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22章 【022】隔世舊夢(十)   
  
第22章 【022】隔世舊夢(十)

唯心碧衫的立領雖然蓋住了脖頸處的傷口,卻蓋不住楚瑜陰狠的目光下陡然灼燒起的火辣辣的痛.

如果這樣也能成為阻止她前去梁國和親,借力來報仇的理由的話

一聲輕笑打破四周冰凌寸生,寒意刺骨的氣氛.唯心抬起淺笑的眸子看向楚瑜,淺茶色盈盈如涓涓細流的清水,"一面說辭怎麼能有說服力,奴婢也有證據證明自己無罪."

她本就是清白身,延青的誣陷全都不成立.

"奴婢那日進云水閣的時候因為對鳳凰花過敏,渾身上下都起了疹子,幾位姑姑說不宜使用井花水溶解的守宮朱粉,所以點上宮砂一事就拖延了下來."

"如果皇上和公主心存懷疑,那麼奴婢可以當場點砂,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字字慷鏘有力,砸在延青的心上,她在聽到唯心的話之後臉色刷白,如臨大敵,睫毛撲閃撲閃抖動著.

千算萬算,她只知道唯心身上沒有守宮砂,卻不知道是因為一開始就沒有點上.

這個女人,前日自己早就設好的天羅地網,料她毒發之日無解藥,身上有傷必死無疑.可這樣都沒有把她弄死,不知死里逃生之後還會激蕩起什麼腥風血雨,不絕不能讓她有翻身的機會

長公主一定不能答應她她在心里呐喊,開始後怕,怕楚瑜真的要檢驗事實真相.

"去,拿東西來,本宮要看著她當場點砂."楚瑜拖著腮回她一個媚意橫生的笑,而話語間卻寒意遍生.

延青腦海中咣鐺一下,沒了回聲.

梁國大鍕自從進駐鄴城之後便做了休整,不再繼續南伐.如今梁鍕主力和楚國要塞城池只有一河之隔.

昨日,梁國主動派出使者前往楚國議和,目的不明.

此刻鄴城城牆的最高處一人臨風而立,一身常服顏如冠玉般俊逸絕豔,他的眸子幽深不見底,如兩汪寒潭.流水般的云卷紋湧在黑底披風,後擺隨風肆意飛揚,一條赤龍蜿蜒盤旋在內里的衣袍上,張牙舞爪怒目圓睜,威嚴如同從萬籟的沉寂中活了過來.

"皇上,隨行使者去昆城的探子已經回來了,正在樓下等著召見."一位身著銀色鎧甲的人匆匆爬上城樓稟報.

"傳."一個冷漠至極的聲音,聲音的主人背著刺目的朝陽,微眯著雙眸定定地遠眺,用無上的帝王威嚴淡淡的俯瞰著腳下萬物蒼生.

渭水波浪重重,晨光下瀲灩著絢彩.

梁政,梁國新帝,如今二十有六,登基雖然只有四年,卻比登基十年的楚莊公楚業創下更多的業績,使梁國如同這如火的朝陽一般燃起新的未來,

"微臣遵命."銀甲青年離開不久,一個身著灰色布衫的人就爬上了城樓.

"微臣參見皇上."

"平身,"梁政收回目光,轉過身,刀刻斧削的臉上面無表情,"如何"

"啟稟皇上,楚莊公同意了我們的賠償條件,但和群臣商討要送人來和親."

"和親"梁政挑了一下眉毛,"誰."

"當時楚莊公和臣子們因為人選發生了爭執,一怒之下去了云水閣."

梁政在聽到云水閣三個字的時候表情動了動.

"云水閣大總管,長公主的大總管名叫唯心,她自請和親."

梁政瞳孔一縮,眼前浮現起那晚的那張不施粉黛的臉,眉眼清冷,如藏著梅花飛雪般的清輝.分明是卑賤的身份,眼神和氣質卻那麼高傲不羈.

"楚莊公同意嗎."梁政依舊波瀾不驚的說著.之所以繼續開口是因為他突然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本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可長公主的另一個婢女卻突然跳出來指證唯心不潔,要嚴懲不怠,禁止她去和親."

梁政的臉色迅速風云變幻,君威從天而降.

來人原本只是彙報監視的情況,卻碰上了梁政陰冷著一張面孔."皇上"他試探著開口詢問,有些傻眼,自己到底哪里做錯了,惹得龍顏不悅,或者說是楚國竟然派一個身份低微,不清不白的人來和親,有辱聖譽

"沒事,你可以下去了."梁政臉上的表情迅速消失殆盡,又恢複了亙古不變的波瀾不驚.

探子壓制住心中的疑惑,行禮告退.

"慢著",梁政突然叫住探子.

"皇上"

"你去告訴使者,朕欽定唯心為和親之人."

""

"賜封號緣,緣妃"

""

梁政回過頭來就看到探子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冷聲問道,"怎麼,你還有事嗎."

探子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謝罪,"沒沒有臣立刻前去告知使者皇上的諭旨."

探子腳下生風,飛似的離開.

人去之後城樓上再次恢複甯靜,風聲呼呼灌入梁政的耳朵,吹動他玄色的披風漫天飛舞.從袖口內取出一塊布帛,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小篆.

陸惟馨,年十八,四年前慘遭滅門之災陸氏一族族長陸長風獨女

曾得其兄長饋贈琉璃絲玉柄扇,愛不釋手,幾乎從不離身

眾臣被盡數譴退,倘大的前院跪著的只剩下了唯心.

延青和劉公公去了**所准備點守宮砂的材料.

"唯心,解釋一下常潤之究竟是怎麼回事."楚瑜詢問.

"奴婢只是想幫公主尋一個可人兒回來."唯心直身而跪,不卑不亢,"至于苟且之事,廣甯侯府中有人陷害常公子,想要將廣甯侯這個最受**愛的兒子置之死地."

"廣甯侯一氣之下和常公子斷絕了父子關系,奴婢遣人出門辦事路過巷口見常公子被趕出家門十分可憐,人又趁公主心意,就自作主張的接了回來."

"而且,常公子仍舊是清白之身."

如果只有楚瑜在,她倒是可以大方承認這計自己一手策劃,反正楚瑜只要人不要過程.但要命的是楚業也在,那麼她怎麼能就這麼承認是自己一手設計了她**妃的娘家.這不是給楚瑜添堵.

楚瑜半闔著眼,塗著茜素紅蔻丹的食指有一下每一下地敲著紅木椅的扶手.

看到楚瑜的動作,唯心已經明白了個大概.楚瑜生性多疑,兩個截然相反的證詞足以讓她誰也不信.

那麼就用事實來講話.

延青和劉公公一人端著守宮粉末,一人端著井花水,回到了屋內.楚瑜深深的看了唯心一眼.

"可以開始了."楚業急躁的吩咐.

唯心掃過延青端著的守宮粉末,象牙白瓷盤盛著,顏色赤如朱砂般豔麗.

她看著劉公公取了半勺粉末一勺水,用軟筆均勻攪拌.

唯心擼起廣袖,一條雪白的手臂暴露在空氣中,只是上面交錯著道道鞭傷,傷口上黃色藥粉的印記還在,所幸都已結痂.

唯心曲左臂露出小臂內側,延青軟筆飽滿地蘸了藥水,正准備向唯心的手臂上畫去.

"等等."唯心突然抬起右手拽住延青的衣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都這個時候了,少拿朱砂粉來糊弄."

延青臉色一白,"你胡說什麼,守宮粉的顏色和朱砂本來就像,你肯定是弄錯了"

"是嗎"

唯心一把奪過軟筆,不費吹灰之力就鉗制住延青的手臂,飛快地擼起延青的袖子,"有沒有弄錯,試試不就行了."

"你想干什麼"延青大驚失色.

她想要掙紮卻被唯心扣得死死的,礙于楚瑜和楚業的顏面無法發作.唯心右手握著軟筆,在她小臂內側重重的點了幾下.

紅色清淡地暈染開,沿著皮膚的紋路迅速擴散.

楚業伸長了脖子看,楚瑜也睜開了鳳眼.

還未等藥水完全干透,唯心捉起盛著井花水的瓷碗朝著延青的手臂一潑.

朱砂紅混著井花水順著手臂肘流落在地,唯心放下瓷碗,從衣襟中取出手帕,擦拭手臂上點了藥水的地方.

眾人屏息,目光全部彙焦在延青的手臂,剛才點上的那一點絢爛的朱砂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楚業倒吸一口冷氣.

唯心一聲嗤笑,"延青大人,你如何自圓其說"

如果承認守宮粉被調換成了朱砂粉,欺君.

如果承認守宮粉是真的,失節

哪一樣都是要命的罪行. 360搜索 .冷婢有毒 更新快

延青盯著滿地暗紅色,許久後抬頭.眸子里不是恐懼和絕望,反而揚起巨浪般的陰狠,"陸惟馨,你以為你贏了"

唯心在延青的眼里看到了瘋狂.

陸惟馨,這個本應該死在楚瑜劍下的人的名字,就這麼毫無遮攔的被延青脫口而出.

終于明白了哪里不對勁.唯心幾乎不能直視延青如利刃般的目光,即使她曾經死里逃生,即使她曾經殺人如麻,但也敵不過"陸惟馨"這三個字暴露在楚瑜面前帶來的滔天恐懼.

"延青你剛才說什麼"楚瑜的聲音帶著濃重的疑惑,殺氣陡然而起.

糟了,唯心暗叫不好,心髒狂跳.四年的心血絕不可以功虧一簣敗在延青的手里,不管她是如何得知自己就是陸惟馨,但楚瑜一定不能知道

"公主,唯心的真名其實是"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21章 【021】隔世舊夢(九)    下篇:第23章 【023】隔世舊夢(十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