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4章 【054】一生恰如三月花(六)   
  
第54章 【054】一生恰如三月花(六)

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唯心一時間千萬種滋味都湧上心尖,即便看著梁徹的臭臉,但忍不住鼻腔一酸.

是他讓他來的唯心在心底對自己說.雖然她確實不願意讓他在兩者間做出選擇,可是她偏偏計較著能有他的牽掛.

凌霄兒震驚的時間似乎有些過長,直到現在她還沒有從一臉難以置信中反應過來.

"喂"梁徹撇撇嘴皮子,毫無貴族風范就指著凌霄兒破口大罵,"你這個女人心眼兒怎麼那麼多,讓你選你男人還是你兒子你能選的出來嗎"

唯心一愣,憋了一肚子笑,就快忍不住捧腹.已經把剛才凌霄兒羞辱她的話全部拋在了腦後.

凌霄兒臉色倏變,一咬牙接著曲指成爪,對著梁徹隔空一掃.

一個透明的結界嗡鳴著被拉開,阻隔了梁徹的去路."休得再踏近一步"

"你哪只眼看到我要靠近了"梁徹擺出罵街的姿勢,把凌霄兒和唯心都罵的一愣一愣,"還有,你說起話來怎麼像個老古董,還什麼汝啊吾啊的,煩不煩"

凌霄兒被梁徹激的滿臉通紅,怒目圓睜.

唯心見此,心中暗叫不妙.因為她根本試探不出凌霄兒的功底有多深,所以她多一分怒,他們就多一分危險.

試探不出的結果只有兩種,一種是廢柴,而另一種便是深不可測.

可是目前開來顯然不是前者.唯心繃緊了身子,湛碧色的綢帶攥緊在袖中蓄勢待發.梁徹的到來讓她又喜又憂.喜就不言而喻,憂是因為他連她都打不過,來了不就純粹是找碴後被揍.

唯心沖著梁徹拼命眨眼,想讓他收斂一下別再那麼口無遮攔,把這個女人激怒一點好處都沒有.

梁徹瞟了她一眼,懂了什麼,收回指著凌霄兒的手.

"我要把她帶走"就在唯心剛送了一口氣的時候,梁徹居然挑釁十足的對著凌霄兒說到.

""凌霄兒青筋都快要爆裂,說出口的話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休,想."

"你這女人,怎麼油鹽不進"

梁政正說著,從後腰處摸出了一樣東西來,趁著眾人都警惕不高之時迅速的把它點燃,然後扔向了正在支持著結界的凌霄兒.

濃煙滾滾襲來,瞬間彌漫,無孔不入的鑽進鼻孔和眼睛.

唯心眼前一蒙,什麼也再看不見,與此同時,胸腔內被嗆鼻的濃煙堵塞,連呼吸都不得,難受的淚水和鼻涕一同湧上.

正在她倉皇無措的時候,突然一只手抓住她的手心,拼命的拉著她逃離了那一片混亂.

新鮮的空氣猛的灌入肺部,唯心在大口呼吸了幾次後,雖然眼睛仍舊看不見,已經緩過神來大半.

"快跑,別讓她又重新追上"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聲音在唯心的雙目暫時失明之際清晰異常.

"嗯"她想也不想就用力點點頭,隨著緊握著她手心的人一路狂奔.

一通卯足了勁兒的逃命狂奔後,梁徹拽著唯心氣喘籲籲地停在了一條不知名的小巷.

幽長的巷子盡頭燈火闌珊,玻璃紙做成的風燈搖搖晃晃的掛在各扇大門前,是巷子內的唯一的照明物.

就在唯心終于呼吸通暢,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梁徹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將她拖拽到一扇緊閉的大門前.

唯心大氣也不敢喘,瞪大了眸子任由他擋在身子前.

梁徹探出頭去掃視了一圈,又警惕的望了望天空.見並無異常後松開了捂住唯心口鼻的手.

"這是哪里"唯心和梁徹擠在狹小的門前空地,動根手指頭都是難事兒.

"我怎麼會知道"梁徹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唯心也學著他坐在地上,恢複消耗的差不多的力氣.

"喂,女人,雖然我們現在逃了,但不能回梁宮去"梁徹瞟唯心一眼,沒好氣的說,"我可不想讓哥哥好不容易集齊的七件玉器被那個古董給毀了."

梁徹口中的古董自然說的是滿口之乎者也的凌霄兒.唯心聽完不說話,坐在地上後蜷起雙腿抱著膝蓋.

"你穿的這一身衣服怎麼這麼紮眼,是個人見到你都知道你的身份了"梁徹突然大驚小怪的叫出聲來.

唯心一愣,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經凌亂不堪的宮裝.

梁徹說的沒錯,象征著二品妃位的云紋繡滿了秋季宮裝的袖口和領口."事發突然我哪里來得及換衣服."

"脫了"

"什麼"

"脫了啊"梁徹痞痞的一笑,"怎麼,我只讓你把外衫脫掉,你想到哪兒去了"

唯心眸色一凌,揮手成刀,劈在梁徹的腦門兒上.

"喂我是為你好你還這麼不領情"梁徹痛的哇哇大叫,滿臉的委屈,"早知道就讓哥哥自己來了我還出力不討好了"

""唯心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盯著梁徹目光一閃而過的痛.

"你這個女人,巴不得來的是哥哥不是我吧"梁徹見唯心突然不做聲了,自己揉揉自己的天靈蓋兒."哼,就知道既然我這麼不待見,那走了你自己呆在這兒吧."

說完他真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衣服上的土就要走人.

"誒,王爺"唯心見他要走,急忙出聲阻攔."王爺,很感謝你救我出來."

梁徹要走的動作並未停下,反而更加迅速.

"王爺,別走啊,我錯了還不行嗎."唯心跟上梁徹,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身上的酸痛還未消退,一天的折騰讓她精疲力竭.在長安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即便她是身份尊貴的宮妃,沒了照應一樣朝不保夕.

梁徹現在是她的救命稻草.就像他所說,她也不想莽撞的回宮去,讓梁政好不容易才集齊的七件玉器被毀哪怕她現在的思念幾乎決堤.

"虧你也知道示弱"梁徹居然停了下來,轉身扶住踉蹌著追上的唯心,"現在本王心情好多了,就不走了."

唯心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但還是給足了這個少年面子,"是,王爺貌美如花肚量比海大,臣妾能得爺照料誠實惶恐"

"收回你的古董腔"梁徹在聽到"貌美如花"四個字後臉瞬間黑了個通透.

梁徹敲著面前的漆門,半天無人響應.

"敲了這麼久都沒人應,換一家試試"唯心走到他身邊,也抬手拍了拍緊閉的門."又不是非要借宿這一家."

"該死的,手都拍腫了,還不見人"梁徹憤憤的說,氣呼呼的走下台階.

"這麼晚了,別人都睡了."唯心身上的宮裝已換下,外裹著梁徹的披風,內只著雪白的中衣,她輕紗遮面,青絲高束成一股.

"如果之前的幾家院內沒燈都睡了,那這一家肯定沒睡."梁徹一指門後高聳的閣樓上,窗內還亮著昏黃的燈光.

流落街頭的二人,正在找地方借宿.

"好吧好吧,那我來敲,你等著."唯心生怕即便是巷子內的人真的都睡了,以梁徹的大嗓門兒也能把他們都給吵醒.

到時候就別提借宿了,先解釋清楚為何擾民才行.

這是剛才他們躲避的巷子中最深處一家,唯心屏息敲著門,萬籟俱寂中清晰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

一下,兩下就在她拍門拍得快要絕望之時,緊閉的大門突然開了.

出來開門的是一個身著制服的女人.

唯心大喜,什麼都不管連忙先開口,"這位姑娘,在下和弟弟來長安串親戚的,不想卻迷了路,想要在這里借宿一晚."

"借宿"女人疑惑的問到,但塗滿了胭脂水粉的臉上仍掛著客套的微笑.

"我們會付錢的"唯心看到她的猶疑,以為女人是要談論錢的問題.

"這位小姐,里面請,富春居歡迎您的到來"女人旋即圓潤的一笑,拉大漆門後站在一側躬身,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唯心松了一口氣,拉過梁徹便跟著女人便進了院子.

"不過,這位小姐,您誤會了."即便已經是秋夜,女人衣著依舊暴露,她說起話來帶著商人的腔調,"富春居不借宿,但願意接待每一位到來的客人."

"在富春居內只能進行一樣活動,那就是賭.客人,您可以不用付一分錢,只需在賭上一把或幾把富春居便會為您提供最好的服務和最舒適的雅間"

一個"賭"字讓唯心汗毛倒豎,下意識的頓住了腳步.她看著女人故作妖嬈的背影,雙腿像是灌了鉛似的,進退不得,回頭看看同樣驚呆的梁徹.. 首發

"你這女人,怎麼跟著你總是能去到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梁徹臉色由青轉黑,怒了.

"客人,反悔嗎進了富春居,可就沒有反悔這兩個字了呢."一直在前領頭的女人背後長了眼睛似的,一語道破唯心和梁徹的心思.

"在我們進來之前你並沒有告訴我們這里是賭坊."唯心一個眼神兒遞過去,示意梁徹閉上嘴巴.

女人停下腳步回過頭,商業化的笑容不減,只是在昏黃的風燈下,顯得陰森詭異."奇怪,客人您不知道這里是富春居嗎在富春居中只能賭啊可以賭金錢,權力,甚至青春,生命."

"富春居莊荷小玫,歡迎您的到來."

冷清的院子風聲乍起,小玫打了一個響指,四周的昏暗瞬間被閃爍的燈火通明驅散."這里是富春居的後門,過于簡陋,讓客人見笑了"

小玫一身亮裝高高踏上通往燈火輝煌處的台階,突如其來的強光刺痛了毫無防備的唯心的雙目.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3章 【053】一生恰如三月花(五)    下篇:第55章 【055】一生恰如三月花(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