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23章 【023】隔世舊夢(十一)   
  
第23章 【023】隔世舊夢(十一)

"她叫路縈,字唯心,五年前父母因為瘟疫雙雙去世孤苦無依,幸得長公主庇護,在云水閣服侍公主,享榮華富貴."

一個身著白衣的人踏著陽光,聲音溫潤如玉,眼角妖冶的藍時隱時現.他風度翩翩的走進前庭,臉上的微笑一如第一眼見到他的一樣溫文爾雅.

"草民參見皇上,公主."無雙施行一禮,"草民乃唯心的哥哥,足字旁的路,路逸,字無雙."

唯心在短短的一個早晨覺得自己經曆了數場腥風血雨,看著公子無雙又一次從天而降,鼻腔突然酸澀.感動之余她也瞬間明白了無雙的意圖,啞著嗓子喊了一聲"哥哥."

延青對于無雙的出現十分震驚,想要爭辯卻再次被無雙打斷.

"草民帶了金絲雀,希望能換妹妹一個清白."無雙的笑容破開冰蕊,溫柔地看著唯心.

據說北方宮廷中用來驗證女子是否清白是用金絲雀的血滴在手背上,若血滴不落下就說明清白無疑.

一滴鮮血滴在手背上,久久不曾落下.

唯心的心暫時放下一半,另一半仍舊高懸.

楚瑜曾經雖然用劍砍了她的脖子,但實際上根本不知道陸惟馨這個名字的存在.

但是楚瑜知道陸惟良.畢竟陸這個曾經被滅門的姓氏現在出現實在過于紮眼.

無雙出面解釋姓氏為足字旁的路,並為自己編排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身份,讓她在刀尖上游走了一趟,差些被鋒利的刀刃刺穿.

楚瑜若是猜到了什麼絕對有能力將她就地處決,而她毫無還手之力.

"皇上,公主,請你們為奴婢做主,奴婢的清白被人侮辱,實在可恨"唯心一咬牙,向楚瑜叩首,乘勝追擊.

"奴婢願意前往梁國和親,一來促進兩國的和睦,二來為云水閣揚名."

楚業的陰霾一掃而光,當機立斷,"准了,朕這就封你為和親公主"

延青絕望地跪在一旁,大腦空白.如果說無雙的出現毀掉一半的希望,那麼楚業的話就是當頭一棒,奪走了所有的可能.

"延青,你去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吧,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什麼時候再出來."楚瑜似乎忘了方才延青說過的那些話,風輕云淡的一句就把她的後路給斷了,讓她再也無法反駁.()

鳳凰長廊內一閃而過一個黑影,在聽到楚業親口許諾唯心為和親公主之後,避開了眾人的視線閃電般飛速離去.

"大人,唯心姑娘的清白已經被證實,楚莊公也即將下諭旨封其為嘉善公主."探子回來稟報剛剛打探得到的消息.

"恩既然她清白已經無疑,那麼就無需我們再出面告之皇上的意思逼楚國交出人了."使者若有所思,"但我就不明白了,皇上要一個身份卑賤的婢女做什麼."

是不是早時候的舊相好或者說掐斷楚國刻意安插人手的意圖

"大人,話可不能亂說"探子立刻用眼神制止了使者的閑言碎語,"皇上這麼做一定有他的主意,我們不能妄加揣測"

探子的一番話點醒了使者,"算了,我們還是做好交代的任務吧,你回去給皇上稟報一下情況."

"是,小的這就去."探子默默離開.

云水閣西園正燈火通明,如今唯心的身份不同凡響,廂房四周被侍衛守衛,不敢有絲毫差錯.

無雙靜悄悄的看著唯心,盡管雙目毫無肅殺之氣,但也足夠讓唯心坐立不安,半晌,他終于吐出兩個字,"糊塗."

唯心低頭不語.

"你這算什麼,非要去和親又是什麼意思,還是說你已經不想再報仇了"

唯心一愣,"怎麼不想,我無時無刻都想將楚瑜挫骨揚灰."她說起這話的時候聲音中沒有陰狠的暴戾.

可就是這淡淡的語調中,卻仿佛藏著獅子.

"你知道你冒了多大的險嗎,萬一楚業和楚瑜不答應呢,萬一梁國不答應呢."無雙如今作為唯心的"哥哥",守在唯心的身旁.

"我就是想放手搏一搏,我能感覺到楚瑜的陰功大幅提升,想要近身都成了問題."終于,唯心閉上雙目眼角濕潤,"我無路可走,所以想要借助梁國的力量."

從父母哥哥死後,從自己"死"後,她無論在人前如何冷若冰霜,還是時常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流淚.

四年前她心底的恨意就紮了根,報仇是飲鴆止渴的毒藥,是讓她在世間苟延殘喘的唯一支柱.

"你以為梁國皇族的那些人,是軟柿子可以任憑你捏來捏去"無雙語氣突然加重,"你是覺得自己能夠征服梁宣帝那個殘酷的殺胚還是能夠拿捏梁太後那個毒婦"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在滅門之災里活下來的,但我知道你為了活下去一定受盡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不會再有人在乎你是否活的開心,也沒有人覺得你有多麼重要."

"那些皇族權貴,需要的無非都是利益.他們無一不拿人命做草芥,生殺大權握在手中,翻云覆雨."

"云水閣的日子即使再難熬,也敵不過在皇宮這個牢籠挨韶華的半分淒涼."無雙眼角的幽藍色在燭火下光滿四起,刺的唯心充血的眸子一陣恍惚.

"楚國皇室滅我族人,殺我全家,這筆賬,陸惟馨永遠烙在心里,我總有一天會將陸氏一族受到的所有傷痛千倍百倍奉還回去血刃仇敵."唯心兩行清淚滾滾流淌,從她變得赤紅的眼眶.

無雙聽到她的一番話後歎了一口氣,眸色稍微緩和,"恐怕你家族被滅一事絕不簡單,你有沒有想過,你哥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怎麼會招惹到楚瑜楚瑜之前對于反抗她抓人的面首家里人也未曾過于苛刻,為何你家就一個不留"

無雙一石激起千層浪,唯心當場愣在原地,渾身跌入無盡深淵般猛然窒息,渾身冰冷得不可言語.

"為什麼難道陷害我家人的還另有其人"震怒,驚恐,不甘,暴躁寫滿了唯心一張清冷的臉.

"這只是我的猜測,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無雙看到唯心的反應輕歎著搖了搖頭,一副無可奉告的表情,"不過你確實需要好好想想,有什麼忽略掉的疑點,哪怕一個很小的不對勁,都說出來."

唯心跌坐在**邊,蜷起身子,臉埋在膝上,雙手抱住頭.

有什麼疑點,有什麼破綻

她當時被楚瑜一劍砍了脖子後意識全失,耳邊就只剩下了哥哥響徹天地的痛呼.再次醒來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情,一位婦人撿回了垂死的她.

她醒來後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云水閣,可得到的卻是哥哥被連下七顆媚藥,暴斃身亡的消息.

她魂不守舍回了婦人的農舍.

如果說一個月前她只是身"死",那麼那一刻她便是魂飛魄散.

她不知道自己蘇醒來,化身複仇的亡命之徒能活多久,但她只要摸到脖頸處的傷疤,想到哥哥和家人的音容笑貌,蝕骨的恨就在心底灼燒,如同奔騰的岩漿,將她的魂魄都點燃.

鬼使神差的,在眼前一片朦黑之中,突然浮現起一個畫面,漫天花雨下一人青絲隨風飛舞,和身旁身著青色的人一同朝她微笑.

那似乎是許多年前哥哥和她的未婚夫.

唯心的雙眸豁然睜開,眼底帶著疑問和深沉.

"你可是想到了什麼"無雙見唯心陷入沉思,明白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可疑的地方.

"其實,我還待字閨中的時候,有一個未婚夫叫尚鄢陵.那是父母為我結下的娃娃親."唯心徐徐說到,"只不過四年前那場滅門之災後,他和他的家人都不見了."

無雙細細咀嚼著唯心的一番話,"若是牽連九族的殺戮,或許逃不掉也不一定."

"可當時聽那位婦人說,尚家並沒有被治罪."唯心迎上無雙的目光,"四年前我走投無路的時候,也曾經想過要投靠尚家,但他們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那種感覺就像是他們之前的存在全部都是錯覺."

"既然人都不在了,我就忘了那段事,一晃四年,剛剛我才突然想起還有這麼一個人來."

"那麼你的意思是,尚鄢陵很可疑"無雙一針見血.. 首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們家和那次的屠殺有沒有牽連."唯心有些無法接受,"但我們兩家無冤無仇,又是兒女親家,沒有理由害我們.如果說可疑的地方,我只能想到這麼多."

"知人知面不知心."無雙目光落在唯心放置于**頭的玉柄扇上,映襯著暖光細細觀摩.

燭火下,琉璃材質的扇面透明,反射著橘黃光華,內嵌的青色花朵絢爛綻放.玉質的手柄燭火下光潔無瑕,質感細膩溫潤.

整個扇子材質非同凡響,輕盈大氣,毫無累贅之感.

只見扇面的最下處,兩個端正大氣的字刻在上面,雖小,但篆刻之人手法嫻熟,游刃有余.

惟馨

"身上的傷還未痊愈,我幫你換完藥就趕快休息."無雙將目光從玉柄扇上收回.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22章 【022】隔世舊夢(十)    下篇:第24章 【024】隔世舊夢(十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