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8章 【058】一生恰如三月花(十)   
  
第58章 【058】一生恰如三月花(十)

直到唯心已經坐在了那巨大的舞台前,她都不能相信自己稀里糊塗的就答應了少年,要聽他唱一出戲.()

難道是自己信了他說凌霄兒會把梁徹給送回去的話唯心對著自己的額頭用力拍了拍,自己在干些什麼啊.

腳步聲從舞台上傳來,清脆的唱腔同時響起.

說是舞台,倒不如說是一片高出了其余地方一些的地面,在富春居中顯得很是簡陋.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少年接下來驚世的表演.

他的眼角和嘴唇都用濃烈的胭脂色渲染,皮膚白皙的近乎透明.輕聲吟唱之際,半眯著眸子輕挪漫步,素袖伶仃鎖骨鮮明,妖嬈的得如同曼珠沙華般讓人窒息.

"遙記君初見,紅衣如鳳,云霞明滅中"

"三千弱水雖流東,心意濃濃,贈君琉璃情重"

古風意味的唱曲漸入佳境,唯心聽不久便入了戲.

就在她以為是要講述一段愛情故事之時,唱詞突然基調一變.

"九重城闕煙籠,六鍕請願,血染長弓"

"雖堪戀,可知山盟海誓,怎敵江山豪瓊."

他唱著,舞著,像是在用歌聲講述一個古老的故事,時而婉轉,時而落寞.唯心的心不知不覺被一句句唱詞揪起,居然有了莫名的悲傷.

"三生尋她,因緣無蹤,去路重重"

"來路失,可知一切成空"

聽著到最後一句,唯心的頭劇痛,看著少年的目光漸漸朦朧.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掙紮著想要破殼而出.

"元琮"唯心突然失聲尖叫出來,滿眶淚水.

少年的動作戛然而止,他轉過身看著唯心,眼底已然落寞如霜.

"元琮"她蜷起身子雙手捂住眼睛,肩頭不停地抖動.

這莫名爆發的情緒泛濫成災,唯心也被自己的洶湧的眼淚嚇到,可是她的心里確實填滿了悲傷,在聽到少年唱詞中的故事後.

她決定片刻不再留,立刻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看著唯心的背影匆匆消失在倘大的大廳外,少年依舊維持著最後的動作站在那里,看不出表情.()

凌霄兒從舞台的背後走出,顯然她也聽到了剛才唯心喊出的名字.

"凌霄,那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她的心里還是惦記著他啊"

一連幾日,梁宮都被陰云籠罩.原因不為別的,自從那一日緣妃莫名在宮內失蹤後,梁宣帝原本就冷若冰霜的面色,更是陰霾的掉了一地冰渣.

此是,除了培總管,無人敢上前伺候,生怕一不留神開口說錯了話,下場比冰渣還慘.

宮人們都對緣妃失蹤一事噤若寒蟬,梁宮雖然依舊忙碌有序,可是如一潭死水般的氣氛壓抑著每個人心頭.

不過,有一人例外.

姚矜正神定氣閑的走在宮道上,白露緊隨其後,提著的籃子內裝滿了各色精致的點心.

姚矜的心情很好,非常好.陸惟馨那個女人終于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從此宣帝的後宮內又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不說別的,梁湘和尚鄢陵還是有些能耐的,不枉她與他們合作那麼久,終于嘗到了甜頭.

"本宮聽說皇上近幾日一直食欲不振,便帶些點心來看看皇上."姚矜來到宣華宮外,對著守門的禁衛鍕客客氣氣的說到.

"貴妃娘娘,皇上有令,未經允許不得入內."禁衛鍕也很客氣,只是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

姚矜暗自氣惱了片刻禁衛鍕的態度,面上仍笑靨如花地說:"自從緣妃妹妹不見後,皇上一直陰沉沉的,宮人們膽怯,服侍不利,這讓皇上身邊貼心的人伺候都沒有,倒不如讓本宮陪著皇上說說話解解悶兒"

"借娘娘吉言,別人暫且不說,奴才還是會把皇上服侍的好好的"姚矜話音剛落,只聽見一個略帶嘲諷的聲音在宣華宮內響起.

小培子大步跨出門檻兒,恭恭敬敬地對著姚矜施行一禮.

"培公公,本宮是奉太後娘娘之命,來探望皇上的."姚矜聽了這話笑容有些僵硬,"培公公,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能一直陪著皇上不是.不如就讓本宮去看看皇上吧"

小培子看了看姚矜討好意味十足的臉,面前浮現出另外一張清華如月的面容.

終究是緣分不夠吧,哪怕皇上冊封她為緣妃也不能一直長相思守

罷了罷了.

"奴才還有要事去辦,貴妃娘娘可要好好勸勸皇上."小培子同意了姚矜的請求,轉身看了看宣華宮內殿緊閉的大門,歎了一口氣.

皇上,奴才不是不想讓您去找緣妃,而是一國之君大業不是您說放下就放下,說推遲就推遲的事

"那本宮就謝過培公公了."姚矜心下一喜,臉上的表情立刻豐富起來.

小培子客套的笑笑,轉身離開.

姚矜扶了扶自己的發髻,整理整理衣領和袖口後,接過白露手中的提籃,推開屋門走了進去.

雖然只是傍晚,可內殿已然昏黑一片,沒有掌燈.

這是姚矜第一次走入宣華宮的內殿,她欣喜萬分心跳加速之余,一想到那個女人居然在這里住了半個多月,心中立刻又膈應起來.

她在昏暗中四下找了找,在見到半靠在軟椅上的一個黑影後連忙走上前過去,"皇上"

當姚矜看到正在軟椅上閉目,滿身酒氣的梁政時花容失色.

"皇上"她從來沒有見過梁政飲酒,更別說喝的醉醺醺的.甚至就連他們大婚的當晚,他連合巹酒都沒有同她喝.

可是今日他怎麼會醉的不省人事

摸黑去桌上到了一杯茶,姚矜扶起梁政的背,准備把水喂他喝下.

"唯心"姚矜的手腕突然被捉住,那只手使上的力氣大的驚人.

姚矜在聽到從梁政嘴中喊出的那個名字,心頓時涼了一半,下意識的想要掙脫開梁政的桎梏.

"唯心,別走"梁政感受到手心的掙紮,睜開了雙眼.

姚矜慌忙避過頭去,不敢直視梁政的眼睛.

"唯心,從你走了以後,這幾日哪里都找不到你,不過幸好你回來了,這次再別走了,我不會再丟下你一個人了"梁政說著說著,酒勁上腦,頭又沉了下去,倒在軟椅上繼續昏睡.

姚矜的臉在黑暗中風云變幻.

這就是她愛的男人,心中時時刻刻惦記著其他女人的男人.姚矜咬牙切齒,回過頭去盯著梁政絕豔的面容,愛恨交加.

視線不經意間被梁政右手緊攥著的東西吸引住了目光.

姚矜起身掌了一盞燈,拿著走近後發現,他的手心是陸惟馨那個女人的玉柄扇.

這是怎麼回事,陸惟馨不是失蹤了嗎,玉柄扇不是她隨身攜帶的東西姚矜沉思了片刻,突然間想起了什麼,伸手去取玉柄扇.

奈何梁政抓的太緊,姚矜又怕吵醒他,試了試取不出,十分不甘心的停下.

"陸惟馨之父陸長風,得楚國先皇靈公遺詔,後將其內嵌于玉柄扇扇面中,傳于獨子陸惟良."尚鄢陵的話在姚矜腦海中盤旋.

無論是尚鄢陵還是梁湘,都曾經或搶,或偷過這把扇子,但最終都未得逞.

如今有了這麼好一個機會姚矜的心在蠢蠢欲動.

"陸惟馨這個女人,居然有些背景."姚矜對自己說,順便將燈火安置在軟椅旁.連先皇遺詔這種東西都有果然不真的是一個奴婢.

姚矜一想起她冷漠凜冽的目光,清華出塵的氣質這骨子里散發出的氣質,又怎麼會是一個奴婢應該有的.

姚矜這次沒有選擇強行把扇子取出,而是伸手摸了一圈扇面和玉柄的接口.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果然不出所料,扇面和玉柄是可以旋開的.

姚矜心中一陣雀躍,心跳砰砰加速.如果她這次得到了遺詔,是不是又有籌碼和尚鄢陵梁湘作交易了甚至還能留在梁政身邊吧.

事不宜遲,姚矜匆匆旋開玉柄扇,對著燭火尋找傳說中的"遺詔".

"唯心"梁政半夢半醒之間睜開眸子,眼前朦朧一片,但他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輪廊,燭火下手握玉柄扇.

姚矜猛一激靈,立刻把手背在背後,"皇上您醒了."

"一直找不到你,就在等你回來"梁政揉揉雙目,想要看得更清楚些,無奈如何揉,視線還是一片渾濁.

姚矜心亂跳了片刻,突然冒出一個主意.她回過頭看著梁政那張絕豔的面容,笑靨如花的迎上去."皇上,臣妾這不是回來了."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7章 【057】一生恰如三月花(九)    下篇:第59章 【059】一生恰如三月花(十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