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混蛋魔後囂張娘親第2章 失去   
  
第2章 失去

"嗯"的一聲,衣衫襤褸的小人睜開雙眼,渾身傳來的疼痛使她齜起了牙.戰輕狂望著頭頂的一抹藍天,茂密高大的樹林,偶爾飛過的鳥兒,還有聞著鼻間清新的空氣,正在思索發生了什麼.戰輕揚帶人要置她于死地,是那個有毒的資料,結果兩敗俱傷,戰輕揚賠了夫人又折兵,將他的命也賠了進去,而她自己也已經毒發身亡了,還發生了爆炸,那現在為什麼自己會在這里?這里是哪里?

突然,腦中劇痛傳來,大量的記憶瘋狂湧現.原來這里是靈隱大陸,一個修習靈力,強者為尊的世界.這個世界百分之七十都是修靈者,拳頭大就是硬道理.而她所在的地方是伽聖帝國,論實力排名,還有樓南帝國,星云帝國,修武帝國.每個帝國都有各大世家,其他三國的不太清楚,而伽聖帝國的四大家族分別是:東方世家,南宮世家,西門世家,北堂世家.每個世家都經過數百年傳承,除了嫡系以外,旁系更是數不勝數.還有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中小家族依附四大世家,才能得以生存,為之驅使.

想到這兒,她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兒,也就是兩三歲的樣子,被罵的大哭,上首有一男一女正說著什麼,眉眼間的嫌棄怨恨絲毫都不遮掩,然後,等他們摔完無數個茶杯以後,氣憤的甩袖走了,連頭也沒回.所以也就沒看見小女孩是怎麼樣渴望的看著他們的背影.然後女孩兒被一個老仆抱著,從偏僻的小門抱離了偌大的宅子,小孩兒淚眼汪汪,不斷掙紮著.身體傳來的不甘,憤恨,委屈讓她知道這具身體就是當年的小女孩.原來,小女孩是堂堂第二世家的嫡系,家主的女兒,南宮輕狂.因為身體凝聚不了靈力,就被家族拋棄了,若是讓人知道家主有這麼一個廢物女兒,怕是讓人笑掉大牙了.所以這樣恥辱的存在必然不能成為家族的"汙點".才會有剛才那一幕,難道是女孩的父母良心發現了?讓人偷偷將她抱走.不可能,同樣是上位者的戰輕狂明白,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險都要扼殺在搖籃里,這樣的情況都是偷偷處理掉的.可是一個老仆有這麼大的膽子,敢違抗家主的命令,將小女孩送走?看來,這一點有待探究.

而沒有靈力的南宮輕狂就這樣被老仆帶到偏僻的小城,在南宮世家旁系里生存下來.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靈力卻沒有一絲增長,就像個普通人一樣,長得瘦弱不堪的她或許連普通人還不如,所以從小到大沒少受別人的欺負,幾年前,老仆也去世了,這世上僅剩的的溫暖也沒有了.隨之而來的只剩沒完沒了的打罵,任誰心情不順,都要拿她出氣一番.每天都是一身傷,吃不飽穿不暖,本來堂堂嫡系的千金大小姐現在竟落得與乞丐無異的下場.看到這,戰輕狂更深的感受到身體傳來的悲傷,一絲絲的縈繞心間,酸澀的想流淚.

畫面一轉,四個少年將南宮輕狂堵在牆角,一頓毒打咒罵之後,不知道喂她吃了什麼,想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獰笑的少年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其余幾人衣著華貴,冷眼旁觀著.有一個少年好像是等不及了,上來撕扯她的衣服,不一會兒就露出大片的肌膚,頭發也散了.看到南宮輕狂的卑微的求饒,顫抖的反抗,滿身的傷,流淚的眼,惶恐的面容…戰輕狂只覺得身體里一把火在燒,恨不得將那幾個少年碎尸萬段.

接著南宮輕狂終于不堪忍受,掏出一把破舊的匕首,胡亂的砍著,趁幾個少年不注意,狼狽的逃了.一路上跌跌撞撞,直到跑到現在她所處的林子里,疲憊的身體才跌倒了,也許是這些年的生活早已經抹殺了她所有的希望,倒下的南宮輕狂無神的望著天,想想她這十三年過的什麼樣的日子啊,她是棄子,可是她也是個人哪!難道她沒有活下去的權利嗎?出生不是她能選擇的,不能修習靈力也不是她的錯啊!她從不奢望成為強者,人上人,只要能夠渺小卑微的活著,她就已經很滿足了.可是,為什麼要連她這小小的心願都要剝奪,這世間還剩下什麼,還有什麼是她擁有的?還有什麼值得她留戀的?沒有,什麼都沒有了,就這樣吧!她累了,好累好累……少女眼角流下一滴晶瑩的淚水,最終閉上雙眼.

將這一幕幕看在眼里,戰輕狂很快就整理好思緒,南宮輕狂在無數的迫害下,放棄了生命.而她戰輕狂重生在這具身體上,她暗中發誓,南宮輕狂,你安息吧!你所遭受的一切,我會讓那些人十倍百倍的奉還,欠你的,我替你討回來!傷你的,拿命來償!

掙紮起身,戰輕狂知道她現在必須處理身上的傷,剛想邁步,突然身體傳來火熱的巨浪,該死!一定是剛才被喂的藥!好哇,真是好!眼中一絲陰鹜劃過,不過是剛剛十三歲的少女,還未及笄,至于這樣對她嗎?真是好哇!那幾個少年,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當務之急是解了藥性,按照身體的記憶,她向一個方向走去,記得那里有個湖的,是南宮輕狂唯一的"自由之地",想到這,她感到無盡的可悲!也就十三歲的年紀,被親生父母拋棄,沒人疼沒人愛,受盡白眼,冷落,毒打,責罵,換誰誰都會承受不下去吧!

急步走到湖邊,只顧身體情況的戰輕狂因此沒有注意到那邊坐著的一個人.該死!到底是什麼藥?身體越來越熱,冰冷的湖水也壓不下身體的火熱,難道真的要讓她現在找個男人嗎?被藥性所折磨,她感覺力氣越來越小,不行,再這樣下去,她會沉溺的.從湖中躥出,她奮力的像岸邊劃去.

到了岸上,大口的喘氣,曆來鎮靜的她不由得苦笑,難道天要亡她?剛想起身,常年的警惕性讓她立刻向旁邊望去,嘶!那邊有人,什麼時候在那里的?戰輕狂不由得打量,一個男人?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等等,男人?

有救了,太好了,拖著軟綿綿的身體,戰輕狂向他走去,身體里的火都要燒死她了.戰家家訓:只要能活著,不計一切代價.所以貞潔什麼的,她還不放在眼里.剛走到男人旁邊,戰輕狂就將他撲到,不斷的撕扯著他的衣服,卻突然,被男人扇走.

"本尊今天心情好,不殺你."說完,男人收攏了一下衣服.

不遠處的戰輕狂摔得不輕,卻還是站起來,心中只有一個信念,既然老天讓她命不該絕,那麼她就一定珍惜這次機會,她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然而當她剛走到男人身邊,就又被拍走.

"這里的女人現在這麼開放了?"男人有些詫異.

趴在地上的戰輕狂頓時憋了口氣,丫的,他還拍上癮了?好半天沒動,就在男人以為她放棄的時候,她腳上蓄好力氣,一個猛撲,將男人壓在身下,咬上男人的嘴.丫的,讓你拍我,讓你扇我,老娘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男人的身軀怔住了片刻,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有些好笑,嘴上的痛感告訴他,小貓很生氣,他的嘴很嚴重.

熱,熱,戰輕狂心中煩躁,趁著喘氣的功夫,又將他的衣服扒開.

"好了,別再繼續了,後果你承擔不起."看她的樣子,男人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男人還想阻止她,戰輕狂不耐了,她都這樣了,讓他當個解藥能死啊?再說了,吃虧的人是她好不好?于是,本能的蹭蹭,不斷扭動著身體,只聽見男人倒抽口涼氣.

原本淡定的男人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了,"你在玩火?別動,後果不是你能承擔的…"語氣微涼的警告著.

沿著扒開的衣服,戰輕狂攫獲了男人胸前的兩點,含在嘴里,不時的用舌尖輕碰兩下.

"這是你自找的!"冷酷的聲音傳來,男人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無論是哪個男人都承受不了這樣的挑逗吧!

撕碎破爛的粉衣,露出傷痕累累的身體,看到這里,男人挑挑眉,繼續手下的動作.修長的大手將遮住面容的頭發撥開,露出一張稚嫩的臉,看樣子不過十二三歲,此時,正充滿不正常的紅,如畫的眉,大大的水眸,正可憐兮兮的望著他,小巧的鼻子,紅潤的唇正微微張著,引人采擷,精致的面容在身上青青紫紫的傷口襯托下,更激發人的施虐欲.

"別後悔!"男人將高大的身軀壓向瘦弱的少女,在狼狽的身體上又留下新的印記,一個一個的紅痕在白皙的皮膚引人注目.

這是男人第一次遇到這麼小的女人,不,應該說是女孩.當他成為女孩的第一個男人時,成就感油然而生,狠狠的咬住她的嬌唇,看到血珠迸出,心中更是激蕩,美味是要好好享用的!

"好疼……"

男人當沒聽見她的話,以前他也見過各種各樣的美女,嫵媚的,妖豔的,嬌羞的,如雪蓮版般聖潔的,百合花一樣惹人憐惜的,可是他卻從不多看一眼,雖然和那些成熟的美人不能相比,可是這青澀還是別有一番滋味的,原來他喜歡的口味是這樣酸酸澀澀的"果子"啊!

就這樣,被男人緊抓不放的戰輕狂只能靠著強大的意志支撐著,藥效沒過,抬起霧蒙蒙的雙眼,想將男人的樣貌記住,來日好報仇,卻發現,根本就看不清男人的臉.

上篇:第1章 人性貪婪    下篇:第3章 生命空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