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60章 【060】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二)   
  
第60章 【060】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二)

羅川站在錦色春天的大門口一直向著北方張望.()

不知等了多久,終于,一個白色的身影策馬而來,駛在煙塵滾滾的前方.

在看清楚馬上人的面孔後,羅川面色一松.終于來了.

"羅川"路逸一拉馬的缰繩,急停在錦色春天門前,"何事如此急切,竟然在這個時候找我過來."

等待的隨從立刻上前接過馬的缰繩.

"你不是進宮去了嗎,怎麼連她出宮你都不知道."羅川的語氣有些冷.

"我怎麼會不知道.自從那晚她被人擄走,已經過了三日,這些天我一直在找."路逸不明白羅川的冷漠是為何,"所以才說,如此緊要的關頭你找我來干什麼"

"她來了我這里."羅川面色稍微緩和,"就在昨晚."

"什麼"路逸溫潤的面容上一副震驚之色,"凌霄兒送信給宣帝,說用青珀石交換緣妃.她還是那麼死腦筋,為了不讓宣帝為難,就擅自跟著凌霄兒走了又怎麼會來這里."

"凌霄兒"羅川瞳孔一縮,"送信給宣帝交換緣妃難不成是那人還不死心"

羅川攥緊了手心,凸顯出的骨節森森.

"我見到那人了."路逸雙手按在羅川的肩膀上,用了大力,"就在四日前的晚上,梁宮的醫館內."

羅川頓時感覺一股寒意騰起,在背上游走,千方百計的想要鑽入他的心肺.

"對,那人回來了.照你說的,還是對她不死心.用青珀石和宣帝交換她,不就能很好的說明嗎"

"路逸你瘋了."羅川面上恢複成一潭死水的模樣,一把拍掉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早就已經死了,你怎麼可能還見到."

"你心里清楚我到底瘋了沒有"路逸見羅川如此回答,怒喝一聲,"他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還開口讓我向你問好你我都沒有死,他活下來很正常"

"夠了"羅川轉過身去,銀色的面具忽明忽暗,"她還在地下室中懷著舊,你去看看她吧."

"羅川"

"她已經問起七件玉器的事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羅川稍稍回頭,神色嚴肅,眼底結著一層霜,"你最好想一個可以亂真的故事."

路逸看著羅川漆黑的瞳仁,"編故事什麼的我最拿手,這點你可以放心.我們說過的,絕對不會讓她再知道那一段過去."

羅川點點頭,補充道:"按照那人的脾性,把她擄走了是不會輕易放她出來的."

路逸神情凝重,"我也很難理解她居然逃了出來.但不管怎樣,她既然來了你就一定要保證她的安全."

"還有,別再讓梁宣帝靠近她了."

羅川在聽到路逸的最後一句話後,終于僵硬的皺了皺眉頭.

梁徹迷迷糊糊之中感覺到有人在拍他的臉.頭一陣眩暈,隨後他幽幽轉醒.

"阿徹."視線漸漸清晰,粱徹只見一張放大的臉快要貼上他的鼻尖.

"什麼"他明顯還沒有從昏睡中清醒,見到是梁政後不明所以,"皇兄,你怎麼在這兒."

"朕還想問你為什麼會睡在宮門口."梁政用一塊兒打濕了的錦巾准備為他擦臉."還迷糊著嗎,朕給你清醒清醒."

秋意加深,天已經變得寒冷.冰涼的泉水剛一碰到梁徹的皮膚,就讓他一下從**榻上蹦跶著坐了起來.

"哎喲"

"你到底去哪里了,怎麼連口信都不留,一消失就是四天."

梁徹迷茫的看著梁政,仿佛他說的話與他沒有半分關系."哥,你在說什麼啊."

"你小子以為朕在跟你開玩笑"

"你什麼時候開過玩笑"梁徹撓撓頭,"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什麼消失四天我分明就是出去了一晚上而已"

梁政皺緊了眉頭,觀察著梁徹的神色."那你為什麼會睡在宮門口."

""梁徹被這個問題問住,"我怎麼知道"

"你說你出去了一晚上,那你這一晚上都干了些什麼"梁政見事有蹊蹺,粱徹又不像是撒謊的樣子,便從他的話中尋找突破口.

"我就是去咦"梁徹在回想起那個晚上時,大腦中突然一片空白.

任憑他如何用力的想,記憶深處有一片始終霧茫茫的,似乎被刻意的抹掉了.

"來人,宣太醫"梁政伸出手探向粱徹的額頭.

粱徹這才發現,原來屋內只有他們兩人.

小培子應聲推門而入,身後緊跟著早就等候在外的太醫."給皇上,崇親王請安."

"平身.許太醫,給崇親王看看這是怎麼了."梁政起身,把**邊的位置騰出,站在一旁負手而立.

"是."許太醫把了脈,又翻了翻粱徹的眼皮.沉思良久後,搖了搖頭.

"回皇上,崇親王並無礙."

"無礙那怎麼會記不得事情了."

"恕臣愚鈍,臣著實不知"

"太醫院有誰知的."梁政目光一凌,在許太醫和粱徹之間來回掃視.此事著實詭異,他看不透了.

"回皇上說不定路公子知道原因."小培子在一旁提醒.

"無雙公子"梁政眯起了眸子,"小培子,去把他請來."

許太醫身形猛地一哆嗦,在梁政的威壓下冷汗直冒."啟稟皇上,路公子他昨日就不見了."

小培子倒吸一口冷氣,下意識的望向梁政的神色.

梁政沉思不語.此時此刻,他心中對于無雙的消失早就有了一個答案是因為唯心不在這個皇宮內了.

他當初來到這里就是為了救她,如今她不在了他也沒有理由留下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倒也符合他的風格.

"朕知道了,既然崇親王身子無礙,那你就下去吧."

梁政心中空空蕩蕩的,他身邊屬于唯心的一切正在迅速的消失.

長安城就那麼大,可為什麼他還是找不到她.

錦色春天的二樓,唯心坐在臨街的窗前,一邊瞧著大街上的風景一邊和路逸聊天.

她沒有想到居然能在這里見到路逸,自然心中十分高興.路逸說羅川是他的老朋友,在得知她來到這里後在第一時間便通知了他.

"近些時日楚瑜倒也安穩,不見有所動作."唯心看著路逸剝橘子皮的手,覺得甚是賞心悅目.

"你是在後宮那個牢籠里呆久了,什麼都不知道而已"路逸把剝好的橘子遞到唯心手中,"聽說楚國近日派來了使者要來和梁國談議和之事."

"又是議和"唯心動作一僵,"不會又要弄一個什麼和親公主來吧."

"咦我怎麼聽著這話的口氣酸溜溜的."路逸笑起來更是溫潤如玉.

"沒有,你聽錯了"唯心連忙否認,可心中有個地方著實痛了一下.

"放心好了,這次的使者全都是男人,沒有和親公主."路逸見狀連忙安慰,"同樣的伎倆楚瑜怎麼可能會用第二次."

"怎麼之前偷兵防圖打了勝仗的時候,楚瑜不見有所動作,而是這個檔子前來議和"唯心搖搖頭,橘子一瓣一瓣向嘴里塞著.

"誰能猜得透她的心思."路逸笑意盈盈.

"也是,我在云水閣待了四年,都還弄不清楚,楚瑜的心思是不是摸清楚了一星半點."

路逸見橘子已經被唯心吃完,便又拿起一個剝起來."宮里那位從你走後一直在找你."他的語氣很平淡.

可這在唯心聽來卻如此揪心.

"是真的."路逸見她的瞳仁抖動不停,再次強調."我還沒有問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呢."

""唯心還沒有從那句"一直在找你"中緩過神來."我知道他讓粱徹跟來了,就在我跟著凌霄兒離開的半路上便碰到了粱徹."

"粱徹趁著凌霄兒不防備,就帶我偷偷逃了出去."

路逸神色倏地嚴峻,指尖因用力,掐入橘子瓣中飛濺起汁水,"不可能"

"什麼不可能"唯心一愣,不明所以.

"就憑他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是凌霄兒的對手."

"他用了煙霧彈,凌霄兒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結界散了,我倆就立刻跑掉了."唯心解釋到,拍拍路逸的肩膀安撫他的情緒.

路逸沒有再說什麼,可是他面上震驚的神色依舊顯示著他並不相信粱徹有這能耐."還有一件事",路逸接過唯心遞來的手絹擦掉指尖沾上的橘子汁,重新剝起了橘子. 冷婢有毒:..

"那粱徹呢,為什麼不見他"

唯心神色一黯,滿臉懊惱,"他為了救我,被凌霄兒不知弄到哪里去了.這小子怎麼那麼愛逞能"

"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路逸沉思了片刻,搖搖頭,"你先在這里坐著,我去叫羅川來,聽聽他有什麼看法."

"嗯好."唯心點點頭,接過路逸剝好的橘子.

路逸下樓以後,唯心閑坐在**前,視線飄向了窗外.

街上熙熙攘攘,一派繁榮之色.其中有一隊規整的人馬,正隨著大街上的人流向北方行進.

唯心的目光立刻被他們身上的楚國官服吸引了過去.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9章 【059】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一)    下篇:第61章 【061】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