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6章 【056】一生恰如三月花(八)   
  
第56章 【056】一生恰如三月花(八)

宣華宮內的所有奴才,包括小培子,在院內跪了整整**.()

內殿的門一直緊閉,任憑他們昨晚在外山呼海嘯了良久"大局為重",但那個一向冷峻沉著的帝王再也沒有現身.

"皇上,早朝時間已到,讓奴才伺候皇上更衣"小培子環視了一圈,看到皆是疲憊不堪的眾人,終于再次開了口.

"請皇上更衣"小培子從地上爬起,無奈腿腳已經麻木不堪,撲倒在內殿門前.

仍不見回應.

露氣很重,北方天意轉涼的十分迅速,今日一早已經起了茫茫大霧.

小培子擔心梁政的身體出什麼岔子,決定豁了出去,不得到許可便推門而入.屋內昏沉沉的一片,不見掌燈也沒有尋常都有的安神香味道.

香爐內的香早已焚盡,小培子上前一摸爐灶,是冷的.他眼皮跳了一下,急急忙忙掀開內懸的簾子尋找梁政.

只見一個修長的背影背對著他,正筆直的靠坐在靠椅上.

他的背影如此孤獨寂寥,讓小培子看到後心中的五味雜陳,不知不覺被那股從骨子里散發出的的料峭侵染了心境.

"皇上"

梁政身前的桌子上,擺放著已經集到的五件半玉器.而他手心,正緊緊地攥著唯心留下的玉柄扇.

"皇上,該早朝了,讓奴才伺候您梳洗更衣吧."小培子沒有注意到,梁政身上還是昨日的那件玄衣絳袍赤龍朝服.

梁政終于有了反應.他低頭看了一眼玉柄扇,隨後將扇子收在了衣袖內.

"朕知道了."他的聲音嘶啞的幾乎不能耳聞,眸子中充滿了血絲.

"皇上您等著,奴才這就打熱水來"小培子見梁政出了聲,高懸的心終于掉在地上.

"還有一件事皇上,剛剛崇親王府的人來報,崇親王從昨晚起上就不見了蹤影,他們找遍了長安城的大街小巷,都是無果"小培子突然想起這件大事,連忙稟報.

"阿徹不見了"梁政沙啞的嗓音一凌,"為什麼不早說他是不是又偷跑到那里去玩了."

"柳管家稟報,五爺平常出去都會留下信兒帶上隨從,可這次一聲不響的自己一個人離開了五爺年紀還小,柳管家怕出什麼岔子.皇上一直閉門不見,柳管家也說會不會是五爺跑到哪里玩了,說再去找找"

""梁政粗重的喘息暴露了他驚怒交加的心."找"

"奴才遵命"小培子不敢怠慢,慌忙離開.

"等等"梁政突然把他叫住,"還有,朕要去找唯心."

"皇上"小培子以為自己聽錯,"大局為重啊"

"朕自然會顧全大局."梁政負手而立,修長的身影透著不可違抗的決絕,"朕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談何顧全大局."

小培子被噎的啞口無言,"奴才全權聽皇上安排,不過皇上去找緣妃娘娘之前,那些玉器一定要收好"

"派兵嚴加看護吧."梁政手心一翻,玉柄扇便滑落在指尖,他細細磨砂著,細膩的觸感像是又撫摸到了她的臉頰.

"朕不想讓她以為,做朕的女人卻連那些冷冰冰的玉器都不如"

唯心靠在軟椅上睡的沉沉,連梁徹走近拍了拍她也沒有醒來.

晨曦從外面的走廊上散入空蕩蕩的大廳,大廳地面的木制地板被擦拭的明亮,柔光落下光亮如鏡,投射著二人相疊的影子.

唯心作為三局兩勝贏了二十年韶華的人,昨晚的賭局結束後便被帶到這件大廳中場休息,等候下一輪的角逐.

梁徹見唯心睡夢中蜷縮成一團,一摸手心是冰冰涼的,便取下自己的外袍裹在她身上.

唯心被他的動作弄醒,嚶嚀一聲睜開眼,乍見上身只剩下單薄中衣的梁徹正眯著眸子盯著她看."王爺你這是"她的第一反應是為什麼梁徹會在這里,並且穿的那麼少.

梁徹翻翻白眼,表示鄙夷她的疑問.

忽而他又笑得**燦爛,並拍拍她的肩膀,"不錯嘛,贏了什麼"

唯心愣了片刻後突然反映過來,"那些人真是莫名其妙,賭局中籌碼要用韶華."她從軟椅上坐起.發髻被揉的松散,不少發絲都滑落在肩頭.

"什麼是韶華"

""唯心不可置信的看著同樣一幅不可置信表情的梁徹,"就是時光,用自己的青春作賭注,贏了的人能得到時光從而變得年輕,輸了的人,就要交出自己的時間,變"

"變成黃臉婆"梁徹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並立刻用打探的目光掃視唯心的臉畔."喲,那讓爺看看,這是年輕了多少時間"

唯心這才想起自己竟是從那兩個女人身上贏了二十年韶華.

"有變化嗎我贏了二十年."唯心也十分好奇的摸摸自己的臉,心想這個賭局實在是太邪門兒.

"你才多大連二十歲都沒有,年輕二十年成什麼了"梁徹再次發揚了他大嗓門兒的特點,整個大廳都回蕩著他的聲音.

唯心一愣,覺得他說的也是.

"哦,爺知道了,光看沒用,得用上摸的~"說完他真的抬起咸豬手,目標是唯心的臉頰.

奸計還未得逞,大廳內便回蕩起了砍豬手時的嚎叫.

"怎樣,客人,贏的還滿意嗎"小玫在兩人掐鬧之際,不知從大廳的哪個角落中突然冒出,飄似的來到二人身邊.

唯心松開狠狠撇過梁徹手臂的手,對著他眼角一挑.

"喂,可是她看上去沒什麼變化啊."梁徹搶在唯心前面開了口,毫無皇室貴族風范的沖著唯心齜牙咧嘴.

"客人還如此年輕貌美,正是最好的時光呐,贏回的二十年,是能夠讓她保持住這最美好時光呀"

小玫深深地福身行一禮,嗓音柔柔,像是天仙又像是魔鬼.

嗨,感情贏了等于白贏.唯心在心中誹謗.

"客人,您會一直是您夫君記憶深處的樣子,這樣的話他就再也不會離開您啦."

"大管家已經回來了,第二局中所有的贏家會一同被她邀請參加哦,富春居為您提供最好的服務和幫您實現最心儀的願望"

"最好的服務"梁徹歪歪頭想了想,"爺餓了,想吃東西."

"客人稍等,早膳馬上就來."小玫飄著來,又飄著走.客廳內變得再次空蕩蕩的.

唯心一低頭,發現身上裹著梁徹的外袍,"王爺,這怎麼使得,我都占了你的披風,你若連外衫也不穿會凍感冒的."

"這富春居搞得挺玄乎,還有什麼大管家."梁徹目光移開四處游蕩,明顯的轉移話題.

"王爺"唯心解下玄色的外袍,塞回給梁徹,"其他的就先別管了,快把衣服穿上."

"不用,男子漢大丈夫,這點兒都受不住將來怎麼上戰場"梁徹不以為然,"還有,這麼大的一個賭坊,贏家怎麼會只有我們兩個人"

"聽她的意思,昨天晚上的只是第一局,還有第二局等著我們呢."唯心在軟椅上騰出地方,示意梁徹也去坐."對了,她說男人和女人的賭注不一樣,你贏了什麼"

"權力."

梁徹一向神經大條又脫線的神色突然嚴峻了起來,吐出"權力"二字的時候居然和他的那個哥哥氣勢上有八分像.

梁政他還好嗎唯心不自覺的把面前的少年和記憶中的那人重合,一樣的氣勢,一樣的冷峻."確實大丈夫."

"可我對這些沒有興趣啦."梁徹無所謂的聳聳肩,"天下最有權力的自然會是我哥哥."

""唯心看著他晨曦中的側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嚴峻的表情在梁徹臉上只維持了片刻,轉眼他又變回了那副嘻嘻哈哈的樣子,笑容明媚.當他轉過頭的時候發現唯心正盯著他出神兒,嘴角的弧度咧的更大."想什麼呢,是想爺生的標致呢,還是又想起我那哥哥了."

唯心意識到不妥,立刻收回目光,"王爺還是先改一改脾性吧."

"客人,您的早膳"小玫再次出現時已經端來了滿滿一托盤的飯菜,色澤誘人,還冒著熱氣.

"大管家已經在樓上等著二位贏家啦."

"你們管家要親自上"梁徹的目光全被早飯吸引了過去,"瞧著這陣仗,說吧,這次又要玩兒什麼花樣"

"很簡單,昨晚第一局勝出的有十一人,加上大管家就十二個,能夠下一局棋." 冷婢有毒:..

"十二個人下棋呵呵,今天天氣不錯"梁徹明顯信不過的簡短干笑幾聲後,便餓狼似的埋頭于早飯之中.

唯心手捧著熱乎乎的飯,也不禁垂涎起來,沒有去理會小玫說的話聽起來有多麼怪異.

昨晚的晚飯沒有吃,緊接著又折騰了一晚上,出逃,**.她已經餓得搖搖欲墜.

"客人可曾聽說過博弈"小玫臉上的微笑仿佛沒有盡頭,面部肌肉也不會酸痛.她笑著解釋,"一個很古老的游戲,到時會很有趣的."

"古老的博弈"梁徹突然停下手上的動作,瞪大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望著小玫,"那種古老的棋,不是早就已經被改造有了新的玩法你確定是大盛皇朝的博弈套路"

"是啊客人,這是大管家親自定下的游戲規則."

"那這個地方還真見鬼"梁徹一副活見鬼的表情,罵出了聲.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5章 【055】一生恰如三月花(七)    下篇:第57章 【057】一生恰如三月花(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