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7章 【057】一生恰如三月花(九)   
  
第57章 【057】一生恰如三月花(九)

凌霄兒閉著雙眼坐在靠椅上,指尖有一搭沒一搭的敲打著暗紅色的桌面.

在她面前,桌面上正擺放著一個木制的棋盤,棋盤上翠綠色的棋子透著鴿子血般紋路的紅絲.

正在她靜如一尊雕塑之際,額頭間的朱砂痣突然隱隱的泛起血紅色的光澤來.頓頓的痛從額心蔓延.凌霄兒在感受到痛之後豁然睜開雙目,神色凝重的透過窗戶向著富春居熙熙攘攘的院內望了望.

"客人這邊請,大管家已經等候多時了."小玫的聲音透過廂房的閣門傳來.

痛楚變得銳利起來,凌霄兒捂著額頭幾乎不能出聲.

敲門聲打破了廂房沉凝的氣氛,凌霄兒疑遲片刻,還是掙紮著從靠椅上爬起來,壓低聲音讓自己盡量聽起來沒有破綻."是小玫嗎賭局還沒有開始,先帶客人們在東廳休息."

她十分清楚頭痛是因為什麼,主人他

疼痛一波比一波猛烈,凌霄兒鼻子一酸,再也不敢耽擱,扶著額頭靠著牆壁的支撐來到了大門口.

破門的轟然聲讓還未遠去的三人腳步立刻停了下來,回頭看究竟出了什麼事.

一看不打緊,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凌霄兒先是驚詫,緊接著變得嘲諷的目光,凌遲著神經高度繃緊的唯心和梁徹,盡管她痛的呼吸都不暢,但還是勾起唇角露出一個冷笑."不是挺能逃的,怎麼好死不死的躲到吾眼皮子底下來了."

唯心瞳孔驟縮,她立刻將梁徹拉到身後,手心一翻,透明氣流在微微扭曲後,一條綢帶藏在袖中蓄勢待發.

"喂你少逞能了"梁徹對于她的這個舉動非常不滿,"再怎麼說爺好歹也是個爺們兒,不需要女人來保護."

梁徹將手搭在唯心的肩膀上,一用力便又將她從自己身前挪開,他指著凌霄兒的鼻尖冷冷的說:"老古董,你的對手是爺,和她無關,放她走."

"走"凌霄兒對著二人伸出沒有捂住額頭的左手,一張結界在她手心旋轉,屋內呼嘯著起了風.她額頭間有紅光從指縫間滲透出來,映襯她慘白無色的面頰陰森嗜血."她乃梁政用青珀石交換的,為什麼要走"

趁著她警惕松懈的一刹那,梁徹突然抓起唯心,急速倒退幾步後提起她的腰,像是拎著一個**物一般,把她從二樓的窗戶處扔了下去.

放開手的一刹那,梁徹貼在唯心耳畔低聲說,"快走,越遠越好,但不要再回梁宮"

這是他第一次占到她便宜吧不占白不占

唯心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便已經從窗戶飛了出去.

獵獵風聲堵住了她的耳和口,讓她想說話發不出聲音,想呼吸吸不入空氣.

梁徹對著她綻放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大張的口型在無聲的說,"快走"

走為什麼要走怎麼這種時候,梁家的男人都選擇死倔著自己來扛唯心腦海中變換起當日梁政在定遠將鍕府遭人圍攻之時的一回頭.

唯心用盡所有的力氣,綢帶從袖口破風而出,在沒有**到地面之前,閃電般勾住了二樓的窗欞.

唯心借助綢帶發力,足尖一點青磚牆壁,就重新飛身回了窗台.

"阿徹"她連忙向窗戶內張望,可屋內空蕩蕩的再也不見人影,沒有梁徹沒有額頭一顆朱砂痣的美豔女人,甚至連小玫都不見了蹤影.

心里心外涼了個通透,唯心從窗台躍入屋內,發瘋般四處搜查.

"梁徹,出來"唯心忍著剛才腰部被掐過後的痛楚,奔跑在狹長的樓道.這小子,其他的沒學會,逞能倒是學得不少.

"用來交換青珀石的是我,不是梁徹,放了他"推開一間屋門,無人,又一間,仍舊無人.

沒有人,沒有人,沒有人

唯心一間一間的尋找,可這裝潢華麗的樓層著了魔似的空蕩蕩吹著穿堂風,一個人也沒有再見到.

不知過了多久,唯心找的實在累了,癱坐在牆邊的地板上,心髒用力跳動到快要撐破胸腔.看著空無一人的走道她突然很難過.

她總是這麼看著身邊對她好的人一個個離去,卻什麼也做不了.

"元琮,你說我該怎麼辦"

她不介意她的對手是千鍕萬馬,因為她定會毫不猶豫上前迎面厮殺;她也不介意她的對手是暴君妖女,因為她也一樣會眉頭不皺反抗到底.

可現在她的對手是空氣一般的存在,並且拿著軟肋威脅著她.

沉心,屏息.

唯心搖搖頭,逼迫自己從被動中走出來,現在她需要做的便是利用聽力,從風聲中捕捉一絲一毫的細微變化.

"你在這里干什麼"在唯心凝神之際,有人從後面拍了拍她的肩膀.

唯心回過頭便看到一個面容妖嬈目光澄澈的少年

正在對著她笑.

那笑容真是好看,古色古香,不加點綴澄澈如泉水.

唯心一開始不能分辨出他的性別,可在看清楚他喉嚨處的喉結才確定,這確實是個少年發絲漆黑如墨,整齊的攏在腦後,一襲繁冗的寬大廣袖服,款式古老,看上去也不像是常服,更像是登台唱戲的戲子所穿的戲服.

他的整個人都像是從古卷中走出來一般,曼珠沙華朵朵綻放在外袍雪白的底色上,襯托得他貌如夏花.

"你是"唯心確定自己不認識他.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長相如此妖嬈的男人或許看他素袖伶仃的纖瘦模樣,還只是個孩子

"你想問我是誰"少年眸子晶晶亮的,閃爍著光澤.

唯心被這麼盯著看的更神兒慌.清洌的眉宇間滿是不自在,只好點點頭算是應答.

"還想問我為什麼長的這麼好看"

唯心被少年毫無遮攔的話震驚,雖然她確實承認他長得很好看,但兩人這不是第一次見面嗎

"你你"唯心見他越說越不像話,慌忙出聲阻止,解釋到,"我在找人."

"這里可沒有你要找的人."少年眨巴眨巴眼睛,唯心覺得自己被萌出一臉血.

"小弟弟,你你有沒有見過一個額心有一顆朱砂痣的人哦,據說她是富春居的大管家"

唯心覺得問他梁徹的下落他一定不認得梁徹那張臉,不如直接問挾持他們的那個女人.

"不知道凌霄兒去哪里了."少年抿著唇想了想,"怎麼,你要找凌霄兒"

凌霄兒原來那女人叫凌霄兒.唯心在心底默念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熟悉."我不找她,我要找的是我弟弟,凌霄兒她挾持了我弟弟."

"你確定是你弟弟"少年伸出堪比女子的纖細指尖,緩緩伸出,就要點上唯心的額頭.

"是啊沒錯"唯心慌忙躲開.

梁政是她的夫君,夫君的弟弟算是她弟弟吧,況且她確實比梁徹那個小子大.

寬大的袖口隨著少年的動作滑落,空氣流轉間唯心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從少年的廣袖中傳來.一陣發愣,所謂袖口盈香大概也就是這般吧.

對于這個男孩,才短短片刻,唯心已經驚詫了三次.

第一次是因為他的容貌,第二次是因為他袖口盈香,第三次是因為這香味像極了羅川送她的安神香.

"你身上怎麼會有安神香的味道"唯心皺了皺眉.她能確定,這種安神香,香味絕對天下無雙因為這是她的哥哥,陸惟良親手調制的味道.

"因為我會調香呀"

""

"我不但會調香,還會唱戲呢"少年後退兩步,原地轉了一個圈.

戲服隨風招展,長長的後擺飛舞而起.長袍上的曼珠沙華如同活過一般,和少年的笑容交相輝映.

"找人要緊,你能不能告訴我凌霄兒去哪兒了."唯心扶額,壓下心中的疑惑,焦慮不堪.

"不用找了."少年停下,目光是與他外貌不符的深深凝睇,"我向你保證他不會有事,凌霄兒不但不會傷他一分一毫,還會把他原封不動的送回去"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6章 【056】一生恰如三月花(八)    下篇:第58章 【058】一生恰如三月花(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