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30章 【030】守你百歲無憂(六)   
  
第30章 【030】守你百歲無憂(六)

楚瑜上一次來到鄴城,十里紅妝,血色喜服七重紗轎輦,一路萬民朝賀,風華無限.是女子妒忌男子傾慕的對象.

而這一次

坐在馬車內,飛奔在寂寥的月色下.胸腔內不時湧上血沫.

唯心策馬跟在馬車邊上,出了昆城,渡過渭河.長發漫卷如云,衣衫也漫卷如云.

她不用揣測就能了解大概.

因為她太了解楚瑜的行徑,像是了解掌心的紋路.

無非也就是楚瑜垂涎梁宣帝的美色,但偷雞不成蝕把米,或者說在意圖掠奪美色之時趁機重創梁國.

但是她沒有想通的地方是為什麼楚瑜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四影衛只剩了兩個.

莫非梁國還有比楚瑜更強大的存在是敵是友尚不清楚,看來今後的路途雖然還沒有見到,可已經能預測滿是荊棘

唯心面色沉寂,一路上除了駕馬不發一言.

不知無雙現在如何了,在他知道了那個和親的人不是自己是楚瑜應該很震驚吧.還有那什麼勞什子繡著鳳凰的喜服,呵不合身很是自然,因為本來就是為楚瑜量身定做的.

遠處高峻的城樓越來越近,月色下已經能依稀可見一個衣袂翩飛的身影,孤獨又桀驁的佇立在城樓的最高處.

唯心在遠處看到身影的時候突然神情恍惚,隨後心底一緊.原來世界上也有人的孤寂如云天潮水一般,能將所有的感情都吞噬.

這種感覺,像是找到了同類

恍惚未過,前行的隊伍已經停下.只看見楚瑜在影衛的攙扶下下了馬車,對著那個似乎遠在天邊的影子開口說道,"宣帝,本宮已經按照約定將她送了過來,毫發未損."

梁宣帝,梁政她的夫君唯心瞬間清醒,慌忙收起心思福身行禮,"楚縈,參見皇上,皇上萬歲"

頭埋得低低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湧起一股小情愫.

"長公主內傷頗重,朕就不再招待,請回吧."

楚瑜聽到梁政的一番話後氣得差點又吐血.如果有人敢說她楚瑜薄情天下第一,那她一定沖上去給他兩巴掌,有種把梁政殺了再在她面前說這句話.

一陣強風襲來,原本還在城樓上的梁政從天而降,落在唯心面前."平身."他扶著她的手臂親自將她扶起,她廣袖一滑皓腕上的水晶鐲子露出,泛著銀輝.

未等她反應過來他已經摟著她的腰肢飛身而起躍向城樓,一時間她在他的懷里鼻尖縈繞的滿是他胸膛的冷香味.下意識抓住了他衣袍的前襟.

"唯心"梁政落在城樓上後將她放下,喚了一聲始終低著頭的唯心.

"皇上"唯心聽到他在叫她後抬起頭,可當即就再也說不出話來.

不是被眼前男子絕豔無雙的容貌,英姿逼人的氣質所驚詫.而是這不是那天定遠將鍕府上的那個男人,夜闖她廂房的那個男人

唯心臉上的表情迅速風云變幻,從羞澀到驚詫再到捂住口鼻阻止自己驚叫出聲.她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自己的心情,這個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見到的人,如今是她的夫君也是梁宣帝.

好一個封號"緣",唯心心跳加速,仔細一想應該是有緣分的意思.這明擺了是在提示她過去的兩次相遇.

梁政一直在觀察唯心的臉色,終于,冰消雪融,和楚瑜對話時的冷漠蕩然無存,面容絕豔得無法比擬.

"天色不早了,朕已經為你准備好了臥房."梁政帶著唯心下城樓,"路逸公子也很擔心你."

"先給你檢查一下身體,然後先去休息,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是"唯心的心髒內像是被裝進了一只小青蛙,撲通撲通活蹦亂跳.她的面色微紅,心中的小情愫蔓延的更加廣泛.

她這是在做夢嗎,她說想嫁的男人,此刻就站在她面前,牽著她的手.

她是他的緣妃.

她好歹也算是閱人無數,可自從第一次見到梁政到現在,總是被他莫名的蠱惑.

特別是這一次,在得知他就是她的夫君後更加明顯.

"喂你給本王站住"一聲中氣十足的聲音咆哮而來,打破了有些尷尬的氣氛.唯心被震得頭皮一麻.

這聲音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

"怎麼,你個丑八怪不記得爺了嗎"來人牙齒咬得咯咯響,大有將她吞下去的勢頭.

"阿徹,時辰不早了,立刻回去睡覺."梁政往唯心面前一站擋了個嚴嚴實實,完全遮住了她的視線.玄衣絳袍襯得原本就高大的他身形更加修長.

"哥這個丑八怪當初可沒少整我"少年的聲音透著委屈,想要撒潑.

唯心悄悄從梁政身後探出一雙眸子想要看個究竟.可在看清楚來人之後她差點一口惡氣嗆死自己.

冤家路窄,這不是自己當日揚言要捉回去給楚瑜當面首的少年.稱呼梁政"哥哥",名叫"徹"那不就是五皇子崇親王

唯心臉上表現的波瀾不驚,可內心卻早已風起云湧.少年明著來她倒是一點也不怕這小子,但誰知到他會不會暗中打擊報複

"唯心參見崇親王."唯心深吸一口氣,從梁政身後站出,對著張牙舞爪的少年微微一福身.

""

梁徹在看清楚唯心的臉後大吃一驚,"你你你"

得,看來想讓他不打擊報複是癡心妄想.唯心心里哀嚎一聲,但面色仍舊不變,掛著和煦的笑.

"你是唯心"

剛剛她從哥哥身後走出來的一刹那,他也呆了呆.記得之前見到她時總是輕紗遮面,即便是露在薄紗外面的肌膚卻也撲滿了脂粉,俗不可耐,可若是忽略那一臉的庸脂俗粉便能看到一雙茶色的眸子,亮得滲人,眼角一抹緋紅.

可如今她突然全貌出現在他面前,不施粉黛的臉藏著輝月般的清華.碧綠色的衣裙,一舉一動如行云流水.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為何亡國之君身邊總有一個絕色妖姬,並且心甘情願為她建鹿台,血染九州,烽火戲諸侯.

她只是沖著你,不帶功利色彩的展顏一笑,容光璀璨,就融化了心底所有的冷漠和偽裝.哪怕明明知道會萬劫不複,也願意今朝有酒,對月訴衷腸.

這種只在史冊里記載過的女人,卻嫋嫋從曆史中走了出來,站在世人面前,一個淺笑顛倒了眾生.她化身成了哥哥的女人,也是梁宣帝的緣妃.

唯心醒來之後已是日上三竿.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子撒了進來,知了在屋外沒命的叫.

屋內一派紅綢紅紗的布置,就連被褥,都是紅色.也對,昨天是她嫁人的日子,雖然她缺席了.

"緣妃娘娘,您醒了."一位婢女聽到屋內的動靜後推門而入,稱呼她緣妃,自然極了.唯心也愣了好久才終于接納了這個稱呼.

她**之間從身份低微的婢女變成皇帝的妃嬪.

哦不,是從一個任人揉捏沒有實權的公主,變成尊貴的帝妃.

其實對她來說都一樣,無疑是從一個小房子移到一個大房子,從一個牢籠遷到另一個金絲牢籠.

"娘娘,奴婢名叫阿喜,皇上讓奴婢來服侍您,還讓我轉告您他就在隔壁的院子里等著您,讓您起了就過去."婢女拍了拍手,一行宮人推門而入,手中捧著的盤子內端放著各式各樣精致的衣裳首飾.

好生華麗.

唯心掃視了衣物,無一例外都是偏冷的色彩,各色的紅都沒有出現.

有人的用心讓唯心心里一顫.自從見到楚瑜後她就開始討厭紅色,特別是豔麗到極致的血紅朱砂紅.

因為無一例外的會讓她回憶起四年前的淒慘,和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為快的楚瑜.

楚瑜極愛紅色,身上的衣飾也幾乎全是那張揚又妖冶的色彩,就連鳳凰長廊,也是皇帝楚業投其所好,命人尋來豔紅色的鳳凰花,裝點世上獨一無二的云水閣.

阿喜麻利的服侍她更衣洗漱.

從屋子里走出,唯心在她的指引下到隔壁的院子里給梁政請安.

"我哥哥呢"唯心拉住帶領她的阿喜,"哦就是路逸公子."

"公子從今兒個早起一直和皇上待在一起,娘娘您快進去吧."阿喜並沒有捕捉唯心話語中稱呼尊卑的不妥,笑得坦然.

唯心在雕花木門前站定,再三鼓勇氣推門都以失敗告終.

"唯心,既然來了,怎麼不進來."一個低沉的嗓音在屋內響起."你應該有很多話想要問."

唯心面上一紅,終于推門而入.她早就習慣于面紗的阻隔,讓人無法捕捉她臉上的顏色.如今可好,羞澀總是能讓人一眼看穿.

"唯心給皇上請安,皇上萬歲."

梁政一身便服坐在圓桌邊,玄底,一條赤紅色的龍蜿蜒盤旋一直延伸到左袖."這不是在長安,不必拘禮,過來坐吧.". 首發

"緣妃娘娘."路逸起身微微一行禮,臉上一直溫和的笑.

"哥哥還是叫唯心吧."唯心沖著梁政眨眨眼睛.

"來人,去給緣妃端些吃的東西"梁政示意唯心在身邊坐下,算是默許.

"唯心你平安無事就好."路逸眼神柔軟無比,長歎一聲."不過,我們剛剛重逢就又要分開了."

"哥哥你說過的,我們長安見."唯心搖搖頭表示安慰,"我昨天也只是被關了起來而已,身上沒有再受傷.害你們擔心了."

脖頸處的那一道傷疤蜿蜒在唯心白皙的皮膚上,梁政坐在這個位置,也只是一瞥,就被這可怖的傷痕重重撞擊了一下心髒.

這分明像是砍頭的致命傷.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29章 【029】守你百歲無憂(五)    下篇:第31章 【031】守你百歲無憂(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