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冷婢有毒第11章 【011】不如不遇傾城色(十一)   
  
第11章 【011】不如不遇傾城色(十一)

"你這是受傷了"唯心這才發現,他肚腹處的衣衫早被潤濕,伸手一摸,鮮血在她雪白的指尖上綻放如一朵妖嬈的薔薇.()

"嗯我來是要帶我弟弟走"他氣喘籲籲,臉色些許蒼白.

"你現在這副鬼樣子,還想你弟弟走"唯心心中一抽痛,慌張的扶著他坐在椅子上,隨後急忙翻箱倒櫃的找藥."你感覺怎麼樣,傷的嚴重嗎"

"無礙,他們手段陰了些,只是些皮外傷.如今事態緊急,我們必須走."

"定遠將鍕已經下令封鎖城門,你滿身是血,插翅難逃."唯心翻出金瘡藥,解釋道,"何況還要帶你那拖油瓶弟弟."

"阿徹,還好吧."他看著她忙碌,淡淡的問.

"他自然是好得很,好吃好喝的供著."

剛一回過頭發現他目光深鎖著自己的臉,唯心一驚.因為她意識到.自己此刻不但摘了面紗,還卸了一臉豔俗的脂粉.

連忙避開那張讓人自亂陣腳的俊顏,心髒又是一陣狂跳."我這里有藥,你先抹些."

男人擰眉,目光中劃過一絲探究.他接過唯心遞來的藥瓶,好看的唇角揚了揚道,"謝謝."

唯心手心一抖.

關上窗戶重新坐回桌前,繼續心不在焉的翻著典籍.暖光下,洗去脂粉的她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一頭瀑布般的青色未束,披散在肩上長及腰間.

男人不動聲色的凝視著她,因為他忽然想起,無論是三日前還是今日白天他見到她,她都是一律輕紗遮面.

雖滿面脂粉,可舉手投足間氣勢十足,骨子里透著一股清凌.那雙茶色的眸子更是穿透灰暗和孤寂的透明,亮的懾人.

就在剛才,燭火下他終于看清楚了她的真實模樣,長長的睫毛卷翹投下兩剪暗影,睫羽凝結著一層露氣.

一張巴掌大的臉,真實的樣子清冷如云霧.在她勾唇,蹙眉間,流光四射,有芳華自來.

"他給你添了不少麻煩."他盯著唯心的背影突然說道.

"是啊."

"我會盡快帶走他的."

"他還沒有侍寢,不能走."唯心嘩啦嘩啦的翻著書頁,掩飾自己怦怦加速的心跳.

"我知道你和他們不一樣,你只不過想要教訓教訓他那張爛嘴而已."眸子中帶著洞悉一切的了然,男人睥睨和操控的氣勢如君王般威嚴.

聽到這話後唯心背脊猛的僵硬,"怎麼不一樣,不要胡說."

這個"不一樣"猛然戳進了她心底的最深處.唯心壓著書頁的指尖微微顫抖.那段血腥的回憶海嘯般接踵而來,像是要吞沒她的理智.

她無暇再顧及翻書,想要竭力鎮定下頃刻間慌亂的心緒.

"你若是有心為之,早就可以在第一天讓便他侍寢,何必等到現在."男人走進屏風後慢條斯理的解開衣服.借著屏風外的燭火,將金瘡藥粉緩緩灑在傷口上. ~~

抽痛襲來,男人寡淡的皺著眉頭,面無波瀾的處理著傷口.仿佛這痛是在別人身上一般.

下一秒,屋內的燈火刷的熄滅,只聽到帷帳層層落下和翻被褥的幾聲簌簌響後,屋內就再也沒了動靜.

""

他一時間無法適應黑暗而愣在原地,有些錯愕和哭笑不得.果然她還是個孩子,這怪脾氣和她秀氣的外貌有著天壤之別.

"隔壁偏房空著,你可以去將就一晚."唯心甕聲甕氣的聲音隔著被子傳來,"記得不要連累我,否則你的弟弟將一輩子當面首,說到做到."

""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尖酸刻薄.

無彈窗,我們的

上篇:第10章 【010】不如不遇傾城色(十)    下篇:第12章 【012】不如不遇傾城色(十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