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39章 【039】驚覺相思不露(三)   
  
第39章 【039】驚覺相思不露(三)

唯心的仁明殿內鋪了大塊大塊的草坪,種植著茂密的梧桐樹.即便太陽再如何毒辣,綠樹成蔭的地方,總是消暑納涼的好去處.

樹蔭下,柔軟的美人靠上鋪了涼席,唯心閉目躺在上面,手中的玉柄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

可她的大腦此刻正在高速運轉,想要把離開云水閣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理清思緒.就在這時,一聲高亢的嗓音劃破了這午後的甯靜.

"太後娘娘到妍貴妃娘娘到"拖了長腔的公鴨嗓讓唯心眉角一跳,豁然從美人靠上蹦起.

"那個楚國來的賤人在哪兒"太後的聲音響起,是在詢問守門的小太監.

"回太後娘娘的話緣妃娘娘正在樹蔭下乘涼."小太監聽了太後的稱呼後不禁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她是在說緣妃.

"哼,很好"太後的語氣一凌,"這個楚國派來的奸細,非但陰狠手辣害我梁國江山社稷,還蠱惑君心,欺下瞞上"

正朝著這邊走來的唯心聽到太後惡毒的語氣後腳步一頓,愣在原地.發生了什麼事,她什麼時候變成了楚國的奸細

太後的目光一轉便看到了停滯不前的唯心,"楚縈你個毒婦,還不趕快跪下"

膝蓋骨突然劇痛,"撲通"一聲後唯心膝蓋就著了地.

"緣妃妹妹,兵防圖是不是你偷的"妍貴妃姚矜一身朱紅色宮裝,遙遙站著,居高臨下開口詢問.

唯心低垂的頭在聽到"偷兵防圖"後連忙抬起,不可置信的看著二人.偷兵防圖的不應該是梁政可偷也偷的是楚國的兵防圖

"不說是吧."太後向前走了幾步,"小順子,你來說."

"是"順公公低著頭從一旁走出,"據奴才所知,皇上從鄴城回來的路上,都是宿在緣妃娘娘房內的."

"原來那晚偷聽的人是你."唯心目光一寒,直掃順公公.

順公公接到她充滿無邊寒意的目光,忍不住一個哆嗦,但還是清清嗓子繼續說,"皇上肯定是有兵防圖的,晚上就寢前也會拿了折子在緣妃娘娘屋里看."

"啪"的一聲脆響,順公公還未說完,姚矜就上前一個巴掌扇在了唯心臉上.

這一巴掌打的極重,唯心頭側在一邊,鼻子中立刻有鮮血冒出."楚縈,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抵賴."姚矜掐住唯心的脖子,手上力道大得嚇人,像是要把她捏碎.她看著這張美麗的臉在她手中走向毀滅,心中無比的暢快.

唯心一言不發,只是盯著姚矜豔麗的眸子看.

"矜兒,先放手."太後及時出聲,示意姚矜不要沖動.

姚矜憤憤的看了一眼唯心,心不甘情不願的松開了手.

"楚縈,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順公公搬來一把椅子,讓太後坐在上面."不要以為哀家不知道你是奴婢出身,絕非楚國皇室.哀家只要動動手指頭,就能輕而易舉的讓你的家人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呵呵"唯心輕笑了一聲,"太後娘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隨後她又仰頭長笑了起來,"我,早就沒有九族了,更別說家人."

太後臉色一僵,姚矜臉色也極不好看.

唯心旋即平靜下來,一臉鎮定的看向太後,"兵防圖楚縈沒有見也沒興趣見,太後娘娘與其花時間逼問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我,還不如多花心思在其他人身上."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姑娘."太後突然變了語調,"不過,你以為你的這一番說辭惑得了哀家騙得了前朝的大臣嗎"

"實話告訴你吧,現在,朝堂上的重臣都在聯名上書,要求將你這個楚國來的奸細游街示眾."姚矜一臉笑容順著太後的話往下說,"本宮和太後娘娘來,只不過是想見見你最後的遺容罷了."

唯心面上不動聲色,可心底早已翻湧起了驚濤駭浪.

看來有人要拿她做替罪羊,或者根本就是想要她死.

"楚縈,你若願意交出長命鎖和玲瓏佩,哀家倒是願意保你一命."

唯心神經猛的繃緊,心中警鈴大作,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掛在腰間的玲瓏佩."多謝太後娘娘的美意,楚縈,還是等著皇上來救吧."

"皇上"太後一直嚴肅的臉此刻嘴角咧開一個世故的狠笑,"他今日中午出宮之前已經下旨,讓你在仁明殿畫地為牢了,還會來救你嗎."

入夜的仁明殿一片漆黑.原本侍奉的所有太監宮婢都被太後下旨撤去,留下唯心一人,雙腕被銬上寒鐵制成的鐵圈,各連接著一條極細的鏈子,拉長纏在腰間.

唯心見到過這種專門禁錮盜賊的鎖鏈,看上去不堪一擊,可你卻生生做不出一些特殊的動作.比如,把鏈子弄斷.再比如,伸手拿東西.

仁明殿內沒有鋪地毯,月光灑進來,唯心面無表情的走在朱紅色的鏡面地上,踩著自己的影子,仿佛倘大的室內變成了兩個人.

畫地為牢唯心苦笑,因為她發現自己毫無理由和立場質疑這麼做的原因.

遠處的殿門那邊這時突然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唯心腳步驟停,立刻蜷縮在殿中央的地面上,頭靠在手臂上,閉上眼睛一動不動.

腳步聲很陌生,似乎只有一個人.唯心在心底默默地計算著.像是一個女人,腳步有些重,看來不是一個練家子.

腳步越來越近,片刻過後,突然停下.

唯心知道來人已經在身邊了,便抬起頭.目光對上了一張居然和梁政有些相似的臉.唯心皺眉,一言不發,等著來人先開口.

"母後不知道你是陸惟馨,可本宮知道."少女逆著月色站在唯心身前幾步的地方,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本宮叫梁湘,是梁國的三公主."

唯心對于這個突然出現,叫出自己真名的少女全無好感,心底陡增一股敵意.

"不要驚訝,因為我們就要成親了."梁湘走進了唯心,蹲下身子.

"公主成親和我有什麼關系."唯心冷清清的盯著梁湘,十分不解.

"當然有關系了."梁湘也不惱,接著說,"因為駙馬他曾經是你的未婚夫.當然了,只是曾經而已."

震驚的不能用言語來形容,唯心目瞪口呆.

所謂的"未婚夫"尚鄢陵,四年前消失不見,如今搖身一變成了眼前這位嬌嬌公主的駙馬

梁湘為何會知道這些往事呵想想也能清楚一定是尚鄢陵告訴她的吧

目的呢,更簡單了,趨炎附勢,討賞罷了.

"既然公主已經說了是曾經,今夜此番前往,又有何事"唯心在心底冷笑,強壓下心頭的疑慮和怒火.

這種被出賣的滋味刀割一般在她瘡痍的心間再度留下道道傷痕.

"自然有事,別急,我們來演一出戲."梁湘突然伸出玉指探向唯心腰間.

唯心立刻便明白了她的意圖,霍然起身掙脫開了她的手,鏈子嘩嘩作響."公主請自重,如此堂而皇之的拿別人的東西,可不是個好習慣."

"都說了是演戲,何必如此當真."梁湘嬌顏上一絲怒意都看不出,手上動作不停,奮力摸索唯心腰間的玲瓏佩.

唯心由于手上的枷鎖,連大幅度的動作都無法做出,對于梁湘的挑釁無可奈何,只守不攻.

梁湘見狀更加放肆,緊接著一把拽住了玲瓏佩的系繩,正准備用力一扯.

唯心驚怒交加,終于怒火中燒.目光一凌,一條湛碧色的帶子破空而出,重擊了梁湘將她打飛出去.

梁湘本就沒有功底,墜地後眉頭一皺便吐出血來.

"來人呐快來人呐"她突然放聲尖叫起來,緊接著又是一口鮮血噴湧而出,"緣妃要殺人了母後快來救救湘兒啊"

唯心愣在當場,渾身冰涼.

中了這女人的計

當大批身著飛魚服的錦衣衛列隊出現在仁明殿的時候,唯心才有些明白所謂的"演一出戲"是何居心. 冷婢有毒:..

將黑夜照亮成白晝的火把,急匆匆趕來的太後,接踵而至的太醫.

仁明殿上下亂作一團,自唯心來到這兒後從來沒有如此熱鬧過.

"賤人"太後看著吐血不止,被太醫搶救的梁湘,氣得渾身上下篩糠般抖動,"先前害我梁國江山,如今又想要害哀家的女兒"

"母後"臉色蒼白的梁湘突然開口說話.

"湘兒"太後暫時不予唯心算賬,伸出顫抖的手扶住梁湘."你放心,母後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楚國來的賤人,給你報仇"

"母後是不是兒臣做錯了,兒臣早聞皇兄此番從楚國帶回一個天仙般的皇嫂,前日不得空有所怠慢,今晚才來拜見,兒臣無意中說起了兵防圖的事情,就遭緣妃下如此毒手"梁湘滿臉的眼淚,撲倒在太後懷中嚎啕大哭.

"來人"太後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把仁明殿上上下下全部搜一遍,一處不留"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38章 【038】驚覺相思不露(二)    下篇:第40章 【040】驚覺相思不露(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