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44章 【044】驚覺相思不露(八)   
  
第44章 【044】驚覺相思不露(八)

"來人呐,給皇上盛飯"唯心雙手一直被梁政緊緊攥著,面色抹了腮紅般不自覺的潮紅.

訓練有素的宮女仿佛未卜先知,依次端入幾樣菜和新的餐具.

梁政掃了一眼狼藉的餐桌,眼神中帶了幾分無奈,"手不方便,還要逞能."

唯心的臉更紅,頭深深地埋在胸前,不敢直視.

"皇上,緣妃娘娘喝的藥已經熬好了,塗抹的藥一會兒讓人送來,草民還要去研究致幻劑,就先告退了."路逸沖著唯心眨眨眼睛,溫和的一笑,隨後轉身離去.

"吃飽了便回去好好休息."梁政手心的溫暖渡給唯心."朕就在這里,批會兒折子."

看著她在**榻上趴好,輕輕幫她蓋上薄被.

"皇上,幾日內的折子都在這里了,奴才去拿藥."小培子說.

梁政揮揮手,去了偏房.

拿起第一份奏折,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到,"緣妃妖媚君上,偷竊我鍕兵防圖,罪行罄竹難書."

梁政眸子一眯,隨手將折子丟在地上.

接著拿起第二份,"啟稟皇上,罪婦楚氏一日不除,我梁國百姓一日不得安甯."

目光愈發冷了幾分,手中朱砂筆上飽蘸的朱砂滴落在奏折紙中央.梁政皺著眉頭順勢重重畫了一個叉.

第三份第四份

整整四十份奏折,梁政快速瀏覽一遍,毫無例外,皆是彈劾緣妃.甚至多數大臣直接大刺刺的稱呼"罪婦","罪人".

無聲的君威飛速填滿了偏殿,梁政霍然起身,周身寒意如潮.

"皇上,緣妃娘娘的藥好了."小培子在門外請示,手中端著剛剛熬好的藥.

"進來."梁政壓抑著騰起的火氣.

小培子輕手輕腳的進門,將藥放在桌前.他敏銳的感覺到了帝王之怒.雖然無聲無息,卻讓人憑空感受到數十倍的威壓,喘不過氣.

"皇上這是怎麼了."小培子小心的詢問.

"這就是朕的臣子,呈上來奏折."梁政一指混亂一片的折子,嗓音壓抑的有些嘶啞."江山社稷之事上,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如此的齊心協力,這次因為一個女人,倒是抱成了一團."

小培子疑惑的拾起腳邊的一頁奏折."緣妃妖媚君上,偷竊我鍕兵防圖,罪行罄竹難書."小培子看過之後霍然變了臉色,緊接著又從桌上隨意拿起一頁."我梁國江山,不容妖婦踐踏"

臉色又白上一分.小培子像碰到了燙手的火團,一個激靈丟掉了折子."皇上"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和梁政一同長大,情分不比梁政待梁徹的少.

周身溫度在升高,梁政手中的一頁奏折在騰起的火苗中緩慢化成了灰燼,冒出縷縷青煙."如果姚素當太後當的厭煩了,朕,成全她."

太後這個女人,心狠手辣,陰險歹毒.況且,能讓前朝大臣們抱成一團攻擊他人的,也只有她

"皇上,不急."小培子拾起地上的奏折,"您再忍一忍,還有青珀石沒有下落"

梁政不語,盯著桌上散落的奏折,"明晚,三公主的訂婚宴上,朕要好好敲打敲打這群人."

"明白了皇上,可是現在,您如果再不去,藥就涼了."小培子嘴巴努努內殿的方向.

"朕知道了."梁政端起桌上的藥,進了內殿.

宮女已經點上了安神香,內殿充斥著淡淡的香味.自從那日在錦色春天地下室聞到這股味道,梁政就出高價派人從羅川那里買上一些回來.羅川開始不肯,說安神香乃錦色春天私藏,絕不外傳.

派去的人無奈只好亮出了梁政的身份.羅川聽後二話不說立刻獻上三斤,分文不取.

撩開重重帷幔,一個趴在龍榻上的嬌俏身影隨之抬起頭.

"喝藥了."梁政在**沿上坐下,一手端著瓷碗,一手將唯心扶起.

唯心剛要伸手去接,被梁政打斷,"你的手,不想好了是不是."他的語氣中帶著責備,"朕才不在了幾日,你就又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

唯心聽後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宮里可真是個戲園子,什麼人都有,什麼招數都使得出來.

"還愣著,張嘴"梁政的語氣不容置疑,帶著威嚴.

唯心垂眸看看遞到嘴邊的勺子,又抬頭看看梁政面色不善的臉,張嘴將藥吞了下去.



一張小臉立刻皺成一團.

緊接著又一勺遞過來,唯心回味著剛才奇苦無比的滋味,疑遲了一下.

瓷勺撬開唯心的牙關,拿著勺子的人強行將藥灌了進去.

苦澀的藥汁入腹,胃中一陣翻滾.

"喝完了,這里有蜜豆."梁政變戲法似的摸出一個紙包,在唯心眼前晃晃.

唯心皺著眉頭伸手去夠紙包,被梁政一掌拍下."喝藥"

"嘶"唯心倒吸一口冷氣,指尖一陣銳痛.

"傷到你了"梁政立刻意識到她的手上還有傷,面露憂色的連忙放下包裹,捧起剛剛他碰到的手指.

唯心偷偷瞥了他一眼,趁其不備,另一只手悄悄探向**沿上放的蜜豆包.

"陸,惟,馨."一直大手鉗制住了唯心不安分的手腕.梁政"啪"的一聲放下盛著藥的瓷碗.

就只差那麼一點唯心一陣懊惱.

"別鬧了,喝藥."梁政看著面前她瘦削的身軀,如一池清水般的眸子,突然想到那四十道彈劾她的奏折.

她就在他面前,明明不哭也不鬧,只是專注的凝視或耍個鬼心眼兒,可他就是覺得,她的眼淚逆流回了心底.

她還只是一個小女孩,冷漠時擺著臭架子高傲到不可一世,開心時微笑起來讓他疲憊又孤獨的世界出現縷縷陽光.

她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也並沒有去招惹誰,可是他們卻一個個都將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要將她置于死地.

"是朕疏忽,讓你受了折磨."他抬手撫摸著她的發絲,"蜜豆想吃就吃."

唯心聽完眼睛一亮.

"但是先喝藥."

""

"明日三公主訂婚宴,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梁政重新將藥端到唯心嘴邊,這次不再用勺子.

唯心一愣,"三公主訂婚明天"

"嗯."梁政以為她又在轉移他的注意力,將碗向前一掀."事發突然,朕也覺得有些倉促."

腥味撲面而來,苦澀的汁水順著食道一股腦的灌了下去,唯心被藥腥味熏的捏起鼻子,可心中不苦澀.

所以他和妍貴妃到書房去,只是為了商量宴會的事情吧一定是吧,都說妍貴妃不得**的她不想與別人分享這樣的一個他.

次日入夜,皇宮內已經張燈結彩.乾坤殿內外周圍燈火通明,四處黃色輕紗繚繞,一派喜氣.

姚矜早已暗中策劃並給大臣們下發了請柬,邀請眾人參加三公主梁湘的訂婚宴.

昨日所謂的給梁政商量,不過是接近他的借口罷了.

前來恭賀的人早在天色暗沉下來之前便陸陸續續的趕到,帶來昂貴又稀罕的禮品,對著太後和姚矜說著恭維和贊美的話.

"皇上駕到"正在眾人高談闊論之際,一嘹亮的嗓音立刻讓全場肅靜下來.

"緣妃娘娘駕到"緊接著又一聲讓眾人們臉上色彩紛呈.

只見一身著藏青底色八爪金龍服的修長身影不疾不徐的走來,右後方半步的距離跟著一身著湖水綠宮裝的女子.再後方便是龐大的儀仗隊.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緣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跪拜的聲音山呼海嘯,可此時此刻梁政聽來卻諷刺無比.

沒有像往日那般說"免禮平身",而是從人群中騰出的道路中徑直穿過,目不斜視的坐在那張金色的龍椅上.

沒有得到許可,眾大臣無一敢起身.這位帝王的薄涼他們並非第一日見識到,他可以親自率領千鍕萬馬奪下一座城池,也可以為了一個女人連駁朝中重臣四十道奏折面不改色.

對,今日早朝,他把朝廷大臣聯名上書的四十道奏折一一駁回,有一道奏折已經被烈陽掌燒成了灰燼,那位大臣拿到的便是一抔灰.

即便現在跪在正殿前,他們也都噤若寒蟬,等待著帝王的發話.

"起來吧,今日三妹訂婚宴,眾卿可要盡興."過了許久,梁政終于開了口,一句話不咸不淡.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唯心坐在梁政右下方的位置,纖纖手指仍包紮著紗布.她略施粉黛,淺淺的妝容襯托的她神采奕奕,一掃久傷初愈的陰霾.

太後和妍貴妃在台下臉色青黑.大喜的日子,所有的宮婢,赴宴的大臣,乃至她們二人,無論如何服侍最起碼是偏紅的顏色.

這二人可好,一藍一綠.梁政連象征著帝王最高身份的玄衣絳袍都沒有穿,那個楚國來的賤人更是一身紮眼的綠.

氣氛僵持不下,太後冷哼一聲坐在了梁政左下方的位置.

姚矜的分位比唯心高,理論上右下方的位置是她的.

可當她抬起盈盈水眸望向梁政的時候,只得到了無視.她心中一痛,轉眼看向已經入座的太後.

太後怒瞪她一眼,眸子中閃著不明的光.姚矜看後咬著嘴唇,一言不發的坐在了太後的下方.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43章 【043】驚覺相思不露(七)    下篇:第45章 【045】驚覺相思不露(九)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