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8章 【067】水中糾纏,媚骨之歡   
  
第68章 【067】水中糾纏,媚骨之歡

暗夜孤高,秋季的夜晚露氣頗重.

寒風蕭瑟刺骨,大力的吹拂著疾馳馬背上,二人交疊的身影.

馬蹄聲如雷鳴,梁政持著馬鞭又一次狠狠地抽了一下馬肚.

唯心在火燒火燎中輾轉醒來,張口幾聲破碎的嚶嚀不自覺的迸發.她急促的喘息著,眸子中滿是晦暗不明的光彩.

一路飛馳避開官道,從樹林中穿越.不時有被疾風震落的飄零落葉,順風掃過唯心臉頰,刺激著她此時此刻變得極其敏感的肌膚,讓她一個顫栗接著一個顫栗.

身後是熟悉的懷抱熟悉冷香,唯心迷迷糊糊中,覺得自己仿佛在在云端漂浮著那般不真實.

方才,她在看到秀之進來後才終于意識到,原來軟筋散下在了那遝宣紙上,隨著她的翻動,自然而然就吸入了大量軟筋散粉末.至于宣紙上的內容,想想也是假的,為了引她上鉤罷了.

身子越來越熱,那股空虛混合著狂躁,順著血管流叫囂.初經人事的她有了第一次,便更是無法抗拒這股狂潮,渴望著得到他的全部.

背過身子極力想要靠近身後環抱著她的梁政,用滾燙的唇尋找來自他身上的冰涼源泉.她嬌喘連連,臉頰在黑暗中看上去粉嫩如蜜桃,迷離的眸子正用力睜大,猛烈地藥效下露出幾分楚楚可憐.

梁政聞聲低頭一看.

臉部肌肉一僵,下腹瞬間收緊.

這可不得了.

這丫頭又不管不顧的往他的脖頸中蹭,火熱的鼻息噴灑在他luo露的肌膚上,發燙著撩撥他的心緒.

喉結翻動,梁政眸色一暗,持著鞭子的那只手下力沒了輕重,一鞭子抽下去身下的馬兒一陣嘶鳴.

馬背上的顛簸讓唯心快要忍不住尖叫出來,下身被厮磨的毫無招架之力.

"元琮我我快要受不了了"她嗚嗚的叫著,面色生嫣.從未見過她如此勾魂奪魄的媚色,如同一朵絢麗綻放的妖嬈罌粟.一嗅便今生上癮.

梁政見狀也不禁心急火燎.看樣子,她怕是撐不到回宮去了.

他一定不會放過尚鄢陵,竟給她下如此烈性的媚藥.不過幸好這丫頭逃了出來否則,看她的樣子,若不是他及時趕到她是不是任人

他不敢再繼續回想.

當時他得到消息唯心去了"新房",可隨後不久尚鄢陵也進了去甚至熄了燈火,許久沒有出來.

他從得知她出現的震驚和狂喜,到震怒梁政壓抑下心中再次燃燒的怒火.他清晰的記得自己破門而入看著尚鄢陵赤身**的將同是赤身**的"她"壓在身下.

那種揪心的痛楚撕心裂肺,讓他瞬間發了瘋,恨不得將尚鄢陵一掌化成灰燼.

疾行之時,眼前出現了一大片湖泊,湖面清澈平靜,清晰的倒映著西側山巒的影子.

唯心軟筋散的藥效褪去大半,在梁政懷中扭動著身子要下去.

梁政被她諸如此類的種種無心之舉,撩撥的難耐至極,恨不得此時此刻就要了她.在湖泊邊停下,翻身下了馬,梁政抱著唯心向湖泊邊上走去.

幫她脫掉鞋子,唯心足尖點到冰澈的湖水,一聲舒服的哼聲從她口中溢出.她燒的酡紅的臉頰上露出幾分迷醉,索性躺下來讓整個身子都浸泡在湖水中.

梁政見狀匆忙將她撈起,"會著涼的."

唯心無意識的對著他勾唇一笑,媚色酥骨.經過湖水一泡,她的衣衫盡濕,勾勒出玲瓏的曲線.領口被扯的大開,雪白色的肌膚透著濕漉漉的水汽.

梁政見狀,一股電流從大腦襲向全身各處,終于自持力徹底崩盤,雙手不再遲疑的重新將她攬過,手到之處,透濕的衣衫盡碎.

氤氳之氣將二人籠罩,湖水殘留在她的肌膚上顯得潤滑之極,晶瑩之極,又勾人之極.

雪色的肚兜暴露在空氣中,托起一對渾圓,隨著胸脯起伏四散一片旖旎之色.

梁政突然緊張的用身子遮住這乍泄的**,銳利的目光四下掃視湖泊的周圍.

幸好,無人

那麼這無邊的**只能是他的

下一刻他扯下她遮羞的兜衣,再也克制不住的低頭吻上她嬌豔似火的櫻唇.食髓知味的一遍又一遍吸吮,舌頭撬開她的牙關,攻破她的防線入侵她的城池.

感受到她狂野的進攻,唯心身上的燥熱沒有消退反而更勝一層,她踮起腳尖抱緊了梁政的脖子,熱烈的回應著.

"撲通"一聲,兩人集體栽入湖中,濺起一朵接一朵的浪花.

跌躺在水深只及小腿肚的湖地,唯心的半個身子都浸泡在了水中.

他用力的吸吮著她,像是要將她融化在自己的懷中,從簡單的吻到擠壓牙咬,唯心的呼吸一度被奪去,只能攀附著他的身子任他采擷.

終于他略冰涼的唇順著她美好的曲線向下滑,落在胸前的兩團雪白上.

他的衣衫尚且完整,湖水四散著稀釋過的血跡,不只是她手臂上的還是他肩膀處的.

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胸前**上,唯心又濕又癢連連嬌吟.梁政聽到這貓兒似的叫喚,張口咬住那櫻桃般粉嫩的**,用舌頭撕咬吮吸,品嘗著屬于她的美好.

唯心身上的的灼熱來源地正向外送著濕滑的熱流,她下身的空虛促使她並不滿足于這些,于是開始動手撕扯梁政的衣衫.

梁政的動作一僵,唯心突然感覺到身上所有的攻勢全都停了.

水中響起衣服的簌簌聲,唯心揚起嬌紅的臉頰,頗為不滿他擅自停下的睜開眼睛睇過去一眼,"元琮"

正在專心解衣服的梁政抬頭見到她嬌嗔的表情,酥麻的感覺從心底襲來,手一軟,龍顏大悅.

他的眸子中一泓深沉,此時此刻暴漲著濃濃的**.

用最快的速度脫下累贅的玄衣絳袍,他長臂一攬將她撈至懷中坐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唯心一驚,但轉眼已落在了他的懷中.

兩人雖然不是第一次坦誠相見,但確實是唯心第一次如此完整又清晰的看到他屬于男性的身軀.

光滑精壯的腰背,肌理分明的腹肌,線條繃直的雙臂.肩膀處正在汩汩的向外流著血.穿上衣服見他身形修長,可脫了衣服才發現他的身子並沒有那般單薄,該有肌肉的地方一塊兒也不少.

褪下褻褲後那屬于男子雄赳赳的一切都一覽無余的呈現在她眼前,鋒芒蓋過了那雙孔武有力的麥色長腿.

"啊"唯心羞赧的撲進他懷里,不敢直視他逼人的強勢.

她目光落在他受傷的右肩,疼惜的去觸碰.

胸前的柔軟撞上他銅牆鐵壁般的胸肌,梁政悶哼一聲,將她重新拉起伸出大手攥住其中一只揉捏起來.

吻再次鋪天蓋地而來,從額頭一路下滑,眼臉,顴骨,耳垂,下巴,最後再回到那雙他愛不夠的芳唇上.

"你的肩"

"不要緊,這點兒小傷算不了什麼."梁政十分滿意她在他的一系列攻勢下化為一汪春水.

她緋紅的**,厮磨著他,從胸膛向上移動到脖頸.那股酥麻的感覺簡直快要把他逼瘋了,卻又該死的好,讓他想要立刻沖進她的身體,宣告自己的所有權.

他將她從水中托起,堅硬的昂揚似烙鐵,抵在她的花心處,揉撚,盤旋.

唯心如一條無骨的蛇般纏繞在他身上.在感受到下身他蓬勃的**一觸即發後,嬌呼一聲,架起翹臀拼命想躲開.

梁政及時出手,攔住她極不負責任的舉動.

"我還是先幫你包紮一下吧."唯心半羞半憂的望著他,眸子迷離.

不等梁政回答唯心便撈起她衣裳的碎片,撩著湖水稍稍沖洗,接著胡亂的纏住他肩膀上可怖的傷口.

梁政自始至終一直壓抑著叫囂的**,看著她的指尖在他身上打轉兒.

"傷口不要緊,我們現在是不是該"

"啊"唯心立刻感覺到他再次提起了那灼熱堵在她身下,似乎比方才更加巨大和急切.

"不要怕,應該是不會痛了."在他所知道的常識中,女人似乎第一次過後便好很多應該是不會再痛了吧

但他會尊重她的意思,因為他想帶給她的是歡愉和蝕骨的記憶,而不是一味的壓榨和整夜的痛楚.

蜜流不受身體控制的,順著那巨大的物事向根部流去,梁政先是一愣隨後勾唇笑了,感受到她那里著實泛濫成災.

唯心漲紅了臉,委屈的去蹭梁政的臉頰,口中嗚咽不清的叫喚著.像是表達自己的難耐和羞澀.

便再也不克制自己腫脹的幾乎噴火的**,挺深沖入她狹長濕潤的幽谷.

在梁政進入她身體的一刹那,唯心突然身體一僵.

腦海中閃電般閃過一些瑣碎的的片段,接著片段逐漸的彙聚,連成一副完整的畫面.一個身著血色衣裳的女子,站在九重宮闕之巔,遙遙俯瞰.

"遙記君初見,紅衣如鳳,云霞明滅中."

還有人在唱戲,並且一直重複的一句

怎麼會,這里這麼偏僻,分明一個人都沒有唯心怪異極了,豁然睜大雙目,想要睜眼看個清楚.

可那個紅衣女子始終沒有轉過來頭,一個激靈後畫面潰散在了浩如煙海的腦海中,消失不見.

入眼的是梁政凝重的神色,滿眶的**還未褪去,他用擔憂的目光鎖著她,"唯心你怎麼了是不是還痛"

他方才進入她的一霎那,見她目光失去了焦距,身體甚至冷卻下去,他便立刻停住了深入的動作.

"我太心急了,還痛不痛"梁政急急忙忙吻上她火熱的唇,口齒不清的說到.

唯心震驚在他的懷抱中,忘了回應.

那奇怪的感覺讓她呼吸不暢,窒息的感覺清晰地傳入大腦.

但那詭異的片段和帶來的不適也只停留了不久便消失殆盡.

過了片刻,身上的火苗再次被挑起,她順勢動了動身下,發出淺淺的羞赧叫聲.空虛的感覺再次來襲.

梁政扶著她纖細的腰肢,緩緩用力向下扣,同時挺起腰身,下身一中的"愛了"

梁政伸出手,到兩人緊密交合的部位深深淺淺的揉捏,以緩解她的不適.抱著她沉入水中,希望可以減輕她的痛苦.

這可苦了他自己,分明已經進了去可還是不能為所欲為的侵略著她的嬌美.不過他決定過會兒在這丫頭身上討回來,她怎麼說也該好好補償他.

沒得到他的許可居然擅自和他人做交易離開.

湖泊的底是一塊巨大的平石,正好讓他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梁政試著動了動身子.

唯心"嗚嗚"不清的媚聲叫喚傳來,讓梁政差些又失了控.

待她適應了他的粗大,梁政在她身上緩緩律動起來.

泡在冰涼的水中,唯心的身子更顯滾燙,他初入的痛楚雖然還沒有消退,但媚藥驅動下讓她迫不及待想要更多.

抱著他的脖子,唯心揚起上身,讓自己更加貼近他.急切的回吻著身上的男人,翹臀笨拙的扭動著,稍微長大了雙腿分開的角度.

梁政被她刺激的沒了輕重狠狠地向深處一撞.唯心環抱著他脖子的手臂下意識的收緊,叫出了聲.

看著她面色迷離又嬌羞,春水流轉的模樣,心中大動,低頭將她吻住.下身大起大落的幾個挺身.

唯心的尖叫全被他的吻堵了回去,身子顫抖著.

再也不壓制自己,梁政開始大力的在她腿間馳騁,抽送,撞擊,向著深處更深處頂弄,像是要將她嬌美的身軀狠狠蹂躪進自己的血肉.

身下來自他野蠻的**讓唯心毫不掩飾的嬌吟,酥掉人骨頭的**回蕩在空曠的湖面上,隨著夜風飄散在漆黑的夜晚.

他的每一次撞擊都讓兩人周身水花四濺,每一次抽送都抵達她靈魂的最深處.

情到濃時,唯心一邊尖叫雙腿一邊纏上他精壯的腰,極力迎合著他的深入.

剛剛長出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梁政的後脖頸,唯心吃痛留下道道抓痕,梁政感覺到後更是發瘋般又是一陣瘋狂的進攻,低頭張口咬上她挺立綻放的**,再次加快了身下撞擊的速度.

夜色正濃,而兩人在空曠的郊外忘我的抵死**

"唯心唯心"

"恩"

"我心底一直住著一個人,你有她的樣子"

意識潰散之際只聽到他覆在自己耳畔夢囈一般呢喃,她心底的那根弦被猛地撥動,隨後終于昏了過去墜入黑暗中.

太後面色驚慘的站在哪里,手中的茶盞"咣鐺"一聲掉在了地上.

她的面前擺著頭部血肉模糊的姚矜,臉上毫無血色,了無生氣.

"叫太醫"太後慌忙擺擺手,對著宮女怒喝一聲.

"奴婢去叫過了"兩人嚇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但是皇上已經下令封死了公主府奴婢們出不去"

"什麼這是什麼時候下的令"

"就在剛才奴婢們才剛趕到門口,便看到皇上對著禁衛鍕下令說要將公主府包圍,任何人都不准出去,違令者殺無赦然後皇上便抱著一個女人騎上馬走了"

屋內又一片"咣當"作響,太後驚怒交加的摔碎了身旁一人高的瓷瓶."怎麼會到底是怎麼回事尚鄢陵呢,讓他給哀家滾過來" 百度嫂索 冷婢有毒

婢女話中的信息量太大,讓太後一時間未能全部明白,索性先找到一個突破口梁政為什麼還活著

她分明清楚的聽到了那一聲爆炸.按照尚鄢陵的說法,梁政應該被那場爆炸炸的粉身碎骨才對

離開的時候還抱著一個女人可笑,什麼時候梁政對女色如此感興趣了,楚縈那個賤人不是才剛

咦不對,一定有什麼不對.

太後愣在了那里,有什麼東西她似乎忽略了,或者說作為當事人之一,有什麼東西根本就沒有被告知

想到這里太後的怒火快要沸騰到極點,事態失去控制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而尚鄢陵就成了她傾瀉怒火的對象,"讓尚鄢陵滾過來,哀家在這里等著他"

"啟稟太後娘娘."一名身著銀色鎧甲的禁衛鍕悄無聲息的踏入屋內,發出了聲音才讓人意識到他的存在,"駙馬尚鄢陵,欺侮宮妃,謀逆弑君,犯下罄竹難書的滔天大罪,臣等已經將其抓獲.遵從皇上的命令,由皇上親自審訊.就不勞煩太後娘娘費心了"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67章 【066】不共君王言(二)    下篇:第69章 【068】詔書上的孤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