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續:貴人相助   
  
續:貴人相助

在這間餐館里,除了吳師傅之外,其他人都歧視穎,老板更是動不動就開罵,甚至剛才還將倒地的她踹了一腳.穎來上班之後沒多久就明白,為什麼以前的洗碗工都干不長久,就是這老板對員工太惡劣了.

但即使在這樣的環境中,即使生活得水深火熱,穎還是只能咬緊牙關撐下去.因為她知道,如今的自己,哪怕是洗碗的工作都是難以得到,現在至少能混口飯吃,不至于流落街頭.

為穎處理傷口的還是吳師傅,幫她將手上傷口中的碎片挑出來,再用酒精給她消毒……店鋪里沒紗布,只有用兩片的創可貼貼在傷口,然後繼續工作.

穎很感激吳師傅,在這里,只有這個大叔才是對她和顏悅色的,會為她話,會幫她……最為難得的是吳師傅很賞識穎,自從上次讓穎幫忙炒了幾道菜之後,他就時不時會誇誇穎,還曾試圖在老板面前為穎爭取,想將她提拔上來當他的下手.但是,別看這只是個餐館,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勾心斗角……

老板極度吝嗇,他只要兩個打下手的,現在都已經有了,如果穎被提拔上去,那就意味著在兩個打下手的二廚中要被開掉一個才行.那兩個伙子在店里工作的時間比較久,懂得討好老板.在得知吳師傅有意提拔穎時,他們當然要為自己打算了.在老板面前故意抹黑穎,踩低她,抹殺她的功勞,將她得一文不值……

吳師傅對此十分窩火,原來還以為這兩個二廚挺不錯的,可通過他們對穎的態度,他很失望,感覺自己這幾年是白教他們了.

世態炎涼,人心不古.一間餐館已是包含人生百態.這里將會是穎另一段人生的起始,經曆的人和事,雖然艱辛,卻也是一種磨練.

手上有傷口也還是要繼續工作,否則老板肯定會今天的工錢沒了.穎默默收拾好地上的碎片,戴上手套坐在板凳上洗碗.

她死寂的眼神里空無一物,像個失魂的木偶,機械式的動作看在吳師傅眼里,不禁暗暗搖頭……這姑娘也不知是受了多大的罪,命運真是不公,讓這麼勤快老實的姑娘飽受煎熬,她才二十歲不到,過早地經曆了悲慘的人生,將來她還會振作起來嗎?

到了晚上十點,店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也到了關鋪的時間.以前都是兩個服務員忙著收拾,可自從穎被她們當傭人使喚之後,關鋪就成了穎的活了,忙碌了一天她還必須要將店鋪妥妥地關好才能睡覺.

單薄的身影彎著腰在拖地,朦朧的燈光映照著這張戴著口罩的臉,她低頭時額前的劉海就遮不住傷疤了.結痂早就脫落,露出鮮的肉,這就像是一張純淨的白紙上被人劃了一筆破壞了美感.

默默地拖地,要拖兩邊才能乾淨,否則第二天又要挨罵.剛才最後走的一桌客人吃了剩下的碗還沒洗,穎要獨自一個人工作到11點才能睡了.

這樣勞累的工作,換做別人只怕早就吃不消了,但穎硬是咬牙熬著,再苦再累都沒在人前過半句.

寂靜的空氣里忽地傳來腳步聲,穎微驚,急忙回頭看去……

"吳師傅?您還沒走?"

是吳師傅從洗手間里出來了.

吳師傅沖穎點頭招呼:"是啊,肚子有點不舒服,上了個廁所."

"不舒服?那……要緊嗎?"穎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流露出關切之色.

"沒事了."吳師傅掃了一眼店里,歎息道:"又是你一個人在干活兒,他們那些人也太過分了!"

有人為自己抱不平,穎心里湧起一縷感激,搖搖頭:"算了,我都習慣了,多干點活就當是鍛煉身體."

"你……"吳師傅又是一聲長歎,可眼里也泛起幾分贊賞的意味.穎能這麼想得開,實在難得.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缺乏吃苦耐勞的精神,而穎不埋怨,不訴苦,就憑這種意志就該得到別人的尊重.

吳師傅摸摸下巴的胡渣,若有所思地:"以你的廚藝,提升為店里的二廚,本來就是有足夠資格的,只不過……那兩個混子從中作梗,老板也執意不肯,你只能暫時還做洗碗工,但是你要知道一句話……玉不琢不成器,從事任何一個行業,想要冒出頭,必先經過一番磨練才行.我年輕的時候也只是師傅手下一個打雜的,吃遍了苦頭才成為學徒,後來慢慢地才能成為主廚掌勺.所以,你現在千萬不要灰心,你只是機遇還沒到而已."

吳師傅一番語重心長的開導,穎死寂的目光一下子亮了亮,忍不住問:"我真的只是欠缺一個機遇?吳師傅,您不是故意安慰我的吧?"

"安慰?哈哈哈哈……你太低估自己了!"吳師傅笑著加強了語氣,毫不掩飾贊賞之色:"你那天做的幾道菜我都有嘗,真的很不錯,比起我年輕時候好太多了.在烹飪方面你很有潛力,並且……如果我沒猜錯,你也是學過的,對嗎?"

穎心頭咯噔一下,略顯緊張,伸手捋捋腮邊的頭發,聲呐呐道:"我……我以前是上過烹飪培訓班."

昏暗的光線里看不清楚穎此刻的眼神,含著痛苦與恐懼……起烹飪班,她就會聯想到陸哲浩,那個將她帶進地獄的男人.若不是那一次被他硬拽上賽車,她又怎會有後來的慘狀……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憶,是生命中最深刻的痛.心上的傷口永遠不會痊愈的,時時刻刻都有鮮血在流淌.

穎帶著口罩,別人看不到她的表,但吳師傅還是從她微微顫抖的聲音中聽出了端倪……這姑娘有著非同尋常的過去啊.

誰沒有點秘密呢,吳師傅不是那種刨根問底的人,他很惜才,所以才會對穎另眼看待,至于她有什麼樣的過去,他不會過問,也不在乎.

吳師傅的黑眸里快速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隨後是一抹決絕,像是下定了決定似的.

"這樣吧,你我算是投緣,我從未正式受過徒弟,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將你收了,當我唯一的傳人."

吳師傅低沉的聲音在這靜寂的空氣里擴散開來,帶著奇異的力量,讓穎仿佛突然間看到了一團曙光.

"我……我……"穎激動得不出話來,聲音哽在喉嚨,瘦弱的身子因激動而戰栗著……實在太驚喜了,做夢都沒想到吳師傅竟然會收她為徒?

吳師傅沒有催促穎回答,只是靜靜地站著等她消化這個事實.

怪不得穎這麼難以置信了,這件事若出去,只怕是餐廳里的其他人甚至在這個行業里都會引起震動……淺水也可藏真龍.吳師傅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廚師,在來這餐館之前,他曾是五星級酒店里的大主廚,是川菜系里著名的公認的大師.很多人廚師是主動去考取廚師證,而吳師傅卻根本不需要廚師證就能在這個行業里擁有許多人達不到的高度.他以自己精湛而富有地域色彩的廚藝成為川派菜系的代表,他在業界傳的是口碑而不是靠的廚師證.

曾經相關部門多次邀請吳師傅參加高級技師的考試,但都被吳師傅婉拒了.最後,高級技師的證書被親自送到了他家中.這份殊榮,可比主動去考證的廚師要高出太多了.沒有花樣沒有虛浮,只有靠真正過硬的廚藝征服別人,吳師傅就是這樣的人.但這種人物為何會選擇在餐館里謀職,想必,那就是吳師傅的秘密了.

關于吳師傅的這些事跡,穎也是平時聽餐廳里的員工八卦才知道的.可現在,吳師傅卻要收她為徒,她怎能不激動不意外?

可是穎在巨大的驚喜之余立刻就想到了自己這張臉……

"吳師傅,我……我這張臉好嚇人,當您的徒弟,只怕會讓您名聲受損."穎下意識地用手撫摸著臉頰的口罩,那下邊有一道像嘴巴似的裂開的疤痕.

吳師傅原本是很慈愛地看著穎,但一聽她這話,吳師傅的表立刻變得格外嚴肅,凝重地:"你以為我收你當徒弟是因為你會炒菜?我見過太多在烹飪方面有潛質的人了,可我為什麼不收?我想收你當徒弟,那是因為我看中你是個能吃苦的人,比一般人心性堅定,意志更強.別人只是一塊玉,需要雕琢,而你是一塊鋼板,百煉成鋼,我看中的是你這個人的品質,你懂嗎?別再讓我聽到你這麼自卑的話,真正有本事的人是會利用自己的能力和閃光點成為武器去征服別人,沒本事的孬種才會因自己的外貌而自艾自憐!"

吳師傅的話,猶如當頭棒喝,將穎心中根深蒂固的自卑感狠狠地打碎了,仿佛是給她注入了強心針,讓她眼前的迷霧盡散去,露出前方一條康莊大道……

吳師傅沒有打擾穎思考,暗暗欣慰地點頭,悄悄地退走,他相信,等著姑娘想通了就會自動找他的.

這一晚,穎輾轉反側,腦子里回蕩著的都是吳師傅的話,像晨鍾暮鼓,帶給她極大的震撼.

遇到吳師傅,是穎在眾多不幸之中的萬幸,是穎的貴人.有的人能在經曆中捶打自身,而有的人雖然曆經磨難,卻需要有一個人從旁點撥,敲打,才能領悟到人生的真諦.穎的經曆夠慘了,她雖堅強,卻還缺乏一種跳出局中熔煉己身的能力.而現在遇到了吳師傅,穎明白了自己經曆那些悲慘都是為了四個字——百煉成鋼.

只有堅強是不夠的,在堅強中奮進,活出真我的風采,那才算是鳳凰涅槃了.

第二天,穎和往常一樣起得很早.只是*的時間,她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口罩遮住臉,但遮不住她眼中的光亮,可見有人發出警語,是件多麼珍貴的事,可以讓人在*間振作.

穎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只等向吳師傅彙報了.今天又是一個周末,店里又到了格外忙碌的時候,而拜師的事是不宜伸張的,至少也要等確定真的被吳師傅收下之後才可以讓店里人知道.

一整天都忙得團團轉,穎暫時還找不到機會跟吳師傅單獨談談,看樣子只有等下班了.

到了晚上九點,開晚飯了,大家都圍坐在桌子邊,可穎卻被使喚去做事.手上的新傷口還在痛著,穎今天又在傷口上噴了些白酒消毒,以防感染.她如今身無分文,若是傷口感染了就麻煩了,她連進醫院的錢都沒有.

除了吳師傅,其他人都不會過問穎的死活,包括那個帶穎來這里上班的女人,豔.她是帶過來就不管了,也跟其他人一樣的將穎當傭人使喚.

穎滿頭大汗地從廚房里出來了,一坐下來往桌上一瞧……

只有殘羹剩菜,連塊肉都沒有,全被其他人搶光了.

跟店里的人一起吃飯就是這德行,慢一拍就只能吃剩菜.這種事,穎遇到不止一次了,所以她來了段時間還是這麼瘦,因為營養根本跟不上,每天還要付出大量的勞動力,身體能長好才怪!

二廚之一的阿翔正用牙簽挑著牙齒,陰陽怪氣地:"看什麼看啊,快點吃了收進去,就等你一個了!"

另一個穿衣服的女服務員也附和著:"就是嘛,動作快點兒,一會兒老板還要過來發工資!"

發工資?穎低著頭,眼底有一絲欣喜……今天是發工資的日子?她馬上就會領到錢了?雖然不多,只有一千塊,可對她來簡直太重要了.

穎埋頭吃飯,由于沒菜了,只能吃咸菜下飯.剛扒了兩口,忽然,視線里出現了一碗肉……

"啊……"穎吃驚地抬頭,只見吳師傅正對她親切地笑著:"吃吧,剛才給你留起來的."

原來如此.吳師傅早有准備了,給穎留了一碗回鍋肉起來.

"吳師傅……"穎眼眶一熱,心頭湧起一股暖意.

一碗回鍋肉,看似簡單,可這里邊包含的心意卻是重如山岳.只有真正關心她的人才會想到要為她留菜.錦上添花人人都可以做,但雪中送炭卻是寥寥無幾.吳師傅的關懷,是穎在這個冰冷世界里的一點暖流,就跟孫婆婆一樣的.

輕視她,嫌惡她的人有,可上帝在為你關上那道門時,也為你開了一扇窗.

"謝謝吳師傅……謝謝……"穎一邊一邊往嘴里塞著菜,強忍著眼眶里的濕意.

吳師傅笑而不語,坐在旁邊悠閑地抽煙.可旁邊的幾個員工就嫉妒了……因為他們誰都沒享受過這種"特殊待遇",他們吃飯都是在一個盤子里夾菜,動作還不能慢,否則撈不到吃.可吳師傅卻給穎單獨留了一份,並且還是回鍋肉啊!

老板吝嗇,員工餐的肉很少,穎這一碗肉當然就招來了旁人的嫉妒了.

"吳師傅,你也太偏心了!"阿翔扁嘴,嫌惡地瞄著穎.

"嘖嘖……這麼多肉,一個人吃心膩歪呀!"

"……"

在這里,一碗肉在員工餐上都是很稀罕的.

穎皺著眉頭,但吃飯的動作沒停,繼續大口大口地吃著.她不會在意別人的目光,她的心性早就鍛煉出來了.別人的閑閑語挖苦諷刺和排擠,她全當是耳邊風,吹過就完事.若不是有這種心態,穎只怕早就撐不住了.

吳師傅的臉色沉了下去,手里的煙頭仍在地上踩熄,抬頭掃了一眼這幾個年輕人,嚴厲地:"你們是不是欺負別人就覺得很有成就感?肉是我留給她的,你們有意見嗎?有意見就沖我來!"

吳師傅在店里的地位是很重要的,連老板都不敢對吳師傅大聲吼,他一發話,這幾個員工頓時就跟戳破的氣球一樣.誰敢對吳師傅有意見?有也不敢啊.

穎好久都沒這樣吃過肉了,一整碗回鍋肉被她送進肚子里,這感覺就像是過年似的.

剛吞下最後一口飯,只聽門口傳來老板破鑼般的聲音……

"都過來,發工資了!"

老板這一聲吆喝,對員工們來就是天籟之音啊!每到發工資的日子才是最高興的.

吳師傅坐著沒動,其余人全都圍在老板身邊.

穎也湊過去,站在阿翔後面.

只有幾個員工,發工資很快,前邊的人都領完了,輪到穎時,老板卻是一臉的嫌棄.

"你的工資是一千塊,不過你打碎了幾個盤子,扣掉你兩百塊,還剩八百塊."老板得輕巧,像是在一件芝麻綠豆的事.

一千塊的工資本來就很低了,還扣掉人家兩百塊,這也太殲詐了!

穎急了,上前一步追問道:"老板……我是打碎了六個盤子,是該扣點錢,但是……六個盤子真的要兩百塊嗎?"

嘶……周圍響起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其他人紛紛露出看好戲的表,看向穎的目光就跟在看一個白癡一樣.

果然,老板的臉色瞬間變得凶悍了,扯開了嗓門兒吼:"六個盤子值不值兩百塊錢那是你了算嗎?我兩百就是兩百!"

光吼還不夠,老板嘴里冒出許多罵人的髒話,唾沫星子飛濺.

穎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音轟炸,隨即也明白了,老板明顯就是在坑人,但明知是坑也沒辦法,錢在別人手里.

滿滿的委屈只能化為血淚讓肚子里吞,穎咬咬牙,忍著怒氣:"那就扣兩百,請您把八百塊給我吧."

"什麼?給你?"老板譏笑到:"你沒出去打過工啊?現在到處雇人都是要先壓一個月工錢,到第二個月才會開始發工資的.再了,你天天住在我店里,還好意思叫我現在就發你工資?還八百塊?你去外邊租房難道不花錢?這八百塊再扣除四百塊房租,你還剩下四百塊工資,先押在我這里,下個月你才能領工資!"

老板完,不耐地推開穎,肥胖的身體已經走到門口了.

穎氣得渾身發抖,緊握著雙拳瞬間有種想要揮在老板臉上的沖動!

什麼叫殲商?眼前這絕對是個典型!太黑心了,白了就是想坑掉穎的工資.

穎身無分文,並且先前她上廁所時還發現自己大姨媽快要來了,難聽點,她連麥衛生棉的錢都沒有,老板居然連剩下的四百塊都不給她?

穎腦子一熱,猛地沖上前去,可就在她剛邁出一步時,胳膊卻被吳師傅抓住了.

吳師傅沖穎搖頭,意識是讓她不要沖動,然後……

"老板!"吳師傅一聲響亮的大吼:"我有件事要宣布.從現在開始,穎就是我收的唯一一個徒弟,今後誰要是敢欺負她,就等于是不給我吳國力面子!"

鏗鏘有力振振有聲,吳師傅的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港走到門口的老板都停下了腳步回頭走來,滿臉的驚怒.

"吳國力,你這什麼意思?你不是過你不收徒弟嗎?我侄子想拜你當師傅你都不願意,你竟然要收一個丑八怪當徒弟?你成心的是吧?"老板瞪著眼兒,壓抑著怒火,他不敢得罪吳師傅,否則餐廳沒人掌勺了.

吳國力當然知道自己的份量,他也有足夠的資格再這里大聲話.

"我剛才得很清楚了,只是宣布而已,你們聽到就好."吳師傅凌厲的眼神橫了一眼老板,然後轉頭面對穎時已是恢複了先前的慈愛:"你的工資被扣押了,先從師傅這里那點錢去用著,你現在是我徒弟了,做師傅的總不能看著徒弟連個冰棍兒都買不起吧……"

在眾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吳師傅果真掏出了幾張百元大鈔塞在穎手里,溫和的眼神里充滿了鼓勵.

這哪里只是幾張鈔票,這分明就是比金子還珍貴的義!

穎怔怔地握著鈔票,緊緊咬著唇,呆滯兩秒之後,雙腳一屈,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師傅!"穎將前邊那個"吳"字去掉了,她從昨晚想通之後就決定要當吳師傅的徒弟,只是之前太忙沒來得及.

一聲飽含感激的呼喚,霎那間,她已是淚如雨下……

上篇:續:婚前協議    下篇:續:遭人嫉妒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