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42章 【042】驚覺相思不露(六)   
  
第42章 【042】驚覺相思不露(六)

長安城深處一個沒有掛牌匾的府邸.四周漆黑色的高牆,深鎖庭院春深.

府邸的大門沒有落鎖,"吱"的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

凡是推開這扇門的人都會有種錯覺,仿佛推動的不是一扇門,而是時光.

時間在府邸中仿佛停止流逝,院內的設計清一色前朝的風格.雖說是八月的季節,可園內分明是春日的景象,桃花飛落遍地,府邸外的巷道里也撒滿了飛出院外的落花.

來人臉上半張銀色的面具,面容說不出的僵硬,如同死人一般.

他信步踩著落花,徑直走到了一顆桃花樹下的石桌旁,隨後毫不客氣的坐下.他似乎在等待什麼人.

"路逸,還不出來嗎."羅川闔上眼睛,一片花瓣飄落在他的鼻梁上.

一個身著白衣的青年從遠處走來,身形飄渺如霧,"羅川"他的眼角一朵妖冶的藍色妖姬,眉眼溫潤如玉.

"她受傷了."羅川似乎一個字都不願意多說,鼻梁上的花瓣飄然落地.

"宮里的禦醫不能治嗎"路逸隔著石桌坐在羅川對面.

"禦醫們束手無策,她快要命歸西天."羅川轉眼便看到臉色變了的路逸,"她被人下藥服食了致幻劑,這已經是致幻劑第二次發作."

"是誰"路逸面色鐵青,雙目中似要噴出怒火.

"不知."羅川面色依舊毫無波瀾,"不過,我儲存的致幻劑倒是一包也沒有少."

"楚,瑜"路逸聽完羅川的話之後一瞬間猜出了其中搗鬼之人.

"我猜也是."羅川繼續說道."為了以防萬一,我身上最後一包致幻劑已經給子英灌了下去."

路逸一陣沉默.

"雖然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服用過致幻劑,但致幻劑的毒效很久."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進宮去."路逸起身帶起的風吹散周身的落花,他的腳步突然停住,"致幻劑,真的沒有解藥"

"沒有."

得到了羅川的肯定回答,路逸再也不做停留.

"只要熬到毒效過去,就沒有大礙了."羅川看著路逸的背影如霧氣般消散在桃花林,最後提醒.

他們之所以在討論致幻劑而不是她的傷勢,是因為他們都知道即便受了再大的創傷,致幻劑能壓榨心脈最後的潛能,吊著哪怕最後一口氣.()

羅川和路逸知道,可梁政卻不知道.

從昨晚抱著唯心來到他的寢宮,就一直沒有合眼,渾渾噩噩,再抬起頭已是破曉."下一個"他的嗓音嘶啞不堪,雙目充滿了血絲,絕豔的面容此刻下巴上滿是青色的胡渣.

唯心依舊安安靜靜的趴在他的**上,青絲披散.她剛剛被灌下了一碗千年人參湯,吊著最後一口氣.

"草民無能請皇上恕罪"又一名大夫宣告了他的束手無策.梁政一揮手,他連忙退下.

"唯心,你不想報仇了嗎"梁政俯下身去對著唯心耳邊,"玲瓏佩朕已經幫你奪回來了."

身下玲瓏的人影兒依舊消沉如霧靄,捕捉不到生命的氣息.

"你怎麼總是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梁政的目光漸漸黯淡下去,"朕不准你再為了玲瓏佩不顧性命,你給朕醒過來"

"皇上"小培子的聲音似乎從天邊而來,梁政腦中混沌不堪,聽不清楚.

"皇上,無雙公子來了緣妃娘娘的哥哥來救她了"

宣華宮照明的燭火徹夜未熄,映照了一張張或緊張或恐懼的面容.殿外太醫和民間來的大夫跪了一地,禁衛鍕森嚴的圍成包圍圈.

路逸正坐在**榻前給唯心施診,一臉沉思.

"無雙公子,她如何了"

"皇上放心,緣妃的傷勢倒是不必擔心,已經沒有什麼大礙."路逸的眉眼依舊溫潤,如府邸滿園的落花.

"讓那群請罪的人都回去吧."梁政聽完他的話後心中緊繃快要斷裂的弦終于松弛.他們已經從凌晨跪到破曉,又從破曉跪到黃昏.

"倒是致幻劑讓人不能安心啊."路逸搖了搖頭,歎氣.

"公子可有辦法救"梁政的語氣中帶了急促.

路逸搖了搖頭,"無解藥,只能硬挨.可如今緣妃娘娘的身子,這種極度擾亂大腦神經和心髒功能的毒藥"

"請公子務必要救緣妃"梁政目光一沉,"終究是朕連累了她"

"皇上無需自責."路逸對于梁政的話不明所以,他不在宮中,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羅川找到他告訴他,她受傷了."當務之急是讓娘娘心態平和,切勿再讓有人做出刺激她的事情."

致幻劑發作,或者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或者是下藥的人驅力催動.

按照羅川的說法,唯心服用的藥量,會發作三次.如果是前一種還好說,可以控制住,可如果是後一種後果不堪想象.

致幻劑發作起來與瘋子無異,也最忌諱被人有意控制.

"皇上去休息一會兒,草民會照顧好緣妃娘娘的."

梁政點了點頭,他確實不能再繼續停留下去了,不是因為困,而是邊疆的戰事還需要他出面處理.今日的早朝沒去上,今日的折子也沒有批.

昨夜匆匆趕回,是因為他留在宮中的密探向他稟報,先是三公主夜訪仁明殿,隨後太後就帶著那群為非作歹的錦衣衛氣勢洶洶的也沖向了過去.

到底是他來晚了一步,讓她差點就離開了他.

現在既然知道了她平安無事,他就能安心的離開了.

梁政起身,迎著夕陽,再回頭凝睇一眼,像是要把她的身影深深烙在腦海中.片刻後他終于離去,帶起一陣西風獵獵.

"皇上",剛出了殿門,小培子如影隨形已經跟在身後,"七件玉器已經差不多全部現身了."

"如今在我們手上的有哪些"梁政腳步不停,修長挺拔的身影一襲玄衣.

"傳國璽,白玉杯,長命鎖,玲瓏佩,和緣妃娘娘的玉柄扇."小培子低頭又想了想,"太後娘娘手中的翡翠鐲."

"青珀石沒有下落嗎"

"暫時沒有,不過已經派人去查了."

"做的隱蔽一些,切忌打草驚蛇."

梁政突然閉口皺起眉頭,把密探的來報從頭思慮一遍.他好像忽略了一個點,讓整個事件看來如此荒謬詭異.

"順便增派人手盯住梁湘."梁政沉思後下令,"朕要知道她的一舉一動."

緣妃重傷的消息在梁宮內飛速傳開.

當時,太醫院的所有禦醫,乃至長安城內的大夫,都束手無策,跪在宣華宮前請罪.眼看芳魂就要歸西.

可突然,一個從宮外來的翩翩佳公子,奇跡般救活了命若游絲的緣妃.

太後在壽康宮聽著順公公複述宮內流傳的話,"砰"的一聲摔了手中的陶瓷杯.

滾燙的茶水浸入繡著繁花的羊毛地毯,冒著滾滾白氣.太後的臉一如往日般威嚴,可少了一些底氣.

順公公並未上前勸阻,因為他太了解太後的脾氣.這口惡氣不發,勸的過初一勸不過十五.勸阻,並非是最好的選擇.

過了片刻,順公公見她的臉色稍微緩和,便來到太後身邊,俯下身子說,"娘娘,我們並沒有輸,您的手中還有翡翠鐲."

"梁政已經拿到了七玉器中的五件"太後手戴金光閃閃的甲套,"啪"的拍上了檀木椅的扶手,手指狠力一攥,甲套摩擦檀木扶手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響.

"若不是湘兒,哀家怎麼也不知那個楚國來的賤人手中除了長命鎖還有玉柄扇.梁政在鄴城的那段日子夜半還去偷了楚國定遠將鍕家的白玉杯"

"娘娘,哪怕他拿到了六件半也不成,不是嗎."順公公耐心的開導,"更何況皇上他手中還只有五件."

"現在唯一沒有下落的只剩下青珀石了."太後突然平靜了下來,像是豹子進攻前的蟄伏,"梁政那邊去尋了嗎."

"回太後娘娘的話,暫時還沒有.皇上這些天為了邊疆的戰事忙得焦頭爛額,除了關注戰事之外,也只是派人回宮詢問緣妃的傷勢."

"那個賤人還真是命大,都傷成那副鬼樣子,還能吊著一口氣讓人給救了."太後撫摸著手上的甲套,威嚴的目光如寒冰.

"對了,湘兒前些日子給哀家提了婚事,哀家也見了那個年輕人."

"太後娘娘意下如何"順公公聽出了太後的語氣瞬間轉換成了**溺和自豪,看來此人頗入太後的眼. 嫂索冷婢有毒

"這個年輕人儀表堂堂,舉止和氣質頗有貴族風范,雖然家世只是普通的大戶人家,祖上也並非朝中官吏.但很有能力,讓湘兒也贊口不絕."

"看來娘娘對這未來的駙馬爺很滿意了"

太後假裝瞪了順公公一眼,臉上掛著慈愛的笑,之前的不愉快仿佛已經煙消云散.

正在這時,一個宮女邁著碎步來到正展顏的太後前,福身行禮."太後娘娘,皇上已經回了宮."

太後的臉色立刻變得嚴肅,眸子一眯,"妍貴妃那里,可要把握住機會."

"是."宮女急急忙忙跑出了壽康宮.

"姚矜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太高傲."太後面色再次變得陰霾,"梁政連楚國賤人那里都留宿過,可愣是沒有留宿過她的崇華殿.她是該好好反省了."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41章 【041】驚覺相思不露(五)    下篇:第43章 【043】驚覺相思不露(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