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50章 【050】一生恰如三月花(二)   
  
第50章 【050】一生恰如三月花(二)

唯心在一陣簌簌的穿衣聲中醒來,頭昏腦漲的嚶嚀一聲,睜開沉重的眼皮.()

眼前模糊的景象漸漸清晰.金色的帷幔,寬大的**榻,灰蒙蒙的光.

只是,**上一反往日整潔的樣子

唯心摸索到錦被下自己的身子壓著那件藏藍色的龍袍,略微掀開被子一看,頓時面色一紅.

似乎憶起了昨晚發生了些什麼,她剛剛想要支起身子,一抬纖腰牽動了身體,撕裂的痛瞬間清晰的傳入大腦."嘶"

唯心小臉一皺,渾身無力的跌回了被中.

就在這時,層層帷幔被撩開,一張絕豔的臉在聽到唯心的嚶後立刻出現在了這封閉的空間內,"怎麼醒了"

唯心抬頭見到突然出現的梁政,臉色刹那紅的快要滴出血,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麼好.

梁政見狀臉上居然也帶著不自然的紅,他目光一垂,不知落在何處是好,"朕先去上朝,你再多睡一會兒."

說完他探進半個身子,伸手幫唯心將錦被向上拉了拉.

晨光微蒙,天剛破曉,唯心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張靠近的俊顏長睫毛撲閃,兩潭深不見底的湖水居然蕩漾起波瀾.

梁政拉錦被的動作一頓,將唯心連帶錦被都抱起離開**榻.

緊接著他騰出一只手抓過那件成了墊子後已經褶皺不堪的龍袍,重新將唯心放下.

整個動作溫柔如斯,把唯心看的呆愣,連身上碾壓似的痛也暫時的忘了去.

"致幻劑已解,安了."梁政最後摸一摸唯心的臉.縱使**溺的動作做在他身上也看上去尊貴非凡"朝綱不可廢,朕,去去就歸"

唯心點點頭,此時此刻她的心情怪異極了,好似千萬只青蛙在心中鼓噪,心跳密如鼓點.

所以,現在,她真的成為了他的女人

唯心各種滋味一齊湧上心頭,大腦嗡嗡作響.幾個月而已,他們已經從陌生人變為做過最親密之事的夫妻.

她當日回首望向人群中的他那一眼,心中曾經落寞過她要背負滅族的仇恨,終身大事身不由己,連一個家也不能有.

可如今一定全是宿命,所以才真的成就了和他的姻緣.

若問她是否願意,她的回答一定會是"願意".

沒有緣由,也許是為他曾經,茫茫人海中亙古無波瀾的一個回眸,也許是在她,前路一片迷茫之時的一句"**你,護你".

可,這對于陸惟馨來說,足矣.

梁政在小培子的服侍下穿戴好朝服,玄衣絳袍,通天冠琉璃珠.

只不過,與往日不同的是,他的手中一直攥著那件藏藍色龍袍.抬起手指輕輕拂過那栩栩如生的盤龍,原本繡龍的金色絲線,被鮮血染成了暗紅色,更顯蜿蜒盤旋的飛龍古奧森嚴.

小培子偷偷瞄了一眼梁政手中的龍袍,頓時嚇得一個哆嗦.

梁政感覺到了小培子的大動作,平靜的目光遞了過去."今日是怎麼了"

""小培子聽完梁政的話沒有回答,他猶豫著,額頭冷汗直冒.

金龍上居然染了血小培子的人生觀在崩塌.

不用仔細猜,只需看著皇上溫柔如斯的神色,也能知道這血該不會是緣妃的處子血

"皇上,這血汙龍袍,乃大凶"小培子終于正色說道,可是有兩個字在嘴邊徘徊就是說不出口.

這句話雖然實非他本願,可祖訓如此,他必須做的便是提醒梁政.

梁政撫摸龍袍的動作一頓,再次恢複了冰川般的冷硬.他將龍袍收回櫃中,負手而立.

"無礙."

"是"小培子見梁政反應如此,也不再多說什麼,低頭應下.

"朕不希望這些烏七八糟的閑言碎語傳入緣妃的耳中."梁政說著,邁大步出了內殿.

呵祖訓,梁政一路在前,面色冷了下去,祖訓不一直是有人在背後興風作浪,而已

"皇上,還有一件事."小培子快步跟上,覆在梁政耳畔小聲說,"和婉長公主此刻正在宣華宮外候著."

"她來做甚"梁政停下腳步,猛地一個側頭.

"奴才不知,公主只是說要見皇上."

梁政眼角一挑,心中已經有了底.梁湘這還真是稀客.

"朝綱不可違,任何事情,待朕早朝過後再議."

"皇兄"梁政話音還未落,一個無助的聲音便已在殿門響起,"皇兄,和婉無意擾亂朝綱,只是想來求皇兄放過駙馬"

說完她"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雙目噙淚,顫抖的身軀搖搖欲墜.

"和婉,雖然駙馬犯下大罪,但朕無意遷怒于你."梁政似笑非笑,"你既然不願擾亂朝綱,就什麼都別再說了."

"皇兄"梁湘猛力的對著梁政叩首,"和婉自知駙馬罪孽深重,侵犯了緣妃娘娘但是但駙馬他卻實是無心的啊"

梁政看著梁湘的自導自演,無動于衷.

梁湘面上悲悲戚戚,心中卻惡狠狠的像淬了毒.不愧是能做到帝王之位的人,她這位高高在上的皇兄,還真是油鹽不進

不過這些都還不重要.

梁湘繼續用含淚的目光望著梁政,取出那支翡翠鐲後將它高高舉過頭,只是交給臣一封信後就離開了."

"信中寫了什麼."梁政眼角在突突的跳.

"請皇上過目"探子高舉信封遞給梁政.

梁政抽出里面的紙張打開來看.只見上面寫著:宣帝陛下,若您想得到青珀石,請用緣妃來交換.

字跡娟秀,是個女人的筆記.但是沒有署名,信封上更是一片空白.

"那個女人長的什麼樣."梁政幽幽的開了口,君威暴漲.

在場之人見到他極差的臉色,在君威之下全部噤若寒蟬.只有那個探子,低聲回複,"她生的極美"

"說重點."

"那女人眉心有一顆朱砂痣"探子也只見過她一面,被她容貌震驚之余,唯一能回憶到的也只有眉心那顆妖冶的朱砂痣.

似一滴血,又似一朵綻放的彼岸花.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49章 【049】一生恰如三月花(一)    下篇:第51章 【051】一生恰如三月花(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