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6章 【065】不共君王言(一)   
  
第66章 【065】不共君王言(一)

原本屬于尚鄢陵和梁湘的婚**上,一個身著薄紗的玲瓏身影正無力的躺在上面起伏著胸脯.

雖然那人的面容被遮擋在帷帳後,可luo露出的肌膚白皙如瓷,手腕纖細,腳腕也纖細.披散開的墨發鋪在正紅色的**榻上,紅與黑交相輝映,強烈的沖擊著感官.

尚鄢陵呼吸一重,思慮片刻,熄了燭火信步上前.

"陸惟馨,你為何要橫插一手."坐在**沿上,黑暗中尚鄢陵看不清楚她的容顏,只能聽到她的呼吸因為他的到來突然變得急促."就這麼當梁政的**妃,不是很好嗎."

伸出手去摸上她的臉頰,細膩的觸感,如火的溫度.

燃燒的喜燭中摻了媚藥,雖然蠟燭被熄滅,但藥效早已擴散到空氣中的每一個角落.尚鄢陵在屋內呆了一會兒,也不禁覺得口干舌燥的難以附加.

不再刻意壓制自己的意願,扯下**邊的帷幔.

女子豁然睜開雙目,支起脖子,死死盯著尚鄢陵,她想要開口說話卻無力的發不出一點聲音.

"可惜了這會兒不能說話了嗎,若一會兒爺聽不到你的聲音,會讓爺失去不少興趣呢."

女子死死咬住唇瓣,眼角青筋暴漲.

驚慌失措的眸子黑夜中仍舊是那般明亮,帶著驚怒和屈辱.

"駙馬爺,公主殿下派人來問您幾時能過去."正當屋內一片朦朧,芳之的聲音赫然在屋外響起,帶來幾分冷意.

這話什麼意思,幾時能過去去哪里,新房可這里不才是新房嗎

"讓她等著"尚鄢陵正被打斷後的不耐煩爆發成一聲怒吼.

"可是皇上和太後娘娘也都在那邊."芳之聽到吼聲僅頓了一下,便再次開了口,"合巹酒也沒有喝,喜帕也沒有挑.大婚儀式總該進行完不是."

尚鄢陵這次沒有理會芳之的勸告,"陸惟馨,你聽到沒有,梁政也在這府上."尚鄢陵覺得身下那雙肅殺的眸子太過刺眼,索性解下發帶將其蒙上,"沒關系,等爺玩兒夠了就把你還給他,讓他也嘗嘗破鞋的滋味."

女子積攢了許久力氣,終于爆發,一陣掙脫.

"你的烈脾氣打你小時候起,爺就喜歡."

"鬧吧,越鬧待會兒爺越疼你."

一陣涼意襲來,卻沒有冷卻女子滾燙的身體.

尚鄢陵陰狠的笑著,嘴臉猙獰又帶著無比的暢快,仿佛報了天大的仇.

突然,他的動作僵持在原地,滿臉的難以置信.

"不是處子"

尚鄢陵慌忙低頭查看,的確,卻獨獨不見象征處子之身紅色血絲.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大管家不是說你還是處子嗎,虧爺還等了那麼久你才上鉤,可你居然已經這麼不知廉恥了"

尚鄢陵突然發瘋了一般,一把掐過女子顫抖的下巴.

"呵呵,讓爺也嘗一把當皇帝的滋味"

"碰"的一聲巨響,是門框破碎的聲音,還混合著芳之恐懼的尖叫.

尚鄢陵的動作定格在最後一刻.

他被突如其來的巨響和排山倒海般熱浪的震到,下身原本無堅可摧的堅硬居然立刻不由分說的疲軟了下來.

尚鄢陵的心頓時冷卻一半,雖然有些懼意,但他仍是極度不甘心.

一股熱浪逼近,黑暗中有人下了狠力提起他的脖子,轉身用力甩在了桌子上的棱角.

無上的君威充斥在新房內,一團火光漸漸清掃出屋內的漆黑.

一聲巨大的悶響,額頭上立刻出現一個血洞,鮮血如注般埋沒了尚鄢陵的視線.他被撞的暈暈乎乎,用力抹了把眼皮上的血.

還沒來得及看清楚是誰突然來攪和了他的好事,一股錐心的疼痛讓他哀嚎一聲.緊接著皮肉的焦糊味道灌入他的鼻腔,堵住了他的呼吸.

如一團烈火在心髒上熊熊燃燒,火焰的光芒刺痛了他緊閉的雙眼.

"連朕的女人你都敢碰."聲音是和燒灼的空氣溫度截然相反的凌然肅殺,如冰刃在將他凌遲,給他冰火兩重天的折磨.

"皇上"尚鄢陵心中暗叫不妙,正主來了.

"如果你還知道朕是皇上,為何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朕的女人"肅殺的話語一出口便帶著四濺的寒意.

銳利的蜂鳴在尚鄢陵耳畔嗡嗡作響,胸口的焦糊味更甚,甚至聽到了"咯滋咯滋"如同油煎一般的聲響.

梁政整個右手屈指成爪,五指尖已經燃燒著捅入了尚鄢陵的胸腔.

尚鄢陵瞳孔一縮再縮,渾身抽搐起來.

可突然,一切的力量,灼熱全部消散,他再次被拋出,丟出了門外數丈,摔在屋外的樹干上直接將樹干攔腰震斷.

一口鮮血從口腔鼻腔和眼眶中噴出,尚鄢陵幾乎七竅流血.

"唯心"梁政收回掌風匆匆來到**邊,滿目瘡痍的將**榻上那瘦小的身軀抱起,震怒,懊悔,痛惜全部寫在他那張亙古不變的冰川顏上.他用繡著囍字的錦被裹上女子的嬌軀."都是我不好,讓你受此大辱"

最後一句話讓他咬碎了牙齒.

他好不容易找到她,卻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幾乎不能想象,也難以置信剛才發生了什麼,他似乎聽到了那句"不是處子"不,不可能的尚鄢陵沒有把她怎麼樣的否則他一定會將尚鄢陵碎尸萬段

突然,梁政的動作頓在原地,下一秒他緊握著那纖細腰肢的手驟然用力,幾乎要用全部的力氣把它捏碎.

"你不是唯心"他的聲音正在抽干周圍的溫度,冷如漫天飛霜.

黑暗中梁政周身明亮如白晝,烈陽掌的功力正在急速膨脹.

破損的門處黑暗的伸手不見五指,有個影子正摸黑從門處偷偷溜進來,手心握著一柄鋒利的匕首,靠近時反射著明晃晃的寒光.

"說,你們把緣妃藏到哪里去了"梁政轉手用力掐住女子發顫的脖頸,力道大的能聽出"咔嚓咔嚓"的可怖聲響.

女子中的軟筋散分量很足,直到現在還未能恢複力氣.面對如同殺神修羅一般的梁政,她只能驚恐的睜大雙目,無法動彈,臉上也漸漸因缺氧而變得青紫.

"不說很好,朕現在就讓你開口"梁政吸氣運掌,空氣流轉間溫度急速飛升,一掌隔著錦被拍打在女子胸腔,錦被"噗"的一聲後著起了火苗.

女子用盡了全身力氣淒厲哀嚎一聲,一口鮮血噴撒在錦被繡上金絲的上.

梁政的驚怒已經讓他紅了眼,全然沒有感覺到背後一陣陰風襲來.

黑影高舉著匕首,鋒利的薄刃在烈陽掌的光芒下竟然泛起了幽幽藍光.

電光火石間,利刃刺入皮肉的聲響和痛楚的悶哼聲響徹一片.

梁政回過頭去對著背後猛擊一掌.黑影顯然沒有防備,沒有躲開,硬生生挨了一掌踉蹌著後退.又一陣焦糊味撲鼻而來.黑影的後退猛地帶出刺傷了梁政肩膀的匕首.而他沒有死心,重新高高舉起匕首,再次從正面瞄准梁政的心髒部位.

梁政沒有讓他得逞,一手捂住受傷的右肩,另一手用兩指尖接住了破風的利刃.

烈陽掌的高溫將銀白色的匕首映成赤紅,匕首的尖端已經開始軟了下去.

黑影暗叫不好,在第一次偷襲後背心刺偏了後,便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第二次的刺殺純粹是拼死一搏.

果然烈陽掌天下無雙,竟然連生鐵都能融化

"你又是誰,公主府能人輩出嗎"梁政再次運氣整個匕首便融化成滾燙的水狀固體,流淌到黑影露出的手背上.所過之處皆讓皮膚先紅腫接著血肉模糊.

梁政起身逼近,將來人逼至角落.

這下能看清楚了,是個女人,面容還算清秀,盡管渾身發顫也擋不住眸子中流露出的戾氣.是在外守門那個名叫芳之的婢女.

她喘著氣,不看梁政,反而側過頭去看著喜**上的人,"秀之你怎麼會在這里你竟然背叛爺"

"這女人叫秀之"梁政回頭看了一眼**上仍舊吐血不止的女子,冷聲道."既然她不說那你來說,你們把緣妃藏到哪里去了"

屋內的血腥味越來越重,讓兩個受傷的人頭暈目眩.

正在氣氛凝重異常,僵持不下時,喜**的**底傳來一陣聲響.

一條細細的血流從垂落的紅**單下流出,梁政看後微微眯起了眸子.

有人躲在**下.

抬手封了芳之幾處大穴,梁政快步上前掀起**單.

只見,一個素色的人影正咬著下唇用盡力氣向外爬,散落的發髻凌亂的衣衫,剩半面妝的倔強的臉,冷澈的眸子.

都讓梁政呼吸一滯.

他瞬間驚呆.心頭難以抑制的狂喜,心髒都在鼓噪著要將他的胸膛撐破.他小心翼翼的握住那一雙沾滿鮮血的手,語調都在顫抖."唯心"

"元琮"唯心抬頭後邊看到的便是那張她朝思暮想的絕豔容顏,淚水混合著血水蜿蜒留下.她突然想放聲大哭.

"在,我在"梁政忍著肩膀上的痛楚,一用力將她從**下拉出.他這才發現,唯心原本光潔無瑕的手心和手臂上,不知何時出現大大小小的掐痕抓痕.

大力將她軟綿綿的身子鎖在懷中,滿腔失而複得的喜悅,疏通他的每一脈穴道每一個毛孔.

唯心,是他的唯心

她回來了

"唯心,唯心."他叫著她的名字,一手一點一點描摹著她沾滿淚水的臉部輪廓,一手大力攔著她的腰,像要將她深深地嵌入自己的懷抱中.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心中五味雜陳,苦澀雜合著喜悅.此時此刻梁政才明白何為願與君朝朝暮暮.數日以來的焦慮等待茶飯不思,尋找,從希望到失望,從失望到絕望,又從絕望到她從天而降.

而在他的懷中,唯心摟著他的脖頸,從默默流淚到嚎啕大哭.讓他的心都被她的哭聲揪起牽動,痛的無法呼吸.

溫聲細語的安慰懷中哭成淚人的女孩,用熾熱的吻吻落她流出的眼淚.

漸漸地唯心停住了哭泣,閉著眸子窩在梁政懷中.她嬌聲喘著氣,開始極力的向懷抱更深處鑽,並用滾燙的唇去拱梁政略帶寒意的臉頰.

冰冰涼涼的觸感讓唯心輕哼出聲來.

感受到她似乎有些不對勁,梁政伸手探上她的額頭.

怎麼這麼燙不單單是額頭,連她的身子也都在發燙.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65章 上架感言&vip劇透    下篇:第67章 【066】不共君王言(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