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見到孩子   
  
續:見到孩子

亞撒的這個猜測雖然是很欠揍,不過從他的角度來也不是憑空想象,他覺得自己很有依據……記得那天蘭芷芯受傷在醫院里,本是該住幾天才出院的,可是她卻急著要回家,原因嘛,不就是她當時去洗手間打了一個電話麼,出來還眼睛腫.當時她還是要回家見一個人……

這些,亞撒都清楚地記得,他只會想到男人,他哪知道會是嫣嫣.

蘭芷芯對于亞撒的敏感十分無語,不過她也不想多解釋,就讓誤會吧,他以為是她藏了男人,就不會再去懷疑其他的事了.

蘭芷芯不置可否,不點頭也不搖頭,一雙剪水秋瞳里盈滿了亮亮的神采:"總裁,你紆尊降貴來這里,是有何貴干呢?"

亞撒一聽她這麼,就當她是默認有藏男人了,不由得心里泛起一絲絲怪異的緒,倏然蹙眉,冷冷地:"我來拿我的手帕,別你給我搞丟了,那天你受傷,我用手帕給你擦血,然後放進你包包里了."

蘭芷芯見亞撒沒有再追問她不開門的事,她也暗暗松了口氣,看他似乎很緊張那手帕,她忽地興起了捉弄他的念頭……這男人今天突然跑來,害她在毫無准備之下只能將嫣嫣藏在臥室里,她心里不好受,想著就讓亞撒緊張一會兒.

"哎呀,總裁,真對不住,那手帕,我確實是有在包包里找到,我也洗乾淨了晾著,可是前幾天風太大,手帕被吹走了,不見了……"蘭芷芯看起來真的挺歉意的,美目波光閃閃,秀氣如黛的眉毛緊緊皺著,仿佛很自責.

"你……你把手帕弄丟了?"亞撒冷凝的眸子猛地一縮,瞳孔皺緊,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伸出了他鋒利的爪子.

"啊……"蘭芷芯一聲驚呼,冷不防被亞撒拽住了手腕,欺身上前來,她嬌的身子被按進了沙發的角落里.

"真的不見了?"

蘭芷芯被亞撒這反應給驚到,一下子有點發懵,縮著脖子想要躲開他的呼吸,但他卻得寸進尺的,強健的身軀狠狠相逼,將她禁錮在沙發的一角,他的另一只手也緊緊箍著她的腰,那力道像是要將她揉碎……

"你知不知道那張手帕對我來有多重要?那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手帕,我當寶貝珍藏著,可你卻把它弄丟了?"亞撒在這話時,明顯的帶著沉痛.

蘭芷芯被亞撒按住,前後左右都沒有掙紮的空間,完全被他禁錮了.再看他此刻這激動的樣子,就像她犯了滔天大罪一樣,他眼底閃爍的是心痛嗎?他在心痛那張手帕的丟失?

蘭芷芯的呼吸都不順了,一縷酸澀的疼痛在心尖掠過,一時間她竟脫口而出:"你這麼生氣,那手帕是一個女人送給你的嗎?"

"是,是個女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亞撒斬釘截鐵的語氣含著憤怒.

這句話,讓蘭芷芯只覺得胸口一窒,像被牛角蜂狠狠蟄了一口!

分明是清晰地感覺到酸楚的痛意,可她還是倔犟地迎著他的目光,嘴角泛起一絲魅惑的淺笑:"呵呵……瞧你這麼緊張,其實我是逗你玩的,手帕還在,沒丟.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沒人知道蘭芷芯現在心里多麼苦澀,聽到亞撒親口手帕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送的,他這麼憤怒,像是要撕了她一樣,可見他是有多重視手帕了,由此可見那女人真的對他很重要.

"什麼?沒丟?"亞撒微微一愕,隨即明白了,敢她在耍他?

蘭芷芯本來是一時興起才會想捉弄亞撒,可是沒想到最後卻是自己給自己心里添堵了.趁亞撒這一呆,蘭芷芯雙手抵在他胸膛,奮力想要推開他.

可是,這男人卻敏捷迅猛地抓住了她的兩只手,撐開在兩邊,上身一傾……

"嘶嘶嘶……"蘭芷芯仿佛一霎間聽到高壓電竄過的聲音,白希的臉蛋倏地了.

"敢耍我?害我剛才死了那麼多腦細胞,你,要怎麼賠?"亞撒陰沉的目光,與蘭芷芯緊貼得密不透風,雖然兩人都是穿著衣服的,可此時此刻的刺激,比不穿還強烈.

蘭芷芯眼底終于是浮現出慌亂,不經意地瞄向臥室的門,嫣嫣還在里邊!

因為嫣嫣在里面,所以蘭芷芯只能隱忍著不發火不罵人,生怕會被孩子聽到,萬一憋不住跑出來……

慌亂是難免的,可蘭芷芯畢竟是個成熟有理智的女人,不會那麼容易沉迷的.

"亞撒,你動不動就愛這麼將人按著壓著,是不是這招對你來最能擄獲女人了?我是30歲的老女人,你難道是想……呵呵,你長得這麼帥,又年輕多金,身材也很棒,如果你真的對我這麼有興趣,那我就不客氣了?"蘭芷芯故意露出很癡迷的目光,仿佛真是在期待著亞撒更進一步.

果然,這一招奏效了.亞撒深眸一暗,微微眯起眼睛,略顯慍怒地:"你還真敢啊,不覺得害.臊嗎?你這里已經藏了個男人,現在還想著跟我來點什麼,你是不是也太隨便了點?吃著碗里想著鍋里!"

當掙紮不起作用時,蘭芷芯裝作迎合的樣子就十分有用了.現在亞撒看著她這花癡的眼神就來氣……至于為什麼氣,亞撒不知道.似乎是對于蘭芷芯的"隨便"而感到失望和嫌惡.

蘭芷芯的心狠狠地抽搐了幾下,亞撒的話很傷人,但她現在只能裝作這樣,至少能讓他別再動不動就壓著她……上次在辦公室也是的,今天又是.

不過亞撒卻沒有立刻放開蘭芷芯,而是將自己的十指與蘭芷芯的十指相扣,眼中含著一縷狐疑和譏笑:"我有點好奇,你藏的男人難道是個窩囊廢麼?一定是在某個角落看著我們這樣肌膚相親,他都不站出來揍我,是不是太有度量了?或者,他根本就是個見不得人的懦夫?"

隨亞撒怎麼,蘭芷芯都沒有表現出很憤慨的樣子,因為,壓根兒就沒男人藏著,亞撒愛怎麼就吧,反正沒那個人存在.

亞撒不想承認的是,這樣與蘭芷芯緊緊貼著,他的心似乎在不規律的跳動,鼻子里傳來她身上的清香味,聞得出來是薰衣草的洗發水,這跟他平時聞到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不同.這清香混合著她自身的體香,有種難以抗拒的魅惑,讓他忍不住想多吸幾口……

"怎麼還不放開我?"蘭芷芯心里在哀嚎,剛才她那一招伎倆難道不是奏效了麼?他該放開走掉才對.可為什麼還按著她,這樣實在太危險了,周圍都是屬于他的氣息,她根本無從逃開.

兩個成年人這樣惹火的貼著,簡直就是等于雷電霹靂,不知道誰劈中誰,誰又定力不夠?

兩人大眼兒瞪眼兒,呼吸漸漸粗重……

蘭芷芯羞憤,她分明是感覺到亞撒身為男人的某些特殊變化,這更讓她急于掙脫.

"亞撒,你再不放開的話,我男人可能真的要跑出來揍你了."

"是麼?那我就等著看看你男人有多厲害.不過我很懷疑他是否真的會出來,知道我是你上司,他就龜縮起來,見到自己女人被上司這麼壓著,他也能不吭聲?你眼光真是……不錯啊."亞撒的嘲諷帶著那麼一絲不易察覺的酸意.

蘭芷芯現在才算是見識到了亞撒的臉皮有多厚,簡直不是她能理解的.

但無可否認的是,這樣蠱惑的時刻,需要蘭芷芯用更多的意志力去抵抗亞撒,抑制住身體里那隱隱的滾燙……"亞撒,你再不起來,別怪我不客氣!"蘭芷芯憤懣地從牙縫里擠出聲音.

"不客氣?哈……"亞撒得意的笑聲只發出一半,忽然間感到身後不對勁!

一個手里拿著"玩具錘子"的萌娃圓溜溜的大眼瞪著,使勁在亞撒背上捶打.

"打你打你打你打你!"稚嫩的童聲在亞撒身後響起,驚的又何止是他!

"嫣嫣!"蘭芷芯趁亞撒呆滯那一秒,奮力推開了他,趕緊地將嫣嫣抱在懷里.

嫣嫣雖然被媽媽抱著,但是卻氣呼呼地瞪著亞撒,粉嘟嘟的腮鼓著:"你欺負人!"

亞撒這張臉啊,此刻是青一陣白一陣黑一陣……活了29年,這是最丟臉的一次了!居然被一個P孩打了?瞧那五彩繽紛的"玩具錘子",雖然打在身上不痛,但是很沒面子啊!

"你……嫣嫣?你怎麼在這里?"亞撒在驚詫之余也無法生氣了,嫣嫣是個孩子,他還不至于跟孩子發火.只是,難免尷尬,無奈用手扶著額頭……頭疼.

"哼哼,不告訴你!"嫣嫣梗著脖子,站在媽媽面前,一點都不懼怕地盯著亞撒.

原本是驚慌失措的蘭芷芯忽然鎮定了許多,嫣嫣突然跑出來,不但沒有叫"媽媽",還將亞撒"教訓"了一頓,看亞撒這吃癟的表,蘭芷芯只覺得一陣舒泰,心大好,摟著嫣嫣親了一口:"寶貝兒你太棒了!"

亞撒一聽蘭芷芯還在表揚嫣嫣,頓時氣得臉都綠了:"蘭芷芯,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嫣嫣為什麼會在你家?"

這話一出,嫣嫣和蘭芷芯都呆住了.嫣嫣仰著腦袋怔怔地望著亞撒,手里還舉著那個玩具錘子,好像是在警告亞撒,如果他還敢欺負蘭芷芯,還會打他.

上篇:續:你家藏了什麼人?    下篇:續:驚喜,又懷上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