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9章 【068】詔書上的孤帝   
  
第69章 【068】詔書上的孤帝

唯心再次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

秋日的陽光雖然明媚,但其中仍舊是透著一股寒氣.

霜降已過,天氣愈發寒冷,立冬也已經近在眼前.

所謂不知今夕是何年大概就是此情此景.唯心睜開眼睛後大腦一片空白,盯著頭著便低下頭重新覆了上去,來回吸吮著方澤,接著將她的手從被子中拿出,貼上自己的脖子深深淺淺的磨砂.

唯心被他霸道的攻擊弄得毫無招架之力,身子軟成一灘.

"皇上你的肩膀"

"無礙,太醫已經將傷口包紮好了."

他的吻十分急切,又隱隱帶著一絲痛苦一絲隱忍唯心明顯感覺出今早梁政似乎有些不對勁

"朕吻你的時候不准想其他."

唯心剛一分心,梁政便張口咬住她的唇瓣,略帶懲罰似的稍稍揪起.

"啊疼"唯心吃痛.

"除了朕,還有誰能讓你喊疼."梁政一笑,大手鑽進錦被中,尋找著她如凝脂般的嬌軀.

唯心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羞紅了臉.

"好了,起**用膳吧."梁政突然停下了所有的攻勢,戀戀不舍的又一次一吮芳澤."睡了那麼久,怎麼沒有被餓醒."

他說她睡了一天**唯心想到前晚,湖泊邊上梁政各種折磨她的那個晚上,他不知在她體內馳騁了多久,播撒了多少次種子,最後她實在是體力不支,受不住的昏了過去.

最後他似乎對著她說了些什麼可是她被折騰的太累了,不記得了.

"皇上可是有心事"唯心看著梁政坐在**沿上突然變得沉默,忍不住問到.

前一日,清晨.

尚鄢陵被禁衛鍕強行按著,面朝前跪在地上.他的身上各處都交錯鎖著手臂粗的鏈子,防范措施十分謹慎嚴密,料他有千般能耐,也插翅難逃.

他瞪著眼睛抬起頭,看著坐在上座那名親自審訊他的帝王.

一個愣神兒.

平日里見到梁政,雖然不總是玄衣絳袍,但至少衣束整潔一絲不苟.可這次這造型有些難以接受的隨意.

梁政原本微斂著眸子,但尚鄢陵看過來時,他立刻感受到了那股驚詫的目光,抬起頭.

他僅著寬敞的中衣,甚至可以從大開的領口看到堅硬如磐石,有著繃直線條肌理分明的胸肌,他簡單的束了發,慵懶的神情像是剛從**上睡醒起身.

更耐人深思的是他的脖頸兩側出現幾道異常明顯的抓痕.

"朕問你,你受了誰的指示."梁政開門見山,說起話來單刀直入凌厲直戳要害,風格絲毫未受到他隨意衣著的影響.

他語氣中的威嚴並沒有因為少了象征帝王身份的玄衣絳袍,而遜色分毫.長眉一挑依舊凌冽如刀鋒.

尚鄢陵轉眼想了想得出一個結論,這一定是剛剛和他的女人春風一度.那個女人,看來還真是個**上的絕世尤物,即便是冷酷如宣帝難以把持的住.

在他聽完梁政的問話後笑了,笑的眉眼開咧."皇上何以見得臣下受人指使了呢"

"是不是太後."

梁政的表情沒有一絲波瀾,語氣甚為篤定,咬定了太後姚素一定脫不了干系.

"是,也不是."

梁政眸子一眯,寒意鋪天蓋地的襲卷.頃刻間,這個不知名的屋子內溫度驟降.屋外守門的禁衛也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我知道皇上此刻一定恨我."尚鄢陵說起話來風輕云淡,對于梁政的冷意置若罔聞.

"你敢覬覦朕的女人,殺"梁政猛然抬起頭對上尚鄢陵的目光,深不見底的點墨雙瞳內燃起星星火光.

"皇上你要知道,她本來就是我的未婚妻,我們的親事八年前,在她還只有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有效了.說到底,宣帝你才是搶了別人妻子的人."

尚鄢陵仍舊繼續說著,像是不知死活.但是他不得不承認的是,在他看到梁政眸子中的肅殺之氣後,後背心瓦涼.

他突然想到了他稱呼為"主人"的那個人.

他第一次見到那人的時候,他的眸子中也如兩汪寒潭.只是和梁政不同的是,那人的眸子乍看清澈無比,再加上配著妖嬈濃烈的妝容,猶如傳說中那名豔冠古今的少年.

可是那眸子太深了,向內看去烏黑一片,拼盡全力也無法望到底.望不到底,多麼讓人恐懼

就是不知,梁政和主人兩人比起來誰能更勝一籌呢.

尚鄢陵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死,因為他手中有一個絕世的籌碼,若亮出底牌後,整個大陸的格局都將會翻盤.

"朕說過,她是朕的女人."梁政從高台上走下,剛健的步伐之下地板搖晃,"咯吱咯吱"作響.

"朕之所以留你性命是想確認太後的確有謀逆之心."

"宣帝陛下,有沒有興趣跟我合作"尚鄢陵嘴角滲出一絲血,顫巍巍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改口用了"我",也並沒有跪著說話.

他的一些列舉動讓梁政皺起了眉頭."你沒有資格和朕談條件,你只是一個將死的人,命,此刻就掌握在朕手中."梁政的態度很堅決,聽上去一直沒有波瀾,他用他高傲的王者之姿,俯瞰著腳下的蒼茫卑微的芸芸眾生.

"宣帝會有興趣的."尚鄢陵走進梁政,拖著沉重的鏈條,走動的時候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他貼近了梁政的耳畔,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楚國上一任君主楚靈公留下的遺詔上說,楚國下一任的儲君並不是楚國現任皇帝楚業."

"楚業奪權篡位,弑父殺兄,乃天下之大不孝,極惡之人."

"遺詔被靈公駕崩前秘密交予陸家上一任家主陸長風手中,楚瑜姐弟二人手段狠辣,在楚業篡位之際,以雷霆萬鈞之勢清掃,大換血了楚國的朝堂.陸長風為了保護遺詔,從此棄官從商."

"但為了密切關注楚瑜姐弟的動態,尋找合適的機會將遺詔公之于眾,便成為效忠于楚國皇室的皇商."

"好景不長,楚瑜無意中知道了有遺詔這件事,于是帶人前去滅了陸氏全族."

"可惜的是她血洗了陸氏全族卻最後也沒有找到遺詔."

"可笑的是陸氏還有一條漏網之魚,陸惟馨."

"更可笑的是,遺詔就內嵌在陸惟馨從父兄處得來的玉柄扇扇面中,在楚瑜眼皮子底下待了四年."

梁政聽著尚鄢陵字正腔圓的陳述,一股奇怪的感覺從心底油然而生.這尚鄢陵究竟是誰,從哪里知道這些如此隱晦,不曾見過天日的宮廷秘聞.

"楚靈公的遺詔上清清楚楚的寫著,傳位于皇三子楚銜."尚鄢陵說出那個名字時用了大力,額頭上青筋暴起,幾乎咬碎銀牙.

"怎樣,是不是願意合作了呢宣帝陛下"尚鄢陵後退幾步,用同樣孤傲的姿態回望著梁政,嘴角的笑意詭異的近乎嗜血.

梁政看著他扭曲的可怖面容,心底的那股不安猛烈的動搖,一個答案從心底油然而生.

"因為楚銜就是我我就是那個命定的儲君"尚鄢陵說到這里癲狂的大笑起來,笑的眼淚混合著鼻涕都順著他的臉流下.

洶湧澎湃的情緒勃發,吐訴著他十年來的委屈和不甘.十年來他寄人籬下,他忍辱偷生,蟄伏了十年不就是為了最後能華麗翻身,榮登大寶 百度嫂索 冷婢有毒

"若宣帝陛下願意與我合作,拿下楚國."尚鄢陵停下,眼珠凸起,血絲遍布,"用楚瑜和楚業的鮮血,來祭奠我失去過卻又重新奪回的一切,和你的母親"

梁政色巨變,不等尚鄢陵說完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祭奠你的母親祭奠你的母親"這句話如魔音穿耳在梁政腦海中橫沖直撞,所到之處濺起火花四射.

梁政再次和尚鄢陵對視的時候,眸子中的色彩已經完全的變了,從玄墨演變為赤紅,如同寒潭的底部埋藏著一座火山,積蓄已久的岩漿"碰"的一聲爆發.

他眼之所見,世界都在變成流動的岩漿一般跳躍的豔陽赤色.

他久久不語,周身不自覺膨脹起的君威領域,讓尚鄢陵大腦瞬間因為高壓而極度缺氧,臉頰變得青紫.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麼."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68章 【067】水中糾纏,媚骨之歡    下篇:第70章 【069】姚矜之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