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37章 【037】驚覺相思不露(一)   
  
第37章 【037】驚覺相思不露(一)

氣氛變得緊張,雙方誰也猜不透誰的心思.()唯心自見到羅川臉上的半邊面具後一股悲愴從心底勃發,上下打量著這位靜靜站著的錦色春天幕後老板.

"先生一看便知是個有故事的人,作甚糾纏于金銀這種俗物,強買強賣,要他人十萬兩黃金."唯心眉宇間化不開的淒然,語帶哽咽.

羅川看上去那麼年輕,可身帶的滄桑卻和年輕的面容不符.

"我不知你如何將陸家的正廳搬來這里,可這本來就是我陸家的東西,強搶無異于謀財害命."

羅川淡淡的目光落在唯心身上.他自從出現在這里臉上就一直如一灘死水,氣息也幾乎讓人捕捉不到.

甚至他身後看上去陰森詭異的禁衛,面上表情都比他豐富.

"夫人,在下只是受人之托才將這些器件從楚國長公主手中買下,避人耳目的存放于此."羅川靜如窒息,語調淡淡,"至于為何子英會讓您出十萬兩黃金來買,大概是昨日來談合作那人的主意."

"可你怎麼能任由手下的人為非作歹"唯心漲紅了眼,若非梁政阻攔差點沖上去劃破羅川露在空氣中的半張臉.

楚瑜果然是楚瑜不放過陸家的人,連陸家的財產也不放過

"她沒有和在下說明就私自做出決定,是在下失職.在下管教疏忽,讓夫人見笑了."羅川不避不躲的迎面直視唯心的目光,"夫人氣息紊亂,再動怒恐怕又要吐血了."

梁政眉頭稍皺.他從身後拉住唯心,示意她平複下心緒,不要躁動.

他從一開始便只觀望,並不插手唯心的恩怨.在他看來,報仇這種事情,若非親自動手,根本不能算是報仇.

血刃仇敵這種事情,就是看著敵人的鮮血噴濺滿自己的臉,那還帶著他們的體溫的液體,和他們死前的不甘心不情願.或者滿腔仇恨.

"既然先生懂醫理,那就幫緣妃看一看究竟是怎麼了,為何先前神志不清到昏迷,又連連吐血."梁政面上些許松動,目光落在唯心的後腦勺上.

"皇上在下並非懂醫理,只是略懂一些藥理和陰陽學而已."羅川沒有想到梁政會提出如此要求.

"朕知道你沒有敵意,但是緣妃目前的狀況似乎很糟糕."

梁政的話音剛落,唯心又一口血吐在了梁政的衣襟上.

"爺頭暈"唯心看著梁政,接著直挺挺的倒在了他的懷中,身體有些僵硬,目光渙散成兩個漆黑的圈.()

"唯心"梁政頓時慌了."先生,有沒有辦法"

羅川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憑梁政呼喚.

都說,面上有生別愁的人,有一顆和往事一般殘酷的心,感不化,溫不暖.

梁政見此人如此冷酷無情,面色微沉.他是第一個敢拒絕他命令的人.

將唯心打橫抱起,匆匆離開,和羅川擦肩而過.帶起的凌冽氣息讓不動如死尸的禁衛們不自覺的打顫.

"皇上,她中了致幻劑."羅川在梁政經過的時候突然開了口,不咸不淡的說到.

梁政的腳步驟停.

"這是致幻劑發作後的副作用,神智潰散吐血不止."羅川轉過身,拿他死人般的目光看著梁政.

"致幻劑沒有解藥,長期服用致幻劑的最後結果,就是他們."羅川抬起手指指向排列劃一的禁衛.

空洞的眼神,猙獰的嘴臉,無聲無息,任人擺布.

"能救嗎."梁政面上染上一層薄怒,看著站得筆直的禁衛.他今日的目的是讓她來放松,卻發生了這麼多不愉快的事情.

"致幻劑是罌粟毒,無解藥."羅川抬手翻了翻唯心的眼皮,旋即搖了搖頭,"夫人看上去服用致幻劑有一段時間了.如果不停用,便會持續陷入昏迷."

梁政難以置信,冷眸如利箭刺進羅川的面具,"你說什麼她一直服用致幻劑"

"是."

梁政陷入沉默,對于羅川的話他無法否決.

只覺得事出可疑.

"羅先生,錦色春天是時候停業休整一段時間了.這里不乾淨的東西可真是多."梁政渾身上下散發著寒氣,抬步就走.

"皇上"羅川突然一聲叫住他."玲瓏佩."

梁政身形一頓,疑惑的轉過頭.只見羅川手帶雪白的手套,緩緩從衣襟中取出一塊系著紅繩通體雪白的玉佩,溫潤如凝脂,方澤如輝月.

梁政的眼神從來沒有如此悲戚,在看到那人掏出玲瓏佩後只覺得一陣恍惚.

"元琮,殺天下,斬余孽"

"皇天在上,甯南襲以鮮血和頭顱為誓,從此甯負天下人,休得天下人負你"

羅川對于梁政的失神並不意外,那張死人一般的臉,拋卻喊住梁政時一閃而過的急躁,始終和半張面具一般陰寒.

"在下願意獻出玲瓏佩."羅川深深鞠躬,雙手托住玉佩高舉過頭頂,"祝皇上,一臂之力."

梁政瞬間回過神來,驚異的看著如此大動作的羅川.

"朕好像和你第一次見面,並沒有做過什麼值得讓你獻出玲瓏佩."梁政為他話中那句一臂之力隱隱不安,眼前這個神秘的不知所以的人言談舉止都鋒利的能致命.

"請皇上收下"羅川又向前走幾步,加重了語氣.

"如此,朕就收下了."梁政單手攬著唯心,騰出一只手結過玲瓏佩."錦色春天,朕會派兵來徹查,羅先生做好准備."

他的目光深沉而堅定,王者氣息狂掃著席卷四周.

羅川只覺得手心一空,一股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太宗皇上羅川低垂的表情微愣,是你嗎

"起來吧,朕已經收下了."梁政將玲瓏佩塞入廣袖中,再次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唯心.

羅川直起身子,面色恢複如常,"皇上,如果想要緣妃娘娘好起來,就切勿讓她再接觸致幻劑."

"朕知道了,那就多謝先生了."梁政順著狹窄的樓道,抱著唯心一步步走了出去,"子英,不能留."

"恭送皇上."

羅川靜靜地看著梁政遠去的背影,衣袂翩飛,青絲如墨.末了,羅川如釋千斤重負,在心中補充,物歸原主.

儲藏室恢複了沉寂,羅川不知道站了多久,才想到身後還有一人.

"子英,你可知錯"羅川走到一直驚恐旁觀不發一言的子英身邊,低聲詢問.他目光沉沉,若有所思的樣子,對子英的詢問只是和往常那般,平常至極的隨意問候.

"老板子英知錯了不該隨意接下單子給人做交易"子英的心已經碎成了渣滓,從她知道這個人是梁國的皇上梁宣帝後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嬌軀薄顫,今日已經多次被威脅到生命,她的精神面臨崩潰的邊緣.

世上盛傳,梁宣帝的心狠如陰司判官,觸犯的人,一律不留命,無論男女.多年前,梁宮內後宮原本充盈,可**間卻被這位帝王趕盡殺絕.斬殺百余人的那晚,淒厲的慘叫震徹後宮,血流成河,朝野全部為之震驚.

羅川聽完子英的話後點了點頭,目光回神,"看來,活人永遠不可靠,總是蠅頭小利便能蠱惑住,被人利用,叛主."

羅川的話像一桶炸藥,引爆了子英殘存的理智,"不老板您還是殺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羅川不管不顧子英的叫喊,從懷中取出一個牛皮紙包,展開後捏住她的下巴就把里面的粉末倒進了她的嘴中,余光瞥了眼身後的禁衛."以後你和他們一樣好了."

梁政背著唯心走在空曠的街道上.

寂寥的月色投落漆黑如墨的影子,也投下一地溫馨.

"你剛才昏過去兩次,身體可還受得住"梁政看著前方,終究是心底一聲歎息.

"這會兒好多了.第一次的時候就是覺得眼前一黑"唯心咳嗽幾聲,想要將喉嚨中的淤血咳出來."醒來之後居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干了一般,軟綿綿的趴在梁政寬闊的背上.她還是有些局促,畢竟身下這人是當今梁國的皇帝.

"不記得了好."梁政隱藏在黑暗中的面孔微微勾唇,轉過頭來後溫熱的鼻息噴灑在唯心臉頰,"你發了狂一樣非要出十萬兩黃金買下玲瓏佩."

"什麼"唯心大吃一驚,不安擴大,"我有那麼揮金如土"

""

兩人離開了那個燈火通明的世界,越走越遠.

唯心知錯了般沉默下去,惱恨自己方才做了什麼居然毫無印象."其實我還是很知道為你省銀子"

"你和那個十號叫板的時候出的可是金子."

唯心面色一紅,"我不是那個意思."

梁政淡淡的一笑,"沒關系,反正我呢有的是錢."

唯心一愣,"貪官"

"朕是皇帝不是官."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

唯心自知詞窮,索性一言不發,趴在梁政肩頭欣賞他那張絕豔無雙的側臉.

過了不久梁政的腳步突然停下."餓了嗎"

唯心這才發現前方的黑暗中出現了一片橘色暖光,顯然是一家酒肆."確實餓了."

"我們去叫碗面."梁政繼續向前走,"暖胃,還能解餓."

"好"唯心用力點點頭.

"這次回去以後,一定要徹查你的衣食和藥物."梁政蹙眉,"如果讓我發現是誰給你下藥",他聲音一凌,"殺無赦."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36章 【036】守你百歲無憂(十二)    下篇:第38章 【038】驚覺相思不露(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