗篷上的帽子往下拉了一下,遮住大半張臉,才進到這個沒什麼生意的醫館.

"看病還是抓藥?"坐堂大夫有些愛答不理,旁邊一個小藥童正在整理草藥.

"看病."

將手拿上來,就見大夫神神叨叨的捋著胡子,不一會兒,就告訴她一個晴天大霹靂.

"恭喜夫人,您這是有喜了."

什麼玩意?有喜?懷孕?開玩笑吧!

"你不是在說笑吧!"戰輕狂有些不敢置信的問.

聽到說話聲是個年輕的聲音,大夫有些輕視了.哼,又是小小年紀不學好,和男人厮混,還把肚子搞大了.

"愛信不信,老夫這醫館也開了二十年了,這脈還不至于把錯."

注意到大夫有些不悅,戰輕狂認為這話不會有假的,可是她從來就沒有男人,哪來的孩子?突然,靈光一閃,那個男人!

"多長時間了?"

"快要兩個月了,真是的,小小年紀…"

她現在已經聽不見大夫說什麼了,兩個月,還真是那個吃完就走的男人.不過,孩子?扔下晶幣,戰輕狂輕飄飄的走了,她被這巨大的驚喜給驚嚇住了!

前世無緣的孩子,被大哥親手挖走的孩子,她戰輕狂的孩子,現在她的肚子里有個小生命,會慢慢長大,會奶聲奶氣叫她媽媽的孩子,流著她的血脈的孩子,想到這兒,她第一次傻呵呵的笑了,像個白癡,全天下最幸福的白癡.她已經沒有心思去思考孩子是怎麼來的了,只想好好地將他生下來.

可是,她突然停下腳步,緊皺眉頭,前些天吃了兔子肉,孩子會不會三瓣嘴?一天三頓糊弄的吃食,孩子會不會營養不良?昨天還劇烈運動來著,會不會有不好的影響?越想她的心情越複雜.

不會的,不會的,她戰輕狂的孩子沒有那麼脆弱的.恩,她心中不斷給自己打氣,接著又傻呵呵的直樂,路上的人都異樣的看著她.

她有孩子了,此時她真想大叫,告訴全世界.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都好,都好,她都一樣疼,叫什麼名字呢?她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孩子在長大,她要多吃東西,有營養的,還有蔬菜水果,還有什麼?哦,還有孩子的衣服!還有懷孕的注意事項,有什麼呢?快想,快想,可是她的腦中一片空白,這得好好打算,剛想快步往城外的林子走去,突然,她腳步一頓,輕輕地摸了肚子幾下,慢慢地走了.

回到林子中,見四周無人,她進到空間中,剛想盤膝坐下,卻又將斗篷脫下,疊好坐在上面.有孩子了,那就不能著涼了,再過這樣簡陋的生活,而改善生活需要的就是錢,這點好辦,林子中還是有很多野獸的,她可以打獵,可是,有著身孕還殺生是不是不太好?戰輕狂不由得苦著一張臉,不過想到城中還有很多傭兵任務,她也可以挑一些簡單的任務去做來獲得報酬,恩,這個想法還是可以實行的.

"寶寶,媽媽會照顧好你的."許是想象著寶寶以後的樣子,戰輕狂又笑了,渾身上下縈繞著暖暖的母愛.

次日,戰輕狂決定她要去芸城賺錢,可是當看到原本光滑纖細的皮膚上全是皺紋和老年斑時,心神狠狠的一震.怎麼回事?她這是老了,一夜之間,老成這個樣子嗎?看到泉水中倒影出來的滿是皺紋的臉,她嚇了一跳,更擔心的是身體上的變化會不會有孩子帶來危險?

怎麼辦?怎麼辦?當她抬頭看到紅豔豔的生命果時,想到它的功效,趕緊摘下一個,吃到肚子里,須臾,手上的皺紋漸漸減少,她又喝了幾口泉水,衰老的狀況總算緩解,可是,不夠,還是不夠,想到生命元素,她又靜下心來,將生命元素吸收到身體里,沿著全身經脈運行幾個周天,最終化于靈基.大約三個時辰,才吐出一口濁氣,身體也恢複成了平時的樣子.

不管這一切是因為什麼,她還是決定要到湘城賺些錢,買些生活用品.

來到傭兵聯盟,戰輕狂注冊了個人的信息,就領取了一些簡單的不用大量運動的任務出發了,一天下來,她幫王夫人找到了丟失半個月的貓,治好了李大爺的狗,給趙家小姐采到她最想要的媚芍花……

忙了一天,她奢侈的去酒樓點了個三菜一湯,大快朵頤.又買了一些東西,走到無人的巷子里,閃身進了生命空間,吃了個生命果解解渴,撫摸著肚子,和寶寶聊了會兒天,就休息了.

可是,第二天,她發現身體衰老的速度超過了前一天,如果說昨天還是五十歲的老婦,今天已經是耄耋老人了,而且靈力一絲都不剩,全部消失了.如果她的身體照這樣衰老下去,那麼她根本就堅持不到孩子出生,恐怕就衰老而亡了.

不得已,她又吃了大量的生命果,喝了無數的泉水,開始修習靈力.等到她覺得身體恢複如常的時候,已經過了五個時辰.看來這個辦法是可行的,不過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她決定今天什麼都不做,晚上也不睡覺,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趁著休息的功夫,她仍舊不停的修習靈力,濃郁的靈力不停地充盈著,全身筋脈都能聽見暴漲的嘭嘭聲.直到靈力一絲絲的損耗,引起她的警覺,感覺全身的靈力一點點的往小腹上彙聚,戰輕狂不敢放松,隨著靈力消失的方向查看著,靈力都被一團肉給吸收了,而那塊肉所在位置是她的子宮.孩子?靈力被孩子吸收了,可是沒聽說啊,這里的孩子是"吃"靈力長大的?不是說出生的時候才會吸收天地靈氣的嗎?怎麼她的孩子從娘胎里就開始修習靈力了?

不過總算是弄明白的戰輕狂松了口氣,被孩子吸收那就沒什麼了,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大不了她就重新修習唄!而且,寶寶想吃,那她就多多的修習,喂飽他.

于是,戰輕狂將每天做任務的時間縮短,剩下的時間都用來修習靈力,可是她還是發現自己保持十三歲的樣子很困難,常常一天之中,黃昏的時候,她就會變成老人,後來是下午,再後來是晌午.這樣下去不行,難道是她提供的靈力不夠?所以孩子在吞噬她的生命力來達到自身的供給?

她不去想這樣的方式有什麼不對,或許是本能的忽視了異常,她只知道這是她的孩子,她會盡全力保護他,給他一切他想要的.將這些時日攢下的錢都拿好,她決定大采購一次,然後就不出去了,專心養孩子.

買好蔬菜,菜籽,傷藥,調料,小孩兒的衣物,准備帶到空間里,卻發現這些東西根本就帶不進去,就好像有一道屏障,排斥外來物品.沒辦法,戰輕狂在林子里找了個山洞,將雜七雜八的東西都放在里邊,做好一切,她迫不及待的去休息靈力了.

就這樣,她每天所有的時間都在修習靈力,剩余的時間就是吃飯和解決生理問題.連睡覺的時間都在打坐冥想,而她的肚子也一天天的大了起來.

"寶寶,今天有沒有吃飽飽啊!"

"寶寶要乖乖聽話啊!"

"寶寶……"

每天戰輕狂都樂此不疲的和她的寶寶對話,輕輕地撫摸她的肚子.

三個月的時候,她身體里的靈力還可以在靈基中彙聚成團,停留其中;五個月的時候,靈力已經不能在靈基中停留了,直接就被吸收了;七個月的時候,她覺得她的身體就像個媒介,連接在孩子和生命元素之間的橋梁,孩子瘋狂的吸收著,每次生命元素都撐得她經脈生疼,全身無力.

這天,戰輕狂就像是剛從水里打撈出來一樣,臉色蒼白,渾身是汗,似責備的拍拍肚子,寵溺的說道:"真是貪吃的小家伙兒,媽媽都快疼死了,你乖乖的,媽媽要出去一下."

吃了個生命果,補充一下體力,戰輕狂離開生命空間,出現在山洞里,好長時間沒出來看看了,不知道她的菜,東西什麼的有沒有被其他動物弄亂.挺著腰,她艱難的出去查看.

"吼"的一聲引起她的注意,好像是有野獸打斗的聲音,本來她是不想理會的,可是想到它們要是打到自己家門口的時候,把自己的菜都踩壞了,那她就沒有吃的了.拿起匕首,隱蔽的向著打斗的場地走去.

找到一顆大樹藏好,戰輕狂看著眼前的局面,是兩只豹子在打斗,旁邊還有一只小豹子蹣跚著,不斷發出像小貓似的叫聲.動物界中,貓科動物中的雄性要是追求配偶,想交/配,而雌性動物身邊還有小獸的時候,雄獸都是將小獸咬死,這樣雌獸才會重新去交/配,重新生育.顯然,現在母豹子正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和公豹子在撕咬著,看樣子小豹子出生還沒有幾天,而兩者力量的不同導致母豹子身上已經有好多傷口了.

救還是不救?看著母豹子低吼一聲又沖了上去,她決定還是救,一部分原因是被母豹子所感動,另一部分原因是,她現在太小了,勉強懷孕已經不易,也不知道這個年齡有沒有奶水,要是沒有,她的孩子吃什麼,而現在,這母豹子顯然是在哺乳期,那就救了它,給她的孩子當奶媽.

撿起身邊的幾個石子,運用暗勁招招打向公豹子的眼睛,使得母豹子得以喘息,被惹火的公豹子向著她藏身的大樹沖來,握緊手中的匕首,戰輕狂等著給它致命一擊,左手飛射出石子干擾它,右手將匕首當做暗器,插進公豹子的左前肢上,嗚嗚兩聲,公豹子不甘的瞪了她兩眼,狼狽逃竄.

將公豹子打跑,戰輕狂往前兩步,和沖她低吼的母豹子對峙,看著它防備的看著自己,她盡量釋放自己的善意,站在它五步遠的地方不動了,含笑看著它.

許久過去,母豹子發現似乎眼前的人對自己沒有惡意,走向它的孩子,不停的舔著.

"過來,過來."招招手,戰輕狂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卻發現它只是看著自己兩眼,一下子咬住小豹子的脖子,叼住後,一瘸一拐的向她走來.

見它明白了,戰輕狂想摸摸她,覺得還是算了,就帶著它向自己的山洞中走去.

上篇:第6章 修習靈力    下篇:第8章 出生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