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45章 【045】驚覺相思不露(九)   
  
第45章 【045】驚覺相思不露(九)

唯心面上風平浪靜,可心中卻波濤洶湧.

梁湘如此囂張的告訴她駙馬是尚鄢陵,讓她不由得膈應,想到四年前陸家遇難後尚家人間蒸發了一般了無音訊.

如今尚家長子為了攀龍附鳳,不惜將她出賣.哦不,或許在尚鄢陵看來這恐怕不叫出賣,叫審時度勢.

四年之前不了解這人,現如今她倒是要看看,讓家人和哥哥付出了一片真心,甚至將家中唯一的女兒許配于尚家的尚鄢陵,到底是什麼賤到骨子里貨色.

"和婉長公主到"

宴會的主角兒終于姍姍而來.遠處,梁湘一襲妃色宮裝,高高束起的發髻上插滿了金釵步搖,光芒閃爍.領口低垂,露出的白皙脖頸,弧線優美.

在她身側,一人身著絳色衣衫,舉止優雅氣質如蘭,眉宇間也透露著淡淡的儒雅氣息.

看上去給人的感覺直像是一翩翩書生,如果再拿出一把折扇.

唯心暗暗攥緊了手心,腦海中半紅半白.

紅色是四年前陸家門前彙聚成河的血流,白是十歲那年第一次見到尚鄢陵時他身著一身月白長衫.

"和婉參見皇兄"

"微臣參見皇上"

兩人雙雙對著龍椅上的梁政行禮,動作出落一致無可挑剔.

"平身."梁政站起,示意二人起身."賜座."

"謝皇上"郎才女貌,旁人看來怎樣都是一對璧人.

尚鄢陵在抬起頭的時候目光落在唯心身上片刻,在看到唯心冷峻如霜的目光後,雅致的笑了笑.

唯心回敬給尚鄢陵一個嘲諷的表情,掃了淡淡胭脂的眼角修長.

尚鄢陵隨著梁湘坐在禦賜的座位上,風度翩翩.他的嘴角一直帶著笑意,溫和謙恭,讓太後看的連連點頭.

梁政不喜多話,除了一開始說的四個字,宴席開始後一直靜觀景象.

唯心期間一直額頭趴在梁政的大腿上,淡淡的斜看著台下的歌舞升平觥籌交錯.

台上和台下眾人看到後皆是震驚而不敢言,心中暗歎或暗罵這個楚國來的公主為何行事如此囂張乖戾.梁宣帝非但不阻止她這恃**而驕的傲慢,反而任之由之犯忌.

梁政似乎絲毫沒有看到人們各色各異的臉,時不時俯下身去覆在她耳畔說些什麼,或者只是修長的指尖穿過她披散在腦後的發絲.

"三皇妹,駙馬,皇嫂敬你們一杯"姚矜對著梁湘和尚鄢陵舉杯,含著吟吟笑意."敬最美麗的公主和最有風度的駙馬"

"敬獨一無二的皇嫂."梁湘眉心一點朱砂紅,舉杯,眸光閃爍.

"敬貴妃娘娘."尚鄢陵也隨著舉杯,仰頭將酒一飲而盡.

眾臣不少酒已微醺,聽著這不明所以的對話惴惴不安.什麼叫做"獨一無二的皇嫂",如今六宮無後,還輪不到妍貴妃是"皇嫂",如果妍貴妃能稱之為"皇嫂",那一邊旁若無人趴在宣帝腿上的緣妃又是什麼

梁政不可察覺的蹙了蹙眉.

"駙馬,如今趁著大家伙兒都在,還不做個自我介紹,給皇上和太後娘娘認識"姚矜熟練的招呼,端著女主人的架子.

"微臣尚鄢陵,尚家長子,平陽人士,年二十二."尚鄢陵起身,對著坐在主席上的梁政和太後鞠躬示意.

"好好."太後笑容滿面.

"早就聽和婉說駙馬氣質非凡又滿腹經綸,今日一見,果然風度翩翩."姚矜用帕子掩著嘴角輕笑,臉上的濃妝精致豔麗.

"謝貴妃娘娘誇贊,臣只是讀過一些書而已,滿腹經綸還稱不上."尚鄢陵的表現一直彬彬有禮,連讓唯心找他茬的機會都不給.

梁政沒有在意姚矜和尚鄢陵說了些什麼,他眼角余光看到唯心一直寒著一張臉.以為她身上的傷口又痛了.正欲開口讓她先回去好好休息.

姚矜卻在這個時候趕在他前面開了口.

"駙馬爺一表人才引得無數人愛慕,聽聞如今的緣妃娘娘,曾經就是你的未婚妻"姚矜笑意盈盈的看看尚鄢陵,又看向唯心.

一言引得眾人驚詫腦海中天雷滾滾.全場頃刻間肅靜,或狐疑或嘲諷的目光四面八方投向了梁政身側的唯心.

唯心舉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從梁政的腿上緩緩抬起頭.瞟了一眼不遠處的姚矜.上挑的眼角帶著洞悉人心的陰冷,如同緋色的刀鋒.

"妍貴妃知道的可真清楚,沒少查別人家底吧."唯心不疾不徐的晃晃手中透明的酒樽,里面鮮紅色的液體在燈火照應下明晃晃的.

她仰頭,一口飲盡葡萄釀成的酒.原本櫻紅的嘴唇像是塗了胭脂,殷紅如血."可是真可惜,我之前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婢女,後來有幸被嘉靖長公主和楚莊公相中,前來和親而已."

姚矜頃刻漲紅了臉,那句"沒少查人家底"讓她顏面盡失,聲譽掃地.

"楚國故意派來一個不潔之人和親,是想侮辱我梁國吧."姚矜奮起反擊,咄咄逼人.

"那里不潔"唯心放下酒杯,捋了捋褶皺的衣袖.

梁政一直默默地旁觀,心想這小姑娘還真尖酸刻薄.

"看你之前呆的都是什麼地方就知道了"一個清亮的男聲從遠處傳來,一個少年身著玄衣,邁著大步走近."整天和一群面首待在一起,能潔嗎"

姚矜看著來人,心底已經笑翻.沒想到梁徹和這個女人有仇,這是要報仇嗎.

"原來是崇親王."唯心突然掩嘴一笑,眼角的緋色如振翅欲飛的紅蝶."需要我和大家說說,你當初在哪里呆過嗎"

"你"梁徹腳步一踉蹌,立刻漲紅了臉,開始後悔招惹這個女人.她安靜了太久,以至于他都忘了她有一副伶牙俐齒,並且技能之一是舌燦蓮花.

如果她敢把他在楚國當了三天面首的事情抖出來,他立刻以死明志

"五弟,來晚了還多話."梁政冰川一般的臉上已經寒意四射,"緣妃是你的長輩,怎麼大庭廣眾下如此無禮"

"還有妍貴妃."梁政突然轉過頭,深不見底的眸子浮著薄冰,盯上了姚矜.

姚矜不自覺的抖了抖,衣裙下的手指狠狠地攥緊.

"唯心,這里無事,你身上傷還未好,先回去歇著吧."梁政輕輕的對著唯心說.

"那臣妾先告退."唯心微笑著起身,福身跪安.最後看向梁政的那個眼神狡黠又帶著雀躍,分明在說,"早就不想在這里呆了."

梁政的目光尾隨著她飄飄而去的湖水綠身影,直到消失不見.

"三妹的婚期,朕請了道人挑選黃道吉日."梁政收回目光看向梁湘.身後的小培子立刻會意,對著遠處吆喝;"宣長清道人覲見"

姚矜見唯心走後,立刻像是打了雞血般精神亢奮起來,一顰一笑顧盼生姿,熱絡的和周圍的人聊天,目光不時閃閃躲躲的望向一直靜坐在哪里的尚鄢陵.

驀然和尚鄢陵對視,他笑容如沐春風,舉起透明的酒樽示意.

姚矜勾唇一笑,微微點了點頭.

尚鄢陵回頭看了一眼梁湘,梁湘也點了點頭,笑容中的狠厲一閃而逝.

"皇上,臣不勝酒力,想去吹吹風,請皇上恩准."尚鄢陵搖搖晃晃的起身,雙頰酡紅目光迷離.

梁政點了點頭,算是准許.

尚鄢陵腳步虛浮的走出歌舞升平的乾坤殿,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殿外濃密的樹叢中.

姚矜眼角余光捕捉不到那個絳色的身影後,立刻舉起酒杯提議大家同與梁湘喝一杯.梁湘優雅的起身,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光彩.

唯心吹著夜風一路走回宣華宮,身後的阿喜寸步不離.

正當她穿過一片樹林時,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一個身影臨風而立.夜風鼓動著影子絳色的衣袍,半張側臉隱匿在黑暗中.

唯心立刻繃緊了神經,下意識停住了腳步.

"惟馨,好久不見"溫柔的聲音清澈如泉水,聲音的主人離開黑暗,轉過身來走近一臉戒備的唯心.

是尚鄢陵.只不過他現在哪有半分醉意

唯心看著清醒的尚鄢陵,皺了皺眉頭."你應該稱呼本宮緣妃娘娘."

"好,臣參見緣妃娘娘."他優雅的欠身,笑容不減,仿佛不是在給一個高高在上的宮妃請安,而是一個哥哥**溺著自己的妹妹.

"免禮平身."唯心心中的戒備未除,想要繞過他離開.

"見到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唯心聽完,眸中驚濤駭浪翻湧而來,只是轉身便又是冰冷的笑靨如花,"本宮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說完片刻不停,立刻離開.

"陸惟馨"尚鄢陵身形一閃,居然攔住了唯心的去路.

"駙馬爺請您放尊重些"阿喜看著尚鄢陵拉住唯心衣袖的手,急白了臉.

正在唯心反感的准備甩掉他的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呼喚突然從腦海深處傳來,"惟馨,惟馨"

唯心疑惑的仰起臉看著眼前苦澀微笑的尚鄢陵,目光不知不覺變得呆愣.

"哥哥"唯心反手抓住尚鄢陵的手背,喃喃道.

"我是陵哥哥,惟馨"尚鄢陵看到此情此景,苦澀的笑容瞬間消失無蹤."陵哥哥來看你了,想哥哥了嗎"

"哥哥"唯心沒有回答他的話,松開了抓住他的手.就在尚鄢陵以為唯心又要離開的時候,她緊接著用力撲進了他的懷中."哥哥哥哥"

"惟馨"尚鄢陵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垂著眸子看懷中的唯心,"哥哥就在這里,你想哥哥了沒有"

**溺十足的話語溫柔的撩撥唯心的心緒,讓她的思念猶如決堤的江河,磅礴萬里.這聲音與記憶深處重合,熟悉的讓她想哭.

"想嗎"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想"唯心從尚鄢陵懷中抬起頭,不知不覺紅了眼眶,滾燙的淚水順著眉宇蜿蜒而下.

"好姑娘."尚鄢陵笑意更深,並用力按住了唯心環繞在他脖頸處的手臂.

就在這時,樹林中傳來一聲尖叫,讓在場的所有人匆忙回過頭去.

不遠處,一支龐大的隊伍一律在朝著這邊看,燃燒的火把照亮半邊天.

為首的是花容失色的妍貴妃姚矜,剛才的尖叫一看便知是她發出的.而就在她的身側,一個身影修長孤峭,帶著冰川般的冷峻刺骨.火把的橘光映照的他面容絕豔如謫仙,長袍上金色的蟠龍熠熠生輝,這是他身份的最高象征.

梁政.

他看到了聽到了什麼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44章 【044】驚覺相思不露(八)    下篇:第46章 【046】驚覺相思不露(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