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第192章:三住進家   
  
第192章:三住進家

這像是在取戒指麼,這悲慘的模樣簡直就像是沈云姿在挖自己的肉.她通通的眸子淚光閃爍,哽咽的聲音更是聽得人心生不忍.此時此刻,晏季勻才是一個頭兩個大……這戒指是摘下來了,但兩個女人都傷了心.

沈云姿手里拿著戒指,對著門:"水菡,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戒指是季勻為你買的,是我誤會了……我給你道歉,你能原諒我,原諒季勻嗎?真的不關他的事,你們別吵架好不好?水菡,你話啊……"

沈云姿哀求的語氣令人心酸,晏季勻何曾見沈云姿如此低聲下氣過?她現在這麼放低姿態只為帶他向水菡解釋,這份心意,怎能不讓人感動呢,可是她也挺委屈的.

好半晌不見動靜,水菡也不吱聲,沈云姿無助地望向晏季勻,淚眼中飽含歉意和焦慮:"怎麼辦啊,勻,我該怎麼樣才能讓水菡相信你?"

這話,連晏季勻自己都沒法回答.他希望水菡能相信他,原諒他,可她一聲不吭,足以明他和沈云姿的話都沒起到作用.沈云姿為了他,拉下臉皮來哀求水菡,這樣的做法牽動的晏季勻的心中的不忍.

"水菡,你……"

驀地,門開了,水菡站在門口,沖著沈云姿:"你戴過的戒指再取下來給我,這算什麼呢?如果你覺得戴著于心不安,大可以扔了,我不是回收廢品的."

"……"

這話不只是讓沈云姿怔住,晏季勻也愕然,水菡居然這麼?回收廢品?這幾個字深深地戳中的晏季勻的心,一股淡淡的不悅陡然間升起.

沈云姿的眼淚簌簌掉下來:"水菡,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們嗎?我……我要怎麼做,你才能舒坦點?你啊……"她不斷顫抖的身子像是風中掉落的樹葉,憂郁至極的目光和悲慟的表,誰見了也會動惻隱之心的.

但水菡有種莫名的直覺,這女人的內心或許並不如表面那般真誠,從在吃飯時見到那一刻開始,水菡心里原本對于沈云姿患有抑郁症的那一點同就消失不見了.

不出是為什麼,純屬是女人第六感,水菡這麼善良的人在面對沈云姿時已經無法產生同了.在這方面,男人的直覺就沒女人那麼強烈了.

這僵持的局面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晏季勻見沈云姿的神色越來越悲傷,不由得暗歎不妙.

"水菡,云姿是病人,你就不能大度一點嗎?我們都向你解釋過了,還不夠嗎?戒指你可以不收,但至少別再計較這件事了行不行?"晏季勻深眸里露出淡淡的祈求,他擔心沈云姿的抑郁症又發作,她哭得這麼傷心,對于病是十分不利的.

水菡的手緊緊攥著,指甲都幾乎嵌進肉里去.蒼白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一縷慘笑:"你覺得我是在計較?難道我現在應該興高采烈地對著她笑才是有風度?你第一天認識我嗎?我不會裝模作樣,我做不到像那些闊太太一樣在面對自己老公的舊愛時還能灑脫,我原不原諒,對于你們來真的重要嗎?她是病人,她需要照顧呵護,我惹不起她,可我躲著她總可以吧?你們走,別再這里騷擾我了,我和檸檬只想過點清靜日子,晏季勻,別忘了那天在別墅我們過什麼,現在我們只不過是在等爺爺醒過來而已."

水菡清冷的目光落在晏季勻身上,與他對視,再也沒了那種他熟悉的神采,有的只是淡然和絕望.她最後那兩句更是提醒了晏季勻——我們等爺爺醒來就離婚,這是好了的.

砰——!關門聲很響,水菡的身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這下子,她是不會再開門的了,已經上樓去.

緊閉的大門就是對晏季勻最好的回答,是種深深的諷刺.晏季勻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水菡這番話,還有她關門的動作,都等于是在他臉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沈云姿飽含歉意地看著晏季勻:"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晏季勻擺擺手,干澀的喉嚨里擠出沙啞的聲音:"算了,你不用自責,水菡現在在氣頭上,過幾天就沒事了……走吧,去吃飯."

晏季勻一路走一路安慰沈云姿,直到她的眼淚停止,他才放心了一點,但一想到水菡,他也笑不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呢?水菡一向都那麼善良,為什麼她不能對沈云姿多一點同心?

有些事,是永遠都爭論不清的.因為每個人站的立場不同,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去看待問題,即使是相同的一件事,也會看成是不一樣的事.

男人有時可以很了解女人,但有時對于女人的敏感和細膩又是無法體會的.如果這事兒放在其他的富豪人家,多半是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過去就算了.不少外表光鮮的闊太太們其實內心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苦澀.越是有錢有勢的家庭里,丈夫在外邊花天酒地包養人,這種事太常見了,妻子通常是為了顧全大局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會為留住丈夫的心而選擇妥協.但水菡做不到.她眼里是揉不進沙子的.她全心全意愛一個男人,當然希望對方也像她一樣對愛和婚姻忠貞.她的隱忍有限度,超過這個限度就不會再忍了,任你她氣也好,她不識大體也好,她只做自己就好.

從這邊閣樓返回主宅的路不遠,但是晏季勻和沈云姿都走得很慢.他的心很糟糕,同時也有很多疑問……

"云姿,你怎麼認識我叔公的?怎麼從來沒聽你提過呢?"晏季勻眉宇間流瀉出不解和淡淡的狐疑.

沈云姿正擦著眼淚,聞,通通的眸子里滿是緊張:"勻,你該不會是以為我故意這麼做的吧?其實……其實事是這樣的……在你還不知道我回來那時候,我經常會去美容院,有一次遇到干媽,也就是晏鴻瑞的老婆,她忽然癲癇病發作,你還記得我們以前在大學時不是學過急救嗎,正好當時就派上了用場,後來她被送去醫院了,醒了之後知道是我在她病發時施予急救才使得她能撐到醫院,因此她很感激我,沒過幾天,我們在美容院又碰到了,那之後,我們每次都約好一起去做美容.干媽是和很慈祥的人,她知道我家的況之後,更疼我了,還把我帶到她家去,見到了晏鴻瑞,兩位老人很親切,很喜歡我,把我收為干女兒,但並沒有對我清楚他們是晏家的人,我還以為只是剛巧姓晏……"

一口氣這麼多,沈云姿眼底的憂傷反而更濃了:"後來我在影展上出事,受傷了,我住院時是打過電話給干爹干媽,可我聽到他們正在外邊旅游,我也就沒告訴他們我住院的事,後來他們回來了,但我又因為……因為割腕自殺而繼續留院,我還怎麼向他們呢?我真的不出口……于是我繼續隱瞞著,可就在我出院那天晚上,你沒來我家,干爹干媽卻來了,看到了我手腕上的紗布,我就再也瞞不住了,只好向他們老實交代我住院了一段時間,但我還是沒自殺的事.干爹干媽讓我今天來這里吃飯,是要將家里人介紹給我認識,我到了之後才看見晏錐,知道這原來就是你的家……"

合合理的解釋,晏季勻仔細地聽著沈云姿的每句話,沒有破綻.先前他心里確實有著一絲疑惑和不悅,以為沈云姿是故意瞞著他,故意來個突然襲擊的,現在看來,並非如此.最具有服力的是晏鴻瑞德老婆,確實患有癲癇病,雖然很少發作,但每次發作都能讓人心驚肉跳.沈云姿她在美容院里急救過這個人,自然是會有可信度的.

疑慮釋懷了,兩人也走回了主宅去,晏鴻瑞他們還在等著呢,只是不見了晏錐和鄧嘉瑜.

晏鴻瑞的老婆——邱萍,見沈云姿著眼睛回來,立刻緊張地詢問是發生了什麼事.

晏季勻幾句話就搪塞過去,到也是應付自如,加上沈云姿很配合,沒有提戒指的事,也沒水菡不原諒……

喬菊一句話都沒問水菡怎樣了,她似乎真的對沈云姿青睞有加,竟然做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決定.

"云姿,我看你這身子骨也不是很好啊,你那個父親想必也是個妻管嚴,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都還跟你繼母在外邊不回家.你一個人住太不方便了,你需要好好保養身體才對.這樣吧,咱們晏家有很多客房都還空著沒人住,你就隨便挑一間自己喜歡的,明天就搬過來,順便也算是跟我做個伴兒."喬菊笑容可掬,干巴巴的一張臉上露出罕見的和藹,但這老妖婆眼底分明透著一絲複雜的深意.

此話一出,沈云姿可是樂了,但晏季勻就表僵硬,看向喬菊的眼神里也瞬間變得凌厲……

有句俗話得好——無事獻殷勤,非殲即盜.

喬菊絕不是個慈善的人,怎會第一次見到沈云姿就這麼喜歡的不得了,以至于要讓沈云姿搬來住,還讓她作伴?老妖婆心里在想什麼,沒人知道,但晏季勻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喬菊的心都是黑的,怎會安好心?

晏鴻瑞和妻子邱萍,面面相覷,呆了呆,然後都笑了,趕緊地朝沈云姿遞個眼色:"云姿,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點謝謝!"

這兩口子也是真心為沈云姿感到高興,現在喬菊在晏家可以是橫著走了,能得到喬菊的青睞,當然是相當有益的.

沈云姿先前還愁眉不展,現在的心卻是飛揚起來了……能住在這里,不就等于是能時常見到晏季勻嗎?

沈云姿哀怨而充滿意的眼神嬌羞地瞄了一眼晏季勻,而後又沖著喬菊點點頭:"謝謝嬸嬸……"

"呵呵呵……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別這麼見外,你住進來以後,保證能將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

晏季勻沒想到喬菊會這麼做,他一下還猜不透喬菊到底抱著什麼心思,但喬菊是晏鴻章的老婆,這就等于是有了無形的權力,她要安排沈云姿住進來,誰能阻止?水菡已經在這個家里不得安甯了,現在還要搭上沈云姿嗎?喬菊真是唯恐天下不亂!晏季勻的眼神在冷笑,流露出狠意,他相信喬菊看得懂他這個眼神的含義……老妖婆,你最好別耍花樣!

喬菊的臉皮比城牆還厚,假裝沒看見晏季勻眼中的警告,一個勁地往沈云姿碗里夾菜,活像是不是晏鴻瑞夫婦收的干女兒,到像是喬菊收的了.

========呆萌分割線=======

炎炎夏季還在燃燒著最後的熱,八月底的天氣,依舊是像被炙烤著一樣,但在這一片湖泊邊,卻是有難得的清涼.

這是天然湖泊,澄澈的湖水如如明鏡一般,淡淡的藍色與天上的白云交相輝映,呈現出一種曠遠靜謐的美感.湖泊四周綠樹環抱,森林里還有些可愛的動物生活著,時不時會跑到湖邊露露臉,但一看到有人出現就會驚跑.湖水清澈見底,里邊還有些尋常見不到的魚兒.

湖水和森林是靜止的美,動物則是鮮活靈動的美.這一靜一動相宜,形成了這片區域獨特的韻味.能在這種地方垂釣的話,簡直就是人生一大樂事.

這麼美麗的地方卻不是人人都可以來的.在文萊,極少部分人知道這片區域是屬于一個名叫"佩欣·達圖·艾力邁"的人.中文名叫"邵擎".

邵擎是現任文萊國王蘇丹的救命恩人,是文萊的大功臣,他享有連皇室成員都嫉妒三分的特權.就比如這塊湖泊,是文萊境內罕見的天然湖泊中最大的一個,是文萊蘇丹私人領地,但能被允許來這里釣魚的人,皇室中只有三位,其中一位就是邵擎.

另一位則是亞撒.

午後的陽光依然異常灼熱,但在這湖邊卻是另一番景.

風從湖面徐徐吹來,湖面上漾開了一圈一圈波紋,這是只有大自然才能擁有的柔美到極致的線條.涼風拂面,驅走空氣里的炎熱,能讓人感到渾身舒泰,好像全身經脈都被打通的暢快.

在湖邊,坐著一個戴斗笠的男人正在釣魚.

斗笠遮住了他的面容,但從身形上看,他很健壯,皮膚曬成了黝黑的顏色,如古銅似的健康膚色.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棉質背心,一條灰色短褲,腳踏一雙人字拖.這穿著,再普通不過了.

他在這里坐了很久都沒動過,手握魚竿,保持這姿勢,靜靜地等待魚兒上鉤.

釣魚的人其實大都是在享受一種甯靜的樂趣,也有人通過釣魚來鍛煉自己的耐心,沉澱自己浮躁的緒.

這一片大自然的懷抱中,只有他一個人,他仿佛與周圍的一切都融合了,越是不起眼,越是容易令人忽略他的存在.

但這樣的況不一會兒就發生了變化……

遠處的森林里走出一個魁梧高大的身影……是個男人.

年輕的男子悠閑地走著,手里拿著釣魚的器具,一步一步慢慢接近這邊.

他有著一雙猶如這湖水般的藍眸子,深邃而清亮,透著炫目的光澤.他精雕細琢的五官很富有立體感,但又兼顧著東方人的典雅之美……這貨是個混得十分不錯的混血兒.

湖邊那麼寬敞,他偏偏坐在了人家旁邊不遠處,大約兩米的地方.

戴斗笠的男子顯然是不喜有人打擾,更不喜對方靠這麼近.他終于是動了動,轉過頭斜睨著某個臉皮厚的人……咦?怎麼是亞撒?

亞撒知道人家在看他,頓時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一排潔白的牙齒閃亮閃亮的:"嗨,這麼巧啊,邵擎,不介意我也來這兒釣魚吧?我第一次來,對釣魚也不太熟悉,還要請你多多指教啊."

這戴斗笠的男人就是邵擎……文萊皇宮中住著,並且享受特別優待遇的一個神秘人物.

邵擎一不發,只是微微頷首,這不算是應允,只能算是打個招呼而已.

亞撒是誰?文萊蘇丹最寵愛的表弟,整個皇室都知道,整個文萊都知道.但邵擎此刻卻是這麼冷淡的態度,實在是太有個性太酷了!

然而,聽聞過他的人就知道他是這個脾氣,就算是其他皇室成員的人在此,他也還是這態度.就連國王都沒見過邵擎對誰有多熱,酷酷的,惜字如金.

亞撒也不計較,自顧自地拿出漁具開始垂釣.這貨最近幾天都在向別人學習釣魚的經驗,目的就是為今天這一遭.

亞撒嘴里嚼著口香糖,手里握著魚竿,悠哉悠哉地開始了他生平第一次真正的釣魚.

"怎麼這麼久還沒魚兒上鉤呢……"

"難道魚兒知道我要來?"

"……"

亞撒在自自語,雖然很聲,但也能影響到別人.

邵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一不發,繼續釣魚,但稍有點自覺的人都該懂他的不悅了,可亞撒就像是什麼都沒感覺到一樣,還在那叨念著.

"不是吧,釣魚這麼難嗎?難道是本少爺長得太帥?記得母親曾過中國有句古話,叫什麼……閉月羞花沉魚落雁……難道魚兒見我長得太帥,都不願意來見我?真是的,哎……"這貨自戀的程度簡直是達到一定境界了,連這都能聯想到,腦子長得也忒奇葩.

他這麼喋喋不休的,邵擎就算再怎麼好的耐心也會被惹毛的.但邵擎確實很沉得住氣,他還是堅持釣到魚上來再換地方……大不了換到對岸去,這樣就聽不到亞撒話了.

就在邵擎琢磨這心思時,忽地,只聽亞撒驚叫一聲……:"哎呀,上鉤了!"

上鉤?他釣到魚了?他才來半時……

邵擎都還沒釣到呢!

邵擎臉有點犯抽,微微側過去一看……果然,只見亞撒笨手笨腳地將魚竿拉扯上來,正有條巴掌大的魚兒在魚線那活蹦亂跳呢……

這也太打擊人了!邵擎就不明白了,亞撒釣魚那麼不專心,一直都在喋喋不休,這還能釣到魚?

"哈哈,本少爺今天運氣太好了!"亞撒將雨按在草地上,取下來,一邊嘴里哼著曲兒,一邊還洋洋得意的叨念.

最後將魚鉤取下來時,還不忘笑嘻嘻地問了一句:"邵擎,你釣到幾條啦?"

邵擎盯著亞撒手里的魚,淡淡地:"零."

"零?"亞撒驚訝:"不是吧,你一條都還沒釣到?哈哈哈……看來我比你厲害啊……"

這也太大不慚了,邵擎可是釣魚的高手,只不過今天運氣不太好,亞撒是菜鳥,確實是贏了運氣.

邵擎不再打理亞撒,繼續專心釣魚,只是心里有點不爽,自己一個老手居然被個菜鳥給比下去了?

讓邵擎意外的是,亞撒釣到魚居然沒有放進桶里,而是……

"哎呀魚兒啊魚兒,你長得這麼好看,你是公的還是母的呢?我都不忍心吃你了,如果我把你放回去,下次我又釣到你,你還會認得我嗎?"亞撒對著魚兒話,嘮嘮叨叨的然後竟然真的將魚給放進了湖里.

亞撒蹲在湖邊,戀戀不舍地放生,還朝魚兒揮揮手,一臉不舍:"魚兒啊魚兒,你是我釣到的第一只魚,下次記得來看我啊……"

這貨真的是皇室成員嗎?怎麼看都像個剛從精神病院放出來的……

但奇怪的是,邵擎卻沒有因為亞撒的呱噪而走人,反而站起身來,摘下了斗笠,略帶異樣的眼神看著亞撒:"你為什麼要將魚放生?"

亞撒心里歡呼啊,邵擎主動跟他話了!果真放生這一招管用!成功吸引了邵擎的注意力,也不枉費他剛才一番裝模作樣了.

邵擎同樣有著這個嗜好,釣上來的魚從不吃,而是放生,所以看到亞撒這麼做,他才想要問問……只因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這章六千字!】

上篇:第191章:爆發    下篇:第193章:她要搬出去住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