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1章 【051】一生恰如三月花(三)   
  
第51章 【051】一生恰如三月花(三)

長安城郊外,梁國最大的賭坊富春居.()

雖是偏僻的郊外,可富麗堂皇的富春居前依舊車水馬龍.各式各樣的達官貴人,富商貴胄穿梭流連于其中.

娛樂項目也只有一個:賭.

梁湘扶著尚鄢陵,從富春居偏門直入,穿過龐大的人流後,進入特設的入口.一步一步登著通往富春居,這次她要從你身邊離開啦,您還會開心嗎"他抬起如蔥根一般的手指,點點銅鏡中那個有些模糊的鏡像.

梁湘和尚鄢陵一律低頭不語.對于主人說的話,除了命令之外他們從來沒有聽懂過.就如剛才,他對著銅鏡,明明笑得那麼開心明媚,可睜開雙目後眼底為何會有那麼深的悲傷

"我昨晚去見一個老朋友啦."他回過頭來拿一本正經的樣子看著梁湘和尚鄢陵,突然嫣然一笑."見到他還活著真好."

室內的氣氛一直凝固,因為除了主人像是在對誰傾訴或是喃喃自語,剩余的三人完全不知道如何答話.

"是路逸吧."一旁一直站著的凌霄兒打破沉默開了口.

"是啊,是他沒錯."主人用那張妖嬈如古畫卷的臉,對著凌霄兒展顏一笑.他的下巴尖巧,眼角狹長,只是白皙的面頰上多了一個不加修飾的弧度,整個人卻突然靈動了起來,如從沉睡的靜謐中蘇醒,天生就是為了顛倒眾生.

凌霄兒面對這個獎勵似的微笑,卻臉色刷白,一聲不吭的跪在地上."凌霄,誓死效忠主人無二心,和路逸羅川絕再無半點關系"

"快去幫她准備房間吧,你昨日不是已經把信封交到宣帝手下了嗎."主人抬高了胳膊,要去拍一拍凌霄兒的頭頂.

凌霄兒為了遷就他,一直緊低著頭,接受他不知是友好還是命令的動作.

她的忠心,看來他一直都知道.凌霄兒在心底告訴自己.

"在送出信封之時已經准備好了,請主人過目."

"哎呀,那我就不看啦,你辦事我一直很放心."主人手舞足蹈,像一個得到了喜愛之物的小孩子,"記得點上安神香,她一直很喜歡這個味道."

"是,屬下也已經點上了."凌霄兒目光中落寞的神色稍縱即逝,仍舊是那麼篤定和真摯.她對于主人的話一向絕對的服從,從不懷疑.

但她也為這次的計劃捏了一把汗,她幾乎不能相信,梁政會乖乖的把陸惟馨送來

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主人繼續開口說,"我雖然永遠也拿捏不了宣帝的心思,可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她的,是我啊"

"她終究會明白主人的心."凌霄兒思緒飄到很遠,她曾經無數次聽到過主人說"最了解她的是我".

一次次的久了,心底滄海桑田.

"她一直是個善良的人,從來不願讓周圍的人受到傷害.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在今天就看到她"主人從檀木凳上起身,戲服寬大的後擺逶迤一地.

今天

除了凌霄兒,梁湘和尚鄢陵全部震驚的膛目結舌.

有時候他們和他的想法完全不在一個點上.就單憑昨晚梁宣帝護著陸惟馨的架勢,會為了一塊青珀石,拿她來交換

"屬下會在今晚子時之前,將她帶到."凌霄兒用不屑的眼神瞟了一眼梁湘和尚鄢陵,隨即低頭篤定的回答.那語氣,勢在必得.

"好好看家,告訴他們新的任務"主人說完,推開房屋西側的窗戶.一陣強風灌入,他跳上窗台,隨後輕捷的一躍而出.

紅影兒消失後,室內的氣氛變得凝結,未關上的窗戶因年久,風鼓下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響.

凌霄兒從跪著的地方站起,竟然身形極其高挑.若梁湘的高傲是驕橫跋扈,姚矜的高傲是自持容貌和出身,那麼凌霄兒的高傲便是對世俗徹底的厭棄.

輕賤的目光,鄙夷的神色,毫不掩飾被用來打量著狼狽不堪的二人.凌霄兒輕挑長眉,額心的朱砂痣隨著臉部動作傾斜著輪廓."與楚瑜的合作還要繼續."

"大管家"梁湘聽到凌霄兒的話後臉上立刻慘無血色,"請請別讓阿長再和那個賤人糾纏了求您了"

"和魔鬼做交易,就要用代價來交換."凌霄兒不為所動.她的耐心和溫順,只表現在主人一個人的面前.

"再說了,連梁宣帝都能交出陸惟馨,追風為何不能與楚瑜有進一步發展."

"大管家"

"追風,給楚瑜一點甜頭後,是不是要討回些什麼來."凌霄兒不耐煩的把頭轉向尚鄢陵,看到他的神色倒是平靜.

"屬下不會讓大管家失望的."尚鄢陵皮笑肉不笑的咧開嘴角,"贈她楚國三座城池,是該要點兒什麼做利息了."

凌霄兒聽完後露出滿意的神色,隨後低下頭覆在他耳邊悄悄說,"放心好了,都會是你的."

唯心躺在**榻上,從天麻麻亮一直到豔陽高照.那個說馬上就回來的人,不知為何直到現在也沒有出現.

頂著渾身的不適,她掀開錦被從**榻上爬起來,一只玉足探出帷帳.

"娘娘您醒了."足尖剛剛著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自一直侯在門內的阿喜.

"嗯."唯心的嗓音帶著慵懶,她隨手扯過一塊薄巾,遮住身子.

"娘娘,皇上今日早朝沒有上完就匆匆離了宮,差人轉告奴婢好好服侍娘娘."阿喜扶著渾身酸痛的唯心站起身子,去向淨房.

"離宮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唯心在聽到"離宮"二字後心頭莫名一緊,下意識的問到.

"奴婢不知"阿喜慌忙低頭,"培總管並沒有說出了什麼事"

唯心的眼皮突突的跳個不停,但下身隨著腳步傳來的痛楚讓她無力再多想,到了浴桶邊後就解開薄巾,將身子浸入熱水中.

阿喜面上一紅,慌忙別開視線,"奴婢奴婢在淨房外面候著,娘娘有吩咐了喚奴婢一聲就好了."

"嗯"唯心睜開微微眯著的雙目,點了點頭.

"等等"就在阿喜一只腳剛踏出淨房內之時,唯心突然把她叫住.

"阿喜,地上為何有一封信"

"信"阿喜疑惑的回過頭,不知所云.

"就在淨房的門檻兒後."唯心從浴桶中站起,指尖點點地毯一角上,一個牛皮紙的信封正靜靜地躺在那里.

心中的不安漸漸擴大,唯心頂著濕漉漉的發絲踏足而出.

阿喜看到後大吃一驚,慌忙拾起掉在地上的信封.

唯心見狀,心中的疑惑更深,"阿喜,那是什麼,給我看看."

"不,娘娘,您身子弱,還是先泡澡吧,別著涼了"阿喜匆忙把信封收回廣袖中,對著唯心福身."若您又病了,皇上皇上可是饒不了我們這群做奴才的"

她說起話來吞吞吐吐,目光躲躲閃閃.

"阿喜,讓本宮看看."唯心用了"本宮",不是"我".命令的口吻絲毫不容置疑.她心中隱隱的不安一直拍打著心緒,心頭說不出的怪異滋味.

"娘娘,您快回去泡著澡吧,奴婢奴婢是真的擔心您著涼."阿喜用哀求的神色看向唯心,搖搖頭. ~半:浮生:

唯心茶色的眸子眯了眯,轉身回去浴桶坐下,"好了,現在本宮已經泡著了,拿出來吧."她用探究的神色打量著阿喜,那張清華脫俗的巴掌臉,在彌漫起的霧氣中隱隱約約,勾起的櫻紅色嘴唇飽滿水潤,一看便知不久前才被人采擷芳澤.

阿喜楞了許久,終于從袖口中將信封再度取出.

唯心伸手接過,但目光一直不曾離開阿喜的臉.

信封上一片空白,但是顯然已經被人打開過.唯心從信封中取出信箋,確認了確實再無它物後將信封擱置在一旁的架子上.

"娘娘"阿喜看著唯心展開信箋,心頭一陣狂跳,忍不住叫出聲來.

唯心沒有聽到,因為她被信箋上大又清晰的字吸引住了目光.心頭的所有揣測和惴惴不安全部變成了事實,唯心縱使泡在熱水中,手心也瞬間變得冰涼.

"宣帝陛下,若您想得到青珀石,請用緣妃來交換."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50章 【050】一生恰如三月花(二)    下篇:第52章 【052】一生恰如三月花(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