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40章 【040】驚覺相思不露(四)   
  
第40章 【040】驚覺相思不露(四)

唯心在聽到這話後渾身一震,下意識的去感覺腰部後脊處的玉柄扇.()幸虧帶在了身上,不然

唯心的擔心果然成了現實,太後已經認定了是她將兵防圖藏了起來,下令錦衣衛橫掃整個仁明殿,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那子虛烏有的兵防圖.

所過之地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就連楚國皇室給的嫁妝,也在所難免被翻了個底朝天.

眼見之處一片狼藉,盡是碎瓷器和碎衣衫.

都說這個楚國來的緣妃生的極美,此刻她就站在內殿的中央,地板上倒映著她一身清華的孤高影子,碧色的衣衫如流水,夜風鼓動下飄飄欲仙,一雙茶色的眸子冷如臘月的寒冰,不卑不亢,從容不迫毫無一絲波瀾.

"找到了"一名錦衣衛的聲音從殿外的梧桐樹下傳來.

在場的人聽後皆是渾身一震.

"賤人,看你這回還有什麼話說"太後氣急,厲聲呵斥.

唯心在看到那名錦衣衛手持還帶著土屑的兵防圖後,心里心外涼了個通透.事情的始末終于被她理清一個頭緒,看來是她錯了,一開始就錯得離譜.

梁湘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玲瓏佩,打一開始便要嫁禍她偷了兵防圖

如今她的手臂被牽制,即便剛才惱羞成怒的出了手也根本用不上幾成功力.可這個女人居然吐血不止,分明是有備而來只等她上鉤.

輕敵的結果就是

"你真是嫌命太長了,楚縈."太後起身,一步步逼近面容僵硬的唯心."敢傷哀家的女兒,就要敢承擔後果小順子,去把東西都拿來,哀家就在這里,好好審一審這個楚國來的奸細"

"奴才遵命"順公公用一種自求多福的目光看了眼唯心,一溜小跑出了仁明殿.不過一會兒就帶來了各式各樣的刑具,有的唯心甚至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剛才你是用手傷了三公主的嗎"火把照亮了太後年邁布滿老態的臉,"小順子,就把她的手廢了吧."

"母後,不可以"梁湘掙紮著站了起來,踉蹌著步子跑向太後身邊,"母後,緣妃好歹也是楚國的公主,這麼做,不太合適."

"湘兒,身上的傷沒好,還是回去歇著吧."太後慈愛的看著臉色蒼白的梁湘,吩咐宮婢將她帶下去.

梁湘眨了眨眼睛,用只能太後和她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母後,別為難緣妃了",隨後張開緊握的手心,"瞧,玲瓏佩"

都說三公主是太後的心頭肉,今日一見,果然不假.唯心看著母女情深,心中誹謗.

梁湘在經過唯心身邊時,回頭笑著看了她一眼,蒼白的臉上帶了一股豔色,她壓低了聲音,語調抑揚頓挫,"你于他而言,不過是個能得到玉柄扇的工具罷了,那個冷酷無情能夜殺白百人的**,你還真妄想著,他會真的和你神仙眷侶"

唯心心中狠狠一抽,她明白梁湘口中的他是誰,腦海中回蕩起梁政的音容笑貌.

這個結果其實她早知道了不是嗎,哪會有人平白無故對你好,更何況這是在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室彙總.除非你能拿得出值得他對你好的交換.

"既然三公主為你求情,今日之事,你的手就先保一段時間吧."

"但是.從今天起,削去緣妃封號,貶為庶人,仁明殿就是你的冷宮.來人,把她的指甲拔掉,算是給一個教訓."

唯心麻木的看著周身一眾人期近,不做聲響.

掙紮在絕對的**面前就是徒勞,特別是對方根本就是想要置你于死地.就像那時她不躲不避姚矜的巴掌一般.

不躲,只是一個巴掌,躲了,可能就會是一條命.

冰冷的刑具銬住唯心修長白皙的手指,猛地一個用力,左手的大拇指甲蓋就被生生的拔掉,鮮血淋漓.

唯心瞳孔驟縮,一陣錐心的痛楚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緊接著第二片指甲也在一個瞬間被拔掉,唯心額頭手背青筋暴起,一聲不吭.

第三片,第四片

唯心的視線開始模糊,渾身上下冷汗直冒.不知怎得她突然想起了陸家被血洗的當天,楚瑜一把寒光四濺的寶劍揮向父親又揮向母親.

手上的痛楚一層一層加深,仿佛一個沒有盡頭的深淵.

唯心渾身仿佛有千斤重,撲通一聲跌坐在地上.但她仍舊死死的咬住牙關,任憑暴跳的青筋撐滿額頭和雙臂,屈辱混在血液中沸騰了她的神經.

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賤命一條,無人憐惜.

可是她枉死的父母呢屈辱而死的哥哥呢陸家上上下下近千無辜的生命呢如果她倒下,誰還能去為他們報仇

梁政只可惜如果自己死了,他會任憑助她一臂之力報仇的承諾潰散在風中吧.

承諾只對活著的人有效,如果你死了,誰還會在意你背負的仇恨和使命呢.她的恩怨情仇中沒有他,她的往事如煙也與他本是陌路.

她不怪他,因為這些原本就與他無關.

那時玉柄扇就完完全全歸他了,他不欠她什麼,她還要感謝他在灰暗的人生中裝點了無法磨滅的色彩.

太後坐在靠椅上看著唯心眸色由清晰逐漸變得大霧彌漫."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回宮."

唯心雙手血紅一片,重如千斤.扶著她的人一松手,她便如破絮般**在地,劇烈的喘息.她睜大模糊一片的眼睛,強撐著抬起頭.

驀然,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從眼前一晃而過,潰散的神智恢複了些許,忍著劇痛急急忙忙摸向腰間.

果然,玲瓏佩不見了,只剩下原本系掛玲瓏佩的半根紅繩.

心中一陣怒火中燒,一舉摧垮了她的精神防線,那是他送給她的玲瓏佩

"太後娘娘."

太後突然聽到身後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頓住腳步輕蔑的回頭看去.只一眼,她便愣在原地.

一個血影步履蹣跚的向她走來,抬起頭,瞳仁深處燒著熊熊烈火.她的腳步還不穩當,雙手垂著正在滴血,可她的眼神仿佛藏著燒灼一切的烈焰,要把她吞噬.

甯南襲太後瞪大了雙眼,腳下似乎千斤重,這種眼神何其熟悉,十二年前她也是看了一眼便深深的刻在了心底.

甯南襲你從地獄里爬回來向哀家報仇了嗎

"太後娘娘,玲瓏佩留下."唯心忽然覺得渾身上下如鴻毛般輕飄飄,夜風獵獵吹在十指的傷口上,猶如刀劍相挫.

可她感覺不到,滿心滿目都是被太後緊緊攥在手心的玲瓏佩.

不是甯南襲,那個女人早就死在了十二年,如今這人是那個方才被她拔了指甲的楚縈

太後猛地一震,目色立刻陰狠起來,"賤人,你通敵叛國,哀家沒有治你死罪已經足夠寬厚仁慈,如今你還妄想玲瓏佩你可知玲瓏佩是何聖物,豈容你這種肮髒的人觸碰"

沒等她說完,一陣勁風呼嘯而過,太後只覺得眼前一綠,立刻被震得連連後退.

"留下玲瓏佩."隨著唯心的動作,身上的鏈子嘩嘩作響,可她面色不改,如臘月寒冰."如果不是你的女兒要搶我玲瓏佩,我也不會將她打的吐血.也是,一群庸醫在此,我手腳被縛,還能將一個大活人打到吐血."

"你"小順子立刻扶住怒到極點的太後,"反了來人,給哀家把這個賤人拿下打入天牢"

錦衣衛將唯心團團圍住,手中的長槍散發著陣陣寒意.

"好啊,一起上啊."唯心蒼白的面容上露出一個陰森詭異的笑容.

錦衣衛得令,立刻動起手來,毫不留情.唯心面色一沉,手心一翻一陣疾風橫掃手持長槍的一眾人.

湛碧色的綢帶鋒利如劍,柔如流水,在唯心手中一招一式氣勢如虹,如長歌攬月.劇烈的打斗下,甚至能聽到綢帶與長槍碰撞發出的鏘鏘聲.

"廢物一個被鎖住的受傷女人還拿不下"太後站在一旁氣喘籲籲的沖著錦衣衛們吼叫,如發瘋了的豹子.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看似柔弱的女人卻武藝高強,剛才如果不是她有意將綢帶收回,恐怕自己也已經見血封喉

唯心的面容變得猙獰,帶著陰森的鬼氣,手臂上的鎖鏈絲毫不影響她的進攻,一招招快如閃電,直指命脈.

"太後娘娘,把玲瓏佩留下" 百度嫂索 冷婢有毒

心中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回蕩,"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唯心幾乎是殺紅了眼,近身的錦衣衛一個接一個被放倒.血水漫延到仁明殿外的青石板上,彙流成河.

一個空翻落在太後面前,唯心面無波瀾的伸出血淋淋的手,"太後娘娘,把玲瓏佩交出來,你不想命喪當場吧."

順公公拼了命擋在太後面前,護住發抖的太後.

"來人呐,快來人"太後歇斯底里的沖著剩余的錦衣衛呐喊.

可他們全都呆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交出來,還你一命,其余的,概不追究."唯心渾身上下翻湧著寒潮,冰冷刺骨.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39章 【039】驚覺相思不露(三)    下篇:第41章 【041】驚覺相思不露(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