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3章 【063】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五)   
  
第63章 【063】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五)

唯心一愣,低下頭去不作理睬.

而尚鄢陵懷中的女子顯然不樂意了,"爺,還是讓奴家服侍您吧~"

"過來"尚鄢陵的語氣重了一層,摟著女子的手臂不見放松.

"嗯~"女子立刻嚶嚀一聲軟在他胸膛之上,"爺,奴家伺候的不好嗎"

"很好,爺喜歡."尚鄢陵一張儒雅的臉,卻說著與儒雅極其不符的的話.他一把推開纏繞在周身的女子,下了榻走向一直低頭不語的唯心.

"瞧這小身板兒,弱不經風的.不過還真招男人憐愛."尚鄢陵俯下身子在唯心盤起的發間深嗅一口芳香."大管家的眼光還是挺不錯的."

"奴婢謝駙馬爺抬愛不過還是"唯心忍著惡心,面上做出一副受**若驚的表情,連連搖頭後退.

"誰准許你走的."尚鄢陵一把扯過唯心的腰肢,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腰間游走."這次換你來服侍."

"駙馬"

"你在嬤嬤培訓的時被漏掉了嗎"尚鄢陵一副戲虐之色,"難道你忘記了來這里是干什麼了嗎"

唯心滿臉通紅,在尚鄢陵懷中掙紮著.她稍加揣測了一番也能知道她們所謂的"任務"."奴婢自然記得是盡心盡力服侍駙馬爺."

"所以你這招叫做欲擒故縱,嗯"尚鄢陵有些嫌棄唯心臉上厚厚一層脂粉,轉而覆上她白皙的脖頸,"看來你成功了."

"駙馬爺,別"唯心軟聲推辭著,眸中清冷一片.

她對著在榻上對著自己目光噴火的女子無聲的開了口,"你來把他弄走."

女子被唯心鋒利的目光盯的一個哆嗦,在看清楚她表達的口語後一副難以置信之色,愣在了那里.

唯心已經能感受到尚鄢陵的蠢蠢欲動.

剛剛初經人事的她立刻明白過來那是什麼.

"還愣著作甚"唯心再次無聲的開口,強忍著快要對著尚鄢陵揮出的手刀.

女子立刻從軟榻上連滾帶爬的下來,從背後環住尚鄢陵的腰部."爺,讓奴家來吧~"

說完她突然不知從哪里來的一股蠻力,撞開了唯心.在尚鄢陵還未反應過來時懷中早已換了人.

尚鄢陵原本十分不悅,但也已無暇顧及,終于忽略掉了一臉如釋重負的唯心.

唯心看著重新回到榻上的二人,冰冷冷笑了小,旋即片刻不留離開了這間令她作嘔的屋子.

順便狠狠地抹了抹脖頸上被他親吻過的地方.

出了屋門唯心環顧四周發現一個人也沒有.反手將門帶上,埋頭小碎步走上回去的路.

一路上見到不少梁宮里的熟人,她一律低頭示意,同時接受她們的忽視或冷掃一眼.在她還是緣妃的時候,這些人雖說不上巴結,但也都還畢恭畢敬.

不過唯心並不在乎這些,她思索了片刻,決定去梁湘的房間打探一圈.

"手腳麻利些,事情辦的不乾淨利落小心公主要了咱們腦袋"一聲中氣十足的呵斥從前方拐角的另一邊傳來.

唯心收回邁出的腳步,後背貼牆小心翼翼不讓人發現她的存在.

"楚國的使者團來的真不是時候."有一家丁的聲音顯然帶著不悅,"還是說他們本身就是災星命格,先是那個嘉善公主剛剛入宮楚國就侵犯我梁國邊境,如今使者團還未踏入長安城門呢,有上百年曆史的鴻臚寺便燒了個精光."

"鴻臚寺被燒關你什麼事."另有一人戲虐著調侃.

"咱們兄弟幾個在一起,明人不說暗話."第一個人突然壓低了嗓音,"鴻臚寺周圍可是被宣帝的兵馬里里外外包了三層,這樣都能燒掉"

"所以"眾人連帶偷聽的唯心,興趣被瞬間提起.

"我跟著駙馬爺時間也不短了,這些見天他日日和楚國的使者團聯系所以這事兒一定和他脫不了干系."

尚鄢陵唯心眸子一眯.

"駙馬爺他哪有那通天本事,靠著女人上位的人,難道不是只能流戀花叢中"顯然有人不信.

"他的目的呢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對使者團有什麼好處.不就是一座破房子而已,也礙不到駙馬和女人哈哈哈"一片**意味深長的笑聲淹沒了一開始那人的極力辯解.

唯心覺得探聽到了重要情報,想回頭聯系上路逸,與他一同商量.

"駙馬呢,怎麼不見他"還沒來得及走,唯心便聽到牆壁的另一側有人在說話.聲音何其熟悉.

"回長公主千歲,今天宮里來人比較多,駙馬爺正在後院忙活呢."

梁湘來了

唯心一陣誹謗,忙活忙著和女人快活吧.梁湘你是不是還不知道你男人正背著你和其他女人顛鸞倒鳳.

但是她很快意識到現在需要關心的不是尚鄢陵和梁湘的感情背叛問題,而是

"別讓駙馬累著了,本宮去准備些點心陪陪他."

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讓唯心繃緊了後背.在她躲藏的牆角,左轉是梁湘,右轉是那群正談笑風生的家丁.

仍舊扮婢女跳出去給梁湘行一個禮可來時看到這塊兒的庭院大門上明確寫著"莫入",就這麼現身,觸犯規矩也是死路一條.

梁湘依舊在和身旁的婢女聊著天,正在這時前路中突然沖出一個影子.影子速度極快,不由分說對著她撞了上去.

梁湘大吃一驚,尖叫一聲想要躲避.影子沖到她面前忽而改變了方向,梁湘雖然極力的躲開卻仍被撞的一個趔趄,沒有穩住重心和婢女一同跌坐在了地上.

"大膽這這可是長公主殿下,哪里來的野奴才如此無禮"

"啊我的肚子"梁湘沒有理會撞了她後逃走的是誰,捧起肚子蜷在地上哀嚎起來.

"公主公主您怎麼了"婢女見梁湘如此白了臉色,大力的搖晃著她的身子.

"放手本宮就是沒事也被你給搖出事來了"梁湘口勁兒一松,便感覺腿間有溫熱洶湧著滑了出來."啊"

哀嚎聲更加淒厲,那婢女卻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

"廢物叫駙馬來"梁湘從地上撐起上身,把全身的重量全部壓在婢女身上.

"公主不應該叫太醫嗎"婢女小聲提醒.

"滾"梁湘滿頭大汗,渾身的力量被漸漸剝離.

"公主您等著,奴婢這就去叫駙馬來"婢女最終還是選擇聽從梁湘的命令.把她安置在牆邊靠著牆坐下,喚來家丁們看著,自己一路跑去了後院.

唯心從門後探出頭,望向被幾名家丁圍著的梁湘.

今日的收獲還真不少,她皺起眉頭.先是得知尚鄢陵和楚人勾結,這會兒又來一個梁湘有孕.

看樣子是孩子流了.唯心聽到梁湘的叫聲,心中顫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尚鄢陵隨著婢女趕來,聞聲也臉色鐵青.再看到滿地濃稠的鮮血,"湘兒,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都退下"梁湘憋著一口氣,讓家丁們走開.她是皇家的天之驕女,未婚先孕這種事情知道的人只能少不能多.

尚鄢陵上前後梁湘一把抓住他的手心,青筋暴起,"阿長孩子我們的孩子沒有了"

"你說什麼"即便尚鄢陵從剛才的情形推測出了大概,可聽從梁湘口中說出還是讓他心中"咯噔"一聲.

"避子藥,你平日沒有喝嗎"尚鄢陵冷冷的看著梁湘,眸子中沒有一點溫度.

"阿長"梁湘立刻看出尚鄢陵的不悅,慌忙搖頭,不只是承認還是因為疼痛,"我的肚子好痛阿長救我,救救我們的孩子吧"

"若今日沒有發生這事,你是不是還要瞞我到把孩子生出來."尚鄢陵的冷笑如同利刃在片片凌遲著梁湘的心.

梁湘手腳冰涼,她開始嗚咽不再說話.豆大的汗珠順著她的臉頰流淌,打濕了云錦衣領.身下的血流仍沒有停止的跡象,小腹的**感愈發清晰.

"當然要救你,不為別的也要為兩日後的大婚考慮不是嗎."尚鄢陵揮揮手示意退到十米開外的奴婢們都回來.

"長公主只是癸水來了,本駙馬去抓藥.帶著公主回去好好歇著,大婚之前就不要讓她四處走動了."

一只渾身雪白的鴿子撲騰著翅膀落在屋頂上,尚鄢陵余光一掃,眉頭皺了皺眉.

"回到各自的職位上去,府中還有許多事要忙."他站在原地看著一眾人離開,自己則飛身上了屋頂.

捧起鴿子,解下鴿子腿上綁著的一小截錦巾.

打開一看,只見上面有三個小字:"黃雀戲".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62章 【062】一生恰如三月花(十四)    下篇:第64章 【064】一生恰如三月花(十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