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41章 【041】驚覺相思不露(五)   
  
第41章 【041】驚覺相思不露(五)

"休得放肆"順公公咬牙撲了過去,唯心看也不看直接一腳迎上將他踹飛.

太後給離她最近的錦衣衛打了一個眼神後,面帶威嚴的發話想將癲狂的唯心震懾,"哀家是不會給的,那不是你的東西."

唯心怒極反笑,雙眸瀲灩如霞,她提起一股真氣在手心,對准了太後的頭顱,就要一掌拍上去.

突然,她的動作停在一個定格上,臉上還維持著那詭異的笑.緊接著瞳孔混沌失去了焦距,指尖淌血手心真氣流竄,身子緩緩軟了下去.

"快把她拿下"太後見事有轉機,連忙沖著按兵不動的錦衣衛叫喊.

剩余的錦衣衛得令後立刻沖上前去,手持尖銳的長槍,從背後刺向唯心還未來得及倒下的身體.

錐心的痛楚清晰的凌遲著她的神經,世界一片血紅.

唯心睜大了雙眼,看著冷笑的太後,終于倒在了地上.

數道長槍從背後一記刺入她的胸腔,鮮血就此汩汩的從她身後的傷口中流出,無休無止.

"哥哥"倦意潮水般襲來,她闔上沉重的眼簾,仿佛再次看到了那個少年青衣輕笑著向她招手.

"惟馨,你回來啦"

鮮血暈染了她碧色的羅裙,像是八月里鳳凰花開的季節,云水閣漫天花雨的鳳凰長廊,花瓣飄落全身,夕陽將臉頰都染紅.

太後在一錦衣衛的攙扶下穩住了心神,冷眼看著唯心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哼,不知死活的東西."

滿場肅靜,眾人皆是沉默,呼嘯的風聲中只剩下太後的冷笑聲.

"皇上駕到"就在這時,一聲嘹亮的喊聲打破了仁明殿死一般的寂靜.

在場的人聽到聲音皆是渾身一震,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一群錦衣衛更是忍不住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目光不約而同的投向了了無生氣的唯心身上.臉色灰敗至極,慘無血色.

穿堂風呼呼作響,一點一點吹涼錦衣衛們的心.

沉穩的腳步聲在他們耳中成了催命的音符,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無法想象梁宣帝的**妃就這樣被他們給活活刺成了篩子

"你們在干什麼"一聲戾氣十足的呵斥如平地一聲雷,炸響在空曠的仁明殿,"朕早就下旨閑雜人等不准隨意進出仁明殿,你們將朕的話當做什麼了,緣妃呢"

小培子趕在梁政之前去尋找唯心的身影,當他發現了唯心倒在血泊中後難以置信的呆在原地.

"小培子,愣什麼."

"皇皇上"小培子大喝一聲,"緣妃娘娘她"

"她怎麼了"梁政面色一沉,心跳驟然加速,大步沖上前去.

當他看到唯心背上被數根長槍刺中的背影後,一陣急火攻心,燃起了滿腔怒火.呵,他才多久不再而已,一些人已經按耐不住想要趕緊殺絕了,"太醫"

"臣在"太醫首從未見到梁政如此震怒,哦不,曾經也有過,只不過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連滾帶爬的來到了他的身邊.

"立刻救人."梁政冷眼如刀,緊接著暴喝一聲,君威暴漲."禁衛鍕聽令"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身著銀色鎧甲的禁衛鍕瞬間集合在了仁明殿的大門前.

"拖下去,挫骨揚灰."

梁政溫柔的抱起只剩一口氣的唯心,緩緩的說著冰冷殘暴的話.

禁衛鍕得令,不用梁政給指明對象也知道是說那群效忠于太後的錦衣衛.一群官級只有七品的太監,仗著太後的庇護在後宮興風作浪,手段極其狠辣,竟然連身居二品的緣妃都敢下狠手.

"誰敢"太後不甘示弱想要止住禁衛鍕的動作,"楚氏盜竊兵防圖,重傷三公主,妄傷太後,私藏前朝遺物,罪該殺"

"你有何權利將她傷成這樣"梁政將懷中奄奄一息的唯心交給太醫首,緩緩起身走向一身狼狽的太後."朕已經昭告過天下她是朕的女人,是緣妃,你沒有權利也沒有資格干涉.把那群太監給朕拖下去,株連九族."

"是"禁衛鍕雷厲風行,不久便將哀嚎的錦衣衛清理出了仁明殿.

太後氣得渾身發抖,指尖指著梁政的鼻子."為了一個罪婦,你竟然和哀家叫板"

"你怎麼知道偷兵防圖的是她."梁政一步步走進太後,絕豔的面容今夜看上去異常冷峭,深不見底的眸子深處投影出一把鬼火."藐視聖旨,誹謗,在宮中濫用私刑,故意傷人.太後,任何一條罪行都能讓你的余生都完了."

在另一邊,唯心背上的長槍已經取出,太醫首和趕來的一眾太醫正在為她止血.

碧色的衣衫已成了血衣,身上還纏繞著枷鎖鐵鏈.

梁政輕輕將她抱過,她瘦削的身軀趴在他的懷中一動不動,慘白的小臉雙目緊閉,毫無一絲生氣,仿佛已經魂歸故里.

"皇上,緣妃娘娘的傷勢過重臣等才疏學淺心有余而力不足"太醫首的話如同驚雷,炸響在梁政的大腦中,驚得他腦中嗡嗡作響.

"你說什麼"梁政十指緊攥骨節發出咔嚓咔嚓的橫向,"庸醫"

"請皇上恕罪"太醫院的所有大夫全部跪倒在地請罪.

梁政仍舊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低頭看向唯心,"這不可能唯心,朕不信他們說的話,長安城這麼大,走,朕帶你去找名醫."

"不許帶她走"太後一聲怒喝想要叫住梁政."今日,你敢帶著這個罪婦,踏出仁明殿一步,哀家就把它摔碎"

梁政的腳步驟停,回過頭便看到太後發絲凌亂,目光狠辣.她從手腕上取下一只鐲子高高舉起,做出要摔碎在地上的樣子.

翡翠鐲蒼翠欲滴的顏色,像極了八月的梧桐葉.

"哼,再敢動一步,別怪哀家沒有提醒你."太後冷哼,"翡翠可比羊脂玉要脆的多,不經摔."

梁政冷意更甚,薄唇一抿,目光凌冽如刀."你我多年來都不過渡干涉對方,朕給了你想要的地位,權力.可如果你今天硬要撕破臉,那麼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別忘了當初是誰扶持你上位."

"別忘了當初是誰把朕的生母害死"梁政狂嘯一聲,提起一股真氣拍碎了太後身邊的石凳石桌.

"朕會等到你願意交出翡翠鐲的那一日."

梁政說完,便抱著唯心頭也不回地離去,擠擠攘攘的仁明殿,頃刻後只剩下了滿殿廢墟,和呆在瑟瑟夜風中的太後與順公公.

"哈哈哈哈"太後放下高舉的手臂,仰天大笑,"為了一個賤人,連翡翠鐲都可以置之不顧了哈哈哈哈好啊真是好啊甯南襲,瞧你的好兒子"

順公公受了唯心的一擊,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太後娘娘皇上怎麼會對翡翠鐲置之不顧呢娘娘還是千萬別交出來"

"哀家知道,哀家能有今天,全靠這一對鐲子"太後突然失了神兒,低頭撫摸著煥發著溢彩的翡翠鐲."當年先帝賜給甯南襲那個狐狸精的鐲子,七玉器之一梁政,無論如何都想從哀家手中搶回去.哀家都知道."

順公公扶著太後一步一步走出仁明殿,聽她說那段已經發黴的往事,這些事他也都經曆過,甚至深深地刻在腦中,因為他永遠無法忘掉當年榮瑞貴妃死前的慘狀.這對翡翠鐲,還是當年從放滿榮瑞貴妃甯南襲鮮血的白璧池中撈出來的.

"瞧這鐲子,浸了那狐狸精的血,已經綠的不再純粹了"太後依舊喃喃的說個不停."小順子."

"奴才在."

"去,把一只鐲子給妍貴妃送去"

"是"

梁政剛從宮外回來就被告知太後帶著錦衣衛去了仁明殿.他不在宮的幾日,這些個人沒少折磨她.

"去,把長安城內的所有的大夫統統叫進宮來."梁政匆忙抱著唯心進了宣華宮,心中的恐懼一波高過一波. 嫂索冷婢有毒

多年過去,他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被任何事觸動心弦,可當他在血泊中看到她毫無生氣的臉時,呼吸都變得艱澀,心如刀絞.

"唯心,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

十二年前,他的母親,榮瑞貴妃,因為子虛烏有的罪名,身上的血被放干,滿滿一池.

"唯心,朕不過是出去了幾日,你就不理朕了,在怪朕嗎."他看到了她身上的鎖鏈,一掌落下,玄鐵的鏈子碎成了一節一節.

他下旨封了仁明殿就是不希望有人對她下手,可是看來那些人不讓他們見血就永遠不會張記性.

梁政抬起她的手後才發現她纖纖細的指尖已經一片血肉模糊.

她的臉此刻看上去如此甯靜,皮膚白的近乎透明.梁政心底怒火越來越重,壓制著幾欲咆哮而出的怒意,他一手抓著她的手心一手粗糙的指腹描摹著她的眉宇,"唯心,朕不會讓你有事.那些傷你的人,他們該死"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40章 【040】驚覺相思不露(四)    下篇:第42章 【042】驚覺相思不露(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