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27章 【027】守你百歲無憂(三)   
  
第27章 【027】守你百歲無憂(三)

儀仗隊在前面開路,天色已經漸漸轉晚.

夕陽低垂在地平線盡頭,烈烈如火.送親的隊伍一路敲鑼打鼓,皆是一派喜色.圍觀的群眾們更是熱情洋溢.

天子嫁妹,皇帝娶親.這種難能一見的喜事兒對于百姓們來說,上前看一看似乎也能沾到福氣.

更別提婚車上七重紗層層遮蓋的,那豔麗窈窕的身影.紅衣紅蓋頭,讓多少血氣方剛的好男兒看了熱血沸騰.

送親的隊伍乘船過了渭河,鄴城的大門轟然中開.

梁政身著玄衣絳袍,身影修長,青絲高高的束起,鎏金王冠暮色下奪目生輝.他站在城樓的最高處,遠遠的看著一條紅色的長河向他湧來.

被精心修飾過的臉,威嚴無比,絕豔孤傲,帶著冷漠和疏離.

"元琮,總有一天,這個天下都會是你的"女人死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會的,天下,已經越來越勝券在握了.梁政在心里默念,不知不覺儀仗隊已經盡數進了鄴城.

"皇上,送親的隊伍已經到了,您不趕快過去嗎."小培子氣喘籲籲的爬上城樓稟報.

"五弟死活要代替朕去接人,說什麼,報那三日之仇."梁政瞥了他一眼,毫無波瀾的回答他的話.

"皇上,您不在崇親王肯定會胡來"小培子有些傻眼.

"隨他."

"不如您去看看"

無數道煙火在梁政沉默的一刹那飛上天際,炸開在四合的暮色中,絢爛了黑夜.

而城內,梁徹看著坐在婚車內的窈窕身影,痞痞的笑."緣妃娘娘,本王奉皇兄之命來接你的轎"

小宇宙快要爆發,整蠱的招數片刻就在他心底過了個遍兒.

七重金黃色的幔紗,煙火中流動著璀璨的熒光,紗帳後的那個正紅色的影子倒是動也不動.

許久不見回音,梁徹的臉瞬間綠了,這個該死丑八怪,居然給他臉色看,別以為封了緣妃就能爬到他頭上,這可是他們梁氏的地盤.

"緣妃娘娘倒是快下來啊,難道想一輩子呆在轎子里不成"梁徹咬牙切齒的說道,順便掃視一圈周圍的賓客.

賓客們看的心領神會,也紛紛跟著起哄,吵著嚷著新娘子下轎.()

一只白淨修長的手從七重紗中探出,梁徹一愣隨即上前伸出手接住.溫涼軟滑的觸感讓他下意識的握緊.

賓客們也都驚訝的止住了喧鬧,一雙如此優美的手,那麼它的主人又該是何等的美貌.

一個身著鳳凰紅裝,頭上蓋著蓋頭的女子探出半個身子.

梁徹徹底愣了神,還未反應過來便脖頸上一緊,女子的柔荑近身貼在他的胸膛上,左臂勾住他的脖子翩翩一躍落了地.隨著她行云流水般的動作,如火焰般的紅裙後擺上金色的鳳凰似浴火振翅而飛.

鼻尖縈繞的滿是她身上鳳凰花的味道,這下他真的徹底不知所措,盤算好的整蠱計劃不攻自破.她就這麼勾著他的脖子站在漫天的煙花雨下,隔著紅蓋頭凝視少年臉頰上飛起的紅.

"本本王帶你去洞房"梁徹有些慌慌張張.

倒是四周賓客和儀仗隊的人反應了過來,忍不住哄堂大笑.有些膽子大的甚至捕捉話里的不妥調侃梁徹."五爺,怎麼能是您去和緣妃娘娘洞房呢,是不是"

抱著新娘的梁徹腳步一絆差點兒摔在地上,臉頰通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今日的他一身流云紋玄衣,和懷里的火紅交相輝映.

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但他也懶得再去糾正,索性頭一埋直接抱著新娘去了新房.

"五爺當心皇上知道了今晚罰你買醉"身後的賓客們再次哄堂大笑,世人皆知崇親王不喜飲酒

"走了走了,大家都去喝喜酒"一個禁鍕裝扮的人招呼賓客們和儀仗隊入席,于是圍觀的人群一哄而散.

梁政從最高的城樓上一躍而下,鼓動獵獵晚風吹拂著他的衣衫和面龐.他的臉堅硬如同冰川,飽滿的額頭如同開闊的冰原,一雙幽深不見底的眸子凌冽如刀.

賓客中女子占了不少,她們從長安千里迢迢前來鄴城就是為了一睹宣帝的絕豔風姿.她們之中突然有人失聲尖叫,站了起來,直勾勾盯著遠處,神情緊張.

眾人回頭一看也猛的站了起來,不由自主的哆嗦.

煙火的光霞瀑布般為他黑色的影子鍍上一層光暈,一身玄衣絳袍神祗般從天而降.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三呼萬歲的聲音排山倒海,無數女賓的心髒里似乎有萬匹野馬在奔騰,跪安的聲音都在顫抖.

一片死寂.

"平身."梁政面目上的冰凌似乎融化些許,直接無視跪拜的眾人,"崇親王帶著緣妃去哪兒了"

心碎的聲音此起彼伏,女賓們淚眼婆娑的伏在地上,感動宣帝的一片癡情之余發誓再也不相信愛情.因為眼前這個人的影子早就入侵了她們的靈魂深處,此生非君不嫁.

"回皇上,五爺已經帶著緣妃娘娘去了新房."路逸從賓客中站出來,溫文爾雅風度翩翩.

"你是路逸"梁政的目光定在無雙眼角的幽藍上.

"正是草民."無雙如沐春風的微笑,讓死去活來的女賓們再次精神一震.

"小培子."梁政轉身招呼氣喘籲籲剛從城樓上爬下來小培子,"你和無雙公子就在這里主持酒宴."

"皇皇上"小培子滿臉醬紫,上氣不接下氣,"五爺說還要鬧洞房"

梁政一個冷眼掃過去,小培子立刻腰不酸了氣兒不喘了."是是是,奴才一定主持好宴席"

話音未落就見那個修長的身影轉身隱匿在了黑暗中,匆匆離去,帶起一陣西風獵獵.

新房的門被悄無聲息的推開,屋內的奴婢們聽到腳步聲後齊齊跪了一地,福身行禮,"皇上萬歲"

"都下去吧."梁政輕踩著羊毛地毯,步履沉穩,語調深沉.他還沒有想好怎麼面對她,所以這些人都不能在場.

"是"婢女們魚貫而退.

紅燭跳動著燃燒,灼目的顏色像她身上血色的禮服.

梁徹那家伙吵著鬧著要整唯心,可現在連影子也沒有了,是不是整人不成終害己,被氣跑了.想到這兒梁政臉上的表情有了松動,試著喚了聲"唯心".

想起那晚她一身清華,表情淡淡,聲音也淡淡.

想到那晚她伶牙俐齒,說"敢連累我就讓你弟弟一輩子當面首."

不知待會兒她看到是他又會是什麼反應.就這麼想著想著,梁政移步已經坐在她的身邊,一股鳳凰花的味道溫柔的將他包圍,他忽然想到那晚夜探云水閣穿越的鳳凰長廊.

目光下移落在她雪白的皓腕上,一對黃金鐲子燭火下泛著明晃晃的光,雕刻一對鳳凰,一如她紅裝後擺上的那只金絲鳳凰一般觸目.

"唯心,你為什麼不帶那雙琉璃鐲子"說罷梁政執起她的手腕,語調下意識的放輕柔.

琉璃鐲子紅蓋頭下的人明顯震了一下,但迅速的隱藏過去.

梁政見佳人沒有反應,索性另一只手去掀掉她的蓋頭.

眼前兀的一亮,鑲嵌著翡翠瑪瑙的華麗鳳冠下,她面帶羞澀,抬起瀲灩的眸子對上執著她手腕的男人,嫵媚豔麗的面容,狹長的鳳眸,血紅的薄唇,眉心點上一朵朱砂蘭.一顰一笑,都是無限芳華.

世人皆知西施美,獨獨不解佳人豔.

"皇上."她唇角勾著一個絕美的微笑,足以勾魂索魄.

梁政盯著她看了一秒鍾後,原本化開了冰的溫潤面容刹那獰厲之氣無聲擴散,君威頃刻暴漲,再度堅硬如冰川.

他緩慢而用力的牽動面部肌肉,一字一頓,"你,是,誰,唯,心,呢."

烏黑幽深的瞳孔深處像是被投入了一把鬼火,任何與他對視的人都會感覺到亙古的荒蕪和讓人忍不住跪地的君威. ~~

但是對面的女子巧妙地避開了梁政狠厲的近乎殺戮之意的眸子,貼近他的耳畔,笑容更加燦爛媚意橫生.

"本宮閨名叫楚瑜,楚國嘉靖長公主.宣帝一定早有耳聞."楚瑜爽快的承認,一挑眼角,眼神肆意又張揚.

"唯心不能來了,所以就由本宮來同你洞房花燭."

楚瑜白皙的手腕被梁政捏的通紅,但並不妨礙她妖嬈橫生,吐字如罌粟."梁宣帝天人之姿,讓本宮好生仰慕娶了本宮,可比那個賤婢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你說是嗎宣帝陛下"

下一秒梁政松開鉗制住楚瑜手腕的手,狠狠掐住了她弧線優美的脖頸.

楚瑜被突如其來的窒息感入所困,臉上的表情因為缺氧頓時蒼白起來.她的笑容在暴怒的梁政面前顯得那麼媚骨無力,卻毫無一絲畏懼,像是看著**給她開一個小玩笑,不足掛齒.

梁政看著楚瑜的聲帶在自己的虎口處震動."呵呵宣帝,你這樣會讓本宮以為你對唯心有多麼一往情深似的."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26章 【026】守你百歲無憂(二)    下篇:第28章 【028】守你百歲無憂(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