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33章 【033】守你百歲無憂(九)   
  
第33章 【033】守你百歲無憂(九)

唯心終于在啟程回長安的前一天晚上見到了梁政.()

在他推開屋門進來的時候她正坐在桌前繼續翻看通史.聽到身後有動靜便回過了頭,只見梁政一襲銀甲戎裝站在她的身後,身形挺拔修長.

一連十日不見,他看上去消瘦了不少,胡須也長了,原本光潔的下巴一片青色.

"皇上你回來了."不知不覺一陣雀喜就從心底油然而生,唯心起身走近,看著眼底盡是疲憊的梁政.

"朕回來了"他見她身著薄紗衣的倩影走進,一陣恍惚.

唯心突然停住,低下頭在廣袖中找了找,摸出一個物什.隨後清冷的臉展顏一笑,"皇上,長命鎖."

一塊古玉靜靜的被唯心捧在手心中遞上前去,玉的四周邊緣被框上一圈金箔,把原本斷成三塊的長命鎖緊密無縫的攏和在一起.

看上去毫無破綻.

梁政在看到長命鎖後立刻僵住,冷硬的面容上頃刻後布滿了悲傷.

"元琮,你永遠都是我的驕傲."

梁政目光膠著羊脂白的古玉,心髒像是被戳入了匕首,一陣猛搐.

回憶接踵而至,他的心口抽疼得難以平息."是你的長命鎖嗎"梁政有些模糊的視線從長命鎖上移到淡淡微笑的女孩身上.

"是我的長命鎖,也是皇上的長命鎖."唯心將長命鎖用紅線穿起來,踮起腳尖掛在梁政的脖子上.

梁政比她高出整整一頭,見她的動作便低下頭去方便她掛.

下巴抵在唯心的肩頭,臉頰觸碰著她柔軟的發絲.

"皇上,好了."

梁政"嗯"了一聲算是回答,嗅著她發絲間的清香,心中大動,張開雙臂將她攔過,閉上滿是疲憊之意的雙眼."明天起程回長安,今天東西可收拾好了"

"都整理好了."唯心也回抱著梁政,"倒是皇上,怎麼會如此憔悴"

"無礙,只是有些累了,想休息."梁政依舊閉著眼睛,"長命鎖不是壞了嗎,你怎麼又要修好"

"唯心前幾日聽培公公說起,這塊長命鎖是榮瑞貴妃給皇上的東西,最後流落到我的手上,讓我給弄碎了."

梁政一愣,"小培子都給你說什麼了"

"他也沒有說很多,只說了長命鎖之前一直陪著皇上而已."唯心靠在梁政肩頭,聞著他身上的冷香,感到無比溫馨,"長命鎖本來就是皇上的,也是來自母親的念想."

"可它也跟了你很多年,還為你擋過命,你舍得"梁政沉聲道,禁錮著唯心的雙臂又緊了緊.

"我還有玉柄扇啊"唯心勾唇笑起來.

"那為了彌補你的損失,朕買一個玲瓏佩送你,如何"

"玲瓏佩"唯心有些錯愕,"可是皇上已經送了水晶鐲和那麼多金銀珠寶."

"有一塊玲瓏佩是傳世的古玉雕琢而成,和長命鎖是一塊玉料."梁政解釋給唯心聽,"長命鎖碎了,買玲瓏佩給你戴,甚好."

從鄴城回長安的路途遙遠,隊伍除了梁政一行人,還有從長安帶來的禁衛鍕.

隊伍第二天一早就浩浩蕩蕩的啟程,白日趕路,晚上休息,一連幾日都是如此.北方的天氣干燥,再加上炎熱,唯心水土不服,吐了好幾次.

行駛到了綠樹成蔭的譚縣,梁政看了看面色不佳的唯心,下令停止趕路,休整兩日.

入夜,旅店頂樓客房的窗子被推開後,穿堂風吹拂著依在美人靠上的唯心.

"看你的氣色好多了,還難受嗎"梁政不知何時已經走到窗前把窗戶關上.

"勞爺掛念,已經不難受了,今日吃了不少,也不再吐了."唯心起身.

"那就好,藥要記得按時吃."梁政轉過身子看著唯心,"還記得說我要給你買玲瓏佩嗎"

"爺還真的要買"唯心啞然失笑.來到梁政身邊後和他呆在一起的一個月,她發現自己笑的比過去四年都多.

在云水閣的四年,她也笑,只不過都是場面上的,不達眼底,更別說發自內心.

"當然."梁政說完拉過唯心,"我聽說今晚有一場拍賣會,可能會拍賣玲瓏佩."

"我們一起去,怎麼樣"

"拍賣會嗎"唯心有些激動.

梁政也沒有料到一個拍賣會能讓她如此激動,"是,你沒有去過嗎"

"沒有."

"那,我們現在就走去吧."梁政一揮手窗戶驟然重開,另一只手攔過唯心的腰,一躍而出.

晚風呼呼的吹拂,唯心沒料到梁政出其不意的動作,驚呼一聲.

梁政絕豔的臉上勾起一個迷人的弧度,低頭看了看緊緊抓住他衣袖女孩.

"抓好了,馬上就到."

唯心終于從驚嚇中反應過來,調整呼吸,也隨著他運氣.

一輪明月下兩個踏風而行的人影,一個藏藍如墨,一個白衣勝雪.藏衣人面容絕豔的無與倫比,目光幽深似海.白衣人三千青絲未束,隨著夜風飛舞,漫卷如云,一張精致的臉如遠山霧靄般清淡飄渺,淺笑盈盈.

他們的目的地是前方不遠的燈火通明處.

譚縣的不夜城,錦色春天.

來錦色春天的都是男人,拍賣行也只容男人進,唯心雖然不滿這項行規,但還是聽從梁政的話,將她裝扮成一個少年.

兩人落地在暗處,唯心片刻後就被梁政束了一男發式,換上一雪白的男式外袍.她又摸出玉柄扇,輕輕搖晃,好一個翩翩佳公子瞬間誕生.

"好生俊俏的一個後生,讓人覺得我已經是一把老骨頭了."梁政看著一身男裝的唯心,連連感歎.

"論容貌誰不知爺乃天下第一,怎麼這會兒倒是誇贊起我來了."

"好了,咱不說這個了."梁政拉過唯心覆在她耳邊輕聲囑咐,"待會兒進拍賣行的時候,可要盯緊了玲瓏佩."

"當然如果你還想要其他的東西,一樣可以拍下."

唯心一手持請柬,一手玉柄扇遮面,跟在梁政的身後,學著他的樣子大跨步走入錦色春天拍賣行的大門.

燈火輝煌的大廳,空氣中仿佛都浮動著金色的熒光,撲面而來焚燒的香料味和侍女身上的脂粉味,嗆得唯心頭暈目眩.

光潔如鏡的鴿子血大理石地面,倒映出無數個舉杯對飲或落座暢談的人影.

好一場奢華的紙醉金迷.

"請柬里寫有你的假名,還有幾張總值五千兩的銀票."梁政在前方開路,擋掉了許多想要貼上來,濃妝豔抹又衣著暴露的侍女.

"這五千兩是你坐在這里的保證金,也是你出價的考量."

唯心躲在梁政身後,認真的聽著他的講述.

梁政在燈光中看著一臉出塵氣息的少年."無須顧及那麼多,來這里玩兒的開心就好."

唯心有些恍惚,她看到了梁政眸中的深沉,和在說到玲瓏佩時的堅定不移.他勢在必得的語氣,仿佛玲瓏佩原本就和長命鎖一樣,從來都是屬于他的東西.

只不過現在他要討回來而已.

"明白了,那是我來拍下還是你來"

"你難道不想試試嗎."梁政回過頭,流光溢彩中絕豔的面龐忽明忽暗.

唯心心中一喜,連忙點頭應下.

"如果超出了這個價格,不用擔心,無論多少都由我來付."梁政最後低聲說完了這句,就向一妖媚的侍女出示了唯心的請柬,讓她帶著唯心走去自己的座位.

唯心隨著侍女坐在了靠後的位置,但目光一直尾隨著梁政.

那個藏藍色的身影如此修長有力,從容不迫的坐在了席位的右部.

他離開後唯心的不安突然開始膨脹.在她的周圍,清一色的陌生面孔來來往往,掛著不達眼底的微笑.

冷漠,不屑,貪婪,齷齪,都能從看向她的目光中捕捉到.

眾人都沉浸在錦色春天的紙醉金迷中,高貴奢華,豪氣沖天,一擲千金.

只有唯心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恍如四年前她剛剛進入云水閣,打量著云水閣一眼望穿的鳳凰長廊和貼金的蟠龍立柱,那股不安

當時云水閣的奴婢們就是用這樣的目光看著她.一模一樣的眼神,一模一樣的不屑和嘲諷.

唯心僵硬的坐在靠背椅上,雖然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可眼底的恐懼還是不自然的顯露.她一直緊緊盯著梁政的背影,只有她看著他背影的時候才能找到安定.

就在唯心不知所措的時候,眾人都已經紛紛落座.

一身著金色衣裙身段妙曼的女子,嘴角勾著迷人的微笑,在無數目光中蓮步輕移,萬眾矚目的走上燈火輝煌的高台.頓時全場肅靜,四面八方而來的燈光彙聚在她的身上.

"熱烈歡迎各位公子前來錦色春天拍賣行享受一個美麗的夜晚,子英僅代表錦色春天對大家的到來表示衷心的感謝,那麼現在事不宜遲,拿出各位的請柬,拍賣會馬上開始"

在女子說完的一刹那,無數道煙火升空,爆發出絢麗的狂潮.

大廳內一片沸騰,氣氛頓時被推向一個小熱潮.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32章 【032】守你百歲無憂(八)    下篇:第34章 【034】守你百歲無憂(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