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2章 【062】一生恰如三月花(十四)   
  
第62章 【062】一生恰如三月花(十四)

哥,我都給你說過我沒事兒了."粱徹捧著用大海碗盛的一碗黑漆漆稠膩膩的藥,哭喪著臉."太苦了,不想喝"

梁政推門走入慶元殿的時候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幅場景,他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有病的人都說自己沒病."

"那也不能你說我有病就是有病我要回王府,這里簡直是虐待"

梁政語塞.虐待還真有他的,自己不過是關注他醒來後的情況,留在宮內讓太醫觀察一段時間而已.

"你平素不是最喜歡進宮嗎."梁政在**沿上坐下,"怎麼這會兒又要回王府."

"哎呀我說哥哥"粱徹不管三七二十一"啪"的一聲放下巨大無比的藥碗,"你的女人都丟了那麼久你還能坐在這里跟我討論我有沒有病,若換成是我早就瘋了不把人找到誓不罷休"

"瘋了我也覺得我快要瘋了."梁政對上粱徹明亮如洗的目光,低聲說.

這次輪到粱徹不可思議.他簡直不能相信"瘋了"二字從他哥哥口中講出,還是用來形容他自己

"不不不,一定是我病了,不然今天怎麼會這麼顛倒."粱徹搖搖頭,重新捧起大海碗.

"朕一直找不到她."梁政的語氣滿是苦澀,和剛才他同太後拉鋸時的冷若冰霜截然相反.

"哥你該不會是"粱徹把頭湊過去,"真喜歡上那個粗魯的女人了吧"

"她是你的長輩."

"停"粱徹見他大有訓斥自己一番勁頭,連忙叫停.

"依朕看,你也到了適婚年齡,不如就"梁政一挑長眉,掃他一眼.

粱徹立刻閉嘴,一個哆嗦後捏緊鼻子對著藥碗一陣猛灌.

"最近幾日宮內要迎接楚國使者,還要操辦你三皇姐的婚事,會很亂,你不要亂跑,好好在這里呆著."梁政見他灌藥灌得飛快,語氣軟了下去.他仿佛看到了也是同樣如此喝藥的陸惟馨.

若旁人在見到梁政如此溫言細語,一定會眼珠子掉一地.盛傳梁宣帝最疼愛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簡直到了**溺的地步.若有幸一見便會感歎果然不假,或許比傳言更甚.

"她也好好呆著的,又怎麼會丟了呢."粱徹滿肚苦水,說起話來有氣無力.

梁政一愣,他知道他說的是誰.

室內的氣氛陷入僵局,這個話題猛觸了梁政一連數日以來緊繃的心弦.

"阿徹.()"良久,梁政開了口,"有些事情不如你所想象的那樣.不是說,你想要,想留,就能為所欲為的讓它留下.你算計的了天下,卻獨獨漏了人心."

""粱徹雖然不懂他什麼意思,但也意識到今日哥哥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失了往日波瀾不驚的定力.因為什麼是陸惟馨嗎

"你的母妃也還健在,抽空多去探望探望她吧."梁政本來是還要說什麼的,但張了張嘴,最後仍舊沒有說出,轉而一番叮囑.

就在屋內氣氛又要陷入沉默時,小培子慌張的聲音在殿外響起."啟稟皇上,剛李大人來報,負責接待使者的鴻臚寺起火了"

在譚縣送走使者團後,唯心和路逸又喬裝成商販,一路尾隨使者團入了長安.

長安城滿城的喜色,似乎有什麼大事值得百姓們茶余飯後來慶祝.

仔細一打聽才得知,原來是和婉長公主後日下嫁大商尚家長子.公主,駙馬郎才女貌,堪稱一對璧人.

"使者團趕在梁湘大婚時機來,是有什麼偶然嗎"唯心一想到梁湘,便想到那日在富春居的一幕,臉上一熱.

幸有面紗遮擋,他人看不出可疑的紅暈.

"若想弄明白,估計你要重操老本行了."路逸想了想回答道.

"什麼老本行"

"婢女啊."路逸諱莫如深的笑了笑,"不如今日就趁亂潛到梁湘的府邸去吧."

"我扮了婢女,你做什麼"

"小厮."

"算了吧,你細皮嫩肉的模樣怎麼看也不像是能挑能扛的苦工."唯心忍俊不禁,翻了一個白眼.她已經在潛意識中把路逸當作了她的親哥哥.即使兩人相識不長,可路逸身上總能找到讓她熟悉的,家人的感覺.

"那我便繼續跟著使者團."路逸一想也覺唯心話說得沒錯."在府內一旦發現異況,莫輕舉妄動,及時通知我."

"嗯,我知道了."唯心點點頭.

"在分開之前,讓為兄先解決掉幾個尾巴"路逸說完眼角幽蘭乍現,一陣銳利的鋒芒淹沒了視線片刻.他悄無聲息的消失又悄無聲息的出現.

"還真是越接近長安守護者越多.一路跟來他們到底累不累"路逸拍拍手打落掉剛才動手沾染的灰塵."要是羅川在這里就好了,解決尾巴之事全丟給他."

"他們死了"唯心目瞪口呆,路逸剛才的身手快如閃電發力如雷霆,眨眼就解決掉了兩名功力高強的守護者.

"兵家之術,中一名攻其不備"

"如此"

唯心跟在一隊從宮中來的宮女後,趁人不妨截下隊伍末尾的那人,將她打暈後扒了外衫,五花大綁丟在無人的地方.

迅速將婢女的衣服換上,唯心運氣追上前往公主府的隊伍.

公主府張燈結彩,所有人都在忙碌著即將到來的大婚.唯心低著頭邁著小碎步走在隊伍的最後,臉上抹了濃妝,完全斂蓋了原本清華的氣質.

一路穿過府邸,一隊宮女來到內院.

"駙馬爺到"當她們分成兩列站定後,院門處便傳來了尖銳的通報聲.

一身著灰藍色長袍的人大步踏入內院,用放浪形骸的目光打量著兩排宮女.

唯心心中好生奇怪,但在碰上尚鄢陵的目光之後立刻垂下頭去,同其他人一般,站著默不作聲.

"大管家為駙馬爺挑選的十人在此."宮女的領隊們前跨一步,對著尚鄢陵一個福身行禮.

"甚好甚好"尚鄢陵儒雅的嗓音此刻在唯心聽來無比刺耳.挑選的十人這是什麼意思

沒容她繼續猜測,尚鄢陵已經在她面前停下,她甚至能看清楚他長靴上的花紋.

"抬起頭來,讓本駙馬瞧瞧"

唯心心中"咯噔"一聲,惡寒從心底冒出游遍全身,指尖冰涼.她僵持著不抬頭,背後冷汗直冒.

"大管家果然最懂本駙馬的心"尚鄢陵似乎沒有看到她沒抬頭一樣,輕聲笑出來,"這女子的身段和容貌都極符合本駙馬的要求"

什麼意思,這到底怎麼回事唯心腦中嗡嗡作響,疑云叢生.她稍稍抬起頭用余光打量,發現尚鄢陵正挑著她右邊的那名女子的下巴,笑得輕浮邪魅.

唯心有些驚呆,他這是要

"駙馬爺喜歡就好."

"本駙馬很喜歡,那就讓她現在來服侍本駙馬入浴吧"

"奴婢謝駙馬恩典."女子輕聲呵氣.

這女子的身段非常好,可惜了埋沒在宮女服裝下.

尚鄢陵將她打橫抱起,旁若無人的進了屋子.

等兩人進屋關上房門後,領隊人吩咐唯心和另一宮女留下看著,隨後帶其他人離開了院子.

唯心只得守在門外,聽著屋內的動靜,臉色一陣發青.

"你先看著,我去熬藥了."和唯心一同留下的另一名宮女對著唯心吩咐.

"是."唯心不明白她說的熬藥是熬什麼,點頭應下.

繼續站著,過了許久,直到她站的腿都麻了,終于屋內沒了動靜.

"來人"

唯心一個激靈,連忙推門而入.

"駙馬有何吩咐"隔著朦朧的霧氣,唯心看到水池一旁的軟榻上正趴著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

而尚鄢陵則背對著她大步邁入水池中.

"藥"

唯心明白過來他說的是避子藥.

"奴婢這就去端."唯心壓低了聲音回答,轉身出了屋子.

"這是避子藥,給駙馬爺端進去吧."那個去熬藥的女子回來時手中端著一個碗,把碗交給唯心.

藥腥味撲面而來,唯心胃中泛起一陣惡心.

回到屋中,尚鄢陵已經穿上了中衣正坐在軟榻上和女子嬉戲.經過剛才一番折騰,兩人似乎都沒有疲憊之意,特別是女子菱唇嘟起的樣子,大有需求不滿之意.

"駙馬爺,藥來了."

"嗯."尚鄢陵一邊享受女子在他腿上的按摩,一邊伸出手掌在她臉頰上聊過,時不時掃過她一頭濃密的秀發.

女子見了藥倒也不反抗,接過碗一口飲盡.

就在這時,一直半闔著眼的尚鄢陵突然睜開雙目打量起唯心,良久."這回我就看不明白大管家的意思了."

"駙馬爺此話何意"女子重新為尚鄢陵按摩起來. 嫂索冷婢有毒

"這個女人雖然說身量纖纖,可未免太瘦弱了些,想必不會太有料."尚鄢陵說完一回眸,挑起身上那女子的下巴,魅惑一笑."本駙馬還是更喜歡你這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

"哎呀,爺好壞啊~"女子聽完後得意的沖著唯心投來一個挑釁的目光,轉而再次投入尚鄢陵的懷抱.

唯心眯起眸子,眼底一片冷清.

原來這一群宮女,是有人假借皇室的名義給尚鄢陵送來的暖**丫鬟.尚鄢陵居然在和梁湘大婚之際如此放浪形骸,公然做出此等荒唐事

當初爹和哥哥是怎麼看上他要將自己許配于他的.

好生惡心

"你,過來給爺揉揉"突然,尚鄢陵對著唯心皮笑肉不笑的勾勾手指.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61章 【061】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三)    下篇:第63章 【063】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